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初中同学是个白事知宾,讲一讲他的诡异经历

5.

接下来又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并且超出了大舅所认知的范围,这个故事也让我重新对人性做出了思考。

我舅妈有一个侄子(和我大舅并没有血缘关系),姓李,叫李红阳, 在我市某局上班,家庭条件还不错,大学毕业就被安排进了局里给副局长开车,据我大舅描述,为人嚣张跋扈,喜欢溜须拍马。

我大舅比较能挣钱,但并没有让李红阳瞧得起,因为做白事的总带着一股寒气李红阳嫌晦气,所以他平时是很少与我大舅来往的。

有一天李红阳突然给大舅打电话,有个活希望我大舅来办。大舅纳闷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李红阳总绕着他走,今天居然主动 联系上了。 一问才知道,李红阳不是给副局长开车吗?原来是这个副局长的老婆 死了。原本是想找工会的人来办的,但这个副局长派头很大,认为工 会的人办不利索,想找一个专业的人把事情办漂亮点。李红阳这才想 到大舅,并一再嘱咐大舅钱别要的太黑。 大舅和我赶到火葬场,见到了传说中的副局长,副局长姓王,白白净 净很富态,带着金丝眼镜,一看就是个领导。

王副局长的妻子刚从BJ拉回来,这个“妻子”此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王局的妻子有脑病,人给拉到BJ去做手术了,BJ是我天朝医学最发 达的城市,但王局的妻子却还是没从手术台上活着下来。 王局表现的也很悲痛,有时候说着说着就会哽咽。李红阳则又是叹气 ,又是递纸巾,显得很殷勤。 等到我们把手续都给办完,已经晚上10点了,李红阳又开车带我们去 了王局家布置,明天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家里探望的,人家可是局长! 虽然是副的。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楼道口全都是花圈,我大致数数得有30个!还都不是50块钱一个的普通花圈,全是菊花白百合的真花花圈!我了解行情 ,这种花圈最便宜也要200一个。算算账,光花圈就要小1W!当然,这都不是重点。等我们进到他家里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刚一进屋就感到特别压抑,好像被塑料袋套在脑袋上一样,并且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一种让人兴奋的油脂气味,就像是猪胰子加热后发出来的。 大舅小声问我,这味道你熟悉吗?我想了想,好像是挺熟悉的,但让我现在想却想不起来。大舅又小声说,是炼人的味道。

我大脑嗡的一声,对,还真是这个味儿,火葬场炼人炉的味儿,在陪死者家属等骨灰时总能闻到。

在屋里简单设了一个灵堂,我们今天的任务也完成了。

王局还是很客气的,让李红阳开车送我们。路上,大舅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你们王局和他妻子感情好吗?”

李红阳楞了一下:“还可以啊,怎么了?”

“红阳啊,你感觉你们局长会害他妻子吗?”

“姑父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局长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和他妻子感情也很好,他妻子生病这段时间他一直跟着照顾。”

大舅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就是有人要害你们局长!”

“艹!净他妈扯淡!”李红阳还教训了我大舅一顿,说他是老迷信,发死人财。

回家刚洗完澡就接到大舅的电话,让我下楼,说李红阳开车接来了。我还纳闷,刚分开20分钟他咋又来了,这都夜里12点多了,折腾啥啊这是?

李红阳接了我和大舅又往王局家开,原来李红阳嘴上虽然不信,但折回王局家就把大舅的话跟王局学了,这孙子!

王局把我俩请到书房,便问我大舅说那话啥意思。大舅骑虎难下,只得说是猜测,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个我信,大舅如果能办的事绝不推脱,因为办这种事都能挣钱。

大舅说,王局家里有一股炼人味儿,也就是人油的味道,这种味对人的身体非常有害,不知道从哪发出来的,味道很轻很淡。

王局一听确实有点慌了,说希望大舅帮帮忙,事后一定重谢。大舅犹豫了一下拨通了一个电话,叫来了一个他口中的老沈。在等待老沈的半个小时里,我们在王局家里仔细寻找了一下,一无所获。

半个小时后,老沈来了,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跟大舅一样,很猥琐很邋遢。

原来老沈专业做局调风水,而大舅专业白事,为了王局的事,大舅只得搬救兵,在此我不禁感叹术业有专攻。

跟我们一样,老沈一进屋就闻到了气味,然后对王局说了一句:有人给你种小鬼了。

这一句话把我们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大舅并没有太吃惊,看样子以前他也见过类似的事情。

老沈好像也觉得这事挺棘手,直说难办,谁都看明白了,这是要钱呢。

大舅赶紧说,老沈你快把你的小玩意掏出来吧,这是某局的王局长,好处少不了你的。

老沈这才从随身的布袋里拿出一个小笼子,令人惊讶的是,里面装了一只小耗子!

