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一二章 厌厌闯祸事起因

那个敢第一个吃螃蟹,最早一批在城里捣腾生意的亲戚,长得一副灵醒样儿,开口说话却略带结巴,没有蜡肠嘴那样的功力,但说到激动的地方时,舌头就打了结,说出来的话也就含含糊糊了。

在他亢奋的肢体表情里,全家没有一个人能听明白这次颠峰对诀的原因,光看他手舞足蹈表演高手过招的过程了。

他随手抓起桌上给他倒水的茶杯,一口气喝尽后,喷着水沫子,扬起胳膊往下狠狠一砸,打着结巴说:“这……这就是那个老女人,拿着……拿着一个空酒瓶子,砸……砸在了X妹子脑壳上,那血就“呼哧”一下冒……冒……冒了出来!”

“我的崽啊,被打了脑壳子,还流了血,那还有活路么?”没等小结巴把话儿缕完,叔奶奶“扑咚”一声坐在了地上,哭嚎了起来。

“莫急……莫急……X妹子岂是善茬?只见她“嗯”都没“嗯”一声,也……也不顾脑壳……脑壳上的血,捡……捡起……地上碎了的酒瓶……就插……插……插进了那……女人的肚子里!”小结巴边说边利索的做了一个抗日片里,英雄们跟鬼子干白刃战时,端着刺刀冲向前方,狠力一挺,刀尖没入鬼子肚里的潇洒动作,丰富的肢体动作很好的弥补了语言上的缺陷。“现在两……两……人都进了医院,血……都流了不少!”

听到这里,叔奶奶可能觉得她的大宝贝到底没输阵势。没有再嚎,爬起来走到一直紧皱眉头的叔爷爷身边:“老头子,你赶紧去一趟城里看看吧!”

人越老,性格就越像小娃子,这话很好的体现在叔爷爷跟叔奶奶身上。自从过年时那一仗后,叔爷爷一直睡在厅屋,没有床上那点事做为感情的融合剂,两侠士半年来都不对付,除非必要时候,你问我答干巴巴的两句外,其余时间都是大哥不理二哥。

“我不去,新毛头没了时我就死了心,那讨债鬼的事情我再也不会管!”叔爷爷脸色如墨。

叔奶奶当然不依不挠,半年来第一回,在叔爷爷面前低下了那一直以来高贵的头,求了许久,叔爷爷死活再没吭声。

叔奶奶再去求二叔叔,二叔叔没有说一句话就出了门,跟三鸡公去煤矿里挑煤去了。

叔奶奶见没人搭理,像誓死如归的女壮士般豁了出去,说她瞎着老眼自己去城里。

两人走到台阶上时,我爹娘刚好从外面回来,叔奶奶像终于找到了组织,眼泪鼻涕齐刷刷的来了,一颗我见犹怜的慈母心,让人不忍拒绝。果然,我爹当即就决定去城里看看。我爹对厌厌的感情最特别,对叔奶奶也是最尊敬的。

爷爷早逝,奶奶不顾我爹哭求而改嫁,把才几岁的他孤伶伶扔在家里,当时身体眼睛都健康,贤惠善良的叔奶奶把我爹带回家里,像亲生儿子一样抚养。厌厌做为他们结婚六后迎接的第一个孩子,自然多些宠爱。我爹那时10多岁,感恩之心与对一个新生命的喜爱,倾注了全身心的感情,厌厌从小基本上是我爹抱大的。所以对于厌厌长大后这种拧巴作的性格,造出那些害人害已的祸事,我爹是最痛心,最恨铁不成钢,也是最牵挂厌厌的那个人。

小结巴的坐驾是一辆当时无比高大上的摩托车,我爹娘坐上后座准备去城里时,好奇心甚强的我也想跟着去看看,便拉住了我娘的衣襟子。

我娘对我挺是宠溺,对我的要求一般不会拒绝,有时候还会因为我跟我爹干仗,当时年轻力壮的爹,床上那点快活之事全捏在我娘手里,所以每次干仗都以我娘的胜利告终。

那回也一样,我娘答应我跟着去,我爹不干,两人争执了一番,最后短腿小猪还是得瑟的坐在了摩托车的油箱上,像粒大眼屎一样堆在小结巴的胸前,人五人六,得瑟逼逼的第一次坐上了摩托车,在路上碰进小伙伴们时,恨不得像中央首长阅兵时那样挥手致意。

