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八十七章 厌厌恨上了灰蓝色

三鸡公又一次告密,使他们村里人报仇雪恨的计划告败,他们村一些年轻人对他恨之入骨。

据三鸡公的大哥恨恨的说,他们家的门,每天早上都被人晚上偷偷涂了猪屎,在门框上挂了许多血肉模糊,死状惨不忍睹的老鼠。把他们全家人气得鼻孔冒烟,又无可奈何。

三鸡公在他们村里人眼里,彻底成了“卖国求荣”的汪精卫,有家不能回了,只能借助在我家。

他二哥跟他关系比较铁,把他的衣服跟日常用品,塞了一大麻布袋子,扔到两村交界的地方。

那些天,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三鸡公明显安静了不少,跟二叔叔放学回来,在我家吃饭时,垂头丧气,安安静静。

二叔叔连连叹气,常吃到一半就放下碗,拍拍三鸡公的肩膀:“兄弟,对不住!”

原来,他们放学回来要经过邻村的田埂,三鸡公天天被他们村里的几个小渣子堵在路上,往他脸上吐口水,指着鼻子谩骂。

有一天,二叔叔跟三鸡公回来时,脸上,身上全是灰,两人都鼻青脸肿。二叔叔说被邻村几个杂种崽子又拦在路上,狂骂三鸡公,二叔叔气不过,加之腿慢慢好利索了,便上前揍他们,一场混战下来,敌众我寡,两人被揍了个痛快。

三鸡公沉默地扒着饭粒,没吃完就抽着气哭了起来。

兔兔见他们满身是伤回来,赶紧跑到傻把式家拿药箱。

兔兔从傻把式家回来后见三鸡公在哭,走过去抱着他的肩膀,在他背上拍了拍,柔声说:“三哥,难为你了,我们都把你当亲兄弟,以后你就在我家住着!”

三鸡公就如饿急了的奶娃子刚找着了娘,抱着兔兔放声大哭。

把跟在兔兔后面进门的傻把式看得眼里直冒火。

一个村落的人,往上数个几代,都是同一个祖宗,祖祖辈辈生活在同一个片土地,邻里之间因为生活琐事,会有矛盾,会吵架。可一旦跟外面的人动了干戈,村里人都会先放下恩怨,锄头柄子一致对外。

三鸡公做为邻村人,几次三番给我们报信,打架时又明显站错了立场,很能理解当时三鸡公的邻居对他的刻骨恨意。三鸡公的行为,在我们眼里是弃暗投明,在他们眼里却是通敌叛国,他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有家不能回,还累及家人。所以三鸡公被打了一顿后心情崩溃了。

三鸡公要在我家住下来,首先要解决床铺问题。本来理所当然跟二叔叔睡一床,但本来跟他没任何的傻把式却发了难:“三鸡公好歹是外人,怎么能跟兔兔,小猪睡在一个房?”小猪都能感觉到他眼里冒着的熊熊怒火。

二叔叔扬头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毕竟都三鸡公已经十七八岁,兔兔也不是小娃子。

二叔叔说:“那我跟三鸡公搬回楼上!”

三鸡公说:“你那瘸腿能天天爬楼梯么?”

傻把式说:“云艳姑姑跟小猪去我家打个铺吧,反正我家就我一个称坨,房间多得是!”

三鸡公刹时扯着又尖又细的嗓子嚷起来,说:“那更不得行!”

两个针尖对麦芒,针得面红耳赤

把一旁看把戏的兔兔,小猪,二叔叔看得莫名其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兔兔瞪着大大的眼睛,呆萌得一会看看傻把式,一会看看三鸡公,一脸茫然。

争到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家里又没有多余的房间,一时间二叔叔也没辙。

傻把式耍嘴皮子不是三鸡公的对手,争不过了就挽起了衣袖,跃跃欲试,被二叔叔拉住了。

直到小猪爹娘干活回来,问清楚了他们争吵的缘由后,小猪爹一拍桌子,威言盖顶,一句话就解决了问题。小猪爹娘去楼上睡觉 ,把他们睡觉的房间让给我跟兔兔睡。

大叔叔晚上干完活回来,看到两人脸上的伤,又操起家伙想去邻村,被叔爷爷喝住了。

叔爷爷说:“莫要再生事端。以后我早点干完活,去邻村田埂上接他们两个回家就是!”

