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三一章 美男兔兔雪地相拥

有些人就如一盏日光灯,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突如其来,照亮你的人生!

美男娘对于几年来毫无联系,误解颇深,对未来毫无确定性,却两人都在执拗中彼此等待的美男与兔兔来说,犹是如此。

过年前10来天,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兔兔苦苦思念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人儿,终于回来了。

第一个见到美男的是我弟弟。

那天我跟兔兔,大婶婶抱着壮壮,窝在桌子边烤火。我弟弟脸颊子上顶着两块苹果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鼻涕冻得一抽一抽的,欢喜得连笔带划:“小姑姑,小姑父来了,就是那个又高又好看,青海部队里的小姑父!”我弟弟曾经叫过傻把式做小姑父,为了区分,最后一段话加重了语气。

兔兔有几秒钟的失神,尔后大眼睛里放出强电光一样的欣喜火苗,穿上鞋跑了出去。

美男快走到我家池塘边上,那棵行如风的挺直白杨树儿,快步向我家的方向移动,他走路的样子非常好看,经过部队训练的人,在走路与身形方面,与普通人有着明显区别。

过度的激动,使兔兔脸颊上飞过两片红云,呼吸也急促起来,痴迷的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她忍不住奔到池塘边去迎接。漫天飞雪中,她小小的身影周围像是包裹了几圈幸福的闪闪星光。

透过树叶已经掉光,光秃秃的树干上堆满了积雪,挂满晶莹剔透冰条的枣子树,美男在兔兔跑到池塘边时,稍停了一秒钟的脚步,然后快速朝兔兔飞奔,把娇小的兔兔紧紧包在自己的风衣里,为她挡住纷纷扬扬的飞雪。

冬季萧条的小山村,笼罩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银白里。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整个世间只有那两个紧紧相拥的人。那一刻是如此唯美,深深印迹在我的脑海里。每年冬天,抬头仰望深圳的明媚阳光,我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幸福的下午,那天地之间唯有你一人的大雪天。再想想如今的光景,忍不住潸然泪下与揪心的痛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美男的头发上面,像打了霜一样,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花,大婶婶正想让我弟弟送一把伞下去,美男伸开了兔兔,轻轻抱起她,把她两只手搭在他的脖子上,低头吻了吻她的头发,抱着她爬上台阶。那个动作,我永远都记忆犹新,实在是无限宠溺、柔情无边。

美男上了台阶后,微笑着跟我们一一打招呼。

阔别几年的美男,还是简单的寸板头,脸上没有明显变化,只是瘦了点,轮廓更加分明,眼神更加锐利。他上身穿着一件灰黑色的风衣,里面一件圆脖领的深蓝色羊毛衫,下身一条略显紧身的裤子,显得大腿很长,挺直。脚上一双高筒的黑色军靴,脖子上简单套着一条围巾,特显利落,帅气,风度翩翩。

兔兔在他怀里动了一下,伸开箍着他脖子的手,想下地来。

美男一手托着兔兔的屁股,一手紧紧搂着她的背,没有放松,低头又吻了两下她的头发,轻柔说:“让老公再抱一会儿!”

他跟大婶婶聊了几句,看了看台阶上,最后把眼神瞟进了厅屋。在眼神触到墙上挂着的大叔叔含笑的遗像时,他浑身抖动了一下,马上伸开手,把兔兔放下来。

美男缓缓走进厅屋,站在大叔叔的画像下面,“为什么会这样?”语气里无比的难以相信与悲伤。

大婶婶哽咽着声,把大叔叔的出事经过,与这三年来我们家遭遇的灾祸大致说了一遍,美男定定地看着大叔叔的画像良久,低下头,闭上眼睛,泪流满面,朝大叔叔鞠了三个躬,轻声但坚定的说:“哥,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你放心,以后我会照顾好家里人!”兔兔站在他身后,眼泪哭得红红的,满脸泪水。

我弟弟把在邻居家做糍粑的叔奶奶跟我娘喊了回来,我爹跟二叔叔,三鸡公在邻居家打牌,知道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后,也赶回了家里。

三鸡公结婚后,当了上门女婿,这当然不是他的本意。无奈他家房子小,他大哥,二哥都娶了婆娘,家里房子不够住,他大哥便把他赶了出去。

听二叔叔无意中说过几次,三鸡公当招郎(上门女婿)的日子并不好过,受足了两个舅子的王八气。他便不再喜欢回去,还是一直住在我们家,天天跟二叔叔裹在一起。二叔叔经常劝他回家陪婆娘,他不愿意,气得二叔叔揍过他几次,打都打不走。

