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初中同学是个白事知宾,讲一讲他的诡异经历

25.你做梦吗?

有的人沾枕头就着,一觉到天亮。有些人睡眠质量比较差,会天天做梦。还有些人总是做一些spring梦。。。。

这次要说的,正是关于做梦,而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大舅小时候的。

那时候我姥爷还在世,当时一家人并不在现在的城市居住。直到后来姥爷工作变动,全家人才集体搬到我市。

那年,大舅还是个17岁的小伙子,刚刚上高中,正是青春好年华。班上有一个和他关系很好的女生,叫小杨。

两个人志趣相投,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聊诗词歌赋谈人生哲学,简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果不是后面的变故,我想小杨很有可能成为我的舅妈。

放学了,两个人照例一起回家。

我昨天做了一个噩梦,给我吓坏了。小杨对大舅说。

梦见什么了?大舅问。

小杨说:梦里我在睡觉,突然听见楼下有哭喊的声音。我就起床去看,外面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周围有叫喊声,好像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然后我也跟着一起哭。

大舅哈哈大笑:这叫什么噩梦啊,一点也不可怕。

我也描述不好,反正是挺可怕的,都是惨叫声哭喊声,换了你你也害怕啊!小杨回答。

大舅舔了舔舌头,说:我昨天也做梦了,梦见你了。

小杨说:梦见我?梦见我干啥了?

大舅嬉皮笑脸:咱俩在一块,你说能干点啥?

小杨脸红了,羞涩的骂了大舅几句。

小杨梳了两根羊角辫,穿着碎花连衣裙,在阳光下显得那么可爱动人,就连生气的样子都让人心醉。

第二天两个人又见面了,刚一见面小杨就面色凝重的对大舅说:我昨天又做噩梦了。

大舅还没当回事:又听见惨叫声了?

小杨继续说:这回不是。我梦见咱们学校的小操场上有一大群人,不是在锯木头就是在钉钉子!我好奇,过去问他们在干嘛,你猜他们说什么?

小杨的表情很可怕,大舅咽了口吐沫:说什么啊?

他们说在给自己做棺材!很可怕吧。小杨回答。

大舅想发笑,不知道为什么却笑不出来,一群人在操场上做棺材的场景让他有点不寒而栗。

小杨说:你不知道,可真切了。我都连续做了两天了,这两个梦好像还是有联系的。

大舅安慰道:好了,别在胡思乱想了,要相信科学,相信党。你今天晚上在看看,我就不信你还能梦见!

天边的晚霞映红了大舅的脸颊,大舅看了看很纳闷,怎么那颜色这么像血?

吃过晚饭,那时候电视还没普及呢,饭后的休闲活动很少,于是大舅早早的上床睡觉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太累了,大舅入睡的很快。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大舅被一阵哭声吵醒了,他再无睡意,从床上爬了下来。虽是夏季,但夜晚还是能感到丝丝寒意,大舅胡乱批了件外衣就走出了屋子。

在姥爷家的房门前聚了一群人,哭声正是从这里发出来的。黑暗中大舅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只能走过去看看。

刚走每几步,他突然发现妹妹(也就是我母亲),小弟还有爸妈都混在人群当中。

爸妈,这么晚了你们在这干什么?大舅问。

姥姥转过头,这时大舅才发现姥姥哭了。

姥姥指指人群中央,说:家里有人去世了。

大舅一愣,怎么在这个地方家里还有亲戚吗?

大舅拨开人群往里走,发现最里面原来有一口棺材,棺材里还躺着一个人。大舅斗起胆子往棺材里一看,顿时头脑一阵眩晕,差点就晕倒在地。

棺材里躺着的人,竟然是大舅本人!

还没等大舅清醒过来,人群突然散去,原来在周围分布着上百口棺材,每个人都找到一口属于自己的躺了进去。

这时,大舅发现爸妈,小妹小弟全都不见了,黑暗中只剩下他和自己的那口棺材!

大舅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他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原来,刚才只是一个梦啊。

大舅太阳穴疼的很厉害,再一看手心全是汗水,屋里屋外一片漆黑,也不知道几点了。

大舅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屋里闷热屋外虫鸣,大舅怎么也睡不着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外面召唤着他,那口棺材、哭泣的人群,有一个声音在大脑中回响,告诉他必须出来。

大舅就像梦里一样起床了,批了件外衣走出了屋子。

呼,还好。房子外面并没有人群,更没有什么棺材。

只是这个梦做的太真切了,跟小杨的梦差不多,就像一部连续剧。明天一定要跟她说说,没准能吓到她。大舅心里盘算着。

大舅刚想回屋,突然感觉脚下轻微的晃动起来,耳边响起隆隆声,紧接着震动毫无预兆的突然被放大。

是地震!

