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厌厌的婚礼在一片惊涛骇浪后,终于到来。

因为前戏太过精彩,以至真正到了摆酒席当天,前面几天看足了把戏的家人,没有一个人开笑颜。

特别是叔奶奶,初六那晚李庆一家三口回家后,小猪每次看到她,都在用衣襟子擦眼睛。

李庆找人开了一辆中风大卡车装家具,被安排送家具的邻居叔叔们开心得直欢呼,都说还是X妹子有福气,嫁了个城里有钱人家,家具都不用脚力抬。

那天小猪第一次见到了那块改变许多人命运的手表,只有成人的大拇指盖般大小。

看着瘦干矮小的李庆,穿着不太合身,显得很是别扭的新郎礼服,我不由得想起三年前,站在厌厌的房门外,气宇轩昂,又高又壮,背脊板直得跟小白杨一样的那个身影。

三年时间,物是人非,发生了太大事情,厌厌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因为这大拇指般大小的玩意儿,把俊得亮眼的美男,生生作成了眼前这瘦鸡脚般的李庆。

或许厌厌也想起了三年前的往事,或许是想起了那个被一块手表作丢的优质男人。

她看着李庆端在她眼前的这块手表,先是静静的看着,脸色越来越悲伤,眼泪“哗哗哗”的流下来,很快脸上就被泪水糊湿了。在李庆莫名其妙的询问中,厌厌倏的抓起手表,重重砸在墙壁上,转身趴在床上痛哭,双手不停锤着床板,哭声里含着万千懊悔与绝望。

我娘帮忙把手表捡起来,想帮厌厌戴在手腕上,厌厌连连摆手,边哭边说:“嫂嫂,我不戴,我不要这破手表,你帮我把它扔了吧。我好后悔啊,小X,小X,我好后悔啊!”

“唉,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回不去了,你听嫂嫂话,以后跟着李庆好好过日子!”我娘把手表递给李庆,把厌厌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厌厌只是低声抽泣,没有再说一句话。到了出门时辰,李庆家的几个亲戚一再催促,厌厌才被我娘跟叔奶奶左右哄劝,止住哭,眼睛红肿得跟熟桃子一样。临出门前,她翻开枕头,把几本小说跟小本子紧紧抓在手里,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我娘扶着叔奶奶一直送到村口马路上,等中风车开走了才回来。

叔爷爷一直没有露面,酒席开吃时,才被我跟大婶婶在新建的平顶房里找到,地上一大堆烟屁股,烟雾缭绕,脸上满是泪水。“他们走了?”叔爷爷扔下最后一个烟屁股,嘶哑着声音问。

大婶婶轻轻恩了一声,点点头。

“恩,走了就好,希望那讨债的以后能安生过日子!”叔爷爷从大婶婶怀里抱过壮壮,看着壮壮胖嘟嘟的小脸,话语里有着一颗被磨碎了的慈父心里最深的希冀。

傻把式娘上来我家吃酒席,几天没见,异常憔悴,眼眶乌黑。

兔兔把傻把式娘拉进我们睡觉的房间,对着她跪下,把头埋在傻把式娘的腿上,一遍一遍说:“嫂嫂,对不住!”

傻把式娘叹了口气,把兔兔扶起来:“艳妹子,你莫哭,我没有怪你,只怪造化弄人,你没有做错什么,你跟小X的感情嫂嫂一直看在眼里,本以为小X已经两年没有消息,你已经忘了他。是我家那只犟驴子没福气!”

“傻把式如何了?”兔兔急切的问。

“在雪地里躺了一晚上,就怕寒气入骨,留下后遗症!”傻把式娘说完便哭了。

“对不住,嫂嫂,是我害了他,等我姐姐的酒席摆完,我就去医院服侍他!”兔兔无比内疚。

“已经出院了,现在在他舅舅家养着,你莫责怪自己,强扭的瓜不甜,嫂嫂真的没有怪你,我家那犟驴子也没有怪你。”傻把式娘抹了把眼泪。

三天后是新娘回门的日子,却只有李庆一个人,两手提满东西来了我家。

面对我们的疑惑,李庆说:“玲艳不愿意走路回来,我又不会开摩托车,她便让我一个人回来看看爹娘!”

