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一八章 厌厌未婚先孕

两情相悦深爱的美男,两年来杳无音信,最后的信里有误解,有绝望,也有对自己生命的漠视。至今,他是生是死还打着个问号。

有过几次救命之恩的傻把式,以为自己会死掉才把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兔兔知道傻把式的犟驴脾气,他想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是志在必得,不到黄河心绝不会死。

兔兔越来越心焦气躁,每次伤心难过时,她右手的手心手背是最倒霉的,免不了要被她自残。每餐数着米粒吃几口,便偷偷把碗里的饭倒回锅里,躲进房间织毛线衣。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年来一直冷脸相对的两老年侠士,有了兔兔这门喜事的调和,说话又和声细气起来。

叔爷爷找风水仙看日子,叔奶奶让我娘赶集时给兔兔买两套新衣服,这可是叔奶奶第一次给兔兔买新衣服穿,好难得啊!

之前兔兔一直穿厌厌不能穿了的衣服,厌厌高一些,骨架子大,兔兔娇小,穿在身上,就像牛栏圈里关了只猫咪。直到跟美男拜堂后,美男娘给兔兔买了几件新的,才总算穿了几件合身形的衣裳。

家里没有人问过兔兔是否愿意出嫁,也没有人关注过兔兔是不是爱傻把式,有没有男女之情的那种爱。

好日子很快确定下来,过完年,正月十二就摆酒。

邻居们都笑称这门亲事结得实在好,抬家具的人都省时省力,下个坡就到了。

我爹娘,大婶婶不停忙活着兔兔结婚用的家具,大红被子,兔兔的新娘礼服,不亦乐乎。

我弟弟最喜欢傻把式,他直接改口叫上了小姑父,把傻把式乐腾得满面红光。

正月初二,久违了的厌厌娘娘回来省亲了。

这回没了以往的神彩飞扬,眼眸低垂,满脸沮丧与不甘的拧巴,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走进了杂物房,把门重重的关上,从里面拴住了。如果没有跟在她后面的那个男人,没有人注意到这颗城里的海洋之心,突然照耀在了这个农家小院里。

那男人被厌厌关在杂物房外,提着一大袋子东西,很是单薄与萧瑟。个子比较矮,身形极度苗条,上身一件黄褐色,背后开个叉叉的小西服,下面一条黑裤子。裤腿短了一大截,脚裸光秃秃的露在外面,大冷天袜子也没有穿,细细的脚裸冻得暗红暗红的,跟放在开水里拔毛的鸡脚一样。脚上一双黄胶鞋,西服搭胶鞋的装扮很是滑稽。脑袋长得特别小,搁在他细小的脖上,倒不显别扭,只不过比正常人的脑袋小了一圈,显得气场微弱。脸蛋跟算盘珠子一样小小的,圆圆的;眼睛是全身上下唯一的亮点,大而圆,眸透精光,显得异常精明。五官没有特别丑,就是非常小家子家,典型登不了大雅之堂的货色。

看到他,我回想起前年的正月初六,185的高帅粗穿着藏青色的大衣,脚上一双黑色军靴,站在厅屋里,那气场,那气质 ,马上使杂乱寒碜的厅屋豪光气爽,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他提着一大袋子东西,傻傻的、安静的杵在杂物房门口。既不敲门,也不跟任何人说话,我默默站在他身边,仔仔细细打量他好久,他的这个形象现在还深深的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大婶婶抱着壮壮到台阶上玩看到了他,赶忙打招呼。小算盘说他叫李庆,跟厌厌一起回来的。

“哦!”大婶婶一副了然的口吻,原来是咱们的厌厌娘娘,从城里又带回了能让叔奶奶欣喜不已的“冬瓜”。

叔奶奶看到这个娇小玲珑的“冬瓜”后,果然开心不已。让我接过他手中提着的东西,把他请进了房里,春风满面的跟“冬瓜”呱叨,去找我们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好籽籽去了。

没一会就听到了叔奶奶一声惊呼,跑进去仔细一听,才知道厌厌娘娘又给了全家人一个大惊喜,她肚里又有了货,出自小“冬瓜”之手。

这小“冬瓜”李庆高壮不及谭正;皮相跟小卷毛一个天一个地;气质,风度跟鹰勾鼻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可是偏偏就是他,成功的往厌厌肚子里播下了种。正印了那句话,千挑万选,万里花丛采到一朵烂狗尾巴草。

叔奶奶面无表情,敲开厌厌的门,唱起了那句几十年没变过调,也没改过词的顺口溜。对厌厌来说不痛不痒,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脸蛋明显瘦了,神情很疲倦,一双平时流动飞转,传情放电的美目有点呆滞,下眼框好大一团青灰色。性感红润的嘴唇紧闭,嘴角稍微向下拉着,显得拧巴,非常之不开心。

