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二二章 厌厌答应跟小气鬼结婚

叔爷爷做为父亲,为了厌厌、兔兔这段跟美男的婚事,真可谓操碎了心。这一回,他更是丢尽了颜面,也把跟美男爹两代人的交情伤得支离破碎。

那晚叔爷爷饭后靠在墙上,非常无力与沮丧的说:“好在那个讨债鬼没有跟小X走成,不然更收不了场!”原来,美男几个叔伯兄弟,辗转知道了厌厌被两只丑八怪糟蹋,导致怀孕的事情后,都拍着胸脯后怕至极,误会是叔爷爷故意要求厌厌跟美男回家圆房,好让美男这当时农村里少见的美男子顶缸喜当爹。

叔爷爷有苦难言,在他们家饭桌上就忍不住抹起了憋屈的眼泪。但事实就是如此,无法解释,他跟美男爹这份维持了两代的交情,估计就到那天为止了。

兔兔听叔爷爷讲完在美男家的全部经过,脸色惨白,挑了几粒米饭放进嘴里,便放下了碗,走到叔爷爷身边,抓住叔爷爷搁在膝盖上的手:“爹爹,对不住 ,让你受了憋屈,我晓得了,我会忘记小X的!”

李庆抢着干家务,让大婶婶多抱抱壮壮。

晚饭时,他先把饭盛好,夹好菜端进杂物房,侍候他的厌厌娘娘吃饭。这回厌厌没有再砸碗,不知道两人在里面嘀咕些什么,等我们全部吃完,他才把厌厌没有吃完的剩饭快速吞完,收拾好桌子,洗好碗,把家里整理得妥妥当当才上床睡觉。

李庆的勤快与好脾气,我们全家人都看在眼里。我娘跟大婶婶轮番劝厌厌,跟李庆把酒席摆了,女人一世嫁个这样知冷知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男人,只有享不完的福。如果不跟他结婚,就必须得去刮胎,再受一次苦。

厌厌拉着嘴唇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像蒲扇一样覆在白晳的脸上,非常漂亮。

我娘跟大婶婶像对着厅屋里墙上坐着的菩萨念经一样,不管她们念多久,多么动听,用足了感情与一颗为她着想的心。菩萨还是那尊菩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知她的心里是否会涌起一丝丝波澜。

第二天早饭后,小叔叔跟我弟为了抢一个气球,在厅屋里进行了一场对诀。小叔叔力气弱,但嘴上不饶人,一句接一句损得我弟面红耳赤,追着小叔叔在厅屋里鸡飞狗跳。

厌厌在杂物房里扯着嗓子,给他们俩一通狠狠的国骂。但打在兴头上的两人,没有因为厌厌娘娘的骂声而停止。小叔叔挨了揍,嘴皮子更加不停,说话越来越损,我弟除了那两句翻来覆去的国骂,再没有别的词,戳不到小叔叔的痛处,只能用拳头来解决问题。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小叔叔越损,我弟弟越揍他,小叔叔被揍痛了,嘴里的话就更损,像两只小疯牛,斗红了眼。

厌厌估计被吵得心烦意乱,又是一通尖声国骂后,李庆扶着她走出了乾坤殿,知道了两人打架的原因,厌厌让李庆带他们俩去邻村的供销社买气球。

李庆得令,把打得难分难舍的两只小疯牛劝停,小叔叔怕我弟路上再揍他,让我给他保驾护航,我弟对我这只短腿小猪,一直以来都会给几分薄面。

到了供销后,我对李庆又重新认识了一次。

他一分钱两分钱的讨价还价,把框子里的每个气球都拿出来吹胀了,打着圈圈仔细研究有没有漏气的地方,把供销社的伯伯气得两眼发直,脸色从开始的满面堆笑,到慢慢没有笑容,最后满脸怒气。李庆全部试完后,给我们一人挑了一只。

到家后,厌厌问他有没有给我们买花炮?我们一致摇头。

厌厌娘娘冲过去,冲着李庆的背就是一拳,嘴里骂:“之前我弟弟给他们买了气球,就一定会一起买花炮的,你为什不给买?”