一家人全部挤在桌子边,凳子不够坐,美男直接把兔兔抱上自己的大腿,把她的头轻轻靠着他的胸膛,把兔兔的双手包在自己手心里,时不时抬手摸摸兔兔的脸蛋,眼里灌满幸福与满足。

美男简单说了下他前几年的经历。那年5月份,他连续写给兔兔七封信,没有收到任何回音,他以为兔兔不再理他,便去参加了一项危险任务,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大半年。直到1994年10月份前后,才联系上他大哥,他大哥告诉他,兔兔已经结了婚,他非常痛苦,心灰意冷,无心再找其他女人,也没有打算再回家乡。

末了,他看了看二叔叔:“二哥,这几年辛苦你了!真没想到这两三年,家里会发生这么多大事,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没有为你分担一点点,所有重担都压在了你身上。我家那几个兄弟,经济条件都过得去,不需要我补贴。这几年,我升了军衔,在部队每个月有工资拿,以后每个月,我定时把钱汇到邮局,你们去那里取就可以。开年后你就回学校读书,不管是读到研究生还是博士,我都一直供。”

“齐毛头,你可以回去读书了,我可怎么办?”三鸡公尖着嗓子喊。

美男从我们刚才一嘴一语的谈天中,晓得三鸡公为我家做出的巨大牺牲,当即便说:“兄弟,你也一起回学校读书吧,考上大学是农村人跳出农门的最好途径,我一起供。”

“唉,这哪好意思,主要是现在我想读也没办法读了,我都要当爹爹了!”三鸡公难为情的挠挠头。

“谁叫你其他事不干,却把人家黄花闺女的肚皮给干大了!”小叔叔嘻笑着挤兑三鸡公。引来全家人一阵爆笑。

美男脸色稍微红了红,在兔兔头上重重亲了一口。

美男当天刚下火车,去他自己家里,跟几个叔伯、兄弟打了个照面,屁股都没有落座,便直接来了我家,脸上虽然飞扬着幸福的奕奕神彩,但还是略显疲惫。

我娘让他去床上躺下休息一会儿,美男却执意要去大叔叔坟上看看他。

在这个全家人喜庆、团圆的日子里,我可怜的大叔叔却孤孤单单,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这片冰天雪地里。

美男在大叔叔坟前跪下了,小猪第一次看见他哭出了声!

从他对大叔叔与二叔叔的态度里,足以看出他对兔兔那颗爱屋及乌的真心。从年龄上来说,他比大叔叔,二叔叔都大好几岁,他却一口一句大哥,二哥,发自内心的尊重与亲切。

大婶婶跟我娘在厨房里开开心心的忙活,准备丰盛的晚餐。

我们从大叔叔坟前回来后,刚端了一个菜到桌子上,家里又来了贵客。

美男娘,美男两个叔叔,美男大哥、二哥跟他最小的弟弟都来了。

第一三二章 久别后的激情一夜

贵客临门,热烈欢迎!我娘跟大婶婶又是倒开水,又是往桌子上摆糖果,忙得心花怒放。

可几位贵客的来意,却给我们全家人浇了几大盆冰雹。他们不是来为久别重逢的美男兔兔送祝福与恭喜,而是来当拦路虎的。

落座后,他们没有喝一口我娘倒上桌的开水,跟叔爷爷简单寒喧几句后,美男那爆筒子叔叔,对美男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政治教育,摆明了他们的立场,美男不能娶兔兔。

美男那个在深圳做生意的大哥。做为第一批在深圳开打字复印店的商人,听美男娘说拥有许多家连锁店,赚了许多钱,他对美男的选择更是痛心疾首。

如果说美男几个叔叔,还用厌厌会做出伤天害理,伤害他们家人的事情来遮遮掩掩,美男大哥却直中要害,直接说姻缘要讲究门当户对。美男娶兔兔,对他在军队的仕途一点儿帮助也没有,在部队里随便挑一个,或者在他的生意圈里,随便给他介绍一个,都比兔兔条件好,以后在事业上能助他一臂之力。

