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厌厌把为了救她而整晚守在床边的小猪弟赶下床,或许老天都看不惯她的极度自私、霸道与自我,所以惩罚她,晚上又吐又拉稀。

一吐完厌厌就鬼嚎头晕难受。上完厕所一回到床上,又鬼嚎被子太薄,要冻死了。最遭殃的还是有血有心的亲人。除了在斗牛事件中受伤,没有全部康复的兔兔,被二叔叔按在被窝里说:“反正那娼妇从来不知道好歹,你起床也顶不了用,你一站在她面前,她又会骂人!”其他人无比不舍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去照顾这尊讨厌的“菩萨”!

叔奶奶看厌厌在床上一直翻滚着喊头晕,不顾叔爷爷劝阻,把道光师傅喊起床。道光师傅迷蒙着眼看了看厌厌,又摸摸厌厌的头,说:“不碍事,白天吃太多了,伤了胃而已!”叔奶奶放下心来,又唱起了她那不痛不痒的顺口溜山歌:“死妹子,就是不听话,师傅让你不要吃多了,偏不听,要死撑!现在才知道不好受了!”叔爷爷恼怒地瞪了一眼叔奶奶说:“后面那一大碗饭还不是你自己给端过去的!”叔奶奶讪讪的闭了嘴,吩咐小猪去拿块毛巾帮厌厌擦嘴。

苦逼的小猪娘迷瞪着眼,冷得直发抖,清扫着厌厌吐出的脏物。刚扫完,小猪娘还没有走出杂物房,厌厌趴在床边又吐了一堆……二叔叔说:“去拿个猪食盆来接着吧,这样扫下去,大嫂一晚上都睡不成了!”小猪爹点点头,打着手电筒从猪圈里把猪食盆搬到厌厌床边。(90年代初期,物质远没有现在丰富,家里挑水的桶与脸盆都是稀罕物。脸盆全家只有一个,一家人洗脸全部用同一个盆,所以接脏物,只能用猪食盆)。

厌厌要再吐时,看到床边的猪食盆,竟然一缩脖子,全部吐在了被子上。在一屋子人捂着鼻子目瞪口呆时,很气愤地说:“谁把臭哄哄的猪食盆拿进来的?我不要对着臭哄哄的盆子吐!”雷震子啊,快出来吧,给这讨厌得天怒人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东西几巴掌,活活劈死她吧……

带着伤在床边坐着守了两夜的二叔叔极其暴怒,随手操起靠在墙壁上的支架向床上的厌厌打过去,离得有点远,只打到盖着被子的腿,厌厌快速把腿缩成一团。二叔叔站起来再打下去的时候,叔奶奶挡在了厌厌前面。好在二叔叔手收得快,不然叔奶奶那块老姜背上,就免不了挨上一棍子。

小叔叔站在二叔叔身边说:“大姐,你为什就这么讨人厌,才刚把你救活,你就这样子,我看你不像人,就是黄山老妖(小时候,小娃子不听话哭闹时,大人就拿黄山老妖吓唬我们,是一种最恐怖,最恶心的吃人心脏的动物)。”

“就是,还嫌猪食盆臭,你吐出来的东西比猪食盆臭多了!你真是讨厌死了,就算爹打死我,我也不给你守夜了,就让河里的流氓鬼把你捉了做婆娘去!” 小猪弟小大人似的甩下几句话, 揉着眼睛走进旁边小猪爹娘的床上睡觉去了。

小猪娘把扫的脏物倒到台阶下面,瑟瑟发抖地返回来,走到小猪爹跟小猪身边,看到被子上那一大堆又酸又臭的秽物,以贤惠著称的小猪娘最终怒了,说:“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两三岁,还这样磨人。这被子我这当大嫂的是不会帮着洗了,小猪手上生着冻疮,也不要去洗!”

