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三九章 美男娘断了一只胳膊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看着曾经的绝色容颜,如今像条刚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死咸鱼,被美男叔叔手中的棒子砸在背上,腿上,没有任何声息,何其可悲!可恨!

这是当时站在看把戏的人群里,听着那些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幸灾乐祸,与津津乐道的品头论足时,我心底里的最深感慨。

厌厌对于美男的执念,已经不是偏执,而是一种变态的心魔。为了这根几年来,她无所不用其极,都没能扒到自己碗里的豇豆,她一次次变成恶魔,欲毁灭全宇宙,也不惜把自己作贱成人见人恨的癲婆子。

美男爹的制止并没有使美男叔叔停下来。这个叔叔,出了名的爆脾气,他对整个事件了如指掌。新婚当天,当他得知最喜欢的侄儿,在厌厌房门口下跪,厌厌都不愿意出门时,他就摔了杯子。

“癲狗进了家里咬人,还不乱棒子打死?他们家人只养不教,今天我就费点力气,来帮上这个忙!”因为美男执意要娶兔兔,美男叔叔心中憋着一口恶气,喷着怒火的眼睛看着叔爷爷,手里的棒子杂乱无章的砸在那条可恨的死咸鱼身上。

“停手吧,算了,打死她也没用啊!你们再去医院看看你嫂嫂吧,我现在腿肚子发软,跨不开步。”

美男爹的两条腿瑟瑟发抖,艰难地走到美男叔叔跟前,抢下了他手中的棒子。

美男叔叔气得不停喘粗气。

有个男人坐上了停在美男家屋前水泥平台上的面包车,发动了车子。

潘争铮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坐进了车里,美男叔叔跟六弟也钻了进去。

叔爷爷抖着手从兜里摸出一把零散钱交给我爹,让我爹跟着一起去医院看美男娘,把医药费付了,不够的晚上再回家拿。

等面包车开走后,叔爷爷捡起被美男叔叔狠狠掷在地上的棒子,朝着厌厌劈头盖脸一顿猛锤。本以为好戏已经收场,四处散开的人,又是一阵惊呼,全部围了过来。

李庆跟一只忠诚的狗一样,跪在厌厌身边,用自己的身体盖住厌厌的头,叔爷爷的棒子时不时落在他瘦干的背脊上,他被打得直颤,但弄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叔爷爷边打边骂:“讨债鬼啊,爹娘养你20多年,你咋就这么没良心,你要是天生来讨债的,理应也讨完了,你弟弟已经没了。我万不成想几年过去,你结了婚,兵兵都这么大了,你还要这样作死。你身边这个男人,把心肝都挖给了你,你为什还要作?还要自寻死路啊,你到底要讨债到何时啊?”

落在厌厌身上的棒子,越来越轻,叔爷爷像被抽干了全部力气,跌坐在地上,仰着头,望着阴沉的天际,嚎啕大哭,不停对着老天爷磕头,求老天放过他,他学秘术救人,只是想救助乡邻,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也从来没有害过人……

对于厌厌这样一个祸害,叔爷爷磨碎了心,打过,骂过,流干了眼泪,大叔叔的离去,把他的心活生生挖掉一大块,痛得他天天晚上心脏直打哆嗦。

几年过去,本以为结了婚生了娃的厌厌会安心过日子,可是没想到她更加癲狂。这个一生善良纯朴,救过方圆几十里许多乡邻,却没求过任何回报的老人,那一刻崩溃得像一滩可怜而卑微的泥。

看把戏的人群里陆续传出婶婶们的哭声。叔爷爷那无助,悲彻的哭嚎,让许多泥腿汉子都红了眼圈。

人心到底是肉做的,过往的年月,叔爷爷也救过美男村里的人,几个年龄大一点的伯伯走上前扶起叔爷爷,看把戏的人都纷纷开口劝慰。

美男家族里有人说要把厌厌这条臭咸鱼,扔到外面马路上去,别污了他的眼,看到就火冒三丈。

美男四弟立即站出来反对,说要等叔叔从医院回来后,知道娘的病情再说,如果娘有个三长两短,他定会让厌厌一命偿一命。

叔爷爷对美男四弟说:“要是万一你娘真有个什么事,不烦老侄动手,我亲自结果了她!”

那天下午的时光是那么漫长,叔爷爷跟美男爹,两个相交几十年的老人,双手紧握,相对无言,脸上都挂着无奈与悲苦的泪水。

快到晚饭时分,美男叔叔从医院回来了,脸色比上午平和了许多:“祖宗保佑,嫂嫂没大碍,没有摔伤头,脚踝扭了,胳膊断了一只。嫂嫂说两家这么多年交情,劝我们莫再追究X妹子的责任!”