厌厌天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她天天除了嚷嚷着埋汰,要求几大盆水洗澡外。又多了个活动内容,就是跟灰蓝色上衣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因为前两次利宝傻子来家里提亲,都是穿的灰蓝色中山装,就如刑侦剧里演的,有些心理变态者,因为恨意,或者钟情于一种颜色或者生理特征,而会产生加害的心理。厌厌也是一样,从那以后,从我家池塘边走过的过路人,只要穿的衣服是灰蓝色,又再倒霉一点,刚好被坐在台阶上晒懒筯的厌厌看到,便免不了一场天灾人祸。

有两个刚好符合上面那两条情况的外村人:穿着灰蓝色衣服,恰好被厌厌看到。被厌厌冲下去,毫无防备的被扑倒在地,脸上,身上被厌厌的九阴白骨爪抓得伤痕累累。

把我看得心惊肉跳,那两个外村男人被打后,那副平白无故被鬼打了头的懵懂样子,又让我觉得想笑。

叔爷爷可笑不出来,拎着礼品,亲自上门赔礼道歉。

叔爷爷每次道歉回来,都要靠在墙上哭一场。忆及当时那场景,小猪忍不住眼泪狂流,这是身为一个父亲多无奈,多绝望,多伤痛的眼泪啊!

厌厌被叔爷爷关在了杂物房,让叔奶奶好好看管,不能让她再打人。

厌厌被关了起来,打不到外面的人,我爹的一件灰蓝色大衣,却惨遭了她的毒手。

趁着天气好,阳光大。我娘便把冬天的衣服拿去洗干净,晒了再放进柜子。

我爹有一件比较厚的灰蓝色中山装,那时候,中山装差不多跟现在的西服一样流行。刚收进柜子,就被厌厌翻出来,用剪刀剪了个稀烂。把我娘心疼得直掉泪,直说那衣服是我爹的当家衣服,平常出门吃个酒,走个亲戚什么的,都得指着它。

可是,跟那时的厌厌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其实一直以来跟她都没讲通过道理,她在自己狭隘,自私的世界里,尽情狂舞,舞出一幕一幕正常人看不懂的极品舞蹈。

我娘睡觉前还心疼得直哆嗦,毕竟在90年代初期,农村人都不富裕,何况当时小猪家被厌厌搞得多灾多难,一年来就没有消停过。

小猪爹心痛的说:“算了,衣服不算个事,我是心痛X妹子啊。越看越不对劲了!”

我爹当着我跟弟弟的面,回忆起厌厌小时候,无比痛心的说:“X妹子小时候多乖啊,人见人爱,圆碌碌的大眼睛,白得胜雪的皮肤,小嘴巴奶声奶气甜得很,天天跟在我后面叫大哥,缠着我抱她出去玩,就是我去地里干活,她也要跟着去。 我干活时,她就乖乖坐着玩泥巴。没成想啊,这么一颗好苗子,大了是这般模样!”

说到最后,我爹双手捧着脸,哭了许久,我娘也哭得说成不话,让我跟弟弟不知所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叔爷爷、我爹,这两个一辈子钢直,坚强的男人,为了厌厌,在伤痛之极时流得眼泪,说夸张点,足可以浇罐几亩旱菜地。

在厌厌第三次打了一个倒霉催的过路人后,叔爷爷忍无可忍,找来邻居,买来一些砖与水泥,把杂物房通往二叔叔与兔兔跟我睡觉房间的门用砖堵死,只留下去厅屋里的那一扇门,弄来一把大铜锁,把厌厌锁在了杂物房里,除了要去茅厕解手,才让叔奶奶开门陪她去解决下生理问题。

叔爷爷安排好几个叔叔伯伯砌墙后,叔奶奶嚎啕大哭,极及阻止:“别人家的娃子长大了,能自己去外面看大世界了,我的崽却越活越回去了,我可怜的崽啊!”

