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笑中带虐青春小说:你丫有病(二)

二货女孩强推倒了他的高冷男导员,笑中带虐,一看就停不下来的节奏。原载若初文学网,支持作者。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large_5zBm_220a000002c3125d

101 硕高一丈

反正挂科的又不是李致硕,他话说的漫不经心:“看你表现吧!”

看我表现……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深刻思考了一下李致硕话语里的引申义。在看到李致硕叠在另一只鞋上的脚时,我瞬间醒悟了。

当我钻到办公桌下面拎起李致硕垃圾桶里的鞋时,我不禁感慨。我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个状况,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办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儿呢?

这是一个让人费解的哲学问题。我想。

对面垃圾桶里是我昨天丢掉的奶茶杯,周末清扫人员放假垃圾也没能及时丢掉……李致硕的鞋里面都是不明的液体,他脸色难看的问我:“金朵,你让我这么穿上?”

我拿纸巾擦了擦,但没想到奶茶残汁的液体发黏,纸巾的纸屑都粘在了鞋上。我欲哭无泪:“李老师,你要不等我一下?我去厕所给你冲冲处理一下?”

李致硕表情扭曲的动了动:“还是算了吧,我一会儿找人送一双来。”

虽然粘了点纸,我觉得也不是问题很大啊!

学心理的,一般心理都有问题。我估摸着,李致硕可能是有洁癖之类的……为了不挂科,我是异常的卖力:“你等我一下,我去想办法!”

没理会在身后喊叫我的李致硕,我拎着他的鞋跑出了办公室。

一口气跑到学校的大商店,我到柜台前拍着桌子叫:“老板!快,给我照着这个鞋码来一双拖鞋!”

因为是周末,即便是临近中午人也不是很多。老板正在柜台前昏昏欲睡,我一拍桌子倒吓了他一跳:“你买什么啊?”

我奋力的喘了口气,心平气和的说:“拖鞋。”

“这姑娘,风风火火吓我一跳。”老板乐呵呵的在柜台上找:“我还以为你来买什么呢!别着急,慢慢说。”

能不着急吗?李致硕那面还没鞋穿呢!

拖鞋嘛,哪里的拖鞋都差不多。老板拿出来一抖,我都被塑胶味儿呛得脑袋疼。翻检了半天,我觉得李致硕还是喜欢穿半拖鞋样式的:“就要那个鳄鱼头的就行。”

“这个?”老板乐呵呵的给我拆包装纸:“25。”

买了拖鞋就好办多了,最起码我有了塑料袋子可以装,而不是拎着李致硕的大鞋到处跑。

等我拿着买好的拖鞋再回到办公室,李致硕气的脸都要绿了:“你干嘛去了?”

“买鞋子给你啊!”我从塑料袋里掏出鳄鱼头给李致硕:“你穿这个吧,这个干净。”

李致硕的表情十分纠结,他想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金朵,你买的是……什么颜色的?”

呃……荧光绿。

以李致硕的形象气质,穿一双荧光绿的拖鞋,实在是喜感十足。李致硕在脏掉的半拖鞋和干净的鳄鱼头中间瞧了好半天,他最终勉强自己选择了后者。

我尽量不让自己笑的太明显,哑声说:“其实,也还好。”

话一说完,没憋住笑的我扑倒在了桌子上:“李老师,你要相信,人长的帅,弹玻璃球都是帅的……哈哈哈。”

“金朵,”李致硕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你去买饭回来吃。”

我笑着摆手:“不用了,我今天带了面包,我等下吃面包就……”

“我说的是给我买。”

我被李致硕的面瘫惊呆,笑意憋回去吐了个嗝出来……李致硕也在憋笑,他憋笑憋的像抽筋。

行吧,看在不挂科的面子上……

买完了鞋,吃完了饭,下午的考试继续。可能是怕上午的事件重演,李致硕很小心的没有再跷二郎腿。从办桌下瞄见李致硕加紧的双腿,我莫名感到想笑。考完试我拿包离开,李致硕已经被塑料拖鞋的胶料味儿熏迷糊了。

周末就这样过去了,我又一周没见到蒋小康。要不是在室友的提醒下,我几乎忘了自己有蒋小康这么个男朋友。

“金朵,你奇葩,你谈的恋爱也奇葩。”刘楠对我竖起大拇指:“等你和蒋小康结婚估计结婚照你俩都得是P在一起的吧?”

