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东野圭吾推理小说:过去我死去的家

9

“我说过我还记得小时候到这里来玩过吧,那时候我说和我一起的,是个小孩子。那就是沙也加,货真价实的沙也加”

昵称妙美,名字为御厨久美的女性,这么说着,淡淡一笑。

“我不想让你痛苦,所以就没说出我的真实想法”

“嗯,我理解”

“还有”我继续说,“没有加以确认,什么都不能断言呢”

“嗯,是啊,必须要确认一下”

她走近了摇椅,轻轻推了下靠背,它摇摆了一会儿又停了下来。“我——”她没有说下去。

“怎么了?”我问她。

她看着我,“我,得到过母爱吗?”

“啊?”

“我觉得可能没得到过,可能我妈妈试图来爱我,最后还是没法做到呢”

“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你想啊,我妈妈每次看到我一定会想起沙也加的,想起来后又会使她愈发悲伤呢”

我默默地看着她的眼睛,那目光飘忽不定,似乎沉淀在意识底部的思绪又悄悄地回流了上来。

“还有”她继续道,“因为我也有点难以接近”

“没这回事吧”

“有”她摇摇头,“的确无法接近,你看到相册了吧,我是一个不会笑的孩子”

“突然被带到了另一个家里,连名字都变了,有一点孤僻也是没法子的”

“不光是如此呢,我感觉自己内心一直有种恐惧,提心吊胆的感觉。与其说是没得到过爱,不如说是我自己不希望别人来爱,领养着这样的我,我妈妈一定觉得是种负担呢”她双手掩面,眼眶红红的。

我搜寻着安慰之辞,可迟迟没有想出来,无奈只能凝视着昏暗房间的一角,有种陈年记忆像尘埃沉淀下去的感受。

她吐了口气,“对不起,就到这里吧”

“再下去也肯定找不到答案的”

“可能吧”说着,歪起脑袋,“但我究竟为何会那么害怕呢……”

“回去吧”我用手顶着她的背,“快回去吧”

她撸了几下头发,看了看屋内。

“好吧,走”

我走到窗口,从里面锁上窗户,室内立刻就暗了下来,她马上打开手电筒。

“这幢房子,以后怎么处理呢?”

“这个……可能取决于你吧”

我回答,她微微颔首。

窗户全部关上后,我们走到了地下室,正要走出房子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沙也加死在了这种地方呢”她自言自语道,声音里带着忧郁。

“这里是复制的啦”我说。

“可能沙也加喜欢躲在这种地方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

“之前跟你说过吧,我父母是如何跟我描述我儿时的事情的,大约五岁的时候,我失踪了,他们大惊失色来找我,结果发现我在储藏室睡觉”

“噢,对”

“那间储藏室,肯定就是这里了。那个回忆说的不是我,而是沙也加呢”

“你也是沙也加啊”我脱口而出。

她看着我,细长的眼睛,反射出手电的光。

“你这么认为?”她问我。

“嗯”我肯定地说,“至少对我来说,你就是唯一的沙也加”

“谢谢”

“不用……”

移开目光后,视线重新回到她身上,她也一直盯着我的脸。

我把手伸向她的肩,轻轻把她拉到身边,她也没有做出任何抵抗。

我吻了她的唇,然后紧紧抱住了她,这种触觉和体温,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吻完之后,我看着她的双眼,她似乎也有所察觉,把之前紧闭的眼睛慢慢睁了开来,在黑暗中,我们对望着。

而下一瞬间,她一下子瞪大眼睛,作出惊恐状,连问‘怎么了’的工夫都没有,就从我身边离开。这动作更适合用躲闪这个词形容。

她双手捂着嘴,怯生生地看着我,不住的颤抖着。

“怎么了?”我终于问道。

但她不回答,猛烈地摇晃脑袋,向后一百八十度转身,跑上了楼梯,途中鞋子掉落了下来,她也顾不上去捡。

我拾起鞋子,跟上她的脚步。

来到二楼,发现佑介房间的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了抽泣声。我从走廊上向里窥望,沙也加跪在地上,脸埋在佑介的床上哭泣着。

我伸手去握门把手,似乎被她注意到了,“你别进来!”

我不由缩回了手,站着不敢动。

沙也加抬起头,但没有朝我转过来,而是面向贴有蒸汽车的墙壁。

“在那个房间里……”她轻声说,“我被那个男人……”

“啊?”我皱起眉头,“哪个房间?”