“死妹子,你在外面到底干的什事?”叔奶奶拍拍厌厌的大腿,轻言厉声。

“我咋么知道,他一直在溜冰场玩,守了我一年,天天给我从家里提来好吃的,我们……我们……”厌厌低声嘀咕。

“有点好吃的就跟他同房?死妹子,你要气死娘啊。你们一没人做媒,二没有拜堂,就同起了房,还怀上了娃!”叔奶奶气得在厌厌大腿上重重拍了一下。

“莫吵了,烦死了,我咋么知道就怀上娃了。烦死了,唔唔唔……”厌厌翻个身,把脑袋埋在被子里,趴在床上痛哭。

叔奶奶看了她许久,心疼得真摇头,又走到外面房里,跟安安静静坐在桌子边的李庆又聊起了人生与理想。眼里没有了之前那种欣喜,只有愤怒跟无奈交措。看得出来,一直秉承再烂的冬瓜里,也能找出几颗好籽籽的叔奶奶,对李庆并不满意。

先前的谭正吧,看起来笨,但至少高壮,身胚子在那里;小卷毛人虽然鸡贼,但一副上等好皮相至少舒服了眼球;鹰勾鼻更不用说,相貌不差,气度卓尔不群又多金。这个李庆,身形如鸡,脸如算盘珠,说话卡在喉咙坎坎里,一句话要重复个两三遍才能听他清楚他到底念了什么经。

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李庆是用的什么法子,把满身是刺,惊艳绝纶的厌厌娘娘给弄上床,并成功播下种子的。这个过程,厌厌不肯说,李庆那卡在喉咙里的声音,含糊不清。但事实摆在桌上,肚里还留下了铁证,让人不得不信。

第一一九章 厌厌不打胎也不嫁,僵局

二叔叔瞧了瞧李庆,轻轻哼了一声,走到台阶上后,叹了口气:“我还以为那娼妇要挑个什么皇公贵胄回来,这个不要,那个不行,末了拎回来这样一玩意儿!”

我爹更是不满意,跟二叔叔在台阶上并排站着,把吸到了尾的烟屁股,用力弹到台阶下面的臭水沟里:“这李庆,身材这么矮小,就算赚来个三瓜两枣的,搞不好也会被人抢了去。X妹子自寻死路,先前的谭正高高大大,城里吃着皇粮,跟黑猫耍老鼠一样耍着玩,活活作丢了。身材高壮的人就是再没本事,那高壮身子也是本钱,唉!那鹰勾鼻就更不说了,有模有样有气度!这天杀的从来没干过一件让人舒坦的事!”

叔爷爷不置可否,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随厌厌去了。

肚里有了货可不是好玩的,我娘跟叔奶奶在平顶房里,呱叨了好半天。

我娘又跟李庆聊了许久,李庆说话的声音确实太小,我娘的耳朵差一点就贴在了他的嘴唇边上,像两地下党员在交流国家机密。

聊了好一会,我娘拉着叔奶奶,还有我爹进房商量,我也紧跟着进了门,跟在我爹高大的身影后面。

我娘说:“刚才问清楚了,李庆家也是城里的,他爹在三中当老师,娘在城里开了个批发部,家底子应该还很是要得,他说家里有一条街的楼房。这回来我家,就是听爹娘的旨意,向叔爷爷提亲。”

“怪不得那死妹子说,李庆守了一年,天天给她送吃的,原来家里就是卖东西的!”叔奶奶一副突然了然的神情。

“这肚里有了是大事,过不多久就会显怀,这没名没份的,叫村里人咋看?”我娘跟我爹一样,对厌厌的感情很特别。不管厌厌之前做了多离谱的事情,他们俩都是最牵挂她的人。

“娃都有了,趁肚子还看不出来,赶紧把结婚证扯了,把酒席摆了!”我爹一锤定音。

叔奶奶跟我娘去杂物房跟厌厌谈,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厌厌听说要她跟李庆去扯证摆酒席,马上跳起身来激烈反对:“我才不嫁那三坨牛粪高的死矮子!”

“你不想嫁给他,为什么要跟他同房?”我娘被气得有点郁结,厌厌娘娘的脑回路真不是一般人能长出来的。

“我咋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就跟他那样了。可是我就是不要嫁他,我可不喜欢又矮又丑的黑牛粪!”