叔爷爷跟小猪爹靠在墙上,一言不发。几天来的奔波让他们身心俱疲,厌厌刚一返点生,又“作”出这么一出,估计是真的无力吐槽了。

大叔叔跟叔奶奶一起把厌厌吐在被子上的脏东西扫到猪食盆里,用毛巾擦干净。叔奶奶语气里透着点不高兴:“你们不洗就不洗,明天我老婆子瞎着眼去河边洗干净就是了!”听到叔奶奶这句话,小猪爹握了握拳头,刚想说话,被小猪娘拍了拍胳膊,小猪爹吞了下喉结,把话死死咽了下去。

二叔叔架起支架,走进隔壁房间,边走边说:“我再也不会管这只忘恩负义的黄眼狗!随她早死早超生!”小猪娘把小猪送到床上睡觉,给小猪盖好被子,跟小猪爹也睡觉去了。留下大叔叔跟叔奶奶守着厌厌起床吐脏物,打扫脏物,陪她上茅厕,三人折腾了一晚上。

真可怜我的大叔叔,整晚陪着作死鬼厌厌折腾。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又要跟小猪爹把道光师傅背回邻县的山里。全家人送道光师傅到池塘边。在小猪爹蹲下身体,请道光师傅上背时,叔爷爷拉住了道光师傅说:“师傅,你前天的话钻进我心里了,我老X家的后难可有办法化解?”

道光师傅矍铄的目光又无意的瞟向瘦削,憔悴的大叔叔身上,摇摇头,无奈的说:“本来天机不可泄露,只是老道于心不忍,前天说了那个话。没有办法可解,天意不可违!”然后扒在小猪爹背上,拍拍小猪爹肩膀,说:“老侄,辛苦你了,起身吧。”

叔爷爷站在池塘边,待我们全部回到了家里,他还佝偻着身子站在那里,朝道光师傅远去的背影张望。当时家里其他人对道光师傅的话并没有放心上,没有太过在意。只有叔爷爷信极了道光师傅的话,从那以后一直郁郁寡欢,担心吊胆。

若干天后大叔叔惨死,被人抬回池塘边上时,叔爷爷连续打了自己几十个耳光,嚎啕大哭,边哭边喊:“师傅的话真应验了,真后悔啊,那次千不该万不该救回这条毒蛇啊!”

小猪到现在也想不通,天天吃同一个锅子里的饭长大,为什么厌厌能自私,“作”到这种地步。家里所有人对她的付出,她看不到!家人对她的一颗颗充满爱意的心,她感受不到。也或许正是全家人的包容,勤劳,善良,让她的自私与“作”有了一片肥沃的土壤,使这让人痛恨之极的自私,霸道,冷漠“作”的性格犹如罂粟之花,肆意成长,害人害己,毁了自己本可以幸福的一生,也害得这个良善之家家破人亡!

厌厌又吐又拉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早饭,午饭,刚吃进一口就呕吐。叔奶奶让叔爷爷去邻村找赤脚大夫来看家里看看。叔爷爷坐着大板凳,靠在被柴火熏得又黄又黑,凹凸不平的红砖墙壁上,嘴里吸着老旱烟,闭着眼睛说:“不叫大夫了,随她自生自灭去吧!”声音里含着痛,透着无边的无奈。显然,道光师傅的话已经深深刻入叔爷爷的心里去了。

“你这老鬼就这样信死了道光师傅,要是真有后难,就让老天拿去我这条老命,X妹子是我10月怀胎,血滴滴生下来的,你当爹的不心疼,我心疼,你不去请,我亲自去!”叔奶奶边说边在厅屋里换长筒塑料胶鞋准备出门。

这时台阶上传来三鸡公那又尖又细,尾音拖得很长的嚷嚷声:“齐毛头,齐毛头,我给你搞了份地图来了,你妹……”由于跑得太快,把蹲在门边换鞋的叔奶奶撞得一屁股蹲在地上,把自己也吓得大叫:“我的个娘老子呃……”样子滑稽之极。