一想到和蒋小康结婚……我身子恶寒的抖了俩抖。

蒋小康的表妹晚上六点多的长途车离开,蒋小康送完她,大概八点多回的学校。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心酸,一周没见面,蒋小康居然没忘了我。晚上蒋小康回寝室,他立马打我电话:“金朵,明天我上午没有课,我们去网吧通宵吧?”

“别的了,”折腾了一大天,我早就累了:“我考试考两天了,你也玩两天了,咱们都好好休息吧!你明天上午没课,我们明天上午有课啊!周一早上第一节是导员的课,不去不行。”

上学期的课程能否顺利通过还不清楚,这学期再逃课完全是自寻死路……蒋小康不知道是咋想的:“没事儿,不是马克思吗?没什么要紧的,来吧,出来玩吧!”

蒋小康是软磨硬泡,我是见招拆招。等到最后,蒋小康是来了脾气丢了面子:“金朵,来不来就一句话的事儿。你到底把没把我当男朋友啊?”

我这个……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一旁的刘楠帮我解围了:“金朵,你要和蒋小康出去啊?”

有外人一问,我不答应也不行了:“啊,是,蒋小康叫我去上网。”

“你俩还是别去了,”刘楠可能是明白了我的为难,她帮衬着说:“班长刚才来短信了,说晚上导员查寝……蒋小康他们专业,估计也查吧!让蒋小康给王静民打个电话吧!他们马上要毕业了,别有什么差错。”

蒋小康明显看出刘楠是帮着我扯谎,他的嗓音有点凉:“是吗?那金朵,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蒋小康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断,我扑着过去亲了刘楠两下:“楠姐,你解决了我好大一个麻烦!你是怎么想出撒谎说查寝的事儿的?你也太聪明机智了!”

“我没撒谎啊!”刘楠的表情很认真:“今天确实是导员查寝啊!”

我才不信她的:“得了,你就编吧!我信你才有鬼!”

102 澡巾砸到大官人

何佳怡和陈敏慧正好开门进来:“听说晚上查寝啊?”

我们学校女生宿舍,住宿率能达到一半以上就很不错了。现在是大三缺勤缺的更是厉害,不是和男朋友在学校外面租房子就是出去住旅店的……这个时候来查寝?老师脑子有泡吗?来查啥?查床铺?

所以说,信她们三个的话,我脑子才是有泡。

“你们仨串通好的吧?”我脱下衣服端盆往外走:“行,查就查呗,反正我哪也不去。”

“金朵!你穿的也太少了。”刘楠丢个外套给我:“万一一会儿导员上来,你不得走光了?”

说的还真像那么会事儿:“李致硕上来?不可能!以我对李致硕的了解,他恨不得和所有女人划清界限呢!大夏天往女生宿舍钻,除非……”

学校查寝,就是那么回事儿。学生会那些干部人五人六的走一圈点点人数,就可以了。导员查寝,别说笑了,我在T大三年听都没听过。

白天跑了一天,我满身都是汗。去澡堂洗澡来不及,我只能在宿舍的洗漱间擦擦。周末宿舍里人不是很多,我十分酣畅的穿着短裤内衣自己在水池前冲胳膊冲腿儿。

宿舍楼的洗漱间紧挨着楼道,穿堂风比较大,木门总是呼扇呼扇的开。用凉水一冲,那舒爽的感觉,简直是无法言喻。

我洗的放松所以也没注意到其他,当我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时,一群男人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不听大家劝,注定是要吃亏的……说好的导员查寝呢?怎么别专业导员和班长也都来了?

