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笑中带虐青春小说:你丫有病(三)

二货女孩强推倒了他的高冷男导员,笑中带虐,一看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原载若初文学网,支持作者。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large_1ZKs_66b900004cfd125f

171 一定有承诺,发生在日落

“我要说不嫁,”我后背有点凉,理智也比李致硕清醒。挑逗李致硕能有多危险,乐趣就有多大。我伸手摸摸他的脸,笑的狡黠:“你是不是还要亲我?”

李致硕眯起眼睛等我说话。

“哎呀,李老师,那我要一直说不嫁,你是不是得把我带到酒店去?”李致硕越是面无表情,我越是想笑:“把我带到酒店,放到床上给你当牛当马……”

李致硕的眸子暗了几分。

很明显的,我觉得李致硕身上的肌肉缩紧了几分。我嘴角的笑意不断流出:“哎呀,可是怎么办呢?我爸妈还在酒店楼上等我呢!我这要是回去晚了,估计他们不会太高兴。”

李致硕喷出的热气都是炙热的,他的眸子黑亮黑亮,须后水的味道若有若无。我点起脚在李致硕唇上吻了一下,笑的得意又夸张:“哈哈哈,戒指我先留着,别的事情,以后再说,可不可以?”

“行。”李致硕假笑的样子让我胆寒:“金朵,我送你回去。”

李致硕不仅没说什么,他更是很体贴的送我……到了酒店门口,我心里不安的回头看李致硕:“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李致硕的手插在西装裤子的口袋里:“你呢?金朵,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

我挤了下鼻子:“没什么了。”

“那你上楼吧!”李致硕站着没动:“我看你上去。”

我走到电梯口停住回头,我才不信李致硕会那么好:“真的不说了?”

李致硕只是微笑。

不知道是因为李致硕笑的太帅了,还是我脑子抽筋了。我颠颠又跑回来了:“李致硕,你跟我求婚不会反悔吧?”

李致硕还是笑。

我恼羞成怒:“你到底说不说!你是不是想出轨?还是想劈腿?要不然你……”

在人来人往的酒店大厅里,李致硕弯腰吻了我的大额头:“我想说的都说完了,就等你了。”

“这还,”我红着脸,话说的傲慢:“差不多。”

“上去吧!”李致硕拍拍我的脑袋,我觉得他这个姿势十分像在家安慰多多:“明天早上,我来接你爸妈去机场……我坐下班飞机回去。”

李致硕,是要去找燕飞来了。

我有多担心我妈妈,我就有多担心李致硕:“我有个想法……李致硕,你能带我一起回去吗?”

“带你?”李致硕想都没想,他立马摇头:“不行,绝对不行。金朵,我去几天,然后我就回来……酒店的房间我不退,你先和李夕莹一起住。我事情办完,我立马来找你。”

“来台湾哪能那么快啊?还要工作证什么什么的吧?”我对这些都不懂,可是我想跟着李致硕:“带着我嘛!”

“不行,你不用想了。”李致硕的表情冷硬态度坚决:“穷疯了的燕飞来,他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你跟我,我会束手束脚。”

李致硕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不放心:“你看,你现在还有伤。我跟着你,我还能照顾你……”

“我偷着回去,到时候我还能住你家。”我踮起脚趴在李致硕的耳边小声的说:“我可以在你家给你当牛当马啊!”

说完,我往李致硕的耳朵里吹了一下。

李致硕往回躲了躲,他的耳朵整个红透了。我忍不住伸手去掐:“同意吧!李老师,你瞧瞧,我牺牲多大。”

“这个……”

李致硕神色无常,眸底却是一片翻江倒海。经过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李致硕终于咬牙拒绝我:“不行,朵朵,要是一般的事情,我肯定带着你!”

“喂!”我牺牲“色相”都没能拿下李致硕,这简直是侮辱:“就是因为不一般,所以我才要跟着你啊!你不是要我嫁你吗?那你的事情,我肯定要和你一起分担啊!”

