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三鸡公跟傻把式天天去煤矿里挑煤,傻把式跟他娘说要买杆鸟铳,从他娘那里又要来了100块,路费快凑齐了,偷偷起程的日子近在眼前。那几个晚上,小猪死赖着跟兔兔睡一头,紧紧箍着她的脖子。

二叔叔等小叔叔,小猪弟打呼噜后,轻轻喊兔兔的名字,兔兔应声后,他爬到我们床上,把兔兔从被窝里拖起来,帮兔兔把棉衣披好,手臂枕在兔兔脖子后面,靠着墙壁,两人头挨头悄悄说话,回忆从小过往的点点滴滴,刚开始是压抑着声音笑,说到后面,两人相拥而泣。或许在他们心里,跟小猪一样,以为这次兔兔去青海后,再相聚的日子会遥不可及。

人在逆境中时,命运就如一架逆着转的风车,纵使你再努力向前奔,一刮点风,就逆转回原先的位置,把所有希望破灭,直跌绝望的山谷。事情最终坏在三鸡公那又尖又细的太监嗓子上。

那天我跟兔兔去傻把式家串门,傻把式娘拿出一瓶杨梅罐头,说是别的亲戚拿来做人情的,傻把式几次闹着要吃,都没有给他。傻把式娘拉着兔兔的手说:“嘴唇上的豁豁补好了,变得越发好看,可惜了小X那男子,被你姐生生给搅散了。不过你莫伤心,好男子多得是,再过一两年,嫂嫂帮你说个更好的!”

正说着,傻把式跟三鸡公挑完煤回来了。傻把式自兔兔要去青海后,一改往日的吊儿朗当,变得极为沉默。听三鸡公说他在煤矿里不要命似的挑担子,一整天屁都不放一个,把三鸡公这只话唠子憋得想跳河。

三鸡公在台阶上说:“我去找齐毛头了,跟你这只死狗在一起真冒卵味!”然后就听到他拖着尾音喊齐毛头的太监声。

傻把式跟兔兔打了个招呼后一言不发进了里面的房间。

冬天的黑夜来得特别早,吃完罐头,兔兔瞥了瞥窗外渐渐笼罩下来的暮色,拉着小猪回家。三鸡公耷拉着脑壳,厌厌双手插腰站在我家台阶上。我跟兔兔刚跨上台阶,还没站稳脚,兔兔就被扑上来的厌厌推倒在地上,压在身下又掐又抓,嘴里恨声叫着:“娼妇,你长本事了,还想偷偷去找小X,娼妇!”

怂小猪好几秒钟才回过神,去拉厌厌,可厌厌此刻化身成了大力金刚,哪里拉得动?兔兔被掐得尖声哭叫。正当无计可施的小猪急得想哭的时候,傻把式快步跑上来,用力把厌厌拖起来,对厌厌大吼:“你颠了?”厌厌还想扑上去打兔兔,被傻把式拉住胳膊,往后猛的一拽,差点摔了个大跟斗。

厌厌恨恨地说:“我打娼妇,关你傻把式卵事,你这么护着她,是不是你们XXX(方言,男女性交行为,很粗俗的几个字)了啊?怪不得从小就粘在一起,原来你们XXX了!”傻把式脸色通红,吞了吞口水,两只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抬起拳头就向厌厌身上锤。

“你打啊,你打,有卵的就锤下来,傻把式,辈份上来叫,你得叫我一声姑姑,我今天倒是看看,你傻把式仗哪个的狗胆,敢侄子打姑姑!”厌厌扬着头,挑衅地看着傻把式。傻把式无奈地把拳头收回来。厌厌倒横上了劲,向前走了两步,把身体往傻把式身上撞,傻把式后退几步,撞到了三鸡公身上。

三鸡公撸了撸衣袖子说:“撞我身上来了,我可是同辈的,你再横,我来锤你!”厌厌越过傻把式,冲到三鸡公面前,向三鸡公的身上撞了两三下,很鄙视的说:“你倒是锤啊?我送给你锤!”三鸡公把两只衣袖快撸到肩膀了也没敢锤下去,只是嘴里叫嚣:“你别再横了啊,再横我真锤你了!”

傻把式恨铁不成钢:“没用的孬种,你就算撸起裤管也不敢动她一下!”

唉,孬种三鸡公的本事全长在了两片嘴唇上。

小猪把兔兔扶起来,帮她拍拍身上粘的泥水。傻把式扶着兔兔的肩膀问:“云艳姑姑,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赶快进屋换衣服!”语气充满关切与心疼。

兔兔惨白着脸,跟提线木偶一样,哆嗦着嘴唇,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事情败露了,意味着近在眼前的美男,又消失在天际。从充满希望到绝望,只用了短短几分钟。

厌厌又冲过来打兔兔,傻把式挡在了兔兔身前,任厌厌的九阴白骨爪在自己身上猛烈招呼。直到二叔叔跟邻居军宝叔叔回来,爆怒的二叔叔抡起支在手下的架子,向厌厌头上砸。厌厌向来对二叔叔有几分忌惮,又看傻把式跟座山一样挡着兔兔的身体,她的攻势一下都挨不上兔兔,便转身跑杂物房鬼哭狼嚎去了。

