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东野圭吾推理小说:过去我死去的家

7

“我想了想,觉得你的情况可能并不能算很特殊”我咬了一口饭团,说道,“一般的人儿时事情都会忘得一干二净的,上小学前的事情就更不用说了”

“然后呢?”沙也加看着我。

我用灌装绿茶兑着兑下了饭团。

“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个人认为,我们已经没有权力继续挖掘御厨家的秘密了。这一切好不容易才埋葬起来”

这话多少起了些效果,沙也加也面露顿悟的神色。

“埋葬在了这个坟墓里?”

“是啊”我点头,“在这个坟墓里”

沙也加抱起胳膊,靠在了沙发上,凝视着我的表情。

“我发现你有些奇怪”目光中充满了狐疑。

我脸变得有些僵硬,“奇怪?哪里奇怪了?”

“怎么说呢,好像一下子变得消极了。在此之前你一直很积极地进行着推理……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啊,我只是提议,既然谜团都已解开,我们是不是该到此为止了。就像我刚才说得那样,我们没有权利去掘御厨家的坟墓啊”

“真的只有这些?”

“当然咯,否则还能有什么?”我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

相视了几秒后,她移开了视线。

“我可不认为谜团都解开了”

“是吗?我们已经对御厨家的这场悲剧几乎了如指掌了呢。御厨启一郎对长子雅和断了念,而把孙子佑介当成自己的儿子来抚养,雅和因此所产生的心理扭曲,在启一郎死后以虐待佑介的形式表现了出来,而为了逃脱这种折磨,佑介策划了一起同归于尽的火灾,这一切的一切我们不是都知道了吗?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知道什么呢?”

“总觉得还缺了什么”

“你多想了”

“不是”她从沙发上站起来,仰视着卧室的天花板来回踱步,停在了钢琴跟前。“刚才你讲述的故事里,没有出现我啊”

“当然咯”我装得很平静的样子,“你基本上就是一个局外人,和佑介遭受虐待以及房屋被烧毁完全没有关联”

“是吗?”

“是啊,你想说什么”

沙也加在钢琴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深呼一口气。

“我记得我看到过”

“看到过什么?”我问。

她停顿了一下后回答,“房子烧完后的……场景”

我倒吸口气,“烧完后的场景?是御厨家吗?”

“不知道,但我觉得很有可能,四周笼罩着浓烈的黑烟,很多人围了过来,而那边是一幢被烧黑的房子……”她轻轻闭上眼,“我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

“大婶,也就是你妈妈咯,说不定那时候你们亲眼目睹了御厨家的火灾现场”

沙也加睁开眼睛,再次深呼吸,胸口大幅起伏着。

突然,她的目光似乎正捕捉着什么,最后停留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你在看什么?”我分别看了看桌子和她的脸。

沙也加看看我,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用海苔卷着的饭团,接着当宝贝似的双手紧握,像是在眺望远方的眼神凝聚到了饭团上。

“喂……”

我叫她,却没有回答。她就这样跪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念叨起来。我侧耳听着,沙也加正这么说着:“别喂它东西,要被骂的,别喂东西”

我晃动着她的身体。

“振作一点,你怎么啦?”

她回头看看我,那是一种被强制中断了思绪的愤怒眼神。

“求你了,别来管我”她压抑着怒气。

“这不能看着你不管啊,你把心里想的跟我说说”

“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十分钟,不,五分钟就够了,让我静一静”

一阵强烈的焦急感向我袭来,但我却摆脱不了这个局面。

“那我去隔壁的房间吧,你有什么事就叫我”

她默默地点点头。

虽然我心里堵得慌,但还是走进了和室。在满是灰尘的榻榻米上盘腿坐下,抱着胳膊。

别喂它东西——

不可否认,沙也加的记忆正在一点一点恢复,我却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该袖手旁观。如果可能的话,我真的想立刻带她离开这里。但这样真的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吗?

