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东野圭吾推理小说:过去我死去的家

2

“虽说是孩提时候,我对小学以后的事情还是有记忆的。特别是在入学典礼上,妈妈搀着我的手,走过小学的大门,沿着围墙种着很漂亮的樱花树,花瓣飘散着,就像下雪一样……”沙也加说完,摇摇头,“但那之前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样”然后像是求助一般看着我。

我伸开叉着的手臂,把身子往前挪动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太理解形势。说道,“那又怎么了呢?把以前事情都忘记的人多的是,谁都没当一回事啊”

“因为他们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遗忘的啊,如果我也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你是说你和他们不同?”

“嗯,其实我在小学的时候开始就被这个问题所困扰了,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儿时的记忆呢?要是成人之后,进小学前的事情想不起来或许还无可厚非,但小学的时候就这样你不觉得奇怪吗?”

“那……应该算吧”

“因为太不可思议,所以我以前问过爸爸:为什么我完全想不起幼儿园的事情呢?而爸爸说因为那时我还太小,但我不能接受这种理由,我周围的朋友们没有一个是这样的。不知不觉地,我一想到这件事就心情烦躁起来。想求得一个合理的解释,可就是怎么想都想不通。于是便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孤独感和恐惧感”沙也家两手捂住胸口,深呼吸了一下。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问她。

“彻头彻尾”她恶狠狠地说,“简直就是一张白纸,连你刚刚所说的那种记忆碎片都没有”

“那你家里总该有相册吧?上面肯定有你小时候的照片,比如七五三节、幼儿园入学仪式什么的,看到以后你也什么想不起来吗?”

“爸妈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呢,为了我特地拍的,所以家里光是我儿时的相册就有两本。但是,真正的幼年时期的照片却一张也没有。相册第一页上放的就是我小学的入学仪式时候拍的”

“有这种荒唐事?!”

“千真万确,有时间给你看看,就在我家里”

“那你上小学之前的事情,你从父母那里也没听说过什么吗?”

“嗯……”沙也加歪着脑袋,“当然是有过,像端午节元宵节之类的,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我五岁那年差点走丢那件事。父母脸色都变了,到处找我,据说最后发现我在家里的储藏室里睡着了”

“听你这么说,你自己是完全没有印象的咯?”

“就像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呢”她小声叹气,“就连我父母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也并非是津津乐道的样子,只是说发生过这种事情,仅此而已”

“发生过这种事情……吗”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思忖着。虽说沙也加自己完全没有儿时记忆很奇怪,但连她父母都没有留下那时候的记录这点更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管怎样的父母,从孩子出生后的三年里都会不计代价地使用相机呢。为了拍下孩子的瞬间而特地去买照相机的父母也不占少数。

“说起来你以前可是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事儿啊”

“和你相识的时候,我已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了,或者说已经放弃了或许更恰当一些吧。只是自己没有儿时回忆的意识是一直存在的。和你交往的这段时间也没有忘记过”

我不禁一声叹息,两手手指交叉,一会儿放在桌上,一会儿又拿下来。她的话已经超出了我所能想象到的范围。

“你是认为,由于某种特殊原因,你丧失了儿时的记忆,是吗?”我整理了一下思绪,问道。看她点点头,我又继续说道“而你期待着这个地方可能就是开启你记忆之锁的钥匙?”说完我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地图。

“因为我有印象”她说。

“对什么有印象?”

“对这把钥匙”她拿起黄铜钥匙,“我见过这把狮头钥匙,不过不是上了小学后,而是之前。我觉得如果从这把钥匙入手追查的话,或许我可能恢复记忆”

我又抄起手腕,倚靠咖啡店的沙发上。无意识地哼叫了一声。

“我虽然不是很理解,但这事儿真得这么重要吗?我知道关于这一点你一直很苦恼,但你现在不是已经习惯这种状态了吗?那就可以了啊,虽然我有着童年的记忆,但这不值一提啊,有或者没有对以后的人生都没有任何影响啊”

沙也加使劲儿闭上眼睛,然后又慢慢地睁开,可能在压抑着心中的焦急情绪吧。然后她说,“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是非常必要的”

“什么意思?”

