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恐怖悬疑小说:惊魂十四日(四)

14个悬疑小说作家被离奇地“邀请”到一个神秘的场所,14天讲述14个恐怖悬疑故事,死亡的威胁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他们。评价很不错的悬疑小说,胆小的孩子慎入啊!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605353325447

第12天的故事——私房菜

你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你认为自己已经吃过很多美食了?

据调查,世界上的食材多大几千万种。一般的人,连零头都没有吃到。

我下面讲的这个故事,是关于“吃”的,讲述的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神秘而诡异的东西,以及随之引发的恐怖经历。

这个故事发生在2000年。

——穆雷(资深美食家)

“穆雷老师,您作为资深美食家,几乎尝遍了世界各国的美味珍馐,我很好奇,我想观众们肯定也很好奇——您目前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在厨师大赛决赛的录制现场,穆雷刚刚批评了以为众望所归的名厨所做的“古法煎鲍鱼”,让这位名厨与冠军失之交臂。在现场观众的一片遗憾声中,主持人见缝插针地抛出这个问题,明显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不过穆雷明白,这毕竟是一档但是节目,需要收视率,正如这女主持人所说,这个问题确实很对观众胃口。

不过这种问题难不倒穆雷。他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回答道:“世界上的美食,数之不尽,就我目前吃过的来说——野生河豚、法国鹅肝酱、白松露菌、阿拉斯加雪蟹、神户小牛肉、俄罗斯黑鱼子酱——都是吃过一次就令人永生难忘的极品美味。但是要说最高吃的,我觉得未必就在此列。”

“您的意思是,这些还算不上最极品的美食?”女主持人睁大眼睛问。

“不,都算得上,但这些美食因为食材本身就极为珍稀,味道鲜美的极品,所以厨师往往不用太复杂的烹饪方法,就能轻易做出美味,以我对美食的理解来看,如果一个厨师能以食材做出同等美妙的味道,那才真正令人佩服。”

说道这里,穆雷来了兴致,滔滔不绝:“我在四川峨眉山市一家老街的小店吃的豆腐脑,三元钱一碗;(层主表示现在一碗加肥肠十五块)在云南昭通市的路边站着吃过一种夹白菜丝的烤豆腐,五毛钱一块;我还在重庆一家路边摊吃过二元一碗的‘小面’——这些民间小吃的原料都极为普通,任何菜式都能买到,但是在经过一番精心考究的制作和烹饪之后,呈现出的美味,井然一点都不必松露和黑鱼子酱带给我的享受少。

而且这些小吃最大的优势在于价格便宜,可以经常吃。不像刚才提到的那些高档美食,很多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机会品尝一次。一种美食如果不能让大多数人享受,而仅仅是贵族和有钱人的专利,我认为其存在的意义显然比普通美食要小得多。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你很有钱,也最好别把黑鱼子酱当饭吃,每顿吃个半把斤——这种事是没有格调和品位的土老肥才干的出来的。

观众们一片大笑,并频频点头,对穆雷的话大表赞同。女主持人显然也认为穆雷的这番话产生了很好的效果,继续追问道:“那么穆雷老师,说到底,您吃过最好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穆雷严肃的说道:“用‘心’做出来的食物,都是最好吃的。就像我刚才提到的那些小吃,在当地随处可见,但为什么只有一两家做出来的最好吃呢?差别就在于此。所以,你的这个问题,我的回答就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一样——用‘心’做出来的食物。”

观众席上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就连刚才被穆雷批评用心不够的那个名厨,也不由得鼓起掌来,一脸的心悦诚服。

节目录制完后,导演兴奋地告诉穆雷,这期节目因为他精彩的店铺和富有道理的一番话,赢得了观众的赞赏和喜欢,收视率有望再次增加0.5——1.5个百分点,导演希望穆雷以后能多说一些代表普通老百姓立场的话,坚实节目的群众基础。

穆雷微笑着同意,独自走到节目组后台的休息室里,长吁了一口气,为自己和刚才虚伪的话感到汗颜。

老天,我说出的话假的不行,观众们居然一片附和。穆雷闭着眼睛,缓缓摇头。什么“用心做出来的食物,都是最好吃的”——兼职是骗人的鬼话。这节目播出之后,一定会引来同行的嗤笑。没吃过的人倒也就算了,但是那些老饕怎么会不知道——一碗街边小面顶天了也不能跟随意烹制的神户小牛肉和白松露相比,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拿了节目组的高额薪金,就只能按照导演的意思去做。

我已经是一个五十七岁的人了,却还要再上节目时说出这种违心的话。穆雷暗暗感叹,这份让人羡慕的美食评论家的工作,也不是这么好做的。

休息了一会儿,穆雷估计参加录制节目的观众都已经离场了,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走出电视台,穆雷看了下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正要朝停车的地方走去,后面一个人喊道:“穆雷老师。”

穆雷回过头去,是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他问道:“你是……?”