等待一个关乎生死而未知结果的那种心急如焚,终于轻松下来,悲伤压抑的空气稀薄了许多,呼吸都顺畅了些。

美男爹轻轻拍拍叔爷爷的手背,愁苦不堪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老弟,现在我们是亲家,你莫往心里去,只要小X他娘没事,我心里就安乐了。”

“唉,对不住啊,老哥,明天我就让小猪爹送钱过来,亲家母的医药费,打烂的玻璃我们赔!”叔爷爷的语气也明显轻快了许多。

“我们一辈子的弟兄,你快莫这么说,你家的情况老哥都知道,我家老大会顾好的,你千万莫让小猪爹送钱过来。”

叔爷爷没有看地上那一胖一瘦死了似的两具什物一眼,带着我跟我娘回家了,他佝楼着背,艰难的迈着步子,一路上长吁短叹,呼吸都透着哀愁!

兵兵跟壮壮玩得正欢快,两人手里各捧着一个小皮球,奶声奶气互相叫着哥哥,弟弟。

第二天一早,叔爷爷把这几年还掉邻居们的欠债后,二叔叔在城里建筑工地上赚的所有积蓄,全拿了出来,让我爹清早就送去美男家里。

我爹快中午时才回来,把钱还给了叔爷爷,说美男爹执意不收,推让中美男爹差点发了火,他才作罢。

叔爷爷摸着钱,重重的点了点头,嘴里呢喃:“老哥,欠你的情我要怎么还啊!”

叔爷爷踱到厅屋里,对着大叔叔的画像:“新毛头,那条毒蛇,她死也不会改了,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听了道光师傅的话,那时就让她死了,家里也不会是如今这光景,你也不会离开爹爹身边,爹爹悔啊,悔死了!”叔爷爷不停锤打自己的胸口,又一次泪流满面。

第一四零章 潘争铮重伤 厌厌被砸断腿

没人知道厌厌跟李庆去了哪里,连续一个星期,他们都没有露面,也没有来接兵兵,

兵兵实在是乖,任何人抱都不哭,一逗他玩儿,就咧着小嘴笑得很开心。

来串门的邻居们都说,兵兵就像天上的小仙子,乖巧又漂亮,还聪明,特别会察言观色。

我们有时候会故意做出一副很生气的表情逗他,他瞪着睫毛长长,眼珠子黑黑的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我们,把自己手里抓着的糖,或者小皮球递给我们。我想他是在用他认为非常贵重的东西来安慰你,希望你开心。如果我们还是做出不开心的样子,他会垂下眼睑,嘴里“哦哦”两声,一会儿再抬起头,立起身子,伸出两只小手臂,揪住我们的两个耳朵,把湿哒哒的小嘴巴凑上来,亲我们的脸颊。被他湿哒哒的小嘴儿一亲,我们都会忍不住大笑,他也会跟着笑,脸上还透着点狡黠。

好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啊,那几天相处的情景永远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好多次午夜梦回,梦到他叫我姐姐,他的小嘴巴吧哒在我的脸上,使我脸上湿湿的,痒痒的。曾经梦里看到他,长成了一个10多岁的翩翩美少年,脸蛋绝美,眼神却愁苦忧郁,被他轻轻开口的那一声姐姐,把我从梦里拉醒,眼泪浸湿了枕巾,一晚上再也没有入眠。

过了元宵节,潘争铮来了我家,把二叔叔的衣服还了回来。

潘争铮跟我们聊了下他娘的伤情,一再劝慰叔爷爷不用担心,他娘只是断了胳膊,要住一段时间院。说他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他娘,昨天刚从医院回家,就把二叔叔的衣服送来我家了。

潘争铮脸上疲倦之相尽显,在我家吃过中饭后,说太困了,先在桌子边眯上一会再回家。没想到他趴在桌子上,一觉睡到天色黑透,在叔爷爷跟二叔叔的挽留下,在我家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饭后,二叔叔,三鸡公想去山里打野兔,潘争铮这只喜欢满山遍野里钻的大猴精,家也不回了,说要跟着一起去。