此时往寝室跑,也只是增加曝光率。想要跑过去关门,更加是来不及。我抓耳挠腮的在水龙头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嘈杂的人声中,我无比清晰的听到李致硕说:“土木系的女生除了蔡月琴是不是都在学校?让她们在走廊站好,我清点一下……”

转弯上楼的李致硕,走在靠我这一侧。正在说话的李致硕偏头看见我穿着短裤内衣站在水龙头前无处可藏,他立马愣住了。我手脚慌乱,澡巾打着翻砸在了李致硕的胸口上。

李致硕还是穿着上午的那件黑衬衫,不过他脚上的鞋却了双鞋。澡巾砸在李致硕胸口的位置,又掉在地上,留下一条暧昧的湿痕。我脸红的要命,一着急都要哭。

春心一点如丝乱,任锁牢笼总是虚……是谁说的来着?

幸好我站的地方有排水管遮挡了一下,不然的话,我算是彻底被看光了。

李致硕眼疾手快的把门关上,他宽阔的肩膀跟堵墙似的,生生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班长不明白李致硕的话为什么说了一半还有如此奇怪的举动,他好奇的问:“李老师,你怎么了?”

班长眼尖的看到了我掉在外面的澡巾,他又问:“是有人在里面洗澡吗?”

不知道是哪个专业的女老师插话:“这些学生,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说了导员查寝,怎么还不在寝室里等着?一个女孩子,像什么样子?谁在里面呢?把门打开!”

我死命的拉着门板,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要不是我们寝室在五楼,我早就跳窗户跑了。

听说有女生在洗漱间里洗澡,门外的男生班长们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我心里哀叹,这要是把门打开,我就不是丢人那么简单了。

“你们去忙你们的吧!”李致硕的清冷的声音像是一针强心剂:“这里的事情,我能处理。”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同来查寝的女老师不依不饶:“李老师,不会是你们专业的女同学不懂规矩吧?这次查寝,可是你提出来的。我们其他专业,都是配合你……你现在这么徇私,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查寝,是我提出来的。”李致硕也毫不相让:“而我,也没要求你们配合我。查寝是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我们是重点大学,不是放牛班……连自己的学生是不是住在寝室里都不知道,你算哪门子老师啊!”

隔着门板,我都能感觉到李致硕的话掷地有声……我们学校有些中年老大妈,就是喜欢难为学生。虽然李致硕也是难为学生吧,但他是真的为学生考虑。

班长还是蛮给力的,关键时刻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李老师,用不用我留下来帮你?咱们专业女生少,不着急,咱们来也主要是帮着她们中文专业的查寝。”

女老师没话说了,看样子她应该是中文专业的“独孤求败”更年期女导员。

“没事儿。”李致硕的语调不变,他吩咐道:“你先去吧!我有点私人问题要在这儿处理……等下我过去找你。”

李老师有什么私人问题要处理,别人自然是不好意思问的。班长善解人意的带着其他老师和同学去查寝,走廊里的嘈杂声渐大,一群女生吵吵闹闹的。

我身上都是水,澡巾还掉在了外面。水珠蒸发带走热量,我冻的哆哆嗦嗦。

“金朵?”估计没人注意到洗漱间这面了,李致硕才敲敲门板叫我:“你衣服穿好了吗?”

也顾不得门板脏了,我挡着门板以免李致硕进来:“没有,我在寝室里冲凉,能带衣服吗?你们查寝查到什么时候啊?”

“要登记要点数,怎么也要半个小时吧?”

啊?半个小时啊?

“金朵?你不用害怕。”李致硕可能听出我说话发抖,他安慰我:“我在这儿堵着门,他们谁敢进去啊!”

我忍不住被李致硕逗笑,身子却还是再抖:“我是冷的……李老师,你能帮我回寝室拿件衣服吗?”

李致硕犹豫:“我去你们寝室给你拿衣服……不合适吧?”

呃,好像是不太合适……我叹气:“那算了吧,我再坚持坚持。幸好是夏天,也没有多冷。”

等了一会儿,李致硕突然敲敲门:“你把门开一点,我把衣服给你。”

我兴高采烈的打开门,兴高采烈的接过李致硕塞进来的衣服……还带温度的衣服有点热,李致硕的声音顺着门缝溜进来:“你先穿我的吧!”

春心一点如丝乱,任锁牢笼总是虚。

金瓶梅里的吧?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