到了医院,看到久违了的厌厌娘娘,头上包着一圈白纱布半躺在床上。

那个病房有四张病床,旁边床上躺着一个50来岁的女人,肚子上包了一圈白纱布。一个年轻男人跟一个矮个子女人在争吵,其他两张病床也有人,坐在床上饶有兴趣的伸着脖子看把戏。

见到我们,半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厌厌,眼睛突然亮了一下,但转瞬即逝,很快垂下了眼睑。

那老女人却来了劲头儿,“突突突”跟打机关枪一样,一连串声的说了起来,后面得知那女人是专业的妇女工作人员,嘴皮子功夫真乃一流,说完整个过程没怎么换气儿,语言流利,思维清晰,重点突出,让人一听了然。

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又归功于厌厌娘娘的作死。

小结巴舌头不利索,脑瓜子可是转得倍儿快,他把厌厌请去守店,自然有自己那点小盘算。厌厌娘娘也不辱使命,自从她到了店里,就如海洋之心进了世界级的展览厅,她那让人过目难忘的惊艳美貌,很快就吸引了许多狂蜂乱蝶,溜冰场的生意顿时好到爆棚。

在这一群像屎蛆虫看见了大便时的那群蛆里,有个人因为钱多人傻而很快脱颖而出。

这便是那天病房里的那个男的,他见了我爹娘后,很是必恭必敬,介绍自己叫谭正。

谭正这人怎么说呢?一看到他,就会让不由自主想到8个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长得又高又壮,但脸上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向人嚷嚷:“我是笨蛋!”有些人,一看面相,就知道是个机灵人儿,就如短腿小猪,嘿嘿!有些人一看就觉得憨厚,敦实,谭正比憨厚敦实还要实诚七八个档次,介于二百五与智障之间的那种感觉。当然这只是他的长相给人的印象,并不是真正的白痴,他是玻璃厂的工人,家里条件也不错,爹也吃着玻璃厂的皇粮,他娘,就是跟厌厌打架的老女人是县委妇联的主任。

听他自己说,他一见厌厌,就如看到从天而降的仙女。对厌厌那是一个贴心又贴肺,恨不能把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挖出来给厌厌娘娘炒菜吃。

在谭正两个月越挫越勇的攻尖下,厌厌最终沦陷,跟谭正你浓我浓了一段时间。

在谭正以为终于抱得美人归,仰天狂笑三百声的嗨森得瑟中,诺贝尔“作”家厌厌却因为一件非常不值一提的小事,把谭正甩到了太平洋,并在那一圈围绕她的屎蛆虫里广而告之。

第一一三章 厌厌的感情纠葛

谭正25岁,那时的人一般结婚比较早,25岁已经算是挨着剩男线的边了,所以他家那妇女主任着了急,刚好有人来做媒,给他介绍了个城郊的姑娘,长得相当不错,被厌厌像丢抹布一样扔了,且大失颜面的谭正,可能急于想摆脱失恋的空虚寂寞冷,两人一看就对上了眼。

妇女主任跟我们谈话时,有一种天子脚下吃皇粮的城里人,对泥巴腿儿乡下人浓浓的,稠稠的优越感。

当时确实是这样,好多农村人,为了个城里户口削尖了脑袋,花大钱买,或者水灵灵的妹子,嫁个城里的老年歪瓜劣枣,就为了个城里小本本。万万不成想,不到30年,就完全逆转了天,现在城市户口想迁回农村比登天还难。特别是有些城郊,随着城市扩张,一拆迁就赔几套房,几个门面,那些当初耍尽脑汁换了城里小本本的城郊人,一根毛也没有,如果能穿越回去的话,肯定会恨不得将自己开膛剖肚。

时间的威力实在太大,非常好的诠释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方唱罢我凳场的含义。

城郊姑娘为了当时炙手可热的城里本本,对谭正可谓温柔之极,两人很快打得火热。

谭正为了报得那一甩之辱,很快就带着城郊姑娘去溜冰场得瑟,大有一番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范儿。还真没成想,他这一举动,真把厌厌娘娘刺激得不浅。

