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争铮,争铮!”二叔叔神色很焦急,边喊边拍潘争铮的后背。

潘争铮裹在被子里的身体没有动弹,小猪心痛得不能自已,擦干的眼睛又流下来,顾不上被他挤兑笑话,我蹲在床头,面朝着潘争铮深埋在枕头下的脸,大声喊叔叔。

还是没有一丝动弹,当真急死一只小猪,我以为潘争铮就这样死了,再也顾不上形象,大哭起来,边哭边问:“叔叔是不是死了?”

“矮子精,你哭得样子好丑噢,眼泪鼻涕糊得满脸都是!”我大哭着问了好几次,潘争铮才稍微抬起头,戏谑的说,脸上露出笑容,眉尾微向上翘起。

“你才是丑八怪,故意装死,让我娘给你炒腰花吃吧!”又被他捉弄,害得我心痛不已又被他笑话,气得我蹦了起来。

“这下叔叔真要吃点腰花才行了,真痛啊!”潘争铮扯了下嘴角,头上包着一圈白纱布,像极了电视里被打败的日本武士,笑过后马上恢复了痛苦不堪的表情。
“腰花又不补上面,哈哈哈!”三鸡公这时候还不忘扯着尖嗓子开玩笑,把傻把式跟二叔叔都逗笑了。

我被羞红了脸,潘争铮抬着头,跟我贴面相对,被三鸡公笑了后,他的脸也红了红,难为情的把头埋在枕头里,又装起了死。

厅屋里一直传来厌厌“哎哟哎哟”的哭嚎,以前只是打在皮面上,没有伤筯动骨,所以她永远都是一副勇者无惧的女共产党员形象,被打后不哭不躲也不叫,面无表情。这回被叔爷爷用大铁锤砸了腿,终于哭了,惨叫了,还真以为自己是钢珠侠呢,以往只是为人父母的慈心,在恨铁不成钢的愤恨中,永远都留存一丝她终有一天会悔改,终有一天会被亲情温暖而良心发现,所以没有下过狠手而已啊!

“让他睡吧,先看看情况,不行的话,得送去城里医院!”傻把式背起箱子,走了出去。

厌厌边哭嚎,边想努力站起来,瘦小的李庆,双手箍着她跟发面团一样的胖胸往上面拉,轻声嘿哟嘿哟,使劲了吃奶的力气,小圆脸涨得通红,大冷天里累得满头汗水。

二叔叔上前,一巴掌狠狠甩在厌厌脸上,咬牙切齿的说:“你为什么不去死?”

兵兵跟壮壮下午玩累了都会睡一觉,大婶婶把他们哄睡后,给潘争铮洗那两件沾了许多血的衣服。

衣领上一大片血渍,一放进盆里,清水就变红了,腥味扑鼻,大婶婶边搓边滴咕:“流这么多血,不晓得要吃多少东西才能补回来,要怎么跟他爹娘交待啊!”倒掉第一盆血水时,大婶婶的眼圈发红。

潘争铮在我们家的几天,很受人的喜欢。他很开朗,脾气温和,特别是带小娃儿时,有的是办法哄得壮壮跟兵兵开怀大笑,追着他屁股后面跑。

一胖一瘦在厅屋里,来来回回折腾了许久,厌厌也没能站起来。

李庆抹了把汗,用刚好能听清楚的声音说:“玲艳,你先在地上坐着,我去城里租一辆卡车过来,把你拉回城里!”说完飞快走了出去。

没有人再搭理那作死作恶的死咸鱼。

晚饭时,我给躺在床上的叔奶奶端饭进去时,她悄悄问我厌厌有没有吃饭?我摇了摇头,叔奶奶便让我偷偷给她盛碗饭,她再怎么坏,终归还是自家姑姑。
我刚拿起碗想给厌厌盛饭时,被叔爷爷阻止了。