小叔叔把叔奶奶扶起来,对拍着胸脯尖叫“我的个娘老子呃”的三鸡公说:“三鸡公,你赶刀快(方言,骂人的话,跟:赶着去投胎意思相同)啊!把我娘都撞倒了,再喊我让二哥把你卵子摘了!”三鸡公扯着脖子还想再嚷嚷两句,从房里走出来的兔兔微笑地看着他,轻声说:“哥哥守了几天夜,现在正睡觉,轻点声哩!”三鸡公红了红脸,没再说话了。手里抓着本书,走到了二叔叔床边。

小猪跟兔兔跟进去本想阻止他吵醒二叔叔,跟到屋里时,二叔叔已经醒了,正靠着墙坐着,紧张而又神秘的对小猪使使眼色,轻轻说:“小猪,把门关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地下党员接头呢。

等我把门关死栓好,二叔叔抓过三鸡公,抬起右手就猛扇在三鸡公脑袋上:“MLGB三鸡公,你这条傻卵是要找死啊,明知道我家里有个颠妇,你还敢太监喊朝似的嚷嚷,生怕那颠妇不知道我妹夫跟妹妹这点子事啊,你再嚷嚷,我把你卵子给揪出来挂脖子上去游街!”

三鸡公被二叔叔打得吃痛,又委屈得不行,快要哭出来,低声说:“齐毛头,别打啦别打啦,好人好没报,好心帮你找地图,帮你妹妹送信,还被打,这个天还有理么?”

“再说,你敢再说?你信不信我真把你给阉了?”二叔叔做势就向三鸡公的裤裆下抓去。三鸡公吓得赶紧双手护住裤裆,极不服气地闭了嘴。小猪忍不住大笑,被二叔叔瞪了一眼,赶紧刹车止住笑。

兔兔拍拍三鸡公的肩膀柔声说:“麻烦你了,三哥!”三鸡公跟二叔叔同年,按三鸡公自己的话,两人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好弟兄。

这一声三哥让三鸡公很是受用,立马裂开嘴笑了。翻开手里抓着的书,把里面夹着的一份花花绿绿的地图狠狠甩给二叔叔:“好人没好报,我好心给你找地图呢,还被你打!”二叔叔没理他,捡起地图,摊开凑到眼前看。

三鸡公又从书的另一个夹层拿出一封信,递给兔兔说:“你男人来信了,今天刚一收到,我午饭都没有吃就给你送过来了!”兔兔胸脯起伏不定,颤抖着双手,迟疑好半天才接过信。

被直捣G点的还有小人精小猪,压抑着内心极度的喜悦,伸手就要抢兔兔手里的信封,压着嗓子说:“姑姑,我要看信,我要看!”一直在研究地图的二叔叔,抬起头对小猪说:“这是男人女人之间的情信,小猪你才几岁啊?看了就不怕羞羞?”

说得小猪脸通红,但美男的情信,诱惑力不亚于那时候的冬瓜糖。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兔兔,嘴里一直叫:“姑姑,姑姑!”小猪知道,这一招对兔兔的杀伤力相当于美国投给广岛的原子弹,无论什么要求,兔兔都会妥协,随小猪的意。

果然,兔兔把小猪牵上床,给我用被子盖好腿,靠着墙壁,撕开了信封。

从信封里拿出来的不光有信纸,还有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男人英姿飒爽,英气逼人,虽然剪着最简单的寸板头,没有PS,没有柔光技术,但那无可挑剔的完美五官,配合着一脸正气,使照片中的男人看上去是那么完美,那么阳光,那么英挺。那照片是至今为止小猪看过的最帅的男人照片,没有之一!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电影电视剧里,没有之一!他就如无边黑暗里的一盏日光灯,让飞娥不顾一切,义无反顾扑上去,纵使烈火焚身,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兔兔把照片握在手里,贴着胸口,呢喃着美男的名字。不要猪脸的我迫不及待把信打开了。称呼一如既往的肉麻,我的心肝儿婆娘。美男的字写得很刚劲,特别是结尾的笔锋绝笔,用力坚定,很大气,很好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学着美男的字努力练过,现在字体跟美男的字,笔风有一点点像,但差得太远。

