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个不似爱情的爱情故事:我们不是天使

师太的小说,清淡克制,末尾处戛然而止。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SantaBorelAmandaTataryn6

我们不是天使

作者:亦舒

内容简介:

住在九龙城寨的邱晴、邱雨,是异父同母的姐妹,因为是舞女的私生女,她们生来注定要遭受人们的鄙视和社会的排斥。姐姐邱雨重新扮演母亲的旧角色;妹妹邱晴从小便懂得人间炎凉与生存的辛苦。但她不甘于受命运的摆布,于是以自己的努力极力避免重蹈母亲,姐姐的覆辙,发愤地向上……

1

邱晴伏在案头读功课。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闷热的晚上,香港的夏季恶名昭彰,六月还不是它的威力达到最高峰的时刻呢。

邱晴看着窗外说:“下雨吧,下雨吧。”

闷热,一丝风也没有,天边远处却传来一声一声郁雷,姐姐邱雨还没有回来。

母亲在邻房轻轻呻吟一声,转一个身。

邱晴看看面前的钟,凌晨一时,太静了,静得似不祥之兆。

她站起来,到简陋的卫生间用手掬了一把水往脸上洒去。

街上为何一丝人声都没有,通常在这样炎热的晚上,往往吃不消屋内暑气,三三两两端着椅凳床榻往门口乘凉。

今夜是什么夜?除去飞机隆隆降落,没有其他声音。

她走近窗户,往三楼下看去。

她们家住的违章建筑,叫西城楼。

邱晴记得三年前姐姐带着她去公立中学报名,教务主任看到她的地址,立刻抬起眼睛,轻声重复:“你们住在九龙城寨?”

敏感的姐姐即时警觉地卫护说:“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人家即时答,“没有。”

小邱晴知道在那个时候开始,她可能已被盖上烙印。

姐姐问她:“你真的决定要继续读书?”

她点点头。

“好的,我替你支付学费。”姐姐笑,“有我一日,即有你一日。”

她替妹妹置校服书包课本。

“你比我幸运。”她说。

邱晴知道这个故事:姐姐在外头念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小同学的家长都不让子女同她来往。她十分孤立,对功课又不感兴趣,自动辍学。

热心的老师找上门来。

邱晴记得那时候的老师是长得像老师的,白衬衫、卡叽布裤,也是个夏大,挥着汗,有点紧张。

邱晴躲在木板后面,听见母亲轻轻说:“其他的家长,说我是舞女,歧视我的孩子,这样的学校,不读也无所谓。”

母亲缓缓喷出一口烟,那年轻人一心想做万世师表,但却恐怕烟内夹杂着其物质,窘得咳嗽起来。

这个时候,姐姐拉开了门,送老师出去。

到今天又想到当日的情形,仍然觉得好笑。

邱晴翻过一页课本。

母亲在邻房挣扎。

邱晴闻声推开板门。

她轻轻过去扶起母亲。

借着一点点光线,她替母亲抹去额头的汗,那瘦弱的中年妇女有张同女儿一式一样秀丽的脸,只是五官扭曲着,她微弱地呻吟:“痛……”

邱晴一声不响在床沿的抽屉里取出注射器,用极之熟练的手法替母亲作静脉注射。

邱晴看着她松弛下来,平躺在床上,吁出一口气,梦呓般地说:“下一场轮到邱小芸,记得来看,场子在中街。”

邱晴轻声应道,“是,是,一定来。”

她诡异地微笑起来,朦胧的双眼示范年轻的时候如何颠倒众生。

才停止喘息,她似有一刻清醒,看清楚了床前人,惊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邱晴不作声,轻轻拍打母亲手背。

“走,走得越远越好。”

邱晴仍然顺着她的意思,“是,这就走了。”

“你姐姐呢?”

“一会儿就来。”

她闭上双目。

邱晴听到门外依稀传来笑声。心头一宽,这银铃般笑声属于她姐姐,再也错不了。

她赶去开门。

梯间有两道影子扭在一起,邱晴连忙假咳一声,影子分开,邱晴笑问:“杰哥今日可有带宵夜我吃?”