“我是刚才参加录制节目的一个观众。”那男人微笑着说,同时递上名片,“我叫梁恒,在一家文化用品公司任职。”

穆雷接过名片,看了一眼,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不瞒您说,我是在录完节目后专门在这儿等您的,想跟您说件事。”

“什么事?”

“是这样的,穆老师,我的职业虽然跟饮食没关系,但我自认为是个爱吃,懂吃的人。虽然不能跟您这样有名的美食家相比,却也对各地美食略有研究。您刚才节目中提到的那些美食,我也都吃过。”梁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有个愿望,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尝尽世间所有美食——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我一直在努力着。”

穆雷其实也有这样的愿望,他认真听着这男人说的话。

“穆老师,您刚才说‘用心做出来的食物是最好吃的’——怎么说呢,这话也不是不对,但我确实是有些不同的见解,才特意等在这儿想和您探讨一下。”

这人是来挑刺的?穆雷心中微微一震。他看出了我刚才是在说违心的话?

梁恒没注意到穆雷的心思,说道:“穆老师,其实您说的这些话要是搁在半年前,我绝对赞同,以前我也认为,所有食物不分贵贱,只要是精心烹制,就一定能呈现出相差无几的美味。但最近品尝道一家私房菜后,我的观念被彻底颠覆了——原来世界上,还真有这种超级美味存在,是其他美食无法相提并论的。”

梁恒的话激起了穆雷的好奇心,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这家私房菜馆做出来的东西,比我刚才在节目中提到的那些极品美食还要好吃?”

“对,而且不止是好吃一点点,简直……不能相提并论。”

穆雷眯起眼睛看了他几秒。“你说的会不会太夸张了?”

“绝对没有!穆老师,您亲自去吃一次就知道了。那家私房菜的味道,简直叫人难以置信,我吃过之后甚至怀疑,地球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存在?”

穆雷见这男人越说越夸张了,轻轻摆了摆手,说道:“好吧,我去吃吃看,你说的这家私房菜馆在哪里?”

“就在我们市榔坪县的岳川古镇里,不是开在街面上的餐馆,而是在一条老街的四合院里,名为‘膳品居’——那里古色古香、纯朴清静。坐在那院子或厢房里吃饭,不像在城里下馆子,倒像是到一个朋友家去做客,感觉亲切而舒服。”

听起来还真不错。穆雷微微点头,但又感到不解。“如果那里的菜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吃,按理说这家私房菜馆应该声名大噪才对,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梁恒说:“这假山姘居才开半年,而且在比较冷清的古镇老街里,如果不是可以寻访,一般人很难找到。而且,这家菜馆定有很多古怪的规矩,可以说对食客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不能接受的人,一概不予接待。很多人听到这些规矩,就望而却步了。所以我估计去吃过的人并不多。”

“什么规矩?说来听听。”穆雷显得兴趣十足。

“第一,这家私房菜馆每个星期只开周一和周三两天,而且只做一桌,并限制是晚餐,要吃的人,需要提前预定;第二,对吃饭的人数也有规定,人少了不行,人太多了也不行——只能在6到8个人之间;第三,那里不兴点菜,采药的安排全凭主厨高兴,做什么吃什么,食客不能提出异议;第四,也是最怪异的一点——不管在那里吃到什么菜品,都不能问这些菜的食材来源和烹制过程。”

穆雷听得呆了,这些规矩,简直像是故意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却更增添了这家私房菜馆的神秘感。他暗暗揣度——能定出这些怪异规矩的厨师,可能是个恃才放旷的怪才。此人做出来的食物,也许真有过人之处。

梁恒看出穆雷心动了,说道:“穆老师,听了我的介绍,您是不是很想去这家私房菜馆亲自品鉴一下?其实我今天就是专门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您,您去吃了之后,如果觉得不同凡响,以您的影响力,一定能引起大家对这家私房菜馆的关注,让更多的人品尝到那里的极品美味。”

穆雷笑道:“呵呵,你跟那家私房菜馆到底是什么关系呀?这么热衷于将它推荐出去。”

梁恒也笑了起来:“您放心,我肯定不是托儿,那家菜馆高傲的很,才不会想出这种辙呢。”

“我知道,开个玩笑罢了。”穆雷说:“它要想生意好,还用得着定那些规矩吗?”