美男的满腔柔情把一颗早熟的猪心烫得热血翻腾。美男说在医院时,他本想不顾一切把兔兔带回家,但兔兔的狠心拒绝让他无能为力,觉得人生再无意义。回部队后即申请了一个有危险的任务,除了任务执行前给兔兔,二叔叔,小猪分别写了一封很简短的信外,任务执行中好几个月,条件都不允许他再写信给兔兔。

美男问兔兔的伤是否全好了?头发是否长长了?美男说他喜欢兔兔柔顺的长发,也喜欢她把长发织成整齐光亮的两个辫子。

美男说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念着兔兔,痛苦的思念让他常常彻夜难眠。

美男说他常想起兔兔躺在医院里的可怜模样,每一次都让他心口绞痛,特别想把兔兔紧紧抱在怀里,永生永世不让她再离开一分钟。

美男说他常忆起他们的新婚之夜,兔兔跟胆怯的小兔子一样猫在他怀里,他觉得人生立马充实起来,连呼吸的空气都那么甜。经过几天时间相处,兔兔的勤快,懂事,可爱让他下定决心要守护,疼惜兔兔一辈子。特别在任务中受伤,从生死边缘回来后,他更加坚定这一辈子,他不能过没有兔兔在身边的日子!

美男说他实在低估了厌厌,想起兔兔因此而受的苦痛,他自责,愧疚不已。美男请兔兔相信他,只要兔兔不再退缩,不再拒绝,他永生不会放弃,就算再长时间,他也会等待,就算再艰难,他也会尽自己所能解决。

看着美男柔情满满的誓言与表白,想起这几个月兔兔对美男的噬骨思念,经常扯着猪草就泪流满面。时常无意识的把手指头一寸一寸往土里钻,血渍斑斑也不曾发觉,小猪忍不住泪如雨下,看来美男所受的思念之苦并不比兔兔少,两个如此深爱的人遭受着天各一方的折磨,情根深种却无法在一起。厌厌,你比王母娘娘撒下的银河还厉害啊!

兔兔看过信后,左手捏着信捂着胸口,用力咬着右手手背,哭得不能自已。二叔叔叹了口气,放下地图,爬过来双手环抱住哭得颤抖不已的兔兔,帮她擦干眼泪轻轻说:“妹妹莫哭,等二哥腿好了就送你去青海找小X,你看二哥已经让三鸡公找来了地图,哥的腿一好就送你去,莫哭啊!”兔兔点点头,趴在二叔叔怀里抽泣。

意犹未尽的小猪还想多看几遍信,这时屋外传来叔奶奶跟一个婶婶的聊天声。二叔叔赶紧把被兔兔紧紧捏在手里的信抢过来,跟地图包在一起,飞速藏进胸口最贴身的地方。把床上的信封捡起来藏妥后,才让三鸡公开了房门。哄着兔兔躺平睡好,帮她盖好被子,轻声安慰了一会才下床跟小猪,三鸡公一起走出里屋,细心的二叔叔还把门关紧了。

厅屋里,随叔奶奶回来的除了好心婶婶外,还有一个重镑人物——“傻把式”!