“他们又没有说!”小气精渣到极点,差点把供销供伯伯的鼻孔气歪的李庆小声滴咕。

“你还敢回嘴?你赶紧滚去给他们买炮。要是买少了回来,我拎下你耳朵!”厌厌把李庆重重推了一把,瘦小的李庆差点撞在门框上。

重返供销社的路上,我弟跟小叔叔两人边跑边吹着气球,有了气球的调合,这合久必分的两战国,这回只分了不到半小时,又跟两只黄尾巴小狗一样,合在了一起,好得恨不能穿同一条裤衩。

到了供销社后,李庆又用那卡在喉咙坎坎里的低沉声音,跟供销社的伯伯,还了许久价。一再表示他家里就开着批发部,这个炮在他家才卖多少钱,那个花炮在他家才卖多少钱,到了乡下竟然都加了三分钱一个,让他实在气愤填膺,难以想象。那伯伯气得最后把小窗子的窗户一关,说不卖了。

这家不卖了,我们只好到更远的村里供销社去买,走了好长一段路,价格却完全一样。

李庆郁闷得算盘珠子般的脸上,嘴巴鼻子纠结的拧在一起,又怕买少了,他的厌厌娘娘揍他。差不多把供销社里的炮都搬完,我们一人搂着一大捆。李庆给钱时,脸上不舍与难受之极,摸钱的手隐隐有点发抖。

我们把炮好不容易搬回家,把我爹娘吓了一大跳。我们三个小娃儿,可乐得差点蹦上了天。一不小心过了个意想不到的大丰年,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对鞭炮那么钟爱,村里有邻居办红白喜事时,小伙伴们为了抢几个鞭炮,而发生的生死对诀实在太多了。

我们三个在干田里,池塘边,此起彼伏的点鞭炮,捂耳朵,再跑开,玩得不亦乐乎。

我娘喊我们回家吃中饭,厌厌娘娘久违的出现在了饭桌边,算盘珠脸儿打了半天结的李庆,此刻眉眼舒展开来,扒饭的手腕都比以前欢快得多。

听我娘跟叔奶奶呱叨,原来厌厌娘娘实在怕极了刮胎之苦,愿意跟李庆结婚,把娃儿生下来。李庆眉开眼笑地说,他今天下午就回家,明天把他爹娘叫到我家来,正式提亲,商量摆酒席的日子。

李庆回城里时,把我们上午没有点完的鞭炮,全部偷偷拿回家了,这小气鬼比小卷毛还鸡贼,这么看重钱的男人,真能给厌厌幸福吗?

第一二三章 厌厌娘娘治理厉害婆婆

厌厌娘娘终于答应结婚,叔奶奶跟我爹娘放下心中一块压着的大石头。

三大长老在李庆回家的那个晚上,围坐在桌子边商讨厌厌摆酒席的相关事宜。

叔爷爷执意不肯留下来掺合,他在厅屋里微仰着头,眼神定定地看着墙上大叔叔那张微微含笑的遗像,清晰的哽咽着:“新毛头,我的大儿子,你用命为那讨债鬼挡了一灾,换来她的现世安稳,没有跟着那烂渣跳到火炕。你地下有灵的话,就帮爹爹保佑她不再生事,嫁了人好好过日子。爹爹天天都想你,每天都像被刀割着心,没睡过一个好觉。我的儿,我们老X家的根啊!”叔爷爷对着大叔叔说了许多话,搬了个凳子,踩上去,抡起衣袖用心仔细的擦着大叔叔的画像。过了许久才跳下凳子,满脸泪水。

叔爷爷虽然不愿意参与厌厌的婚事讨论, 但我知道他对于厌厌终于结婚成家,是无限欣喜与安慰的。

厌厌犹如一个视死如归的勇士,在刮胎之痛与结婚中,加上我娘跟大婶婶的劝解,她选择了一个暂时不用受痛的决定,脸上没有半分要当新娘子的喜悦,嘴角快扯到下颚,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暮色深沉中,她眼里布满绝望与不甘心,抡起手狠狠锤在自己肚皮上。

叔奶奶看到后,惊呼着赶紧把她的手抓住,对着她唱了几句顺口溜山歌。

厌厌被叔奶奶把手捉住后,迟缓了一会没动静,尔后抱着叔奶奶的腰失声痛哭。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莫哭,人的身材样貌是爹娘给的,没法子变。之前那么多好的,被你自己作丢了。现在小X已经没有任何消息,不知还有没有在人世;谭正也结婚了,鹰勾鼻再也不见来,X妹子,这是你的命,怨不得别人,只要李庆掏心窝子待你,就好好跟他过日子,啊?”叔奶奶轻轻拍着厌厌的背,语气里透着深深的无奈与疼惜。

第二天吃过早饭没多久,池塘边传来久违了的“突突”声,李庆一家三口骑着摩托车,提了几大袋东西走进我家厅屋,把厅屋正中放着的桌子,堆得满满当当。

李庆跟他娘完全是剥皮罩鼓,活生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特别是那双尽透精光的圆眼睛,像极了。身材,五官都特别像,李庆娘到底多活了些年数,显得更干瘪,脸上精明中透着刻薄。

李庆爹倒一副为人师表的模样,虽然个子一样很矮小,但眉眼生得慈眉善目,走路时喜欢把双手反剪在背后,跺着八字步,一副道貌岸然,学富五车的老学究模样。

一开始两家会晤得还算和谐,时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李庆娘那两片薄薄的嘴皮子,上下翻飞,一串一串不用逗号,直到一口气憋不过来,才停顿一下换口气接着说。