几个叔伯便停了手。

叔爷爷靠在墙上抹了把脸说:“砌死吧,我实在奈不何了!”说完快步走回房里,靠在墙上,哑着声音换我进房。

小猪至今还记得当时心力交悴的叔爷爷,抖着手在卷旱烟,操作了几十年,平常一气呵成的动作,那时却怎么也成了不事,他唤我帮他卷好,拿出火柴划火点然,吸了两口就扔在地上,把烟踩熄,然后趴在桌子上默默的哭。

谁能体会叔爷爷的彻骨之痛?从小宠爱到骨子里的孩子,小时候聪明,漂亮,可爱,细心喂养到20岁,本应该展翅高飞,乌鸦反哺,可是厌厌,却成了这样一个让人无法释怀的痛,为了她不再伤害无辜的路人,也为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叔爷爷不得不这么做,或许早就应该这么做。

厌厌被关起来后,柜子门砸在地上,爆发力十足的“砰砰”声,响得越来越频繁,伴奏着她的凄声哭嚎。

鸡飞狗跳的日子暂时平静下来,除了兔兔跟小叔叔,小猪弟苦逼一点,得天天当柴火妹给她烧水,给她抬水外,不用再担心她时不时跑出来打骂兔兔,也不用担心她冲到池塘边打无辜的过路人。

兔兔不愧为一个手工方面的天才,这方面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从小就织得一手既快又好看的毛线衣。

有一天在傻把式家楼上,无意中看到傻把式娘当新娘时的陪嫁,一台缝韧机,听傻把式说,就如屎蛆虫遇到了屎,这比喻被我们笑爆了,却把兔兔惹火了,喊了几句傻把式另外一个非常不雅的外号。哈哈。

兔兔让傻把式把缝韧机搬下楼,擦干净,自己慢慢摸索着做起了衣服。

随着中专考试的脚步越来越近,二叔叔跟三鸡公拼了死劲,听小猪娘说,不管她再晚起来解手,他们俩房间的灯都亮着。两人眼窝深陷,头发缝乱,但眼里绽放着势在必得的精神气。

看他们这么辛苦,大叔叔拖人从城里买来了比较贵的营养品,牌子不记得,跟口服液一样,一支一支用玻璃管装着。大叔叔说是补脑的,买这个的钱,是他帮人守渔船赚的外块(厌厌出事那段时间,大叔叔只要一忙完活,就扛着鸟铳去河边找人,跟一些船老板打听,一来二去混熟了,有些船老板就请大叔叔帮忙守船)

兔兔天没亮就起床,给他们俩做饭,蒸米汤蛋。家里离学校太远,要很早就出发,以前二叔叔就吃点前一晚的剩饭,就着点咸菜,随意扒两口就上学。临近考试时,他们一起床,兔兔就把热饭热菜端上了桌,盛好饭,帮他俩收拾好书包,准备得妥妥当当,他们一吃完饭,背起书包就走。

忆及这段时光,非常温馨。全家人鼓着劲儿帮二叔叔触手他的人生理想。家人齐心,其利断金啊。

在离二叔叔的考试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厌厌又往村里放了个炸弹,这次威力不亚于原子弹,差一点雪了她那五天之耻,也差一点把两村战火复燃。

那段时间,厌厌被关在房里,除了哭嚎,洗澡,砸门,甩柜子门,骂骂人外,其他倒相安无事。

那天早上,村里有个比较讨人烦的婶婶,来家里找叔爷爷帮忙。

这婶婶是村里一大极品,嗓门极大,无论到哪都大声嚷嚷,属于那种没占着别人便宜就耿耿于怀,觉得自己吃了亏的人,自己的东西却宁可扔了,也不会方便了别人,我们背后就她将进宝,意思是只进不出。

她哭哭啼啼来找叔爷爷,说她们新建的房子,刚搬进去住,经常看见有蛇出没,一天能看见10多条,有时候在厨房,有时候在厅屋,前几天,她儿子去睡觉时,一掀被子,一条蛇盘圆了在被窝里,把他儿子当即吓得口吐白沫。

她觉得是被人暗地里害了,请叔爷爷一定要去看看,还说她们家今天请了道士去做法,并要杀一只猪,为了不杀夹生猪(屠夫也是一门技术活,看似简单,实则里头学问大了,有些学艺不到家的屠夫,一刀捅进喉管,猪还可以挣扎起来跑好远,要不就是在杀猪桶里一直挣扎,把烫猪毛的开水全部溅出来。烫得旁边的人嗷嗷大叫,这就叫杀了夹生猪,主人家会晦气)为了保险起见,请了扯球屠夫帮忙杀猪。

道士做法是一件蛮好玩的事情,不但小时候的小猪喜欢去凑个热闹,对于现在的小猪来说,也挺有吸引力。当即便邀上兔兔,跟在叔爷爷身后看把戏去了。

那次是我第二次看到扯球,明媚的阳光下,他的脸面目狰狞,让人感觉到寒风阵阵,怪不得他杀猪从来没有失过手,猪不被杀死,也会被他那张丑脸吓死啊。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