邱雨先钻出来,小小红色上衣,大伞裙,天然鬈发在额前与鬓脚纠缠不清,好不容易把它们捉在一起,用粗橡筋在脑后扎成一条马尾巴,那把头发似野葛藤般垂在背后,像有独立生命。

她右手拉着一个精壮小伙子的手,左手抱着半边西瓜,与男朋友双双进屋内坐下。

邱雨拿一把刀来,切开一桌子西瓜,邱晴趁它们还冰冻,一口气吃了几块,才不好意思地说:“杰哥,你也来。”

那小伙子抱着手笑。

邱雨在一边说,“麦裕杰,请问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小妹笑?”

麦裕杰站起来找风扇开关,今夜热得很。

邱晴说:“而且静得不得了。”

麦裕杰说:“‘新华声’的人在光明街开谈判,还能有声音吗?”

邱雨的面孔有点油汪汪,扭开风扇,站在它面前吹。风把邱晴的课本刷刷刷一页页翻开,麦裕杰走过去假意查看,“咦,这些字我都不认识。”

邱雨转过头来笑说,“小妹好学问。”

麦裕杰说,“我走了。”

邱雨追上去,伸出手臂,绕住他的腰,上身往后仰,拗着细细的腰,那把长发悬空地垂下来。

她在他身畔轻轻说两句话。

麦裕杰有片刻犹豫。

邱雨娇嗔地腾出手来给他一记耳光,虽是玩耍,也“啪”地一声。

麦裕杰捉住她的手,自裤袋取出一包香烟交给她。

邱雨得意洋洋地接过,开门让他离去。

邱晴佯装看不见那一幕,以西瓜皮擦着脸,那阵清香凉意使她畅快。

邱雨问:“母亲没有事吧?”

“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

邱雨吸一口气,自腰间掏出一叠钞票,以无限怜惜、小心翼翼的手势将它逐张摊开来抚平。

钞票既残又旧,十分污秽,邱雨又把它们卷好塞在妹妹手中。

邱晴握着钞票半晌,手心微微颤动,多年来她都不能习惯,太知道它们的来源了,永远不能处之泰然地接过收下。

她低垂双眼。

邱雨取出一支适才自麦裕杰处讨来的香烟,点着了,深深吸一口气,本来就盈盈一握的腰显得更细,高耸的胸脯更加凸出。

半晌她才吁出烟来。

“烦恼吗?”她格格地笑,“你也来吸一口,快乐赛神仙。”

邱晴轻轻拨开她的手。

邱雨看到妹妹大眼睛里露着深深的悲哀,一时心软,伸出手指,捻熄香烟。

她进房去看母亲。

邱晴趁机抓起那包香烟撕碎了就往街下扔去。

半晌邱雨出来,一边叹气一边说:“你说得对,仍是老样子,一直喃喃道:“说下雨那日生的孩子叫邱雨,晴天生的孩了叫邱晴。”她坐下来,忽然发觉烟包不见了,顿时发怒,跳起来揪住妹妹的头发,“又是你捣鬼,拿出来!”

邱晴忍着痛,只是不出声,姐姐把她的头推到墙上去撞,一下又一下。

手累了才放开,眼睛如要喷出火来,“叫你不要干涉我,讨厌。”

把妹妹推在地上,开门走了。

邱睛忍着痛,并没有即时爬起来,她只趴在那里把跌散地上的钞票逐张捡拾起来。

鼻尖滴血,额角瘀肿,邱晴默默无言,洗把脸,熄了灯,睡觉。

她听到隔壁朱家养在檐篷上的鸽子一阵骚动,一定是那只大玳猫又来觅食。

邱晴睁着眼睛,手放在胸上,看着天花板,忽然起风了,电线不住晃动,灯泡摇来摇去,有催眠作用,到底年轻,邱晴的心事不及眼皮重,她睡着了。



标签: ,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怎么,这就算完了?

    (2) (2)
  2. 洪流把我们冲走,只能在别处积聚 人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2) (0)
  3. 有点不能相信杰哥会是这样的消失……………

    (1) (1)
  4. 就这样就结束了???应该还有的吧

    (2) (1)
  5. 新版没有翻页功能,看不了全部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