大舅几乎站不住了,他看到房顶的瓦片不断掉落,电线杆一个个的倒塌。大舅大声的喊着“地震了”,顷刻间樯橹灰飞烟灭。他刚想冲进屋里,就看到爸妈、小妹,小弟灰头土脸的冲了出来。好在姥爷家那时候是平房,除了小弟肩膀被砸了一下,大家都平安的逃了出来。

剧烈的震动一直持续了半分钟,这半分钟在大舅看来如同经历了半个世纪那么久。等到震动停止,周围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哭喊声,惨叫声连成一片,很多人都被埋在了废墟下面。

大舅鬼使神差的逃了出来,而小杨则没那么幸运了,她被砸死了。等到解放军战士把她挖出来时,她的尸体已经有点微微发臭了。

由于死者太多,战士们就把尸体蒙上白布,全都摆放在了大舅学校的小广场上,等待家属认领。

大舅在小广场上看了小杨最后一面,小杨死的很安详,表情没有任何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可脸上的青斑和头顶的窟窿提醒大舅,小杨已经死了。

大舅强忍着泪水望向整个操场,白茫茫的一片,无数的死者,还有哭闹的死者家属。大舅突然想起,这些场面不都是小杨曾经梦到过的吗?

差点忘了说了,上面的事发生在1976年7月28日,唐山。

有人说做梦是一种超自然现象,是灵魂出窍的体现。我相信你肯定有这样的感觉,某些现实的场景曾在梦里遇到过,或者梦到的事情真实的发生了。

后来家里聚会时时常提起了唐山的事,大舅照例会讲他的梦。而我母亲说的话更令我印象深刻,她说那时候她是学校地震小组的一员,其实地震发生前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地震前兆,并且向领导反应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不了了之了。

一般这时候,大舅就会干掉面前的酒,然后说出他的名言:地震局,永远是最晚知道地震的!

这么算下来,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呢?

26.爱心公益人士

我市有一名著名的爱心公益人士,和老沈是本家,是一位40多岁的女性,大家都叫她沈大姐。

沈大姐是下岗职工,做一点小工艺品赚钱,平时呢就和老母亲住在一起。为什么说她是著名的爱心公益人士呢?因为每当我市电视台发起大大小小的爱心捐款活动时,她总是第一时间把微薄的收入捐出来,电视台知道了她的事,还为她拍过专题片,屋里的锦旗挂满了一堵墙。

沈大姐的母亲刚刚去世了,很凑巧,找来的知宾正是大舅。

刚一进沈大姐家,就闻到一股很重的霉味,而且家里很杂乱,看得出来生活是很拮据的。在看到一整面墙的锦旗时我承认我被震撼到了,家里这么不容易还捐款帮助别人,沈大姐可真是个好人啊!据说市里领导知道了她的事迹,时常给她送米送油,还准备帮她办低保,。

沈大姐家里人不多,只有一个哥哥在外地,听说了母亲去世的消息正往回赶。沈大姐没结过婚,老母亲去世,家里的后事只能她一个人张罗。不知道是不是被沈大姐的事迹感化了,大舅像经过了一场心理斗争,说:我看你是个好心人,生活也不容易。这样吧,这次出活的钱。。。

我还以为大舅会分文不取,没想到他一咬牙来了句:给你打个8折!

当时我十分无语,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沈大姐没什么钱,家属也很少,所以只在屋里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在我们布置房间的时候,家里来了很多人。有被她资助过的贫困学生,有她帮助过的病患家属,还有来采访的记者。

忙到下午5点多,来看沈大姐的人不减反增,可想而知沈大姐曾帮助过多少人!她真是个好人啊!

差不多都布置完了,我和大舅刚想跟沈大姐告别,这时对门的邻居轻手轻脚的过来了,似乎有什么事想说。

家里客人太多,沈大姐无从顾忌她,便询问我和大舅能否过去看看。

不知道是不是在沈大姐周围待得时间长了,我们也变得热心起来,二话没说跟邻居走了。

沈大姐的邻居是一个30岁的少妇,我们刚一进她家,她就神神秘秘的跟我们讲了刚才发生的事。

少妇有一个3岁的儿子,晚上就她俩在家吃饭。少妇刚炒完一盘子菜端出来,突然发现儿子面前的碗空了,刚才明明称了满满一碗米饭,儿子平时吃饭很磨叽,今天怎么吃这么快?少妇有点纳闷,又进厨房去炒菜。当她再次从厨房出来时,她发现刚刚新炒出来的那盘菜竟然也空了!

少妇便问儿子,怎么吃得这么快?儿子的回答却让她惊出一身冷汗。

儿子一脸无辜说:不是我吃的,是婆婆吃得。

儿子口中的婆婆,正是沈大姐刚刚去世的母亲!

