【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天之大,最好江湖不见

我们念念不忘的或许只是那时候的他,那时候他给的幸福时光。如果一切都成为过去,只有放手才有新的幸福进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689042757556

从此记忆找不着北

文/书故梦

1、【有的人最好江湖不见】

收件人:何铮

主题:七夕快乐

正文:

【何铮,今天是七夕节,你还好吗?

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是不是换了E-mail呢,听老同学说,你现在过得不错。可惜我没办法听到你亲口对我说七夕快乐了。想你。】

林亦欣怔然地看着屏幕上显示出“发送成功”的字样,总有一种莫名的惴惴不安。怀疑是不是邮件压根没有发出去。因为自从三年前开始,她发送给何铮的邮件一封都没有得到过回复。

林亦欣在商场的花鸟铺子上班,这里店面中等,老板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对员工要求很苛刻,但她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她喜欢亲手料理那些幼苗一日日茁壮成长,最后在枝丫间盛放出希望。这之中她能够汲取到一种等待何铮的力量,幼苗总有一天能长成似锦繁花,她相信终有一日能等来何铮。

尽管这已经是等待的第七个年头。

七夕铺子的生意尤其好,老板特意推出了观赏鱼买一赠一的活动,在上面贴了个标签:我“鱼”你共度一生。此招甚妙,许多情侣逛进来都会情不自禁地掏钱买下,她也忙得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空闲了一会儿,铺子里又走进一对情侣。男人穿着POLO衫,身材精瘦,理着短短的发,眉眼似曾相识。他们同样买了观赏鱼,走到林亦欣这里付钱,却见她不动作,像傻了似的直望着自己。

他皱着眉提醒:“我和我女朋友想买那个,麻烦给我们包装一下。”

但林亦欣仿若中邪,还是一动不动,眼珠争得不能再大,看上去像在发呆。男人无奈地转向另一个营业员,很快付完钱消失在林亦欣的视线里。

营业员小A走到她身边,打趣说:“你刚刚神游到哪里去了啊,顾客叫你你都没反应。”

林亦欣却一言不发,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推开小A,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小A吓得一愣,在后面大喊:“你疯啦!上班跑出去不怕老板发现虐死你!”

但她远远地将旷工的后果抛在脑海,在人流中发了疯似的跑,想追赶上刚刚离去的那双背影。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那个男人……居然是何铮。

不,绝对不是他。何铮不可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更不可能站在自己面前还认不出自己。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认错了人,林亦欣更急切地跑,眼睛里不断搜寻那个男人的身影。最后看见那对情侣在火锅店门外排队。

她猛地刹车,此时却不敢靠近了。腿肚子不断打战,她在心里默念不用怕,这个人只是个和何铮相像的人而已。他只是个陌生人。

林亦欣深吸了一口气,提心吊胆地走到男人身边,他正在和女朋友开心地聊天,林亦欣带着某种莫名的胆怯插进来,试探地喊了一句,何铮。

她期待着男人的反应,就像是等待一个临死的判决。

然后男人说了句,你在喊我吗?

那一刻林亦欣觉得,她死期已到。

2、【有些花难以盛放】

何铮此时才正眼看着面前失魂落魄的人,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脸色刹那刷白。他嘴唇抖了好几抖,话不成调地说:“林……亦欣?”

林亦欣看到何铮终于认出了自己,却完全高兴不起来,万念俱灰地轻轻点了一下头。

何铮立即低下头对女友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出队伍,拉着林亦欣到不远处僻静的角落里站定。他看着林亦欣如同失魂的木偶般低着头,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沉默了半天,何铮说:“真的是你……变漂亮了啊,脸上痘痘都没了……还戴个黑框。”他耸了耸肩笑,“我差点认不出你。”

林亦欣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气氛一下子冻结,何铮双手插进口袋掩饰自己的慌张,说:“几个月前。”

“那为什么不来告诉我呢?”一楼正在举办七夕婚纱活动,那声音刺耳地从一楼直接穿越到七楼,“枉我今天还跟个傻逼似的给你发邮件,傻逼似的祝你七夕快乐,傻逼似的……等你。”

何铮瞬间怔住,片刻后底气不足道:“那邮箱……我已经很久没看了。我以为,你早就没有等我了。”

然后何铮开始解释,三年前他曾给她打过一个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接通后是一个男生问他找谁,他尴尬地把电话挂了,甚至也没问她要个理由。当时正巧在英国有个华裔师妹Aimee追他,Aimee虽然知道他有女友,但死活不肯放弃。他一开始不想理她,但时间久了,习惯了Aimee的存在。他说不清电话接通时他是怎样的心情,但或多或少甚至有几分轻松?他不想再要什么答案,却给了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答应Aimee的理由。

心如死灰大抵就是林亦欣现在的心情,她觉得自己辛苦构筑的世界崩塌成尘,恨不得拿把机关枪把所有都扫射掉,然后再往自己太阳穴上一抵扣动扳机,世界就清净了。她声音飘忽不定地开口:“我记得,七年前有一个人跟我说,让我等他。”

何铮顿时语塞,他遇上她时才高一,他们交往了整个高中时代。但父母让他在高考后出国上大学,于是他和她约定四年后回来,让林亦欣等他。

“可那时我和你约定的是四年,四年已过,你完全……不必要再等我啊。”何铮在美国住了几年,吃着美帝的米看惯了分分合合,观念早就截然不同,“你要知道,现在的人都是饮食男女,速食爱情。一拍即合,不合就散。”

林亦欣面无表情:“现在的人……包括你?”

何铮沉默着。

“你想说……我枯等的七年是完全是自己咎由自取自作多情一根筋转不过弯来十足十的二是吗!”林亦欣急促地说着,到后来几乎是吼了出来,惹得四周的路人纷纷惊疑地看过来。她仿若无人地飞快转身,到真正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时又乱了阵脚,仓皇地跑下去,速度快得几乎要失足跌下。

林亦欣连环夺命call,将闺密纤晨喊到家里来,自己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一整箱的冰啤。纤晨正和男朋友浓情蜜意,被叫出来一肚子不爽,像土匪进村一样踹开她家的门,要是林亦欣是寂寞难耐闲得慌把她给叫出来,她非把她给灭了不可。

结果踹开门吓了她一跳,地上一路空着的冰啤罐,从来不喝酒的林亦欣在沙发上喝得东倒西歪,看见她进来笑得醉醺醺地招手,又忽然猛地跳起来跑向厕所。纤晨急忙跟进去,看见她趴在马桶边干呕,使劲抠着自己的喉咙欲吐不吐,五官都通红地扭曲。纤晨急忙走到她身边抚着她的背,忧心忡忡地问发生什么事了把自己搞成这德性。

林亦欣一边吐一边笑,整一个疯婆子模样,笑着笑着眼泪忽然就毫无预警地从指缝里滑出来。她转而靠在纤晨肩头上,两只手无力地滑下去,死死地抓住自己的衣角。

纤晨听到她在自己耳边翻来覆去说着几句听不懂的话。

她说你知道吗,原来有的花再怎么悉心照料,它都不会开。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