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五十八章 厌厌中邪(一)

晚上快12点时厌厌才醒,吃了几口米汤蛋,吐了一地腥臭的黑水后又昏睡过去。把杂物房熏得让人无法呼吸。小猪娘赶紧扫掉,提来一桶清水,反复冲洗。

叔爷爷整晚守在厌厌床边。

第二天早上,小猪把浸在田里的干红薯藤拖回来,准备切碎煮猪食,听到杂物房里传来很大的打闹声。我提着正准备切猪食的大菜刀跑进房里,只见叔爷爷跟叔奶奶正把赤身裸体的厌厌压在地下。

厌厌赤裸着身体,在叔爷爷跟叔奶奶身下挣扎,嘴里大声叫嚣:“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河里好玩,好多人,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好多好多,好玩……”动作越来越猛,最终把叔奶奶跟叔爷爷一把掀翻在地上,飞快爬起来就往提着菜刀的我身边奔来。

好在叔爷爷手快,扑上去一把拖住了她的脚,在快到小猪身边时,被叔爷爷拖翻在地上,把小猪胆吓得快裂了。

叔奶奶冲杵在一边吓得呆呆傻傻的小猪喊:“快去喊你爹,喊新毛头!”这时小猪才反应过来,跑到台阶上把正在做煤球的大叔叔跟小猪爹喊进屋。

小猪爹跟大叔叔进到厅屋时,厌厌正从杂物房冲出来,嘴里“嘿嘿嘿”笑着。小猪爹跟大叔叔本只想在她前面挡一下路,没想到被厌厌撞倒在地。眼看厌厌快跑到台阶上,小猪爹跟大叔叔才发现轻敌了,飞奔过去抱住她。

好一场混战,大叔叔跟小猪爹累得满头大汗才把厌厌控制住,两人气喘吁吁把手脚乱抓乱踢的厌厌抬回床上。小猪爹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说:“出了鬼了,X妹子是猛鬼上身了,这么大蛮力,我跟新毛头都差点搞不住她。”

(题外话)

小猪受过高等教育,不迷信,也从来不宣扬迷信。但是,从小猪小时候的亲身经历来看,确实有太多事情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比如叔爷爷治蛇伤与治毒疮。医学上治蛇伤是用蛇清来解毒,而叔爷爷治蛇伤,仅仅念几句咒语后在伤口上吐一口口水,蛇毒在一周内就可以解,20来天就可以痊愈。

小猪曾亲眼见到叔爷爷在厅屋里给一个邻居哥哥治蛇伤。可怜的小伢子傍晚放牛回来时在牛栏门口,被一种叫百步蛇的剧毒蛇咬了脚踝处,很快整条腿肿胀如象,又黑又紫,他爸抱着他飞跑到我家,叔爷爷对着伤口念了几句咒语后,本来一直哭闹不止叫痛的邻居哥哥,立马止住了哭声,一餐饭的功夫,大腿上的肿就慢慢消了。

90年代的农村,不像现在,柏油路通到每家每户,大部分农村人用上了自来水,最不济也会在屋门前打个井,把水从地上摇上来,我们那方言叫摇井。小时候喝水,最早是直接去河里挑水喝,后面河水里浮渣越来越多,水质越来越脏,邻居们就集资在河边打了口井。喝的水不干净。加上农村里养的鸡鸭鹅,猪牛狗羊,要么喂在家里,或者屋旁边的小平房里,卫生条件奇差,有些小伤口如果不消毒,不小心感染了细菌,会长脓,烂肉,奇痛无比,慢慢就变成了毒疮,如果一直不治疗,毒疮面积会越来越大,深能见骨。

小猪亲眼见过叔爷爷治过两次毒疮。晚上在厅屋里摆好香案,先敬香,不用念咒语,然后叔爷爷一个人(其他人不能跟去)去外面走一趟,到了田埂边上,向身后随手一抓,不管抓到什么植物叶子,拿回来洗干净,叔爷爷亲自把叶子嚼碎成渣,然后敷在毒疮上。伤口就会慢慢结疤,两个月内可以痊愈。

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顾忌,叔爷爷治伤一般是被人请去伤者家里,除非情况特别紧急,才会让人把伤者往家里送。所以小猪亲眼见到的就这三次,至今记忆犹新。这三次治过伤后,叔爷爷连续吃了三天斋,连续烧了三天香,在厅屋祖宗牌位前跪了一天一夜。

还有关于河边时不时传出的腥臭味,不止叔爷爷能闻到,村里好多上了年纪的老者都能闻到。只要河边莫名传来那种类似死鱼味,又类似尸体腐烂的腥臭味时,这些老者会叮嘱家里大人看好小娃子,那几天不能去河边溜哒。最后的结果没有一次例外,没几天就会有人在河里淹死。这种死亡之味,没人能解释清楚是什么原因,但确确实实存在。