梁恒店头道:“其实我本来也是有私信的,您想,如果这家私房菜馆日后生意火爆了,那我要去吃一顿不就难了吗?但您刚才节目中说的那句“美食如果不能让大多数人享受,存在的意义就小了很多”影响了我,让我觉得好东西就应该跟大家一起分享。”

“那是……”穆雷略微有些尴尬,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观众还真听进去了,他岔开话题:“你当时是怎么知道这家的呢?”

“我的一个朋友,也和我一样,是个饕餮之徒,他去岳川古镇玩,意外发现了这家私房菜馆,很是好奇,就邀约我和另外几个好吃的朋友,凑足六人去吃了一顿—-那味道真是令我永生难忘。”

穆雷一边点头一边问到:“对了,你说那里不能点菜,当天做什么菜全凭厨师的喜好,意味着没桌菜的价格也不一样?””

“应该是。”

“贵吗?”

梁桓想了想:“怎么说呢,价格确实不便宜,但也没贵的离谱。而且……当时我们六个人吃完后,有种感觉——这顿饭不管我们给多少钱都值得,我们几个全都沉浸在那美味带来的奇妙享受中,觉得价格这一类的事情一点儿都不重要了。”

穆雷稳:“你们六个人到底吃了多少钱?”

“800多。”

还好。穆雷暗忖。是在能接受的范畴。他问道:“这家私房菜馆的电话和具体地址是?”

“我刚才给您的名片背后都写着呢。”梁恒微笑着说。

穆雷把名片翻过来一看,果然。他笑道:“看来你是一开始就吃定了我是肯定要去的。”

“您是著名的美食家,这种地方,您怎么会没兴趣呢?说实话,您要是没去这家私房菜馆吃过……”说到这里,梁恒停了下来,好像说错了话般尴尬地笑了笑。

“你是想说,我要是没去吃过,就对不起“美食家”这个称号?”穆雷笑道,“那谢谢你的推荐,我一定找机会去那里品尝一下。”

“好的好的,那不打扰您了穆老师,再见。”中年男人礼貌地挥了挥手,走进人群之中。

穆雷捏着那张名片,看看背后写的地址和电话,忽然觉得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三十岁之后,穆雷就当上了专职的美食作家和美食评论家,游走于世界各地,在若干个电视节目中担任嘉宾。品鉴了数之不尽的美味佳肴。现在,他已年近六十,自认为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事物都已经吃过了,渐渐对美食的兴趣有所下降,仅仅把品鉴美食当成工作,没有了年轻时的激情和好奇心。

所以,现在很多媒体和个人向他推荐美食,穆雷都无法调动起太大的积极性。但这次,他找到了久违的新鲜感——这个男人向他推荐的“膳品居”,竟然让他有种立刻前去品尝的冲动。如果不是有那些复杂的规矩,他真想明天就去。

希望这家私房菜馆真有他说的那么好,不要令我失望。穆雷暗忖,我渐渐老了,味蕾开始退化,在这之前,我能找到那记忆中的滋味吗?

穆雷有个儿子,叫穆东城,39岁了还没结婚,说是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实际上是还没玩够,不享受婚姻束缚。穆雷也懒得管这么多,由他自己。

穆东城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也跟着父亲吃遍了天南海北,对美食充满了热爱。在吃方面也是个行家,现在是一家美食杂志的主编。穆东城近水楼台,经常请父亲作为特邀嘉宾,推荐美食。穆雷也会对儿子的杂志提出一些建议和指导。在两父子的配合下,美食杂志办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穆东城自然很受领导器重。

在知道“膳品居”这个地方后,穆雷最先想到的当然是儿子。他先打电话到膳品居预定了时间——定在下个星期三。再打电话给儿子,问他下周三有没有时间和自己去一趟岳川古镇。但穆东城说,下周正好要到越南去制作一期关于越南美食的节目,去不了,穆雷只有打电话给几个老朋友,邀约一起去品鉴美食。