下午,在县城上高中的军宝叔叔放寒假了,一回村便把二叔叔接到他家里去看他从县城买回来的望远镜。三鸡公在台阶上大声喊二叔叔,进屋后又说:“今天挣了20多,你妹妹的路费快搞齐了!”当时只有厌厌一个人在家,她听到三鸡公的叫声后马上去逼问,本来就嘴不把风的三鸡公被厌厌一逼,竹筒倒豆子似把计划全部抖了出来。

唉!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傻把式把三鸡公按在床上一阵死锤,直到三鸡公大喊救命,军宝叔叔劝说一阵才罢手。

兔兔跟失了魂一样,缩在被窝里发抖。

等去邻居家做糍粑的小猪娘跟叔奶奶回来,杂物房跟我们睡觉房间的墙壁已经被疯了一样的厌厌砸了个洞,从洞口看到她把睡觉的木板也掀了,手里抓着一把锄头,拼着力气往墙上乱挖。

我们几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惊恐地听着厌厌砸墙的声音。好在被傻把式手快,把门给拴住了,还搬了个柜子把门死死顶住。

二叔叔在墙上锤了两下,无奈地说:“那娼妇彻底颠了,这事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这下我妹妹是别想再去找小X了!”

原PO主的话:

答疑:傻把式年龄跟二叔叔一样大,两人从小玩到大,关系好。但他的辈份,跟小猪是同一辈的。所以辈份上只能叫兔兔跟厌厌姑姑。

叔奶奶跟小猪娘跑进杂物房,想阻拦厌厌挖墙。被陷入癫狂状态的厌厌一锄头扫过来,差点挖在叔奶奶腰上,把趴在洞口偷看的怂小猪吓得直捂嘴巴。幸好小猪娘把叔奶奶往后面拖了几步,锄头擦着她的衣服挥了过去。

叔奶奶再也不敢上前阻拦,让小猪娘赶紧去喊叔爷爷他们回家。

叔爷爷,小猪爹,大叔叔回来后,几个人合力才把厌厌手里的锄头抢下来。叔爷爷抹了把汗,对大叔叔说:“怕是又被猛鬼缠上了身,你们再去请一趟道光师傅!”

厌厌恶狠狠地说:“你才被猛鬼上身,艳妹子那娼妇要偷偷去青海找小X,我要一锄头挖死那娼妇!”

叔爷爷惊讶地说:“你胡说的什?艳妹子跟小X的婚事早就已经退了!”

“三鸡公说的,这些天三鸡公跟傻把式在给娼妇挣路费,路费一凑齐就偷偷跑了!”厌厌气喘吁吁地恨声说。

叔爷爷马上走过来拍我们房间的门,过了好一会,二叔叔才让小猪去把门打开。

厌厌血红着眼盯着缩在被窝里的兔兔,那眼睛就跟疯牛斗架时一样恐怖,充满攻击性。二叔叔交待傻把式看好兔兔,别让厌厌趁我们家人在外屋谈事情的时候,进屋里打她。傻把式立马从二叔叔床上移到兔兔床头坐着。

叔爷爷盯着二叔叔,很恼怒地说:“齐毛头好本事,竟然背着大人干大事!”

二叔叔面不改色:“妹妹跟小X的事,是你们生生搅散的。我帮她,有什不可?”

“上回在医院里,艳妹子跟小X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怎么又搭勾在一起了?”叔奶奶拍拍桌子。

“这不怪妹妹,她没去招惹小X,是小X寄了信过来!”二叔叔为兔兔辩解。

“的确怪不了艳妹子,当初代X妹子出嫁,也是迫不得已。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小X就只认艳妹子了!”小猪娘讲了事实。

“是啊,上回在医院,要不是艳妹子狠了心拒绝,小X是绝不会干休的!”叔爷爷深吸一口老旱烟,非常无奈地说。

“要说这小X也奇怪,跟艳妹子也就在一起两三个晚上,还没成事,咋就把艳妹子看这么重!”老姜啊叔奶奶。

“齐毛头,你们要做就做得干脆点,要是真把艳妹子送出去了,X妹子在家里闹腾一阵也随她去,至少艳妹子这一头摆平了。现在这样,可怎么收场,你要时时刻刻看着艳妹子,防着那癫妇发癲打人!”小猪爹担心地说。

二叔叔点点头。

大叔叔说:“你们要路费,为什不来找我要?妹妹跟小X这段好姻缘,再强硬去拆散,我也心不落忍。依我看,只要人家小X还乐意,把妹妹直接送过去也可以!”大叔叔话没说完,厌厌就边骂边哭,跑进屋对着大叔叔脸上猛抓:“天杀的,连你也帮着那娼妇来欺负我,那天要不是你不让齐毛头踹门把我杠出去,我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都怪你,都怪你这个天杀的!”

小猪爹喝止住撒泼的厌厌:“你有这步田地,旁人谁都怨不得,只怨你自己作死!小X不是件东西,你想要,艳妹子让给你就可以,现在是小X不愿意要你,艳妹子已经让过两次了,小X不干,你能咋办?”

