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感染艾滋病是怎样的经历?

马航MH17坠毁,机上有108名艾滋病专家。为他们默哀。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546351605-0

感染 HIV 是一种怎样的经历?

文/岳豪

大一时候,曾去天津某防艾志愿者中心,当过一段时间志愿者。

我们一起去的一共三个人,是整个志愿者中心里独有的几个没有得艾滋病的。(这里有点歧义,其他的志愿者在做志愿者之前本身就是患者。)

那个志愿者中心很幸运。在世界艾滋病日前不久,天津某医院拒绝了一位艾滋病患者就医,导致这个病人病情恶化。这件事被媒体报导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个志愿者中心的负责人李虎,因为帮这个患者维权,被当时还是副总理的李克强接见。我们去的那几天正是各大媒体轮流采访的时候。在中国,官媒的办事风格就是就是这样。315前后播打假、艾滋病日就迎着风头播防艾。所以艾滋病人被据诊,这种每年发生很多次的事情,在这个时间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央视、凤凰卫视都来过,北广的团队。除了主持人尴尬的和我们表现热情之外,其他人连装都没有装,从不正眼看我们、永远离我们两米之外。沙发是不敢坐的,一次性杯子倒了热水给他们,直到走也没有喝一口。

遇到这种情况,我也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我不是患者”来自讨没趣。我只是装作没看出他们的反感,偶尔不经意的碰他们一下。他们惊恐的眼神,让我到现在依旧记忆犹新。而这种眼神,应该是患者每天见到最多的眼神吧。

这期间南开大学邀请李虎去做了一场关于防艾的讲座。前半场气氛非常好,到了后半场他说了一句:“南开大学在校生目前就有患者。”南开那边的负责人当场翻脸,演讲停止,所有拍摄设备关闭。这种“不健康”的消息,最终没有传出那个小教室。

后来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很可笑,主动邀请我们进行的“防艾”讲座,却因为得知身边有患者而中止。

(这个负责人的态度,在我看来不能够代表南开大学。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希望大家不要借此攻击南开。)

世界艾滋病日前后,高大上的活动非常多。一个个明星带着红丝带,在闪光灯下抱着得了艾滋病的小孩,展现着自己的博爱。每天为防艾工作奔波的人,只敢带着鸭舌帽上台领个奖就匆匆离开。台下的人过了那天,一年都不会再接触到艾滋这个词。

作为一个“正常人”,你认为你离艾滋病患者有多远呢?

事实就是,基本上每个大学都有感染者。每天跟你一起挤地铁的时候,你身边就可能会有患者。

日常的接触并不会让你感染,但是有几个人可以接受呢?

防艾宣传任重道远。

每天来咨询或检查的人,几乎都是男同性恋。这并不是说明男同性恋是艾滋病的主要感染群体。而是同性恋者在发现自己得病后,更多的会主动寻求帮助。

咨询的人里来过一对儿这样的男同情侣,两人都有40岁。男一是阳性,男二阴性但是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为了和男一继续交往,男二几乎成为专业的防艾工作者。他知道各种防传染的方式以及阻断方式。在一起近十年,男二依旧是阴性。

他说,男一有有艾滋病,但至少男一能活十几年,而他的心脏病让死亡随时可能到来。比起其他的死亡方式,艾滋病本身并没有非常可怕。

有人说我有点偏袒男同群体,其实并没有。在绝大多数的艾滋病志愿者团体中,90%以上都是男同,和我一起去的另外两个人,也有一个是同性恋者。我们去的几天里,没有一个非男同的患者来咨询。

另一方面我对同性恋这个群体是比较了解的。整个男同群体情感倾向于一种外放的状态。这种情感外放的表现就是,几乎每个男同都有好几个性伴侣,他们对性的看法也比异性恋超前非常多。另一方面,这种性格导致他们本身对艾滋病的包袱比其他人小,所以更容易坦然的接受现实从而主动来寻求帮助。

(顺便说一点对于同性恋婚姻的看法。我反对同性恋婚姻,但我支持它合法化。因为以男同群体的交往方式看,婚姻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婚姻本身是从异性恋发展而来,把它直接套用在同性恋者身上,是不负责任同时也是媚俗的。我支持它合法化,因为这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男同群体得到社会认同,但这本身是一种妥协。)(来自:知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