穆雷的这几个朋友,都是些五十多岁、对美食文化颇有研究的老饕。当然跟穆雷一样,美其名曰“美食家”,个个都是在餐饮界极具影响力的人物,其中以穆雷名气最大。他们得知穆雷又觅到了新的吃地儿,而且是家颇有神秘感的私房菜馆,都毫不犹豫表示愿意前往。六个人很快就凑齐了。

星期三上午,穆雷和五个朋友聚齐后,开了两辆车,直赴榔坪县岳川古镇。

车上,几个老友谈天说地。其中一个众人称为老苏的胖子对此行明显十分期待。摇头晃脑地说:“虽然这家私房菜馆我们还没去,但我现在已可判断,其主人一定是非常懂吃之人。”

“何以见得?”老陈问道。

“只凭他定的一条规矩——吃饭的人必须6到8人之间——就能看出。”老苏分析道,“一桌肴馔,必有一套完整的结构。从开始的冷盘,到热炒、大菜后是点心和汤,如同异常完整的戏剧,这台戏不能一个人看,只看一幕又不能领略其中的含义,6到8人正好。”

“有道理。”老陈赞同道,“如此说来,那里不兴点菜,大概也是类似原因,真正技艺高超的厨师,如果心高气傲的艺术家,必须依当天的心境和灵感,随心所欲的发挥。才能创造出最好的作品,如果点什么做什么,作品便只有匠气,没有灵气了。”

穆雷开着车,听后座的两个朋友高谈阔论,不禁笑道:“你们说的头头是道,但也只是猜测,我有言在先,哪家菜馆我可没吃过,要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你们可别埋怨我。”

“不怪你怪谁?”老苏笑着说,“老穆,咱们说好,那家的菜咱们吃上几道,要是发现言过其实,咱们立刻打道回府,你的重新请过。”

“行啊,不还吃的话,我请你们一人一桶方便面。”

车里的几个人一齐大笑起来。

榔坪县离市区并不远,半个小时就到了,古镇离县城还有二十多公里,十点半,美食家一行就到了风景优美的岳川古镇。

这个地方,和极度商业化的丽江,凤凰古镇不一样,岳川古镇没有酒吧,工艺品店和如织的游人,甚至连张报纸都买不到,这里有的只有清新的空气,淳朴的原住民和闲散的慢节奏生活,能定居在这种地方,耐得住清闲和寂寞的人,自然具有超脱于常人的品性和气韵。在这里开一家私房菜馆,显然赚钱不是主要目的,这让其主人显得更像是世外桃源中的高人了。

穆雷一行人在古镇里走走游游,中午在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儿东西,没做任何点评,晚上才是重点。

下午,老苏提议先去哪家私房菜馆看看,穆勒不赞成,他说这样一来,神秘感就减弱了,非得要等到吃饭的时候前去,才能把这份新鲜感和期待保持到最后。其余几人也有此意,于是,几个人找了家老茶馆,每人泡上一杯清茶,坐在竹椅上纳凉、聊天、发呆,倒也修身养性,杂乱的思绪都摒除殆尽了。

六点钟,穆雷按照名片背后所写的地址,找到了位于古镇老街的私房菜馆。这里是个老宅,青砖斑驳的院墙和纵横左右的石板地尽显岁月沧桑,大门上方一块木板上篆刻的“膳品居”三个字,内敛中透露着大气。

几个人走进四合院内,一个四十岁左右、衣着朴实的中年女人礼貌地迎上来,态度温和,不卑不亢地问道:“几位是之前预定的客人吗?”

“是的,敝姓穆。”穆雷客气地回应。

“是穆先生定的。几位里面请。”

中年女人带着几个人走进四合院正北方向的正房,里面—张木质圆桌,八张藤椅围成一圈,房间里布置并不华丽,但古色古香、清新淡雅,看上去令人赏心悦目。

穆雷六人坐了下来,中年女人拿来一个漂亮的紫砂壶,挨着将每个人面前的茶杯斟满,说道:“几位请先喝水,菜一会儿便上。”

“好的,谢谢。”穆雷点头致谢。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完了,不可抑制的看完了,很精彩,结局很意外!!

    (1)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