厌厌娘娘是谁?还记得那可怜的豇豆不?从兔兔碗里夹出来后,会被直接扔到地上的。所以厌厌娘娘马上对谭正勾了勾手指头,谭正倒不是掰不弯的美男豇豆,这只笨豇豆立马欢天喜地着了厌厌的道儿,把还热火朝天着的城郊姑娘扔到太平洋去了。

妇女主任很是郁闷的说,面对城郊姑娘家人气愤填膺的声讨,她好话说尽,还赔了一些钱,才收拾好这团难麻纱。

两人在一起又裹了一阵子,厌厌娘娘不知道又抽了哪门子疯,再一次让谭正夹着卵子滚蛋,没有给他留一丝情面,又在那群屎蛆虫里闹得人尽皆知,让谭正的笨脸丢到了银河系。

治疗情伤最好的办法就是有人接盘,好在有个城里小本本,又吃着皇粮,对于那时的农村姑娘来说,这条件不亚于现在的宝马车加官富二代。很快,谭正又带一个姑娘去厌厌眼前晃悠去了,这回可有了点示威的味儿。

不知道是出乎意料之外还是在谭正那小盘算之中,厌厌娘娘又向他妩媚的勾起了手指,这回谭正聪明了点儿,拿了点翘,起先对厌厌不冷不热,可经不住厌厌的闹腾与美貌,很没骨气的又跟巴儿狗一样,抱住了厌厌的美白大腿,那姑娘成了可怜的第二任炮灰。

妇女主任再一次赔尽了笑脸又折了一张毛爷爷。

说到这里时,躺在病床上的妇女主任,脸色暴怒得能拧出水来,盯着厌厌身影的眼里,闪跳着火焰山一般的烈火,可不是从牛魔王的婆娘那里,借一把芭焦扇就能熄火的。

最让人气愤的还在后头,两人又好了不到一个月,不知道是哪处痒痒没有挠好,厌厌又对这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笨豇豆不满意了,死活要一刀两断。

谭正很是郁结消沉了一段时间,也不想再找婆娘。把妇女主任气得把谭正锁在家里暴揍了一顿,直骂自己生了块没用的腊肉,被一个乡下女人迷得没了魂。

妇女主任说完后,谭正很配合的拉开衣领子,指着伤疤说:“这是我妈给打的,当时流了很多血!”打归打,谭正传宗接代的任务还是得完成,妇女主任这回亲自出山,给他介绍了个城里姑娘,就是病房里那瘦得纸片人一样的妹子,全身上下一马平川,皮肤白净,眼小嘴大,牙齿间缝儿很宽。

在妇女主任的逼迫下,笨豇豆跟一马平川谈起了恋爱,本来皆大欢喜,对于前面两个农村姑娘,妇女主任其实除了自己儿子被一个乡下妹戏耍有点气结,其他倒没有太大惋惜,毕竟在她眼里,那是两个不同阶层的人。

这回的一马平川那可是质一样的飞跃,她不容有半点闪失,严格监督起了谭正的行踪,严厉禁止他再去溜冰场。

世界上总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事之徒,谭正找了个一马平川的事情,由一些人添油加醋,传到了厌厌耳里,这作死的玩意,又胸闷口燥了起来,主动去找了笨豇豆。

真应了一句老话,自己是包子就莫怪狗盯着。谭正就是只这样的大包子,三番五次被厌厌戏耍得团团转,但还是抵挡不住厌厌的魔力,又偷偷摸摸的苟且起来。

这回碍于妇女主任的权威,谭正没敢跟一马平川说分手,玩起了脚踏两条船的好把戏,厌厌这作死的,把皇后娘娘般尊贵的正牌女友身份,生生作成了见不得光的死三儿。

高手对诀的爆发点就在前几天。

经过谭正的左缠右泡,终于把厌厌娘娘这顿满汉全席般的美艳大餐给弄上了床。

在笨豇豆极力忍住哈喇子,想大展一番忍耐已久的拳脚时,他的灰蓝色短裤坏了大事,大家别忘记,灰蓝色是厌厌娘娘的死忌,所以不用大拇指头想,笨豇豆被厌厌一脚踹下了床,快速套好衣服跑了路。留下对摆上了桌,夹到唇边,正准备一口吞下,却突然被人打掉筷子,掀翻了桌子般恼怒得不知所已的谭正。