李致硕摇头:“金朵,咱们两个就算结婚了,遇到事情,也不用你分担……你就保持现在这样,开开心心高高兴兴,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想。有什么问题,我会去解决。”

“你会去解决?”我恶劣的在李致硕脖子上按了按:“李老师,你是我男朋友,你不是我老师了!还什么都为我解决,你当我是废人吗?如果你跟我结婚,只是想天天哄着我逗着玩,那是不可能的。我要当你的伴侣,不是炮友!”

“说别的没用,”李致硕独裁的一面再次显露:“你给我老实呆着,等我回来。”

“我要跟你一起去!”

“不许!”

“你要是不让我跟你一起去,我就不嫁给你,你就一辈子在炮友转老公的道路上愉悦奔跑吧!”

“不行!”李致硕的思维形成了惯性:“金朵,你不许去。你要是不嫁给我……你要是不嫁给我……那你还是去吧!”

我没想到李致硕这么快就答应了,我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真的。”李致硕哼了口气,他摊摊手:“不然我还能怎么办?”

“李老师太好了!”

我高兴的跳起来抱住了李致硕的脖子,可是没控制好力道,我的胳膊肘一不留神碰到李致硕的伤口。李致硕疼的抽气,我赶紧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行了,回去吧!”李致硕推着我上电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愿望得到了满足,我是无比的兴奋。我恋恋不舍的上了电梯,直到电梯门拉上的前一秒,我还在跟李致硕摆手告别。电梯上,我不断的摩挲着李致硕送的戒指。很亲切,又很眷恋的感情。

李致硕知道这枚戒指对我的意义,他把我的爱情和亲情,很好的融合在了一块。

很窝心。对我。

电梯到达,我迈步下去。

在往房间走的过程中,我忽然感觉有什么光亮一闪而过。我赶紧转头去看……在拐角比较隐蔽的客房门口,有个和凌辉身高背影特别相像的男人正在开门。

男人身上穿的正是我妈说的凌辉那件会“晃瞎”眼睛的外套!

172 And you let her go(这是句歌词)

酒店的房间,排列的像是“回”字型。纵横交错,听说在风水上讲是为了聚财。南北两面各有两座电梯,回字中间放了个类似喷泉的大水盆,说什么是二龙吐珠……那个穿着凌辉衣服背影很凌辉的男人,就是在我对面的电梯下来的。

什么很像凌辉的男人,那分明就是凌辉!

我从光腚开始就认识凌辉,凌辉别说穿衣服,就算他变身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我都能认出他来。

“凌辉!”我想都没想,冲着跑过去:“你给我站住!”

听到我叫他,凌辉跑的跟兔子似的。迅速的打开门,迅速的关上门。在我到达凌辉门口的前一秒钟,凌辉“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大力的拍着门板,手上的戒指拉出光线:“凌辉!你别藏着了!你给我出来!”

门里面静悄悄的。

“有什么事儿,我们当面说,行不行?”我气的呼呼喘:“凌辉,你把门打开!凌辉!你让我进去!”

依旧,静悄悄。

“凌辉,你不出来是吧?”我也不知道为啥,凌辉这个样子,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我总是异常气愤:“你不出来,我就坐在你门口等你。凌辉,你有本事,你一辈子都躲在客房里,你别出来,永远别出来!”

说完,我盘腿坐在凌辉的客房门口。

现在时间其实不算太晚,有隔壁的住客对我的说话声音却大感不满:“大半夜的,吵吵什么啊!”

“大半夜的,睡你的觉!”我反瞪回去:“我吵什么,碍着你了吗?又没叫你家门,你哪儿那么多事儿?”

隔壁的住客推推眼镜,他的口气斤斤计较的厉害:“你怎么说话呢?现在是晚上了,不能在酒店走廊里说话了。别人还睡觉呢,你有没有点素质?”