兵兵圆碌碌的眼睛,左右顾盼,看到厅屋里的厌厌后,向厌厌伸着两只小手臂,嘴里“哦哦哦”的叫,在我娘怀里扭来扭去。

我娘放下碗,把兵兵抱到厌厌身边。

厌厌没有半点表情,低垂着头,没有抬起头看自己的儿子一眼,由着兵兵的双手抓着她的胳膊,哦哦叫了许久,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X妹子,你不要再执拗,李庆对你挖心掏肺,兵兵这么可爱,你在城里吃穿不愁,十指不沾阳春水,为什还要钻牛角尖?”我娘蹲在厌厌面前,推心置腹的对厌厌讲了许多话。

我们全部吃完了,她还在跟厌厌谈,当讲到叔爷爷跟我爹为了她,两个大男人背地里哭过许多回;讲到大叔叔为了阻止她跳入火炕,命都没了;讲到一家老小,对她的宽容与付出,我娘边讲边哭,厌厌却像个脑死亡患者。

最后,我娘哭着求她,说跟她这么多年姑嫂,做嫂嫂的待她如何,她心里应该有数,如果还念着一丁点儿恩,就跟李庆好好过日子,把兵兵养大,不要再生事!

我娘一席话,说得我都想哭,其实这样苦口婆心,反复重复打比方,讲典故的念真经,我娘,叔奶奶,村里一些关系好的婶婶,奶奶们不知道念了多少,她们吐出的口水都能灌满一亩田。奈何,说的人无比动情,听的人却当是苍蝇的“嗡嗡”声。

快睡觉时,李庆真的弄来了一辆卡车,跟他同来的还有一个高个子男人。两人合力把死尸一样的厌厌抬出门,过了许久,李庆又返回来,把兵兵抱走了。

潘争铮晚上发起了高烧,脸上很烫,可怜的趴在被窝里,喉咙里呼噜噜的响。

傻把式给他测过体温后,说烧得吓人。他给潘争铮吃了点退烧药,让我们天一亮就送他到医院去。

二叔叔跟三鸡公轮番拿湿毛巾帮他不停擦背。

我全无睡意,坐在潘争铮床前,他烧得迷迷糊糊,两手无力的垂在床沿下,嘴里虚弱的嘀咕着很痛很难受。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握着他的手,潘争铮抬眼看了看我,把我的手紧紧抓住了,一晚上都没有放开。

天刚亮,三鸡公就去他们村里喊了有狗公车的权伯伯过来,把潘争铮送去城里医院。

医生拆开纱布后,连声啧啧,说砍得不轻!

医院很小,很快在医院照顾美男娘的二哥,就知道了潘争铮被厌厌砍伤了后脑。

他二哥背着他娘来到潘争铮病房里,看着烧得嘴唇都发紫的潘争铮,扑下去抱着他,第一次见这个善良的老人嚎啕大哭,直呼有人挖了她的心!

潘争铮大哥,二哥,四哥知道后,把我们四个人全部赶出了病房。他大哥恨恨的对二叔叔说:“你爷爷,你爹救我们家两代的恩情,今天算是还清了吧?以后两家互不相欠,至死不相来往。”

二叔叔满脸歉意,向美男大哥道歉。刚张口,美男大哥就非常恼怒的打断了,不停摆手:“你什么都不用讲,现在我家老七被砍成这样,我不追究你家的责任,就是为了还你爹的情,以后咱们两家两清了!只是我家小X死心眼,非你家妹妹不娶。不然,人还是得看种的,种不好,瓜就差,穷家小户就是麻烦多!”

二叔叔被羞辱的眼泪像豆子似的掉下来,被三鸡公与傻把式两人搀扶着下了楼,趴在医院的外墙上,他不停拍打医院的墙壁,直打得手背都破了皮。

后面几天,叔爷爷跟我爹去医院看过几次,都被美男大哥挡在了病房外面,被羞辱得面红耳赤,唉声叹气的返回家!