小耗子跟实验室里的小白鼠那么大,眼睛血红血红的,更让人惊讶的是它只有半根尾巴,上面还结着血痂。

老沈让王局长把家里所有的门都打开,就连阳台和厕所的门也不能放过。然后他才把小耗子放出来,用脚轻轻踩着它的身子,然后掏出一个指甲刀在它的尾巴上来了一下,血顿时出来了,滴了一地板。小耗子疼的只叫,老沈这才松了手,任凭耗子在屋里乱钻。

李红阳刚想制止他,却被大舅拦住了。

过了一、两分钟,小耗子已经没了影子,老沈这才起身去找。顺着血迹,我们来到了主卧的厕所,可怜的小耗子趴在地漏处瑟瑟发抖。

老沈把耗子收好,然后对我们说,找找吧,应该就在地漏里。

我们把地漏撬开,里面还真的有一个小木盒子,外面已经有点腐败了。老沈把小木盒子往他的布袋里一丢,说了句大功告成。

一问老沈,这才明白,这是一种源自泰国的养鬼术,在坟地附近找一棵树,这种树取坟地的阴气,所以煞气重,所以才能养鬼用。取好木材然后把它雕成一口小棺材,也就是我们刚刚看见的木盒子。

接下来的更加重要了,找婴儿或者是未成年的童年童女的尸体(这种童尸在过去的农村比较好找,现在想找只能去人流医院和天朝GD。),用火去烤尸体,等尸体被烤的皮开肉绽露出脂肪,脂肪受热就会变成油脂滴下来,这时候用之前的木盒子收集好,养鬼术就完成了。把小盒子放到要害得人家里,人闻多了这个味道就会得病,一般都会放在阳台和卧室,因为阳台每天都要打开通风,会加快味道的传播,而人在卧室睡觉,不知不觉中就会吸进这种味道。

老沈放出来的小耗子是用人油喂大的(天知道老沈从哪弄的人油),老鼠耗子这类动物受到惊吓就会往巢穴跑,所以老沈每次都剪破它的尾巴。在陌生的环境下耗子没有巢穴,只能往它熟悉的地方跑,它吃惯了人油,以为那就是它的巢穴,所以就会往有味道的地方跑。借此来找到木盒的下落。

听完,我、李红阳、王局长都汗如雨下,目瞪口呆。想不到这小小的盒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还有,究竟是谁在机关算尽,想出这个恶毒的方法来害王局呢?

能把这东西放到王局家里的,一定是他熟悉的人。最开始因为王局的妻子死了,导致大舅误会王局是害死他妻子的凶手。从王局的表现看,凶手另有他人。

这时王局突然想起件事,说这个养鬼术是源自泰国的,说起泰国他倒有东西给我们看。

然后王局从妻子的遗物中拿出了一个东西,我们一看,全愣了,泰国佛牌!

老沈接过来闻了闻,说又是害你的,没跑。不过这东西完全来自泰国,如何制作的老沈并不清楚,大概和制作小鬼木盒的原理差不多。

李红阳问王局这东西谁送的,王局想了一会儿,却一直嘀咕,不可能啊,这佛牌是赵副局送的,他是我的好朋友,他怎么可能害我啊。

老沈和大舅摇摇头,越是亲密的人越有可能害你,好好想想有没有得罪他的地方。王局说,矛盾确实没有,只是最近他们正局长要高升,意味着局长的名额他们几个副局长都有机会,也就是说他和赵副局长存在着竞争关系。

说到这,傻子也明白了。赵局长由于和王局关系比较好,来过他家好几次,也许木盒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放下的。

王局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他拿到这个佛牌没带过一天,一直是他妻子戴的,木盒加上这个佛牌的威力,把他的妻子给克死了。王局的命还是比较硬的,不过如果没及时发现,不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事。

过几天出殡的时候,传说中的赵局献身了,他显得比王局更加悲痛,握着王局的手不撒开。王局皮笑肉不笑,看的我一阵紧张,生怕他会当场发作,毕竟种小鬼下木盒这种事都是我们的推断,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赵局的所作所为。

我和大舅一直很纳闷,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这个时候应该报仇可是这个王局愣是没找大舅和老沈。

后来李红阳跟大舅通过一次电话,得知王局还是和赵局称兄道弟,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看样子,王局比我们想象的好理性。

大舅不理解了,说王局老婆都让人害死了,他这都能忍?

李红阳说,哪啊,他也是后来知道的,原来王局外面有好个相好的,这一下正好替他除了眼中钉。

听到这,我到吸了口凉气,都说养小鬼的狠毒,原来最狠毒的是人心。王局、赵局,我只能呵呵一笑了。

标签: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浮世绘,借鬼故事控诉社会无良人士。现代聊斋?

    (21) (0)
  2. 我居然一气看完了,四个多小时,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收藏了,因为我还想再看一遍!

    (12) (0)
  3. 我小时候见过一回人头,那时只觉得可怕,现在觉得自己挺命大的

    (5) (0)
  4. 挺好看的!一口气看完的!赞一个!
    剧情小惊险小刺激,但是不拖沓,看的很有味道!

    (7) (1)
  5. 是真的吗,像在看恐怖小说

    (3) (0)
  6. 潮汕没有潮仙这位神啊,从来没有听说过。。。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