厌厌又坐回床上,脑袋像小婴儿喜欢玩的拔浪鼓一样左右猛甩。

“再怎么矮怎么丑,也是你自己选的,不喜欢为什要同房,莫不是他强逼你的?”我娘耐着性子轻声问。

“他敢强逼我?向老天爷借几个胆来他也不敢!”厌厌斜着嘴,冷哼一声。

“那不就得了,既然不是别人强逼你,是你自愿跟他同房的,咋又不喜欢了?再过几个月,你的肚子就大起来,别人会背地里戳你脊梁骨!”我娘被气笑了。

“我咋知道为什么就跟他那样了,反正我不要嫁给他,我只愿意嫁给小X,其他人我谁都不嫁!”我的厌厌娘娘啊,你的脑壳可以送到科研机构做脑电池检测了,这种奇怪的思维到底是如何长成的?

“你……你要气死娘啊,死妹子,你弟弟因为你都没了,你还在想着小X,先前小X来娶你,是你自己因为块手表给生生作丢了。后面你作出那么多事,小X都没有回头,何况现在小X已经两年完全没有消息,是生是死都两说着。”叔奶奶用力拍了拍厌厌的大腿。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嫁给那坨矮牛粪!”厌厌还在甩拔浪鼓。

我娘估计快被气死了,耐着十二分的性子,又劝了几句,走出杂物房找我爹商量对策。

果不其然,我爹听说后气得挽了挽衣袖,就冲进了厌厌娘娘的乾坤殿。

一场久违了的好把戏就在眼前,小人精当然不愿意错过,我最爱看的就是厌厌作死时,被我爹甩巴掌啦。小猪一直觉得,老爹的巴掌落在厌厌那作死拧巴脸上的那一刻,是最有型的,帅度直逼高帅粗!

好戏就在小猪的盘算之中,我爹冲进房里后,扬着巴掌直接杀向厌厌的俊俏脸蛋。

唉,只可惜,临门一脚卡了壳,叔奶奶以飞快的速度挡在了厌厌身前,我爹的手在半空中紧急刹车,没有落下去。

“莫打她,肚里还怀着娃,再做做思想工作,会说通的!”叔奶奶把我爹暴怒的巴掌安抚下去。

“这死性子,死一眼再从阎王那里返回来都改不了了。从小到大没做过一件好事,天天作死,作得家都要散了还死不悔改。那男人再挫,也是你自己选的,不喜欢人家,为什要跟他到床上干那些丑事?别人拿刀逼着你脱裤子了?”我爹恨恨的落下手,冲厌厌大吼。

“反正我不愿意嫁给他,我只想嫁给小X!”厌厌对我爹的巴掌好像并不害怕,脸色平静的反驳。

“气死我了!”我爹被气得暴跳如雷哇,绕过叔奶奶冲上去,对准她的脸,狠狠就是一巴掌,本来就疲倦不堪的厌厌跟倒桩子一样,倒在了床上。

我爹弯腰想再接再励,被叔奶奶跟我娘合力劝住。叔奶奶抚着厌厌的脸,流下泪来。

我娘朝我爹使使眼色努努嘴,把我爹推了出去,我爹走到台阶上还在“呼哧呼哧”喘气,看来被气得着实不轻。

大婶婶抱着壮壮,坐在桌边陪李庆有一搭没一搭的谈天。李庆的声音实在太小,大婶婶没有像我娘那么重视,拉着耳垂子靠近李庆的嘴唇。所以他到底说的啥,大婶婶一点也不了然,不过大婶婶也不在意,自顾自的问,他回答后,淡然笑一下,接着问其他事情。

没一会又传来厌厌与叔奶奶的争吵:“我不去刮胎,死也不去,上回可没把我痛死。王八蛋,我恨死了那些王八蛋!”她话刚落腔,就传来“砰咚”一声巨响,把壮壮吓得哇哇大哭。我都惊了一跳,腿肚子抖了两抖。不用想,肯定是柜子门又糟了殃,被厌厌娘娘狠狠砸在了地上。

“你既不愿意嫁给他,又不去刮胎,你到底要咋弄?你要气死娘啊,咋么就这么拧啊,死妹子!”叔奶奶估计忍了许久,正月初二里终究也哭嚎出声。

“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我不去刮胎,也不嫁给那死矮子,莫吵了,你出去,出去……”说完,又是一声更大一点的“砰咚”。可怜的小壮壮刚被他娘哄得哭声小了点,这样一来,又是一场惊天大哭。

我爹真的气得直脚脚啊,是真的跳啊,快步闪进了杂物房里,我想这回就算叔奶奶再怎么拦着,厌厌娘娘肯定也凶多吉少,我爹这头猛虎发怒得已经快爆了!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