她说我变得消极起来,对于直觉敏锐的她,拙劣的演技是混不过去的。的确,我消极、胆怯了起来。

看了看手表,我来到这个房间已经过了八分钟。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去卧室看看动静。但沙也加却不在。

“沙也加!”我大声呼喊着,朝楼梯跑了过去。飞奔到楼上的夫妇房间后,发现她正蹲在衣柜前。

沙也加回过了头,就像录像里的慢镜头一样,手上拿着本该夹在圣经里的动物园门票。

“沙也加……”我又叫了一声。

她嘴唇微动,一开始是喘气的声音,然后才出了声。

“为什么?”她说,“房子着火的那天,果然御厨夫人去了动物园啊,可这是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和夫人一起去了动物园?”

“你?怎么可能”我试图一笑而过,不过却没成功,脸不自然地抽搐着。

沙也加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摇摇头。

“确实去了,我想起来了,很久以前,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个牵住我手的女人,虽然长相不记得,但穿着和服。那不是我母亲,因为我母亲是不会穿和服的”

“这是错觉,你肯定记错了”

“那这是什么啊?”说着她拿出那张门票,“二月十一日,就是发生火灾的那天吧。成人票和儿童票,刚才那封信上也写了,有人在动物园看到了御厨夫人”

我无言以对,得想一个像样点的借口才行。但由于心急如焚,迟迟找不到搪塞之辞。

“夫人去了动物园,究竟是和一起的呢?这个小孩儿是谁呢?不是我吗?”

“现在什么都不好说啊”

“你别骗我了”她用很低却很刺耳的口气说,“你刚才没把这个给我看吧?”她把紧紧握住副券的手使劲儿伸了出来,“我注意到你藏起来了,不过我想过会儿再看,所以装作没有看到”

“冷静点,你现在有一点犯迷糊”

“不是一点,而是很迷糊。但是——”她看着手里的副券,“可能我已经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

“什么意思?”我问。

沙也加缓缓抬起头。

“就像电影的预告片一样,我脑子里回忆起了几个场面。只是我不确信这是否是以前发生的事情,不对,我不愿意当它成是真实发生过的。因为那些事——”她紧闭起双唇,眨眨眼,又继续说道,“实在是太可怕了”

“沙也加……”我蹲了下来,抓住她的手。“这是胡思乱想啊,因为你太累了才会这么想,所以今天我们就回东京——”

“我希望你告诉我点事”她打断了我的话。

“什么事”

“希望你老实回答我,不要说谎”

我稍作犹豫之后回答,“我明白了”

沙也加一直盯着我的眼睛,“地下室的那个十字架”

“……嗯”

“那边上写着‘安息吧’,上方有一个被铲过的痕迹。简直就像把写着的东西抹去一样”

我咽了下口水,但嘴里却是干巴巴的。

“那是你铲的吧?”

“不是”

“我刚刚说了,你不要骗我”她用充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手电筒的一头还沾着混凝土的粉末,你就是用那个抹去了墙上的字吧?你给我说真话”

我缄默了,沙也加继续说。

“我不会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想问,那上面写了什么呢?”

看我还是不肯开口,她小声叹气。

“那我换种方式问,上面写了人的名字吧?”

不是,我本想这么说,但心里的一个声音阻止了我:已经瞒不住了,一切都结束了。

“那个名字——”她平静地说,“沙、也、加……对吧?上面写的是‘沙也加’,没错吧?”

我顿时心中涌起一阵波涛,随即又退了回去,只剩下了虚脱感。

我动了动嘴,却没能发出声音,我发不出来。对于我的反应,沙也加似乎已经得到了答案。

“果然是这样啊”她立刻留下了两行泪,擦也不擦站起了身子。“真是奇怪啊”她说,“沙也加,请安息吧。叫沙也加的女人已经死了?那我是谁?至今为止认为自己才是沙也加的我,高中时代被你称作沙也加的我,是谁呢?”

她背对着窗户站着,外面已经阳光普照了,但这个房间依然很昏暗,她的身体成了一个黑影。

“在那个动物园里,我试图给大象喂食。然后带我一起去的那个女人就说,别喂它东西,要被骂的,久美”

“久美……”

“可能汉字写成永久美丽的‘久美’吧,不过我不记得了,不过只有那个人叫我久美,其他人都叫昵称,就是——妙美”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