李庆到我家后,一放下东西,水都没喝一口,便跟大婶婶抢着干家务,吃过中饭后,帮我家把碗筷洗好才返回城里。

我娘这回上了心,把李庆从城里提来的东西,仔细检查了几遍,脸上直露冷笑。

原来这回李庆提来的东西,全是在坏与不坏之间的边缘货,有两瓶罐头,还有三四天就过了保质期。唉,小气抠门是遗传与天生于骨子里的。李庆就是只勤快的鸡贼,舍得费力气,但不舍得费人民币。

开学后,小猪马上要升初中,当时不是九年义务教育,初中要经过考试,分数不及格的话,得重新再读一年六年级。小人精只好把八卦事业暂时放下,把心思全部花在课本上。

1992年,是城镇经济开始发展的新起点,县城里一时间兴建起许多楼房。二叔叔跟三鸡公在邻居伯伯的引荐下,去城里建筑工地挑水泥,骑着单车早出晚归。

大婶婶跟我爹娘包了地里的活。

叔爷爷锄锄菜地,扯扯猪草。

叔奶奶负责看护壮壮。

兔兔又把家务活全部揽了过去,晚上才织织毛线衣,帮邻居们改改裤脚,做简单的裤子与裙子。

我家的日子平静而温馨。

大婶婶娘从河对面来了我家两次,从兔兔口里得知,大婶婶娘到处拖人在给大婶婶找婆家,大婶婶不愿意离开我家,说要守着大叔叔,就算只是看着他墙上的遗像,心里也舒服。

两母女吵得天翻地覆,两次都是大婶婶娘哭着回家,大婶婶抱着壮壮去大叔叔坟前痛哭一场。

临近期末考试,二叔叔从城里回来时,时不时帮我带蜂王浆口服夜,说喝了不但能变聪明,还能长个子。

二叔叔越来越喜欢跟大叔叔在世时一样,拍拍我的头,无限宠爱的说:“小猪啊,咋就是不见长个呢!”当时,比我小两岁的弟弟跟小叔叔,都比我高了一个头。

期末考试完,小猪不负家人重望,考出了全年级第三的好成绩。

拿到通知书的当天,我爹娘给我煮了三个荷包蛋,把弟弟眼馋得双眼发直。

二叔叔也非常高兴,从兜里掏出20块钱给我,当作奖励。当时的20块钱可是一笔巨款,吓得怂小猪连连摆手,不敢收。二叔叔便说,明天他用单车载我去城里买新裙子。

或许是太累太疲倦,二叔叔跟我说了不到20句话,就靠在墙上睡着了,一闭上眼就打起了呼噜,随意向上摊开的手心里,起了许多厚厚的老茧。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被二叔叔喊醒,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城里。

短腿小猪当然愿意,立马起身,扒了几口饭便坐上了二叔叔的单车。

当时的县城主城区很小,就两条街道比较繁华,二叔叔带我买完裙子与凉鞋后,要经过李庆家的批发部,发现李庆正把他家批发部里的东西,往台阶上与马路上扔,他那老瘪的老娘,尖着嗓子在咒骂。

二叔叔摇摇头:“这一家子又发癲了!”

正跳着脚脖子咒骂的老太,眼尖得很,我们刚走到批发部的边上,她就冲了过来,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摇着二叔叔的手臂:“亲家舅子,你看,你看,我家那短命鬼又在败家了,要把东西全都扔了,都是你那好姐姐使的好主意,天天闹,天天吵,这个家过不下去了!”

半年没见,李庆娘完全没了第一次见面时,那种不可一世的高傲范儿,苍老了不止10岁,更加干瘦与佝偻,背稍微有点驼,眼眶深陷,嘴皮子也没有之前利索。

李庆见到我们没打一声招呼,埋头“哼哧哼哧”地不停往门外扔东西,台阶上,马路上,堆满了花花绿绿的糖,饼干,烟,苹果,梨子,香蕉等。

李庆娘见二叔叔一副见多不怪的漠然样子,放开了二叔叔,嘀嘀咕咕佝偻着背跑去马路上,把被李庆扔出来的东西捡进批发部。

几个月没有见面的厌厌娘娘,白胖得像只肥嘟嘟的白皮猪,肚子圆鼓鼓的,她躺在批发部最里面的一张靠背椅上,左手一个苹果,右手一个肉包子,吃得正香。

我叫了声姑姑,她眼皮子都没有抬,没有应声,也没有答理。

“你要有点人样,天天指使你男人,扔自己家的东西算个什么事?”二叔叔站在她身前,冷着脸说。

“要你管?他是我男人,我想让他干什就得干什,那死老太婆不是小气精渣吗?眼里只有东西,只有钱,我扔完她的东西,让她肉疼肉疼!”厌厌咬了一大口包子,肉包子里的馅流在了嘴角,她擦都懒得擦,任由着包子油慢慢流下来,从嘴角一直流到脖子根。

二叔叔没再多言,牵着我走出了批发部,走出好远才说:“这样的把戏,差不多天天能看到,随他扔去,反正是扔他自己家的东西!”