这个男人我之前见过,他刚来入住的那天晚上,比谁吵的都厉害。站在走廊里吆五喝六的叫客房服务,又是换床单又是换床垫的……我总觉得出来玩嘛,大家互相体谅一下。住酒店又不是住你家,你睡觉了,必须全世界闭眼。

“我不不说话了吗?”我最讨厌这样对别人无限苛刻,对自己无比纵容的人。可能我是有点吵,但我又不是吵个没完。何必有事没事儿拿素质说事儿,总虚伪的抢着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教育别人:“我坐你房间门口了吗?你睡觉,我就不能说话了?你睡觉,我们所有人都得变哑巴?大哥,就算你住你自己家,你都管不着外面的车按不按喇叭吧?”

男人不依不饶:“你小小年纪,你……”

“闭嘴吧!”男人说话没我快,我立马呛声过去:“你年纪大,我也没见你有多少素质。倚老卖老的,有劲吗?”

本来几句话解决的事儿,男人斤斤计较的吵闹没完。这个男人早已经激起民愤了,他吵了一通,其他房间的住客不约而同的开门炮轰他。

男人莫名其妙:“喂,你们搞搞清楚好不啦?是她吵,我是在为大家争取利益……你们说我干嘛!”

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有一个大妈很不客气的指出:“你算了吧!你以为我们在屋里没听见?这个小妹妹说了几句话,已经不说了,你还没完没了的。怎么你住个酒店,这么多事儿呢?从你住进来那天,你就没消停过!”

吵架是个舒缓神经的运动,没多一会儿吵闹声就吸引了不少人参与。凌辉隔壁的男人“一舌难敌四嘴”,他渐渐开始招架不住。

有人帮我吵,我还高兴呢!等会儿我妈被吵出来,凌辉可有人收拾了……跟我一样有预见性的凌辉猛的打开房门,在一片战火硝烟声中,凌辉扯着我的外套帽子,将我拉进了房间。

“哼……”凌辉看了看我:“还用小时候那招啊?我不开门你就坐门口不走?”

我摊摊手:“没办法,谁让你一直那么幼稚,动不动就不给我开门。”

凌辉没有多说,他转身往屋里走。外面的吵闹声不停,房间里反倒突显的肃静。凌辉身上穿着黑色的v领上衣,下身一条宽松的运动裤。他那件带条纹晃眼的外套被挂在门口,丑的要命。

跟着凌辉往里走,他的房间是要多乱有多乱。衣服和鞋子丢的到处都是,笔记本待机的灯一直在闪。我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笑着说:“凌辉,我想上趟厕所,可以吗?”

“回去上去吧!”我才刚来,凌辉已经开始往外赶我了:“我刚回来有点累,我要休……金朵!你给我回来!”

在凌辉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冲进了厕所。厕所的垃圾桶里干干净净,我转身往浴缸的位置跑……果然,浴缸里都是台湾各个景区的门票。而从日期上看,应该是我和爸妈他们这周去的那些。还有些我喜欢却没来得及买的小玩应,也都有。

凌辉,他一直在跟着我们。

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傻瓜,我怎么会相信凌辉回去了呢?

浴室镜子里我的脸,简直扭曲到一种程度了。我告诉自己别哭,可是我的眼泪却不断往下掉。我眉毛拧的像毛花,心都揪揪着。

凌辉紧随我而至,他见我这个表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凌辉把莲蓬头打开,纸张打印的票根瞬间被淋湿。噼里啪啦的水滴在上面,吵的像是大雨倾盆。

“凌辉,你这是干什么啊!”每次我们家出游都带着凌辉,我不断想着凌辉跟在我们后面看着会是怎样的心情:“我妈在路上,一直在给你给打电话,你都不接……她打给如姨,如姨说你在家,她才放心。有时候吃饭,我妈她还说,回去了就好,可别出什么事儿。”

“你混蛋不混蛋?”我使劲的捶他:“你说着要是让我妈知道了,她得多难受?”

我打着凌辉,他也没吭声。我不想在呆下去了,转身想走。而沉默的凌辉,他却突然动了。

“金朵,你说你妈妈难受。”凌辉含糊不清的问:“那你呢?你什么感觉。”

没等我说话,凌辉又大力的甩开我的手:“金朵,我做这些,还不他妈的是因为我爱你!”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为什么最后要让金朵老年痴呆啊啊!!!

    (1)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