开学后,我的全部精力放在了学习上。

二叔叔没有打算再上学,他说虽然美男愿意供他,但他不是软脚虾,这个家,还是得他撑起来,不想给美男跟兔兔增添负担。

开学没几天,我们就收到了美男跟兔兔的来信,同来的还有一张500块钱的汇票,美男说是给二叔叔跟三鸡公汇的学费。

信里,美男说他已经在申请转业回县里,兔兔说想极了爹娘跟家人。

二叔叔赶紧回信,把家里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说了,一再交待转业的事情要缓一缓,也一再交待往后不用再汇钱回来。他决定不再念书,继续在城里建筑工地上赚钱。

第二封信是一个多月后收到的。

在信里,就能感觉得出美男与兔兔那无法掩饰的幸福与甜蜜,兔兔怀上了小宝宝。

美男吹牛说,他给小宝贝取名的当天,他就很笃定,已经把种子播好了。果不其然,他们的潘辰辰,九月份就要出来见爹娘了。

美男再三劝告二叔叔要重新上学,考出农村。

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改革开放的威力,各种行业百花其放,经济会如此腾飞。当时的农村人,跳出农门的最好途径,就是考上中专或者大学。

兔兔的蝌蚪文也写了一整页纸,有将要当娘的无比欣喜与幸福,也有对家人的无限思念。

还有一个月不到,就要到期末考试了,我铆足了劲头读书。

那天当我正聚精会神,听老师讲一个数学题时,二叔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教室的窗户外面,向我招手。

老师放我出了教室,听到二叔叔嘴里吐出的消息后,犹如晴天霹雳般被炸雷击中,回教室里收拾课本时,我完全顾不上同学跟老师的异样眼光,哭得无法自控。

我无法相信,前几个月还在我怀里咧着小嘴笑,时不时用小嘴儿亲我脸颊的兵兵就这样没了。

二叔叔用单车载着我飞快的奔向城里,李庆家批发部前的马路上,被围得水泄不通。

刚一靠近,就闻到了非常刺鼻的血腥味,一条鲜红的血河,顺着马路流下坡。

一辆天蓝色的大货车,停在马路中间,前轮上沾满了鲜血,还有白白的脑浆。车轮下面,躺着一大一小两具身体。伸出车轮外面的脚板,估计血已经流干,雪白雪白,惨状让人无法直视。

李庆跟兵兵躺在车轮下。

李庆圆圆的眼珠子睁得大大的,望着湛蓝的天空,死不瞑目,嘴角流下来的血,像一条红红的蚯蚓。他一只手紧紧抱着兵兵,这个乖巧漂亮的小仙子,血肉模糊,满脸的血与脑浆,已经没了小脸蛋的轮廓。

李庆爹娘当即晕了过去,已经被人送去了医院。

二叔叔干活的建筑工地离他家批发部不远,所以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惨剧。

三鸡公骑单车比二叔叔快,他回家去通知叔爷爷跟我爹娘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唏嘘不已。

相邻几个商铺的老板娘,在扯着嗓子大骂厌厌,说这女人太没良心,太蛇蝎心肠,李庆为了她,不惜跟爹娘打架,把他当皇后娘娘一样供着。不干一丁点活,天天除了睡就是吃,吃饱了就吵架,跟李庆吵,跟李庆爹娘吵,把家里搅得天翻地覆。

这回腿被砸断后,李庆在医院衣不解带照顾了她几个月,刚能挟着支架走动路,就强行翘开李庆娘锁钱的抽屉,把里面的钱一扫而光,一分钱的硬币都不放过,跟鬼子屠村一样,扫得干干净净,有人来批发部里买东西,都没有钱找零。李庆娘肯定不依,便天天上演生死对诀。

可能铁锤太重,叔爷爷第一锤砸下去时,历度比较大,第二锤就轻了许多。想再锤时,被李庆抱住了,所以厌厌一条腿严重些,另一条没有伤及筋骨,好得比较快。

没过几天,厌厌就吵着要出去,要离婚。

李庆不肯,抱着兵兵,天天在后面跟着她。

厌厌到底瘸了一条腿,只能架着支架单脚跳,跑出去几回,都被李庆追了回来。

追回来后,两人就在批发部里干仗,直打得天崩地裂,把兵兵吓得哭哑了嗓子。附近的一些老板娘看不过眼,天天来劝架,轮番劝厌厌生在福中要惜福,安生过日子!