我们村里有个挺大的水库,许多年来一直平静安宁,保证了周围几个村庄夏天的抗旱问题。水库周边的农田,长得格外郁郁葱葱。这种平静安祥被一个放牛的小伙伴淹死在水库里而打破了,此后每年都会有一个小娃子淹死在水库里,且年龄非常相近。

小猪7岁那年,有两个小伢子一起在水库里淹死了。两个都是我的同班同学,他们淹死的那天黄昏,刚好是8月份搞双抢最热火朝天的时候,水库旁边的农田里到处是干活的人。最先看到的一个伯伯扯着嗓子喊他们回岸边,一些离得近的叔叔伯伯往水库旁边飞奔,想把他们拉回来。但无济于事,任凭水库旁边叫喊声震天,还有好多个叔伯从四面八方跑向水库边,还是没能拉住他们两个牵着手向水库中央走去的步伐,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水没过他们头顶,水面归于一片宁静,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跑到水库边,几个熟悉水性的叔伯脱掉衣裤,扎进水里救人,几个人摸了一圈上来,都说没有找着人。几个小时后,两个同学才被一种叫乃(同音)吊的专业捞尸工具弄上岸来!他们被捞上岸时,惨白着脸,俩人手牵着手。除了全身湿漉漉的,脸色如常,跟平常睡觉一样。

小猪娘怕小猪做恶梦,只看了一眼,就把小猪眼睛给蒙住了。水库很宽,很长,同学的爹娘一直守在他们走进水库的那个地方。当捞到尸体时,是在水库对面一个角落里。过了大概10多分钟,同学的娘才被人背到尸体旁边。当同学的娘哭着喊他们的名字时,有几个叔叔说,伢子口鼻流血了。小猪推开小猪娘挡住眼睛的手,看到先前一直惨白着脸的同学,口里,耳朵里,鼻子,鲜血汩汩流出……此情此景,同学的娘直接晕了过去,人间惨剧啊……

那年之后,水库里每年会同时淹死两个人。水库慢慢变得阴森,我们去田里干活时心里都直犯怵!族长找道士做过法事,但意义不大!1996年,无法再忍受丧子之痛的村民集合起来挖了一条大渠沟通向河边,把水放进河里,用土填掉了,这样才恢复安宁。

社会在发展,经济越来越发达,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外出打工,分布在各大发达城市,留在山村的老人,小娃子,愿意种田的很少,每年回家看到曾经肥沃茂密的水田、地里一片荒芜,长满了杂草……

鬼是什么东西?说的人多见过的少。小猪没有见过鬼,但从小实实在在的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这些事情,谁能用科学的观点来解释清楚?

(题外话完)

接上:叔爷爷紧皱眉心说:“一回来她吐出的东西就觉得不对,这臭味跟每次要死人前,河边飘着的味道完全一样,老X家看来要遭大难了。”

叔爷爷说:“X妹子九成是中邪了,得赶紧请道士来看看。”

叔奶奶说:“X妹子被畜生糟蹋了,现在光条条的不愿意穿衣服,睡觉前给穿好的衣裤,被她三两下脱了扯烂了,这个样子去请道士,你哥短命的就不怕被人耻笑?先用梭子(很牢的一种绳子,绑在装稻米的箩筐上)捆起来看看吧,幸许过几天就好了。”

本来就对赶厌厌出门,导致如今的后果而内疚,又被叔奶奶咒骂了一通,有妻管炎潜质的叔爷爷耷拉着脑袋,没有再坚持。看了看被大叔叔跟小猪爹压在床上,还在“嘿嘿嘿”傻笑,手脚乱踢的厌厌,朝小叔叔跟小猪弟努努嘴无奈的说:“你们俩去找几根牢一点的梭子来。”

小叔叔跟小猪弟跑出杂物房,许久也不见回来,小猪爹火冒三丈,厉声爆喝:“二毛头,林毛头你们俩是去买绳子去了还是去临时编绳子去了?”听到小猪爹的怒喝,两人才手忙脚乱拖着两根牵牛的特粗号绳子跑进来。小猪弟说他跟小叔叔找了许久,思量了许久,感觉还是牵牛的更牢靠一点。小猪爹哭笑不得,跟大叔叔一起合力把厌厌的手脚用绳子捆死。

二叔叔看了看杂物房的窗户,跟大叔叔说得把窗子中间再钉个木板,防止厌厌爬窗,晚上他来守床。

被粗绳子捆死后的厌厌,嘴里“嘿嘿嘿”笑了一阵,又在床上翻腾了一阵,好似终于感觉到了疲惫,安静下来,直挺挺在躺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头顶的楼板。

