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四五章 找到他们 杀了他们

那场爆风骤雨,就如厌厌以往的作死作恶一样,来得很突然、很猛烈,像雨神婆婆拿着舀水勺向人间洒水,干涸的农田很快被灌满,飘雨像斜斜的帘子,打向台阶上跟厅屋里。

我娘赶紧把我拉进屋,把厅屋门关了起来。

二叔叔跟大婶婶准备出门去城里干活,看了看窗外的大雨,只得无奈的坐在厅屋里聊天。

没多过久,估计受不了大雨的侵袭,厌厌推开厅屋门想进屋。

二叔叔一看到她,从小凳子上站起来,把厌厌拖到台阶旁边,透过密密麻麻的雨帘,看到二叔叔狠命一脚,踢在厌厌身上,被雨水洗净了黑灰的厌厌,像只白皮猪,咕碌碌的滚向坡下的池塘。快要滚到池塘里时,她伸手抓住一棵小树,像只落水狗一样,在雨水中挣扎,扭动,好不容易才爬到池塘边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二叔叔站在暴雨中怒吼了几声,跑了下去,抬脚踹在那条臭咸鱼身上,直到把自己累得坐在地上,抬着脸直面暴雨,仰天狂嚎。

我的二叔叔啊,那年才20多一点点,厌厌这讨债鬼的不停作死,把他的人生全部改写了,使他考上大学,跳出农村的理想完全破灭;清涩纯真的初恋无疾而终;对他贴心贴肺的哥哥,还来不及做出一丁点回报,便长眠于地下;从小最爱的妹妹痛失骨血,不得已远走他乡;亲娘被活活气死,二叔叔虽然对叔奶奶一直偏爱于厌厌,心生不满,但当叔奶奶悄然离世时,他跪在叔奶奶床前眼泪长流,一再懊悔那个晚上,自己没能守在叔奶奶床前,他疼惜他娘生下那么多娃儿,临死却没有为她送终的人。这是二叔叔心里无法抹去的遗憾与痛楚,我明白他对厌厌的恨,足已崩天裂地。

大婶婶撑了把伞到池塘边,把瘫坐在地上的二叔叔扶回了家。

雨势小一点后,我娘给我披上雨衣,让我去上学。初中的课程不比小学,数理化落下一节课,后面的内容就很难跟上。

走在泥泞的田埂上,我满脑子都是兔兔,满条路上都是她娇小的身影,与露出两个小虎牙的温暖笑容。曾经的下雨天,兔兔帮我撑着伞,牵着我,她先在前面踩出一个鞋印,让我跟着她的脚步走,这样我就不会滑倒,兔兔姑姑,已经分别了近一年,如今你在哪儿?

下午放学回家后,我没有看到厌厌。

小叔叔跟我弟弟去关牛,说厌厌在牛栏后面的石头上坐着打瞌睡,原来二叔叔警告她,让她滚得远远的,不要再出现在台阶上碍眼,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接连几天,厌厌都靠在牛栏后面的石头上,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生红薯,家人的心都已经像南极之冰。就连我爹,当在军区医院看到躺在床上伤心欲绝的兔兔时,刚强的泥腿汉子哭得稀里哗啦,至此,我爹对厌厌完全死了心。

10来天后,厌厌的小学同学,邻居嫂嫂来了我家,说厌厌去了她家,求她给碗饭吃。

她给厌厌吃了饭,还让她把身上洗干净了,让厌厌跟着她去城里擦皮鞋。

当时城市经济发展很快,那一拔积极响应邓主席先富起来口号的人,腰杆杆上面有了钱,都抖迈起来,城里的卡啦OK厅,台球室,舞厅遍地开发,擦皮鞋成了一门热潮的新兴职业,只要有个刷子,一盒鞋油,一个块抹布,再加两个凳子,就可以开工赚钱,擦一双一块钱,15分钟就能完事,所以村里一些灵泛活络的阿嫂们,便三五个人结伴去城里擦皮鞋赚钞票去了。

没人管那作死鬼去干什么,邻居嫂嫂见我们家人漠不关心,临走时说:“X叔不反对就好,叔放心,就是擦皮鞋,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事!”