厌厌听完,蹲在地上又嚎上了。

大叔叔摸了摸脸上被厌厌抓出的伤,叹了口气,蹲下身体,扶住厌厌的肩膀:“姐,你不要再固执,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世界上又不止小X一个男子,没有了小X,再给说一个好婆家就是。你不要再执拗了!”

“不要,我谁都不要,我只要小X!艳妹子那娼妇想要跟小X在一起,除非我死了!”厌厌站起来又尖叫。

全家人都无力、无奈、无解,没人再说话。

神啊,这道无解之题,谁能来解?

第二天,厌厌怕兔兔出门,破天荒搬了个凳子守在台阶上,白白的脸颊被冷风吹得通红。叔奶奶喊了几次,她死犟着不肯进屋。叔奶奶没法子,找来几个婶婶,奶奶轮番来劝。

厌厌对邻居们的劝慰毫不领情,嘴里只有一句话:“艳妹子那娼妇想要跟小X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后面好几天,厌厌都坚守着阵地,丝毫不退缩,叔奶奶又找来她唯一的朋友,就是在斗牛事件前,晚上特意来我家,跟我娘建议让兔兔跟美男分开的婶婶家那大儿媳妇。

那邻居嫂嫂是邻村的,跟厌厌是同学,关系不错。时不时来我家找厌厌玩,一来二去,跟邻居哥哥对上了眼,初三没读完就大了肚子,匆匆嫁了过来。

叔奶奶本想让她劝厌厌想开点,不要再执拗在美男身上!没成想她却把事情推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并掀起了新的高潮。

那天她们坐在台阶上说话,小猪在厅屋里砍红薯。邻居嫂嫂对厌厌说:“你看你真够傻包的,为了块手表把小X那么好的男子给作没了。小X那么精壮那么高,听一些婶婶说,那玩意还粗得很,你说你要是跟了他,不说别的,就说晚晚同房时,你就过瘾死了!”结了婚生了娃的女人真是凶猛,说的话完全是在火上浇油。

“我哪晓得会被艳妹子那娼妇赶了这个空脚,我也后悔死了!”厌厌呸的吐了口痰。

“那小X不是跟艳妹子同了房才这么喜欢她吗?依我看,如果你跟他也同了房,幸许他就喜欢你了,你比艳妹子长得要俊多了!”邻居嫂嫂把声音压低一点说。

厌厌没有再接话,我抬头看她,发现她脸上红通通的,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被邻居嫂嫂的话羞的。

从厌厌后面几天的表现来看,邻居嫂嫂的话显然钻进了她心里。她在家持续不断的闹腾,把厅屋里供奉祖先的桌子都掀翻了,眼看厌厌要把我老爷爷的遗像用扁担戳下来,叔奶奶抱住她,答应给她想办法,厌厌这才消停下来。

那晚一家人又心情沉重的围坐在一起,叔奶奶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去找小X家说说,让X妹子跟小X把事成了吧!”

“人家小X又不是件东西,你想拿来就能拿来。人家不愿意,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小猪爹第一个反对。

“可X妹子这样闹下去,屋都要被她掀了。她可能是猫精上身,只要有了男人幸许就好了!”农村里确实有这样的事情,没结婚的女娃子突然疯疯癲癲,嚷嚷着要男人, 一结婚或者有了男人一起睡觉就好了。好吧,猫精又躺枪了!

“我也不赞同,我姐闹腾了一年,青海都去过了,可人家小X只要妹妹,再说妹妹这一年遭了那么大罪!”大叔叔实现了在医院里对昏迷中的兔兔许下的诺言,对兔兔越来越好。

叔爷爷皱紧眉头不说话,把一管旱烟全部吸完才说:“死老婆子,现在就是艳妹子答应跟小X断,看这架式,小X也不愿意跟艳妹子断啊?上次在医院,要不是艳妹子狠心不答应,那天小X就把艳妹子直接带走了!”

叔奶奶点点头,嘴里一直在嘀咕:“作孽,作孽!”

当然,叔奶奶不愧为一块老姜,深谙人事。她嘀咕了一会,进到兔兔睡觉的房间,劝靠在墙上织毛线裤的兔兔跟美男了断,说美男现在只听她的话,让兔兔狠心拒绝,并劝美男娶了厌厌。

兔兔一直不说话,只是摇头。劝了许久,兔兔始终摇头。叔奶奶的必杀技又使了出来,跪在床边,嚎啕大哭:“艳妹子,你要是这么心硬,不顾家人死活,一定要跟小X在一起,你就等着给娘收尸。家里敌敌畏,乐果有好几瓶,娘喝干一瓶就是。你跟小X踩着娘的尸体去过好日子!”一连说了好几遍。

兔兔紧紧捏着织毛线衣的铁签子,最终麻木的点了点头。等叔奶奶被小猪娘扶起来走出门,兔兔的手心有血流下来,滴在被子上,小猪掰开她的手掌,尖尖的铁签子已经钻进手心好几寸!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