从二叔叔嘴里知道,这小半年来,厌厌娘娘在城里的生活。

厌厌娘娘的出嫁,把过山车搬去了李庆家,我家的日子太平顺利,一家人其乐融融。

李庆家可就惨了,李庆娘着实小气,严格掌控经济,不给李庆跟厌厌一分钱。李庆没有工作,一直帮他娘卖东西。

厌厌娘娘吵了几次无果后,让李庆卖东西自己收钱,李庆跟他娘打了几架,但锁钱抽屉的钥匙,李庆娘跟命根子一样看护得紧。

附近乡镇的人来批发东西,都只愿意找李庆娘。

李庆娘嘴皮子会说,李庆呢,声音卡在喉咙坎坎里,所以就算李庆自己卖,也弄不到几个钱。

厌厌娘娘便让李庆只卖平常价格的一半。李庆虽然肉疼得紧,可慑于厌厌娘娘的权威,只能照办。同一个批发部,两种价格,商人都是逐利的,慢慢的跟李庆买东西的人越来越多。亏本买卖让他娘气得打滚撒泼,跟李庆在批发部里大打出手,两人都流了血,身上破了洞。

李庆娘气得病了半个月,从娘家搬来了两个救兵,把李庆按住爆揍了一顿,还安插了娘家一个女娃儿,到批发部里帮忙卖东西。

这下又断了李庆跟厌厌娘娘的财路,几次要不到钱后,李庆便天天往马路上扔东西。他扔出去,他娘跟在屁股后面捡,两人忙活得不亦乐乎。

不过忙着忙着,两人就要冲天一架,从批发部里打到台阶上,再打到马路上,三四天就要上演一场光明顶里的生死之战。

李庆一家成了整条街的笑谈,李庆成了一个娶了婆娘不要娘的典型栗子。之前他们干仗时还有人劝架,可频率实在太高,后面劝架的人,估计也有点审美疲劳,只是抱着胳膊,支起下巴看把戏了。

每次他们打过架后,老学究就去找二叔叔评理。二叔叔对这几个人都恶心、厌恶之极,只隔岸观火,隔三差五看场好把戏。为了不让我们家人担心,在家也从来没提。

在初中开学前半个月左右,李庆来我家报喜了,手舞足蹈,这回用上了少见的男高音,说他当爹爹啦,他的厌厌娘娘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足有9斤。

因为孕期吃得太胖,差点难产。厌厌在阵痛中,把他打了个半死,脖子边上被她咬得鲜血淋淋。怪不得脖子上缠上了白纱布,非常显眼。

叔奶奶跟我娘在家准备红鸡蛋与娃娃的小衣服,尿布,办满月酒前几天,她们俩去城里看厌厌。

从城里回来后,叔奶奶跟我娘脸色都非常差,我娘说叔奶奶是流了一路的眼泪回来的。

原来,叔奶奶跟我娘在李庆家,被李庆娘跟几个舅妈数落了一上午,说厌厌没家教,把家里搅得鸡犬不宁。

李庆跟厌厌带着小娃儿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出门招呼一声,由着那几只尖酸刻薄的嘴,把大半年来在厌厌身上受的气,全部发泄在我娘跟叔奶奶身上。

我娘想推开厌厌房间的门,看看她跟小娃娃,门从里面栓住了,我娘敲了好一会,里面只有李庆逗小娃儿的声音,厌厌没有应答一声,也没有指使李庆开门。

被轮番数落一顿后,饭也没有留她们吃,把她们带过去的红鸡蛋,兔兔帮小娃儿织的一套毛线衣裤,全部扔在门外。

叔奶奶回来后,呆滞地坐在台阶上,边哭边说:“万不成想X妹子这么狠心,我瞎着老眼去城里看她,门都不开,面都没让我见,由着我跟她嫂嫂被她婆家人数落,我寒了心了!”

此后,叔奶奶念叨厌厌的时候越来越少。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