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初中同学是个白事知宾,讲一讲他的诡异经历

48

终于踏进了院子,鸽笼里立刻传来了拍打翅膀的声音,要知道鸽子可是很敏感的动物。

老尚的录音中一直说“这东西不好养”

难道是鸽子成精了?

我和大舅先走到鸽笼前,鸽子看到我们都吓得到处走。这些鸽子都是很普通的鸽子,并没有什么凶险的地方,那录音中到底是什么东西袭击了老尚呢?

我深呼出一口气,现在只剩下面前这栋小楼了。

打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稻谷味扑面而来。我和大舅突然发现,屋子里竟然是没有通电的!

不可能啊,老尚胆子那么小,如果连光都没有,他怎么会一个人住在黑咕隆咚的小房子里呢。

“大外甥,你去门房看看,我记得那里有个煤油灯,你把它拿过来。”大舅头也不回地说。

我赶紧跑到门房里,地上果然有个煤油灯,不过已经破掉了,会不会是老尚用的那个呢?

见灯坏了,我只能往回走,到了门口,我发现大舅还是直愣愣地站着。我刚要说话,他却突然拦着我,示意我仔细听。

二楼确实有轻微的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二楼来回踱步,二楼进来人了?

我小声说:“煤油灯是坏的,咱们还上去吗?”

大舅犹豫了很久,似乎做了一场心理斗争。

“走,上去看看!”他打开手机,用手机背光照出了一条暗淡的路,我俩顺着光往里走去。

几乎是摸着黑走到了楼梯口,刚想上楼,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是录音中的磨牙声!难道害死老尚的凶手就在二楼?

大舅赶紧拽住我,拿着手机往上一照,我愕然看到二楼的楼梯口那探出来半张人脸!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那张脸发现了我们,迅速消失在了楼梯口。

大舅意识到不对,拉着我就往外走。

把门一关,仿佛我们安全了一样。我和大舅靠在墙壁上大声地喘着粗气,好像刚刚死里逃生一样。

大舅丢下我,走到鸽舍从里面抓出来只鸽子。他把楼门打开了一个小缝,把鸽子丢了进去,随即把门关严锁死。

我和大舅两人倒退着往后走,眼睛时刻注视着小楼房,生怕从门里窜出什么怪物。

突然!门上发出一声巨响,好像里面有人猛烈的撞了一下。

“跑!”大舅咆哮一声。

我和大舅也顾不得锁院子门了,撒腿就往车上跑。

开车就一路狂奔,一直开出去二里地我俩才放下心来。我刚想说话,大舅却先开口了:“这小楼里不干净,老尚就是折在这里面的,刚才你也看到二楼有东西了,咱俩冒然进去,恐怕下场会和老尚一样。”我们直接去了老沈家,这些日子老沈家已经成为了老中青的据点了。

常莹给我们开的门,一进屋,老沈正坐在桌前背对着我们,说:“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大舅反倒笑了:“你怎么知道的?”

“从你们急促的脚步和呼吸的频率就听得出来,说吧,怎么了?”

老尚的死老沈是知道的,但具体是怎么死的他并不清楚。大舅先把录音给老沈放了一遍,又把刚才我们遇到的事讲了一遍。

老沈眉头紧锁,道:“有点像。。。”

“像什么?”

“古曼童。”

古曼童是来自于东南亚的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圣物,用不同的材料制作成为孩童的样子,经过高僧或法师加持,使堕胎或意外死去的孩子的灵魂入住。供养古曼童可以转运、求财、为自己和子孙积累阴福。古曼童都是以香火为食,供养的时候要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它们。据说古曼童是有生命的,而且有喜怒哀乐,被请来以后就很难被送走了。

我一拍桌子:“是了!肯定是的,老尚请这东西来就是想发财,所以他在录音里才会提到为了老婆孩子奋斗,后来他的生意确实越来越好了,这都是古曼童的功劳。”

大舅却皱着眉头说:“可是老尚为什么要养鸽子呢?难道就是为了建一个楼掩人耳目吗?”

我想了想,道:“会不会那些鸽子是喂古曼童用的?”

大舅一拍大腿:“对啊,一定是这样的!录音里说的能吃并不是指鸽子,而是二楼里的古曼童,老尚开一个鸽舍,就是为了方便给古曼童喂食!”

正当我和大舅分析的来劲时,老沈却叫停了我们:“打住打住!说什么呢?我只是说有点像,真正的古曼童是善良的,而且只吃香火和简单的食物,怎么可能杀生吃鸽子呢?”