从她那薄唇里飞出来的李庆,貌比潘安;聪明盖过古时候的状元爷;要说家里的毛爷爷,先别说他老子吃着公家饭,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世人都得高看两眼,再说家里一条街的楼房,临街的批发部,一天的进帐,我叔爷爷全家老小要在田里刨上一年。

这口才不去当媒婆子真是埋没了天份。那三坨牛粪高的什物就在眼前搁着呢,还貌比潘安,如果这坨牛粪是潘安,那美男岂不是宇宙之中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李庆娘抬着异常精明的圆眼睛,上下左右打量了下我叔爷爷家,撇了好几下刻薄的薄唇,话里话外的优越感越来越浓稠:“要不是我家李庆就认准了你家妹子,像我们这般家底的城里人,是不会愿意让穷酸乡下人进门的!”

我爹娘,叔奶奶脸上都挂了霜,不知道如何往下接话,气氛僵持了好一会。

厌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元首会晤的房里,一屋子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她把一个方木头,朝优越感爆棚得找不着东南西北的李庆娘头上砸了过去,打得李庆娘“哎哟哎哟”惨叫。

“死老太婆,你家那三坨牛粪高的玩意,就是我的一条狗,天天爬在我身边,跟了我一年多,要不是我糊里糊涂跟他有了娃,我瞧都不会瞧你家那坨又丑又矮的牛粪一眼,你再叫我乡下妹,我打死你个老不死的!”

李庆赶忙去安抚砸了人后,还怒气冲冲的厌厌娘娘,被厌厌往脸上狠狠甩巴掌,伴随恶毒无比的国骂,直骂得一直稳坐钓鱼台似的老学究,脸上终究挂不住了,重重咳嗽了一声。

叔奶奶跟我爹喝住厌厌,让她别再丢人现眼。

厌厌打骂累了,弯着腰不停喘气,上气不接下气,很难受的样子。

“让你别多嘴,你就是不听,你说那些话干什?都怪你,她要气出什么毛病来,我跟你没完。”李庆边拍着厌厌娘娘的背,边朝他娘大吼,原来平常说话时,声音卡在喉咙坎坎里的李庆不止声带正常,而且还是高男音。

“你个混帐东西,讨了婆娘就不要娘,你在跟谁说话?”老学究估计之前是在努力隐忍,碍于厌厌是外人,没敢搭腔,这下李庆朝他娘吼,他好像终于找到了泄火的目标,满脸威严。

“我就跟她说话,她再把我这婆娘气走,我定会跟她没完,你会帮你婆娘,我也帮我婆娘。”李庆好像一点不怕他老爹,边帮厌厌拍背边大声说。

两父子在我们家冲天一架,互不相让,任李庆娘跟我爹娘怎么劝,两男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枕边人,死不消停。

李庆娘额头上被方木块砸了个大包,第一次亲家见面,她那高贵的城里人脸面就丢到了太平洋。高贵的李庆娘气得一头磕在我家的桌子上,大声哭嚎起来。

谁都不成想亲家第一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形,盘古开天地啊。后面得知,李庆娘那两片薄唇,无比尖酸刻薄,搞散了李庆两段姻缘,之前的两位姑娘都本分老实,任着她可劲儿欺负,最后忍受不了时,都不跟李庆好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啊,这干瘪老太这回可算碰上了劲敌。第一个回合,她就大失阵地。

最后怎么收场的不知道,我娘让看把戏正带劲的小猪去地窖里捡红薯切碎了煮猪食。

吃中饭时,几个人都平静下来,婚事也商量得差不多了。摆酒日子就定在正月十二,之前给兔兔跟傻把式订的酒席照摆,主角换了人而已,世上的事情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厌厌提出了许多要求,比如要手表,要摩托车,要电视机等,李庆盹都没打一个,一一爽快的应承。

李庆娘被厌厌那个方木块砸出个大包后,锐气大减,低头扒拉着饭,没敢再说一句话。

送他们三人到池塘边时,李庆娘捂着额头上的大包,边走边自言自语:“这哪里是讨婆娘,是接了尊大菩萨回家啊,以后怕是没安生日子过了!”

小猪在心里也说确实啊,小气鬼接了厌厌娘娘这尊菩萨回家,你这老太后的好日子怕是过到了头。

后面的日子,李庆娘肠子都悔青了,天天跟人哭诉、忏悔以前不该那么对李庆的前两任姑娘,那两任姑娘勤快,本份,老实,任她揉面团似的捏,却给她没事找事,活生生给拆散了,末了接了厌厌这尊大菩萨回家,以她这干瘪的战斗力,肯定不是厌厌娘娘的对手啊。这老太太也应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自作孽不可活!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魏丹丹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