“我是最近才发现的,我身上缺少某种东西,在追究其原因时,最后我就想到了丧失童年记忆的事情”

“你身上怎么会缺少什么呢”

“缺少的哦”她似乎有点钻牛角尖,“我知道的,只有我自己才能感觉到,我是个有缺陷的人”

从她口中听到这种出乎意料的话之后,我有点不知所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着急地问,“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她晃了晃脑袋,“今天我不想在这里说”

“那么你想在哪里说?”

“去了这里我估计就会说了”说着,她把手放在了那张地图上。“去了这个地方,把回忆都想起来的话,我想我会什么都告诉你的,我觉得你也会理解我的。所以我才希望你跟我一起去”

我挠挠头,“你这话真让我摸不着头脑啊”

“不好意思,我也觉得自己说的这些很莫名其妙,但我只能说到这个地步了”沙也加的头仍然没有抬起来。

据我推测,她为了解决精神上的烦恼,便不放过一切可能性来找回自己失落的记忆。我还是想帮她一把,但若是不知道她苦恼的症结所在,也不便这样轻易涉入其中。

“我不太可能和你一块儿去啊”我说,“我觉得我不是恰当的人选,或许找别人去会更适合一点”

“我这么恳求你都不行吗,我已经坦白到了这种程度”

“但你还是有所隐瞒的,不是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烦恼,我一无所知,不过或许这样也好”

她似乎欲言又止,或许已经疲于解释了,或许是觉得再多说也没用了,我无法判断。她又想伸手拿起茶杯,却发现杯子早被喝空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周围的人开始熙攘起来。我看了一眼刚才的那对情侣,他们正欢声笑语的交谈着。

“我明白了”她终于开口了,声音很轻。“或许我今天不该来,你也有自己的生活了,不太可能对前女友的烦恼一一奉陪了”

“你有烦恼可以随时找我谈,如果不是这种性质的话”

“谢谢,但如果不是这种性质的,我估计也不会来拜托你了”沙也加说着,脸上露出了落寞的笑容。

她把地图和钥匙都放进包里后,站了起来。我伸手去拿桌上的付款单,同时她也把它抓了起来,形成了两人扯住的局面。

“我来付吧”

她摇了一下头,“是我叫你出来的”

“但是……”我抓住了付款单,这时,沙也加左手手臂的内侧映入我眼帘。和她的表带平行着的,有两条紫色的伤痕。我把付款单放了下来,说不出话来。

她猛地把拿着单子的手藏到了背后,应该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

“我去买单了”她转身走向柜台,左手还是藏着。

我在大厅的出口等着她,她手臂上的伤痕,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或者应该说,看到时候的那种震惊久久无法散去。

沙也加走了回来,向我点头示意,表情像一个害怕被训斥的孩子。

“多谢了”我说道,不用,她的声音我几乎听不到。

我们肩并肩从酒店的大厅正门走了出去,我本来想往地下通道走,但她却停了下来。

“我坐出租车回去”

“是吗”我颔首着,但我们并没有就此分别,而是面对面站在那里,三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

我想她走近了一步,“你不担心你丈夫知道吗?”

“嗯?”

“如果我们两人出远门的话,这件事情不会被你丈夫知道?”

“啊……”她的表情放松了下来,如同系得很紧的绳子被解开一般。“关于这点我会很小心的,而且那个人半年以内不会回来的”

“噢”我脑子里闪过各种念头,仍然犹豫不定。

沙也加抬起头看我,“你肯和我一起去了?”

“这周六有空吗?”

她呼了口气,说“有的”

“那你周五晚上打电话给我吧,具体的情况到时候再说”

“我明白了”她眨了几下眼睛,“谢谢你”

我瞥了一眼她的左手臂。她注意到后便用右手握住,我移开了视线。

“你不坐出租回去吗,我可以送你一程的”她的声音比之前明显明快了许多。

“不,不用了”

“好吧……”

我迈步走开了,而沙也加一个人留在了那里。过了酒店前的那条马路再回头看了一下,她还在盯着我看,我向她扬了扬手。

标签: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