少妇听了还挺生气,严厉的批评儿子。儿子却委屈的哭了,说真的是婆婆吃得,他没有撒谎。

儿子平时很乖巧,不太可能撒谎。而且一个三岁的孩子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吃干净一碗饭和一盘菜。少妇回想起沈大姐的母亲刚刚去世,会不会是回魂了呢?于是少妇赶忙跑到隔壁来找我们。

大舅看了看桌子上的空碗空盘,问小孩:小朋友,你说刚才的饭菜都是婆婆吃的,婆婆是隔壁的那个吗?

大舅长得很猥琐,小孩吓得不敢说话,只能点点头。我记得小时候我不听话,我妈经常会说两句话吓唬我:再不听话!再不听话大马猴抓你来了!要不就是:再不听话你大舅来了!

至今为止我也不知道大马猴是什么动物,只知道是和大舅一样恐怖的东西。

大舅又问:那你看见那个婆婆是怎么吃的了吗?

我感觉大舅这话问的挺脑残,能怎么吃?拿筷子吃呗!

没想到小孩拿起碗舔了起来,就跟旧社会穷人吃完饭用舌头舔碗一样!这动作,不可能从一个三岁孩子身上做出来。

少妇插话说,我就从厨房做饭,外面有人我应该可以看见啊。

大舅摇摇头,说:咱们成年人的眼睛和孩子是不一样的。孩子的年龄越小能看见的东西越多。据说人天生就有阴阳眼,能看见鬼魂,但阴阳眼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直至消失不见。婴儿的阴阳眼能力是最强的,你有没有注意过,婴儿前一秒钟还笑的很开心,后一秒就会啼哭起来,你觉得他哭的很无厘头,实际上,他是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偏偏是你看不到的。

大舅琢磨了一会儿,让少妇到厨房称了一碗米饭来。他把筷子插在了米饭上,问:小朋友,你刚才是不是这样把筷子插在米饭里的?

小朋友点点头。

这个叫供饭,就连我都知道。家里供奉先人或者祭祀的时候,将筷子插在米饭里,样子就像在香炉里插上香,这是表示对死者的哀悼和怀念。通俗点说,就是招死者的亡魂来食饭。

难道是因为小孩无意之举把亡魂给招了过来?

大舅掏出手机给老沈搂了个电话,现在他有点老沈依赖症,什么事都给老沈打电话。

老沈在电话那头嚷嚷:什么狗屁供饭,给自家亡魂吃才叫供饭,你这是鬼乞食!

鬼乞食?大舅知道鬼乞食,过去他在唐山那阵听大人聊天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妇女拿着一篮子饭去田里看她丈夫,路过一片乱葬岗,她走着走着就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她,一回头却一个人也没有,她有点慌了,就开始跑,她一跑身后的脚步声也急促起来,就像有个人在追她。她踩在田埂里摔了,篮子里的饭也摔出去了,她起身再跑,身后的脚步声就没有了。她跟她丈夫说了这事,她丈夫说,她路过的那片乱葬岗埋得都是60年自然灾害饿死的人,这是碰到饿鬼乞食了,叫她下一次再从那路过时,随手撒一点吃的就好了。果然,妇女随手扔下点馒头米饭,脚步声真的消失了。

大舅挂了电话,眉头紧锁。

我问他怎么了。

大舅说:鬼乞食都是饿死鬼,怎么沈大姐母亲的亡魂也会鬼乞食呢?她又不是饿死鬼。

少妇听了,放低声音对我们说:这个还真没准啊。她母亲后来下肢瘫痪了,有好几次我都听见她趴在地上拍门喊饿,我们周围的邻居都知道,沈大姐对她母亲可不好了。

我惊了,道:怎么可能?沈大姐那么好的一个人,她可是咱们市有名的公益人士啊!捐了那么多钱给别人!

少妇笑了:得了吧,谁不知道她是为了出风头,她啊,脑子有毛病。有去她家的人跟我们说,她妈背上腿上都是褥疮,为啥得褥疮?她妈瘫痪翻不了身,皮肤和床单接触久了就会生疮。她忙公益忙捐款,可连给她妈翻身的时间都没有?

听完我和大舅愣了半分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等到出殡时我和大舅才看到老太太的尸体,瘦的皮包骨,就像非洲难民一样。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瘦。

沈大姐做了那么多善事,她应当算是个善人。可有句古话叫做:百善孝为先。如果以这句话为标准,那沈大姐到底是不是善人呢?

标签: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浮世绘,借鬼故事控诉社会无良人士。现代聊斋?

    (21) (0)
  2. 我居然一气看完了,四个多小时,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收藏了,因为我还想再看一遍!

    (12) (0)
  3. 我小时候见过一回人头,那时只觉得可怕,现在觉得自己挺命大的

    (5) (0)
  4. 挺好看的!一口气看完的!赞一个!
    剧情小惊险小刺激,但是不拖沓,看的很有味道!

    (7) (1)
  5. 是真的吗,像在看恐怖小说

    (3) (0)
  6. 潮汕没有潮仙这位神啊,从来没有听说过。。。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