惨剧发生那天,厌厌跟李庆吵过一架后,又快速的单脚跳了出去,直接过了马路对面,李庆跑着兵兵撒腿去追,横穿马路时,被一辆飞快开过来的货车撞了个正着。

几个老板娘哭得“嘤嘤”的,颠三倒四的说李庆实在太可怜,前面两个好姑娘被他娘生生作散了,娶了厌厌这个丧门星,把心都挖出来给了厌厌,吃尽了苦头,挨尽了欺负,末了落得个这样的结局,最可怜最无辜的是兵兵,这么可爱漂亮的娃儿!

人啊,自作孽不可活!老天已经够优待厌厌了!

对李庆而言,厌厌就如冰毒,或许曾经给过他快乐,让他上了瘾,最终却要了他的命,把他一家人都拉进了地狱!

人群里没有厌厌那天杀的身影,货车还停在路中间,等待警察来。

人群里有个男人说:“我跟李庆家挨着门做生意这么多年,李庆是个好人,勤快肯干,现在他这个惨像,我心里实在不平,必须把那毒妇找出来!”

“对,要把她找出来,把自己男人跟娃儿都害死了,还跟没事人一样,最后一面都不来见,太没天理太没良心!”人群里立即有人附和,然后人群便散开了不少,从四面八方散开了,估计是去找那作死鬼了。

几个小时后,叔爷爷跟我爹娘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惨状后,叔爷爷的头摇了两下,软绵绵的倒了下去,亏得我爹手快,扶住了他。

警察拍了一些照片后,找一些看热闹的人问了下情况,让货车司机把车开走了,立即有两位好心人,从自家的批发部里拿出两条床单,把李庆跟兵兵盖起来。

太阳快下山时,天气还是闷热不已,厌厌被几个人拖到了李庆跟兵兵身边,有个男的眼里冒着熊熊怒火,从后面一脚踢在厌厌的膝盖后面,她便“扑咚”一声不跪了下去。有个男人把床单掀开,怒吼着让她睁开狗眼好好看清楚,这个拿她当命一样的男人,跟自已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么一个可爱的娃娃,如今是这般模样。

厌厌散乱着头发,终于哭出声来。

我爹捡起厌厌旁边的支架,轮起来对着厌厌一阵挥舞,把自己累得够呛,厌厌却没有什么反应,她趴在地上,把头靠着李庆的头上,不停哭嚎,不知道那时她心里是否会有一丁点的忏悔与愧疚!

我爹打累了后,李庆的几个舅舅,舅妈来了。掀开床单一看,李庆的舅妈跑到马路边上狂吐,几个舅舅都红了眼圈,眼泪狂流。几人一起把厌厌按在地上,用拳头狠锤,边锤边怒吼着大骂。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脑海里只有兵兵那张漂亮之极的可爱笑脸,与那几声奶声奶气如同天籁之音的姐姐,眼睛哭得又酸又痛。

李庆的舅舅们来了后,终于来了主事的,喊来灵车把他们拉走了。

那天折腾到晚上将近12点我们才回到家。

叔奶奶知道这个消息后,用头狠撞了几下墙,晕了过去,傻把式掐人中,味人参水好半天才醒过来。醒来后的叔奶奶没有停过眼泪,身子骨一下子焉了,好像没了革命的本钱,吃饭时碗都端不住了。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