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那晚,病了好些天,虚弱不堪,连床都下不了的兔兔,回光返照般神彩奕奕,眼里闪跳着幸福与甜蜜。

特别是回忆躺在病床上,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日思夜想的脸,她以为是在做梦,更以为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美男欣喜的眼泪滴在她脸上时才发现是现实,梦里的人儿终于来到了身边。

兔兔说有了那被美男细心呵护的20多天,死了也觉得此生足矣,只是真的好后悔,好遗憾没有做一回他的女人。

那晚的兔兔很是兴蹦,呢喃了大半夜,直到窗外渐渐发了白,怂小猪已经断断续续做了好几个不太连贯的梦,她才沉寂下来。

第二天,怂小猪第一次起得很晚,晚上听兔兔回忆那一直以来,我特别想知道的新婚之夜,心情随着她的讲述而激荡不已,睡得很晚。

我好不容易才挣脱暖和的被窝,下定决心钻出来,费了好大劲才把衣服穿齐整。

兔兔沉睡着,脸色异常苍白,呼吸很轻,我轻轻摇了摇她,没有任何反应。吓得我赶紧跳下床,打开门想喊大婶婶。门一打开,就看到傻把式站在门口,说他一晚上没有合眼,天一亮就在门外守着了。

傻把式给兔兔把了把脉,又摸摸兔兔的心跳,脸色明显着了慌。交待我喊醒兔兔,自己跑了出去。

过了好一会,二叔叔,三鸡公被傻把式叫了回来。

傻把式说:“云艳姑姑怕是不行了,得马上去城里医院!”

二叔叔让三鸡公去他们村里请权伯伯的狗公车,三鸡公跟弦上射出的剑一样飞快往门外蹦。

傻把式追了好几步才把他拉住:“狗公车太颠簸,云艳姑姑现在的身子受不了,得用靠背椅抬!”

二叔叔直点头,交待我给兔兔穿好衣服,兔兔的身子很柔软,气息非常微弱,傻把式流着眼泪不停吸着鼻涕,跟我一起帮兔兔把衣服穿好,裹着被子把兔兔抱到厅屋,靠在竹椅子上,三鸡公跟二叔叔找来绳子,把兔兔绑好,抬着兔兔出了门。

中午叔爷爷回家,知道兔兔被送去了城里医院,坐在桌子前抖着双手卷旱烟,卷了几次才卷好,没划火柴点燃就往嘴里吸,吸了几口空烟后把烟扔在地上,踩了两脚,佝偻着背出了门。

下午跟着叔爷爷回来的还有一个神婆,在邻近几个村里小有名气,她跟圆滚滚的道士一直有点不对付,维护着各自的神学领域,大有点神人相轻的意思。神婆进屋后即让大婶婶点香案,要了兔兔的生辰八字,在厅屋里耍起了把戏。

叔爷爷无比虔诚的配合着神婆的所有要求,这个已经历经多次丧子之痛的老年男人,愁苦,悲伤深深刻在脸上,在无路可想时,希望借神婆的力量,来为兔兔祈福。

二叔叔他们一直没有回来,大婶婶的肚子已经显怀,她腆着肚子站在台阶上,不停跺着脚,向村口的方向张望。时不时走到厅屋,抬眼看着墙上的大叔叔:“景新,如果你地下有灵,你要保佑妹妹好起来……”

那块老神姜缩在厌厌的乾坤殿,没有出来看一眼。我娘去杂物房劝了两次,希望她能出来,也给兔兔拜拜。

或许是在跟好久没有跟她睡一个被窝的叔爷爷置气;或许可以让她10来年可以养尊处优,不沾家务活的兔兔的生死,于她而言无足轻重;也或许在她眼里,做这样的事情于兔兔而言,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反正连我跟弟弟都跪在厅屋里一晚上不停磕头,她做为兔兔的亲娘,却终究没有出来!

第二天中午,二叔叔跟三鸡公终于回来了。二叔叔哑着嗓子说:“还没有好转,医生说去年身上被牛踩了,没有完全好,前月个月又吐了血,太劳损了,医生说先住几天院看看,傻把式在医院守着,我回来给妹妹拿衣服!”