其实从美男家人的角度来说,他们的想法无可厚非,没什么可指责的。我们全家人都沉默着,实在无法作成语接龙,他们说的确实是实情。

兔兔坐在美男身边,脸色惨白,哆嗦了两下。

心细如尘的美男伸出长手臂,把兔兔圈进怀里,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兔兔微微发抖的双手。

“叔,大哥,你们说的道理我都明白,无奈我心里只有身边坐着的这个女人。你们说什么也没用,我的婆娘这辈子只有她一个。这回不管天上掉刀子,我都要带走她。我相信以我的能力,我可以让她一生衣食无忧。我不需要大富大贵,只要天天能跟她相守在一起,有口安乐饭吃,这就足够了,你们不要再费口舌劝我,这么几年,我面对你们骗我说她已经结婚生娃的谎言,我都挺了过来,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也一直苦苦等着我的她,我没有任何理由再放手!”美男淡淡的回答,语气里那如钢铁般的坚定,用几门红衣大炮来轰,也无法摧毁。

美男大哥跟两个叔叔后面还劝了许久,美男始终只有那句淡定的话:“我自己娶婆娘,我自己负责以后的人生!”

气得他那爆筒子叔叔想跳脚,气氛越来越僵。

美男娘赶紧出来打圆场,立场鲜明的表明,只要美男跟兔兔真心相爱就可以,钱财身外物,人活一世,吃多少,穿多少,是命中早已注定好的,不要太过执着。

美男二哥是80年代末的大学生,在北京读完大学后,留校当了讲师,到底清高,儒雅些,开口劝他大哥:“哥,算了,既然老三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他是30岁的军官了,不是小娃子,感情的事情谁也强迫不了!”

最后,几个没有达成目标的贵客气哼哼的走了,美男大哥临走时狠着声音说:“既然你这么执拗,死不听劝,那以后老X家跟你没关系了,你不用再回家!”

美男脸色阴沉,看得出他内心极度难受,拉着他大哥,还想再说几句话,被他大哥一甩手,挣开了,头也不回的走下了台阶。

他最小的弟弟抱着美男的肩膀:“三哥,走,回家吧,几年没见,想死我了!”

“争铮,又长高了啊,个头差不多赶上我了,我得陪你嫂嫂,你先回去!”美男拍拍他弟弟的头。

“你不是吧,真如大哥所说,讨了婆娘,眼里就没有家人跟兄弟了!”

几年前,兔兔跟美男摆酒当天,跟我抢花炮的潘争铮,那时才14岁,一副小男生样子。那天看到时,差不多跟美男一样高,脸蛋跟美男长得特别像,喉结大大的,下巴留了点短短的小胡渣,模样完全跟几年前那个男娃子对不上号了。

“你说呢?当然是婆娘最重要,你以后自己有了钟意的人也会这样的!”美男听了潘争铮那句恼怒挤兑的话,不气不恼,竟然还笑了,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太好看了,小猪忍不住又一次犯了花痴。

“我不干,这么久没见了,你竟然不回家,我要跟着你!”那么高的汉子,竟然跟美男撒起了娇,从背后抱住美男的腰。

“哥真不能回去,你也看到了,大哥、叔叔们都反对我跟你嫂嫂,我不能带她回家去,就只能在这里陪着她。你乖啦,弟弟,回部队前,哥回家陪你一天!”美男轻声安慰他,看来美男娘说美男最爱这个最小的弟弟,真没说错。

“就一天?不行!”

“老七,你还在磨蹭什!”美男大哥站在池塘边厉声大喊。

“争铮,乖啦,你先回去,哥说话算数,返部队前一定陪你玩一天!”美男非常有耐心,去掰潘争铮紧紧箍在他腰上的手。

“不干不干,你才回家一天!”抱着美男腰间的手加重了两分力道。

“唉!要不你跟哥住在嫂嫂家吧,我去跟娘说一声!”美男无奈摇头。

“好吧,正好我非常不喜欢大哥他们天天不是打麻将,就是一些人来谈生意,屋里乌烟瘴气,酒气冲天!”

对于潘争铮要留在我家的事情,我家人当然表示没有意见。美男大哥跟叔叔都不同意,差一点逮着潘争铮爆揍一顿,被美男挡住了。最后,又是最高长官美男娘同意了,一再交待潘争铮在我家要听话,不能逞嘴能闹事。

就潘争铮这尿性,他能不闹事吗?