我和大舅不说话了,好不容易得出的推理又停滞了。

老沈继续说:“不过,这种嗜血丑陋的行为,倒有点像道家里的养小鬼。”

“道家里小鬼不都是害人的吗?”我问。

老沈摇摇头:“小鬼和古曼童都是靠特殊的手段达到为人类牟利的目的,但二者的原理却很不相同,古曼童的灵魂是完全自愿的,所以叫请古曼。而小鬼则是法师通过不良的手段将灵魂禁锢,有的甚至特意杀害孩童,二者的出发点不一样,一个是善一个是恶,现在很多人都把古曼童和小鬼混为一谈,这是非常错误的。尤其是在转财运这一点,古曼童是用自身的法力为人祈造福,而小鬼则是把别人的财运转过来,是损人利己。”

怪不得老尚会如此纠结,原来就是这个原因。也许到后来小鬼越发的欲求不满、嗜血成性,而且请鬼容易送鬼难,老尚怕害到无辜的人,只能自己住在楼里面看着小鬼,可没想到是自己却因此丢了性命。

我说:“其实老尚已经很有钱了,他根本没有必要再请来这么个东西啊。”

大舅却摆摆手,不同意我的观点,说:“人的贪欲是永远填不满的大坑。得不到的,想得到,已得到的,却又不满足,很多人都是倒在了这个死循环上。有人把欲望和梦想划上了等号,把追求财富名利当成了一辈子奋斗的梦想,可财富名利哪会有止境的时候,所以很多人在盲目中迷失了自己,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其实到头来看,我们一辈子追求的东西实际上特别简单,健康、快乐,仅此而已。”

大舅说的这番话简直太帅了,我和老沈全都听愣了。

大舅被盯得脸红,道:“老沈,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分析出来没有啊?”

老沈笑笑:“是什么东西都不重要,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毁灭它。”

听到老沈这么说,我终于淡定下来,听这口气,老沈要亲自出马了。

哪知道老沈却话锋一转:“这样!明天白天咱们三个先过去,等常莹放学了,让她打个车过来。”

常莹,又是常莹,我不明白为什么老沈总让常莹跟着我们,虽说她有一双能看见脏东西的眼睛,可提供不了丝毫的战斗力啊,在队伍里充当的只是一面照妖镜而已。

第二天我们挑了个大中午就去了,阳气正足的时候小鬼是不敢出来的,不然昨天我们和小王检查二楼的时候它早就应该蹦出来了。

大舅打开门,我俩犹豫着,还是老沈比较胆大先进去了。有时候我真觉得老沈挺牛的,眼睛几乎是瞎了可走起路来还和正常人一样。

大舅则在一楼到处看,估计是在寻找昨天丢进去的鸽子。

我们上到二楼,我还在担心会有危险,可二楼却什么都没有。别说鬼了,就连昨天那只鸽子都没有,就算被吃了也应该剩下毛啊。

老沈把他的麻袋往地上一扔,开始四处看,摇了摇头说:“这里的确阴气很重,是刚死过人的。”

大舅说:“没错,老尚的尸体就是从这里发现的,一点伤口都没有,都查不出死因。”

老沈指着角落里的梯子说:“这是干嘛用的?”

我和大舅面面相觑,也不明白老尚在二楼放一个梯子的用意。

看了一会儿,老沈摇了摇头:“找不出来,大白天的脏东西也不会傻到自己现身,只有等到晚上了。”

他突然对我说:“大外甥,晚上又得辛苦你了。”

我表情一变:“怎么讲?”

老沈笑呵呵地说:“咱们三个老爷们阳火太旺,我怕吓得小鬼不敢现身,所以就需要用一个钓鱼的办法。”

我咽了口吐沫:“我明白了,我是鱼饵对吗?”

老沈拍拍我的肩膀:“你先别害怕,我和你大舅就在一楼守着,我再给你找点东西保护你的安全。”

听到有护身的宝物我这才放下心来,老沈的东西一向都是很靠谱的。

这一下午我们都是在院子里四处看,始终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已经是深秋了,天黑的很快,5点多太阳就落山了。

天越来越黑,小鬼都快出来了,可常莹还没来。

老沈道:“不等她了,咱们进去。”

老沈递给我一个白浴巾和一个镜头,嘱咐我说:“我和你大舅就在一楼守着,你到二楼之后就用浴巾盖好身体在沙发上躺好,可千万别睡着了啊。还有,那东西出来之后你就用浴巾蒙住脑袋喊我们,记住喊完千万别喘气。”

老沈用了好几个“千万”,我吓得不清,好像这一趟蛮危险似的。

我又问:“这个镜子是干嘛的?”

“忘了说了,万一那东西发现你了,你就用镜子照它。”

我也不明白什么意思,难道是照妖镜?

标签: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浮世绘,借鬼故事控诉社会无良人士。现代聊斋?

    (21) (0)
  2. 我居然一气看完了,四个多小时,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收藏了,因为我还想再看一遍!

    (12) (0)
  3. 我小时候见过一回人头,那时只觉得可怕,现在觉得自己挺命大的

    (5) (0)
  4. 挺好看的!一口气看完的!赞一个!
    剧情小惊险小刺激,但是不拖沓,看的很有味道!

    (7) (1)
  5. 是真的吗,像在看恐怖小说

    (3) (0)
  6. 潮汕没有潮仙这位神啊,从来没有听说过。。。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