“就是那个有花瓶和绿色窗帘的房间,在那里,我被那个男人……”说到这里,她情绪不安地直摇头,“求你了,把手电筒关了”

我急忙关上开关,我们俩便完全被黑暗笼罩。

“我”她说,“被脱光了衣服”

咣当,胸口一阵闷痛,我向着黑暗里前进了一步。

“然后为了不让我逃走还拼命把我按在床上,就是那个男人,那个一直带着酒臭味的男人”她哽咽了,“我叫他放手,不停的喊着,但他怎么也不肯放。‘只有你站在我这边,所以我不准连你也嫌弃我,不准你也看不起我’一边说着,对着我的身体——”

恼人的沉默后,她接着说,“不断舔着”

我又向前走了一步,顿时我产生了幻觉,就好像她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一样,伴随着耳鸣。

“每晚都是这样,我很怕夜晚的降临”

“你没跟任何人说吗?”

“没法说啊”她回答,“我现在想不起来原因,不过很可能是出于恐惧。我不敢违抗那个男人,他说不定会进一步虐待我的”

很有可能,受虐待的儿童里,大部分人都不会告诉别人而独自苦恼着。

沙也加,不,御厨久美对御厨雅和而言,是唯一一个不会使其回想起严格父亲的人,遭遇了佑介的冷眼相对,御厨雅和一定心怀强烈的孤独感和屈辱感,这个反常举动,很可能是出于对女儿畸形的贪恋。

我回想起佑介日记上的这段叙述:

“我还是想着昨天的事情,今天一天什么事都没做成。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今天晚上还会发生那样的事吗?或许之前一直在发生着也有可能。昨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偶尔注意到了那种声音,很可能以前没有听到。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难受了,心情非常不好。今天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在院子里打了个照面,我马上就逃走了。明天该如何是好我还不知道”

不难想象,佑介那天到底看到了什么,而和他在院子里打了照面的人则是妙美,也就是现在我面前的沙也加。

“不要多想了,已经是很久前的事情了”从嘴里吐出这些字后,立刻后悔自己说了傻话。

我感觉她在黑暗里走动起来。

“我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那天?”

“就是火灾前一天,佑哥——”然后听到她深深叹了口气,“是的,我一直这么叫他,佑哥叫我妙美。那天晚上,佑哥对我说,妙美,你讨厌那个男人吧?我立刻回答,是的。然后佑哥说,那我就杀死他吧”

我过于惊讶,倒吸口气,声音出乎意料的响,在黑暗里回荡着。

“杀死是什么意思呀?我这么问他。就是让他消失的意思,佑哥告诉我。虽然我可以离家出走,但你却没法跟我走,你暂时不得不留在这里呢。你被那个男人一直这么侮辱,你还想跟他一直过下去吗?他问我”

“然后你怎么回答他?”

“那就杀死他吧——我这么回答”她的口气让我感到一丝寒意。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闭上了嘴。

“我会顺利杀死他的,佑哥说,所以你明天就和妈妈到动物园去吧,这段时间里我会把一切解决的”

“他本来不打算同归于尽?”

“应该没有打算,哥哥是为了我才打算杀死他的,但火势慢慢变大了……佑哥就一块儿被烧死了。为了我,而死了”她哭喊得更加撕心裂肺。

一种无形的力量绑住了我,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这才是使她封印起记忆的症结所在。

恐怕在得知哥哥去世的瞬间,她就丧失了意识吧。

“沙也加……”我总算跨出了一步。

“不要过来!”她歇斯底里的叫着,“还有,我不是沙也加——”

我不知应该说什么,就像个笨蛋一样,只能傻傻地呆在那里听着她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她的激动情绪似乎平息了一些。

“对不起”她说道,比刚才的声音平静了许多,“你先回去吧”

“但是——”

“拜托你了,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但我却不能把她孤身一人丢在这里,当然,我并不是担心她一个人无法从这里回去。

随后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说:

“你放心吧,我不会寻短见的”

“不,我倒不是——”

“再见”沙也加宣告自己不希望我在这里继续停留。

我无奈只好答应,“好吧,那我走了”

“不好意思,虽然很暗,但走出房间之前请你都不要打开手电”

“好的”

走出房间,我没碰手电开关,摸索着从楼梯走了下去。然而正当快走到地下室的时候,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是从卧室传来的。

我又返回了大厅,走进卧室,然后打开手电。

空气都凝固住了,一切都悄无声息着。

我移动着亮光,光圈照到了钢琴上。

沙也加看过的琴谱掉到了地上,我照着脚边走了过去,拾起来放回原处。

人偶又映入我的眼帘,受到手电的光照射,它眼里映出淡淡的光,似乎要向我诉说着什么。

来到屋外后,日光非常强烈,照得我身体一阵疼痛,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恢复了正常。

我从车上取出了沙也加的行李,放在地下室的入口处。

我上了车,透过挡风玻璃望着整幢房子,和昨天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我启动了引擎。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