他们三人在厅屋里,聚精会神的准备子弹与销,把子弹跟硝小心翼翼倒进开口极小的牛角里。

谁也没有想到那只来自地狱的恶魔会突然出现,等我听到潘争铮那声痛到极至的尖叫后,从房里跑到厅屋里时,场面已经乱成一团。

二叔叔跟厌厌滚在地上打架。

潘争铮半倒在三鸡公怀里,三鸡公捂着他的后脑勺,鲜红的血一滴一滴,掉在米黄色的夹克上。

李庆呆滞的看着这一切,站在一旁,跟只被点了穴的小木偶。

“小猪,赶紧去喊傻把式上来!”三鸡公尖着嗓子喊。

看到潘争铮血哒哒的歪在三鸡公怀里,痛得手脚直抽搐,轮角分明的俊脸,痛得有点扭曲,我的眼泪没来由的迸然而出。

傻把式提着药箱子蹦上我家,第一次慌得手忙脚乱。

担心傻把式搞不定,我又迈着小短腿,到邻居家里把叔爷爷喊了回来,怂小猪唏唏嘘嘘,来回哭了一路。

叔爷爷回家后,跟傻把式两人好不容易才帮潘争铮止住血,包好伤口,缠上白纱布,三鸡公跟傻把式把他抱到床上,让他趴着睡。

据李庆说,那天他把厌厌好不容易弄回城里,好吃好喝侍候,又找来医生给厌厌看诊,厌厌刚转过点气,就跑了回来,李庆也想极了兵兵,便没有阻拦她,跟她一起回我家,想把兵兵接回城里。

在台阶上,厌厌看到潘争铮背对着厅屋门,埋着头集中精神,把子弹倒进才一厘米口径的牛角。仇人相见,厌厌红了眼,操起台阶上一把砍柴刀,朝潘争铮后脑勺猛然挥了下去。

好在砍柴刀很钝,且前面有个长勾子,厌厌前段时间又被打伤,没有完全复原,所以潘争铮的伤口没有特别深。如果她手里拿的是菜刀,或者前面几天没有受伤的话,后果真不敢想像。

厌厌对潘争铮恨到了骨子里,初三那天下午,一场贴身肉搏,潘争铮拖住了她追兔兔的脚步,在抬她这桶臭狗屎回家时,她嘴里就一直尖声咒骂,说如果让艳妹子成功逃跑的话,她一定会杀了潘争铮,没想到她真下了这样的狠手。

可能前次被美男叔叔用棒子狠狠修理后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厌厌远没有跟潘争铮肉搏时勇猛,没一会,便被二叔叔俯身压在地上,两只胖胳膊被反剪在背上,二叔叔半跪在她的胖腰上,死死的压着她。

她在地上还想做垂死挣扎,不停用蛮力扭着腰身,“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叔爷爷眼里完全没有了光彩,看了看厌厌,良久,吞下一口气,不声不响从厅屋的角落里,拎着一个打铁用的大号铁锤子,让二叔叔把厌厌转过身来,没说一句话,高举大铁锤,朝着厌厌两条膝盖狠命砸下去。

厌厌发出两声差点把瓦给掀下来的尖叫,猛然绻缩起了身体。

小木偶李庆赶紧从后面抱住叔爷爷,因为铁锤子非常重,叔爷爷满头大汗,放下锤子,累得直喘气,眼泪从那绝望,眼框旁皱纹遍布的眼里流下来:“讨债的,今天我砸断你的狗腿,让你这条毒蛇再也做不了恶。要是亲家小叔有个什么事,我一定用这个铁锤子,砸碎你的狗头!”

厌厌绻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哀嚎。

李庆想扶她起来,她直起上身,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了,连连惨叫自己站不起身了。

叔奶奶听到厌厌的惨叫后,躺在床上焦急的大喊:“小猪,小猪!”

叔奶奶脑壳上也缠了白纱布,我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下,叔奶奶当即哭嚎起来:“老X家这是作了什么孽啊?咋出了这样一个祸害,我早知道的喽,艳妹子要是跟小X走了,这个家就再也没办法太平,要出人命,所以前面两回,我不让艳妹子跟小X走,都是为了这个家齐整安宁。本想X妹子已经成家立室,还有了娃儿,她不会再生事端,万没成想,她死性不改啊!亲家小叔怎么样?这可怎么跟亲家公交待啊?唔唔唔,菩萨啊,你显显灵,告诉我要拿这个祸害怎么办啊?”

二叔叔,三鸡公,傻把式围在潘争铮床头,都担心不已。

二叔叔一再跟潘争铮道歉,看着他头上那一圈散着红晕的纱布,眼圈红了又红。

我看到平时开朗风趣的潘争铮趴在床上,嘴里痛得真嘶嘶,又忍不住哭起来。

“矮子精,你哭什么?心痛叔叔啊?”潘争铮这副死样了,还不忘挤兑我。

“才没有呢,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哭了?”我背过身去,飞快把眼泪擦干。

“你家这癲婆子,咋这么狠,是个精神病吧!”潘争铮把头搭在枕头上,低声滴咕。然后慢慢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