傻把式跟小叔叔、小猪弟在厅屋里打闹了好长时间,直到叔奶奶在杂物房里喊了三四次,才进去给厌厌把脉,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表情极为严肃,跟奶奶说:“没什大事,受了点凉,肠胃不好。”然后快速跑回坡下的家里,背了个医药箱子拆回来,颇像那么回事的给厌厌打了屁股针,干净利落收拾好箱子,把箱子往二叔叔床上一放,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摸样,跟二叔叔、三鸡公一起边聊变笑。

小猪从小就喜欢人扎堆,指使小叔叔跟小猪弟去地窖捡红薯,自己则偷懒爬上床,跟正靠在墙上织毛线衣的兔兔并排坐着,竖起耳朵听那三个半大小子聊天、打趣。

小叔叔跟小猪弟这回捡红薯的速度极快,没几分钟就跑回来,抱住傻把式的肩膀,在他身上乱挠。没一会就听到小猪娘在骂,原来他们捡完红薯出来忘了关地窖门。小猪娘喊他们去放羊,两人挂在傻把式身上不愿意下床,直到小猪娘拿着干竹子准备来一顿竹笋炒肉时,小猪弟和小叔叔才很不情愿的去放羊。

那个下午的时光极其快乐,傻把式边聊着天,边把眼神不时飞向我们床上,当兔兔抬头看向他们时,傻把式赶紧低下头,用手指弹着衣袖上的扣子。

晚上睡觉时,兔兔求二叔叔把美男的信再给她看看。二叔叔拿出信,叹口气说:“给你看可以,但是不能再哭了,你身体这么虚,不能经常哭!”兔兔点点头。二叔叔才从胸口摸出信递给兔兔。

兔兔缩进被窝里,端详着照片许久,伸出手指抚摸着照片上那完美男子的嘴唇、鼻子、眼睛与眉……她闭着眼睛,眼泪汨汨流下来。她缩着身子,把照片紧紧捂在胸口,浑身颤抖。

二叔叔靠在墙上,看着缩在被子里不停抖动的兔兔,摇摇头。看着兔兔哭的停不下来,二叔叔爬过去,把盖在兔兔头上的被子掀开,把兔兔拉起来说:“妹妹,你答应二哥不哭才给你看信的,等哥哥好利索,立马送你去青海找小X!”

我拍着兔兔的背说:“姑姑,再等几天就好了,让二叔叔送你去姑父那里,你就可以天天见到姑父了!”

“我想他,哥哥,我每一秒钟都在想着他,想的我心好痛,好痛!”兔兔轻轻捶着胸口,声音悲切而绝望。

“哥知道,哥都知道!”二叔叔流下泪来,吸吸鼻子。

“二叔叔,你明天就支着架子,跟傻把式、三鸡公一起送姑姑去青海吧。姑姑怕你学习分心,每天想姑父时,就跟我一起出去扯草,干活。她天天想姑父想得痛哭,可又怕你看见,姑姑坚持的太难了!”兔兔说过,如果我把她天天哭的事情告诉二叔叔,她就再也不理我。那天绿林好汉小猪豁出去了,冒着兔兔不再理我的风险,说了出来。

二叔叔用头在墙上轻轻撞了几下,拍拍哭得嘶声力竭的兔兔说:“好,哥哥答应你,就这几天,哥哥就送你去青海,刚好傻把式也回来了,他去过大城市,应该晓得怎么搞!”

兔兔抬起眼看着二叔叔,绝望的泪眼里冒出希望的神彩。

第二天下午,背道光师傅回家的大叔叔跟小猪爹才回来。

小猪爹得知傻把式在给厌厌看病打针,厌厌恢复的很好后,小猪爹去杂物房问厌厌:“你那五天到底去了哪里?”

厌厌闭着眼睛,嗡声嗡气地说:“我只晓得那天晚上,跟一个人去了河边,那畜生撕了我的裤子,我跟他打了一架,咬了他几口,然后他划着船跑了!”

叔奶奶马上问:“然后呢?”

厌厌拍拍头,思索了一下说:“后面的事情就不晓得!”

“那畜生有冒有动你身子?”叔奶奶再问。

“动身子?”厌厌看着站在床边的我们,说:“动什身子?他压在我身上脱我裤子,我不干,我们就在河边打架,我咬了他几口,他就跳上船跑了!”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