三鸡公的眼睛肿得跟桃子一样,跟我一起给兔兔捡衣服时,眼泪长流,又怕被我看到难为情,我一抬眼看他,就低下头,露出一个比哭难看一万倍的笑脸。

临出发前,二叔叔跑向埋大叔叔的坟山,到了大叔叔新坟前,二叔叔跪下去,趴在还没有长草的新坟包上:“哥哥,求求你保佑妹妹不要死,哥哥……”话没说完,再也说不下去,眼泪滴在坟包上,却死死压抑着没让声音哭出来。

三鸡公把二叔叔强行拉起来。二叔叔脸上,身上都是泥土,特别是脸上,因为眼泪太多,跟土粘在一起,像极了过年做圆子时,肉团上粘了满层的糯米。

我执意要跟着一起去医院,兔兔于我来说,不只是姑姑这么简单,我们更是朋友,按现在时髦的说法,我们是闺蜜,她对我的呵护、包容与宠溺,更像是亲娘。

兔兔静静的躺着,傻把式坐在床头,抓着她的手,在她身旁喊美男的名字。

马上要过年了,别人都开开心心准备年货,回家过热闹年,医院显得越发冷清与煞静。

过年前两天,美男娘到医院看兔兔,看着缩在病床上,瘦小的一团身影,又哭出了声,抱着兔兔的头说了许久话。回家前在走廊里跟二叔叔说:“早几天我就跟小X打了电报,但小X已经不在青海。他几个叔叔,兄弟,包括我跟他爹,都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这可怎么办啊?唉……”

兔兔连续几天没停歇的挂吊针后,慢慢好起来,可以坐起床了,可以勉强吃点稀饭喝点汤。

傻把式守在兔兔身边,从他嘴里喊出的名字却是美男的,他知道美男是能支撑昏迷中的兔兔坚持下去的最大意念。

二叔叔去找几个亲戚借钱,大叔叔的离去与小叔叔的病,把家底掏得一穷二白,还有前一年斗死的牛债没有还清。

三鸡公从他爹娘那里要来了一点钱,隔几天就从家里捉来几只老母鸡,到他在城里的一个老表家,借了厨房,给兔兔炖了汤,送到医院。

听三鸡公跟二叔叔偷偷说:“好在有我二哥帮忙,才能隔几天捉鸡出来,我娘气得在家直打滚。”

二叔叔说:“那就捉我们自己家的家出来吧!”

三鸡公连连摇头,尖着细嗓子小声说:“嫂嫂就快要生了,我家又没有月婆子。捉几只出来有什么所谓?”

后面三鸡公跟着二叔叔小小发了一笔,那城里亲戚却很是落魄,96年两夫妻双职工下岗,慢慢的生活都成了问题,2002年两口子满脸讨好奉承的媚笑,求三鸡公借钱供女儿读大学,他们拿着钱走了后,三鸡公连连摇头,脸上露出鄙夷的冷笑,说以前狗眼看人低,借了个厨房用了20来天,受尽了那老表的白眼、屈辱与谩骂。这就是人生,往长了看,其实都是一部冷暖心酸的好戏。

不得不说兔兔这一生,有美男,傻把式,三鸡公这三个男人,从心底里的深爱与不顾一切的付出,做为女人,她此生足矣!

年关了,欠邻居的债款要叔爷爷与我爹结算;大婶婶大着肚子操持家务;我娘要准备年货,老神姜跟厌厌娘娘除了吃饭睡觉,其他事情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只能我跟二叔叔,傻把式,三鸡公守在医院照顾兔兔。

傻把式爹娘来了医院两次,喊他回家过年。

傻把式安安静静守在兔兔床前,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他娘知道奈不何这只犟驴子,只好叹着气无可奈何回了家。大年30下午,傻把式爹送了一些煮好的鸡汤,鱼肉送到医院里。

那两年我家的光景,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前一年,虽然要赔钱,厌厌作死闹腾,但好歹家人团圆齐整。那一年却失了一根顶梁柱,我,二叔叔,兔兔在医院,小叔叔在他舅舅家,团圆饭的饭桌旁边,还没有坐够一半席位,可怜的叔爷爷肯定又是和着泪水而眠……

除夕之夜,我们五个人,喝着三鸡公受够了白眼屈辱,从亲戚家炖来的鸡汤,一个个喝得泪流满面。

正月初四我娘跟兔兔几个舅舅、舅妈到医院看兔兔,把我带回了家。

到家后才知道,家里发生了一场大把戏。

神婆做完法事的第三天,厌厌在杂物房闹腾着要洗澡,闹了一上午没有达到目的后,便用砍柴刀把自己身上刨得血淋淋的。

叔奶奶心疼得拍着大腿哭嚎,为了使厌厌停手,便指使挺着肚子,本来操持家务就挺艰难的大婶婶去给厌厌生火烧水。

叔爷爷忍无可忍,抢过厌厌手里的砍柴刀,失控的砍在她手腕上,还好砍柴刀不是特别锋利,且最前面有点勾,厌厌手腕只被砍进去一点点,可还是血流了不少。

叔奶奶癫了似的扑上去,要跟叔爷爷拼了她自己那条尊贵的老命。

两个加起来100多岁的人,耍辣花戏一样打了一架,当然后果可不是耍把戏那么乐观,两个年轻时有商有量,很少红脸的老人,为了厌厌那作死的玩意,一个脸上挂彩,一个身上满是鞋印子。

我娘说那天她去地里拔萝卜了,大婶婶在屋后面烧火煮猪食,我爹去办年货。两老年侠士干仗时,拉架的人都没有,弄成了两败俱伤。

我爹娘回来后,赶紧把两人拉开。厌厌那始作佣者却坐在床上若无其事的用刀刨着手臂上的肉,看也不看正打得风声水起的爹娘,也不管不顾自己手腕上流下来的血。

被强制劝停后,叔爷爷靠在墙上休息了一会,说了他们打架的原因。

叔爷爷气得直哆嗦,舌头都缕不直了:“死老婆子,你的心是越来越瞎了,艳妹子还在医院生死未知,年梅大着肚子没停手的干家务,你还有脸让她给这讨债的烧水,你瞎了狗眼黑了良心!”