兔兔把蒸好的米汤蛋端进来,厌厌看了看兔兔,竟然又傻笑开了。二叔叔说:“看样子确实中邪了,换作以前,见到兔兔哪会笑,只会咬牙切齿骂上几句娼妇。”厌厌吃过米汤蛋后又吐了一地,腥臭味把兔兔熏出杂物房,跑到台阶上狂吐。正炒菜的小猪娘只得又倒上水把地洗了。

连续五六天,厌厌翻来覆去在床上闹腾,实在挣不开绳子,累极了才安静下来。一吃东西就吐臭水,把屋子熏得臭不可闻。二叔叔,小猪爹,大叔叔,叔爷爷轮番守着她,总算没有出事。

只是厌厌消瘦得奇快,眼窝子都深陷下去。到最后,也没力气在床上翻腾了。闭着眼睛,眼泪狂流,迷迷糊糊的说:“娘,我被困在一个回旋的悬崖石头下,回不了家了,娘,我回不了家了……”

大叔叔把厌厌抱起来,擦去她眼角狂流不止的眼泪说:“姐,你已经回家了,爹已经原谅你了,只要你不再害妹妹,安身过日子,我们都不怪你了,姐……”厌厌还是迷迷糊糊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泪流不止。大叔叔红着眼睛,对束手无策的叔爷爷说:“爹,把姐的手脚松开吧,绳子勒得这么紧,再捆下去,就要勒进肉里了。”叔爷爷没来得及说话,叔奶奶已经走到床边给厌厌解绳子的结,说早几天就该解开了,这样捆着X妹子遭大罪。

松绑后的厌厌没有再哭,刚好到了中饭时间,吃了点饭,又吐了一次,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下午三鸡公来找二叔叔,还带了几个咸鸭蛋给兔兔。

趁厌厌睡着时,只留下小猪弟在杂物房看着她,被折腾得累散了架的一家人都上床补觉。小猪正做着梦呢,依稀听到小猪弟惊恐地大叫:“大姑姑跑了,大姑姑跑了……”等小猪醒好神,穿好裤子到厅屋里时已经乱成一团,大叔叔,三鸡公还有小猪弟在捉厌厌。厌厌又把衣服全部脱得个精光,被三鸡公抓住胸部,死死压在身下。大叔叔找来绳子,在棉衣都穿反了的小猪爹帮助下,把厌厌的手脚又捆了起来。厅屋里好多煤灰,厌厌白白的身体就跟米粉肉掉进了黑芝麻糊里一样,糊成了一个黑妹。

等三鸡公从厌厌身上爬起来,大叔叔一拳打在他鼻子上,说:“MLGB三鸡公你抓哪里呢?你……”看到鼻血从三鸡公鼻孔里流下来,没再吭声,把厌厌抱回杂物房。

比窦娥还冤的三鸡公马上去找二叔叔诉苦,尖着嗓子,声音又细又尖,尾音拖得很长:“齐毛头这回你可要帮我伸冤,好人没好报,好心帮忙捉你姐,却被你家新毛头打得鼻血横流,这么多血,得吃几天好菜才能补回来了……”

兔兔这时端个盆子走进屋里,把毛巾打湿,帮三鸡公把血擦干净,捻了两个纸团,让三鸡公蹲下腰,仰起头,把纸团堵住鼻孔,轻声说:“仰起头就不会再流血了。”三鸡公看了看兔兔,兔兔正微笑的看着他,眼角稍微向上弯起,嘴唇轻启,正好露出两个小虎牙。三鸡公挠挠头,脸微微红了红,乖乖闭了嘴。

兔兔的眼睛有一种天然魔力,平静,温和,柔软。再急躁的人只要静静跟她对视一会,心情会慢慢平复。成年后的小猪专业做人才招聘工作,发觉眼睛真的是心灵的窗口啊!

听叔爷爷在厅屋里仰头悲声长鸣:“X妹子那五天到底遇到了什么啊?现在只能请道士来才能知道答案了。唉……”小猪跑到厅屋里,见叔奶奶还想开口阻止,叔爷爷说:“再不请道士来看,X妹子只怕是三魂都要离身了,你老婆子就守着一具尸吧!”

大叔叔点点头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再怎么不光彩,也总比死了好。”没管叔奶奶同意与否就跑出门。叔爷爷追到台阶上说:“跑快点,晚了怕是来不及了,只有道士来了,才能知道那五天X妹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附言:写的这两章,不是灵异小说,也不是道听途说,全部是小猪亲眼所见的事实,厌厌中邪这一段事情,是真实发生的。所以小猪一定要写出来。后面厌厌会放过美男吗?答案是绝壁,肯定不会的,唉!救了厌厌,对兔兔来说,又是一场劫难!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