他娘前脚刚一走,还没有走到村口马路上,他就指着我说:“哇,这不是小猪吗?几年没见,还是一个矮子精,哈哈哈哈!”原来他还记着几年前那次抢花炮失败,跟我打嘴仗,又被牙尖嘴利的小猪收拾得落花流水的“血仇”。

“长颈鹿,长得高咋个啦?”小猪在嘴皮子上,从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我们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水平旗鼓相当。直到饭菜全部端上了桌,还没休战。

“争铮,别吵了,你多大?小猪多大?你都大学生了,还跟小猪吵,不成样子!”潘争铮是体育特长生,刚考上湖南大学。

“小猪,不能对叔叔无礼,别吵了!”我娘喝令我闭嘴。

被潘争铮一直叫矮子精,气得晚饭多吃了一碗。

晚上睡觉前,大婶婶跟我娘、叔奶奶在房里嘀咕给兔兔、美男安排床铺的事情,小猪当然不愿意错过这等好把戏。

“怪不得艳妹子谁也看不上,一心要等他,这小X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人,艳妹子有这样一个男人,这一世值了,今天就安排他们睡一个窝吧,几年前就拜了堂,两人又苦守了这么些年!”多么善解人意的大婶婶啊!

这几个早已为人妇的女人,心中无比明了那个晚上,将会是怎样一场天雷勾地火,为了他们不被人干扰,把他们的床铺安排在我跟兔兔睡觉房间的楼上。中间就隔一层薄薄的木板。他们这样的周到安排,可就苦死了短腿小猪。

薄薄的木板不隔音啊,而且他们的床一动,还掉灰。

我躺在床上,能清楚听到美男粗重颤抖的呼吸声,与激动的柔情密语;兔兔压抑的呼吸,我不得不把头深深埋进被子,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睡着,不知道半夜里几点钟,被楼板轻轻的悸动声给弄醒了。

美男低沉好听的声音传进耳膜:“宝贝,老公轻轻的,不怕,啊!”

“啊!好痛!”一会传来兔兔隐忍不住的低声尖叫。

“很痛吗?对不起!”美男低沉而磁性的声音里满是柔情与疼惜,然后是一声重重的倒在被窝里的声音。

我把头埋进被子里,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听到了美男急促的呼吸,再重复了一遍跟前一次差不多的对话。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我穿好衣服起床,刚走出房门,见美男挑着一担水走进厅屋。

大婶婶站在台阶上,看着美男挑着水桶的背影说:“真没看出来,小X这么勤快,天刚亮,就跟弟弟抢着去挑水,已经挑回来两担了!”眼里满是欣赏与赞叹。

我的心思却全部在兔兔身上,说了声我去找小姑姑,便往房间走,大婶婶跟叔奶奶也跟了上去。

我们轻轻爬上楼梯时,被美男没有停歇的狠劲折腾了一晚上的兔兔,脑袋半埋在被窝里熟睡,嘴角微微向上扬着,满脸幸福的红晕。

被我们弄醒后,兔兔羞得满脸通红。神一样的老姜,径直掀开了被子,脸蛋揍在床单上面仔细看。

“咋没见红?”叔奶奶揍在床单上瞅了一会后,坐在床头问兔兔。

兔兔很长时间没有回答,咬着被子,低着头,脸上红得能滴下血。

过了许久,叔奶奶问过三次后,兔兔才小声说:“小X的那个实在太粗了,痛死了,怎么也进不去!”

大婶婶脸色红了红,捂着嘴拼命忍住,才没笑出声。

“女人破瓜哪有不痛的?以后就冒事了!”叔奶奶给兔兔上了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课。

末了,大婶婶由衷说:“小X真不容易,忍了这么多年,还顾及你的疼痛,这么温柔,没有强来,妹妹,你真有福气!”

多年后,我在网上看到两个侏儒去找小姐的冷笑话,有个侏儒“嘿哟嘿哟”了一晚上,别人都以为他强壮如牛,捣腾了整晚,却没成想,他是一晚上都没有跳上床。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美男跟兔兔的这个夜晚,我在楼下听着185的高帅粗“呼哧呼哧”折腾了整整一夜,却是做了一晚上无用功,不得要领!每次想起来就想笑。

吃过早饭后,美男带着疲惫不堪的兔兔出去了城里,我娘说他们是办结婚手续去了。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