“我老婆子要是眼睛好,就自己去烧火,不必指望你们。你要眼睁睁看着X妹子把自己身上刨得血淋淋,没块好肉?你当爹的才黑了良心……”叔奶奶坐在地上,抹着眼泪,理直气壮的分辨。

叔爷爷差点又抓着鞋子,要去拍扁那块老神姜了。好在有我爹娘在,两人一边劝一个,暂时休战。

叔爷爷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般,让我爹把叔奶奶跟厌厌给扔到门外去。

我爹娘当然不敢,可叔爷爷发了横,说我爹不帮他,那就他自己滚蛋,再也不回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这完全是给我爹下套啊,左是慈禧老太后,右是李公公,谁都不好得罪。

我爹是叔奶奶带大的,一直把她当亲娘。在我爹左右为难中,我弟弟不愧为我爹的好儿子,他手里举着根放羊用的竹子,很用力的打在厌厌床上,最靠近厌厌那两条懒腿的地方,一鞭一鞭往下抽,边抽边说:“你们俩个最讨厌,天天光吃饭不干活,现在爷爷不要你们了,你们赶紧走,走,走……”

我娘喝住我弟弟,当起了和事佬,但叔爷爷死了心,说家里只能留一个,叔奶奶跟厌厌不走,就他走。

最后我爹劝叔奶奶,让她跟厌厌回她娘家住一段时间。

僵持了一下午,在我爹娘嘴皮子都薄了两层的情况下,叔奶奶跟厌厌娘娘终于滚出了家门,去祸害她的嫡亲舅舅们去鸟。

我回家后第一件事,就去了厌厌娘娘的乾坤殿。她的房间以前我能进去,但不能乱动乱翻,不然厌厌会马上喝上一句:“吊肚子公猪,你手痒啊!”吓得怂小猪立马缩手,悻悻然,但又不甘在她面前示弱,会故意把双手反剪在背手,扬着头哼一声:“我才不稀罕动你的破东西!”然后慢吞吞跺出杂物房。

实际上人精小猪,对厌厌的生活与房间很是好奇,我实在好生奇怪,天天冒个卵事,窝在床上的厌厌,到底是如何度过这些年的大好光阴的?

这成了我好长一段时间的心病,这下老虎不驻窝 ,天赐好时机,如果错过了,天理不容啊!

厌厌的所有好把戏其实很好找,一挪开枕头,就能一锅儿端了。好几本世界名著,有红楼,三国,聊斋,西游记,还有几本很旧的故事书,看得出来,厌厌是个有点小文艺范儿的女青年。

美男之前给她写的几封信,整齐夹在一个小本子里,可能是经常翻看的原因,有点发黄有点皱,信纸上很多水晕,估计是眼泪滴在了上面,有些字都看不清楚了。

美男肯定是因性而爱的代表军,他给厌厌的信,没有任何与暧昧相关的字眼,跟平常与人的态度一样,彬彬有礼而淡然,每封信都比较短,就是说了些部队里的生活趣事,战友间的相处,哪像跟兔兔哇,笔下那种柔情蜜意,跟他185高帅粗的伟岸形象完全对不上等号。

小本子上面,用钢笔写了许多东西,有些字估计是眼泪滴在上面,已经糊花,形成一圈圈的水印子。

厌厌的写作水平非常高,估计跟她看小说有很大关系,从小本子上,读出了她从认识美男那一天开始,对美男的钟情与思念,彻底失去后的痛彻心扉与懊悔,到知道被两只丑八怪糟蹋后的耻辱与嫌恶,再到认识奶油却被欺骗后的心路历程。

本子最后,写了许多个大大的恨与死字,写了许多大叔叔与美男的名字。

有整整一篇,写了她跟大叔叔从小的过往,写了她对大叔叔离去的痛不欲生与忏悔。

在科学发达的今天,从心理学范畴来看,厌厌的心理已经出现了很大问题,爱而不得的恼怒,两只丑八怪那不共戴天的仇恨,奶油的欺骗,大叔叔的离去,使她跟兔兔一样,背负着深重的苦痛。

可惜啊,就如大叔叔从水里捞出来那一刻一样,完全无力回天了,她的苦痛始源于自己作死,把一副极好的牌活生生打成了这样,能怨谁?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