憋着一口无处发泄的恶气,笨豇豆回到自己家,一马平川正在他家厨房帮忙做晚饭,他爹娘都没在家,饥渴难忍的谭正,没有吃上满汉全席,此刻见到家常小菜,也觉得秀色可餐,起码能填饱肚子,便把本想施展在厌厌身上的才华,全部施展在了家常小菜身上,把瘦小的一马平川按在厨房的隔板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嘿哟嘿哟”一番。

谭正嗨森完后,便回了房间睡大觉。

妇女主任回来,看到隔板上的血,还以为是谭正老爹杀鸡时滴下的,在碗柜里到处找鸡吃。没成想这是一个女孩人生之路上,质变飞跃的象征之血。

所以在他们一家三口吃晚饭时,一马平川的爹娘、几个舅舅一齐杀到了谭正家,结果可想而知,谭正又被他老娘好一顿修理,一再保证尽快办酒席,两人赶紧结婚。

不知是对没有吃到口的美味始终放不下手,还是一马平川跟前凸后翘的厌厌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一个地,谭正受不住厌厌的手指勾勾,眼睛眨眨,又屁儿颠儿的,心甘情愿做起了厌厌身边的博美犬。

厌厌听说谭正快要结婚,闹腾得天翻地覆,谭正这根笨到外婆家的豇豆,竟然真去跟一马平川提分手,并答应赔钱。

这回可直戳了妇女主任的心窝儿,一气之下,找到厌厌守着的溜冰场,就如梅超风对李莫愁的刻骨恨意,跟厌厌娘娘撕打了一仗,直打得山崩地裂,天雷滚滚。

两人到医院后,谭正被他爹跟一马平川打得有点像猪头三,脸上还有几个清晰的巴掌印。

厌厌听了谭正与一马平川的争吵,晓得了谭正竟然与一马平川叉了又叉,圈了又圈,从病床上跳起来,狠狠锤了这根笨豇豆几拳,嘴不停歇的骂:“你竟然跟她XXX(方言)竟敢跟她XXX?”

谭正捂着本来就被打得猪头似的脸,边躲闪边辩解:“谁叫你脱光了衣服又跑了,我无处泄火才这样的!”

“谁叫你穿蓝色内裤,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你只要穿灰蓝色衣服,我就要打你人,你为什么不听话?”

“我外面又没穿蓝色,内裤而已,又不用天天给人看!”

“反正就是不准穿!”

我爹实在忍不住,把厌厌推回床上,抬手左右四个巴掌,打完后自己气得胸口像在拉风箱,厌厌倒安安静静,咬着嘴唇,跟哑了似的不再吭气。

妇女主任那极为厉害的嘴皮子,口里吐出来一串又一串鄙视之极与恶毒的谩骂,她说:“知道乡下人贱,没成想你家妹子这么贱,仗着一身狐狸皮,骚得满条街燥气冲天,把我儿子当什么?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当抹布用还是当猴儿耍?如果她再这样搞,我定会找人打断她的腿,剥了她这身臭皮囊。”

那天我爹娘跟爆怒之极的妇女主任陪尽了笑脸,说尽了好话,把身上好几天挑煤赚来的几十块钱付了医药费。

我娘被气得无可奈何,轻声询问厌厌为何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去撩拨谭正,问了好久后,厌厌终于小声嘟囔了句:“他又不是小X(美男)我只想要小X,我心里只有小X!”

我娘被气得直锤胸口,又好气又好笑:“你既然心里只有小X,为什么要去招惹人家谭正?男女感情不是做把戏!”

厌厌眼睑都没有抬,跟死了似的不再吭气。

当着所有人的面,我娘跟我爹,狠狠教训了厌厌一顿,让她一定跟谭正断了往来,不能再祸害别人,如果再去惹事,我爹会喊来二叔叔,砸断她的腿。

厌厌一动不动的靠在墙上,表情看不出心情有任何起伏,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到傍晚时分,我们才从医院出来。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