过了三个月,邻居嫂嫂从城里回来,跟我娘说:“X妹子攒了点钱,不见了影子,说是去找小X跟艳妹子了。她精神不正常了吧?天天嘴里嘀咕着小X跟艳妹子的名字,反反复复说去年,她在青海的牢房里受尽了苦,被关了近一年才放出来。出来后,她到处找小X,发誓一定要报得这个血仇。她说一个人走了好几个城市。没有生意时,她坐在凳子上,用鞋刷子狠狠往地上砸,不停厉声喊:杀了你,杀了你!有回一个穿灰蓝色的男人过来刷鞋,那人刚坐上凳子,便被她跳起来追着打,跑了近半条街!婶婶,你们家人得小心点才行,我现在都不敢跟她在一直地方刷鞋了!”

叔爷爷气得直哆嗦,两手筛糠似的抖。

过年前半个月,美男爹娘来了我家,两位老人比前一年又苍老了许多。

美男娘的脚有点不灵便了,走路特别慢,从池塘边爬上我家台阶时,费了很大力气,也没能爬上来,我看到后下去扶了一把,才上了坡。

她刚落座,便迫不急待问我们家有没有收到美男跟兔兔的信,得到叔爷爷的否定回答后,美男娘慈祥的眼里立即涌出了泪水,她哽咽着说:“你们从青海带回来的信,被小X叔叔搁置了,直到国庆节才递到我手上。我跟他爹这才知道他们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我家老大被他爹天天骂,明年我们也不去深圳给他带娃了。当时要是我跟他爹知道了,我们肯定要去看我的儿跟儿媳,艳妹子刚掉了胎,身体这么虚,小X总归要上班,身边没人照顾怎么行?要是我们去了青海,我跟他爹会跟着他俩一起走的,我家小X,从小就是画中人,几个兄弟里头,数他最孝顺,最重情义。我跟他爹都不怪他,只是他们再也不回家乡,不再回来见爹娘,我当娘的日盼夜盼,就盼着我的儿回家!”

叔爷爷跟我爹娘安抚了许久,美男娘才止住哭,送两位老人到村口马路上,看着两位步履蹒跚的老人,想起远在天边的美男跟兔兔,我们心里像灌了铅一样堵得满满的,沉重之极。

第一四六章 久别重逢 再见潘争铮

1998年7月份,二叔叔跟大婶婶从城里干活回来后,两人笑逐颜开。

他们俩带回来的消息,让二叔叔的小伙伴们都兴蹦了起来。

原来,二叔叔在城里干活时,巴掌大的城市,让二叔叔跟鹰勾鼻重逢了。

鹰勾鼻的生意蒸蒸日生,开上了无比高大上的桑塔纳轿车,两人各自聊了下他跟厌厌分手后的那几年景况。

鹰勾鼻感慨不已,沉声叹息了许久,看了看满身泥灰的二叔叔,说天天在工地上挑水泥,不会有出头之日,他跟几个兄弟要大桥边建一个酒店,问二叔叔愿不愿意帮他管事,他会找有经验的老师傅手把手带他,二叔叔可以带领村里关系好的小伙伴来帮忙,按老师傅的工钱算给他们,鹰勾鼻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要想干大事情,身边得有一帮过命兄弟才行,单个人,能力再强,力量也有限。

他们谈了许多,鹰勾鼻是二叔叔创业路上的启蒙导师,高端点来说就是教父。

二叔叔跟大婶婶召集了一群小伙伴来家里商议,最后村里没有上学的小伙伴,都跟二叔叔到城里干活去了。

1998年,我在县城读一中,每个月底回家一次,9月30号坐公交车回家时,意外碰到了阔别几年的潘争铮。

那种车子不叫公交车,是货车改造而成,从开放的车屁股后面爬上车,空车箱里固定两块长长的木板,上面坐人。开动时声音非常响,屁股后面漫天的黑烟子,当时通向各村的马路不是柏油路,全部是小石子,人坐在车里非常颠簸,像在不停蹦的士高。

自从那年送他到医院,我们全家人被他大哥羞辱了几次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我站在车屁股后面,抓住车后面的两条横杠,准备爬上车,从敞开的车厢外面,一眼就看到了在一群乡亲里,闪着星光,耀眼如太阳的潘争铮。他越来越好看了,前几年脸色有点黑,那天见到时,脸上白白净净,五官极像了美男,眼睛不大,但很黑,很有神,身上穿一件草绿色T恤,一条米白色长裤,脚上还穿着一双白色皮鞋,真是骚包啊。

他腿上侧躺着一个长头发女孩,身着白色连衣裙,潘争铮一手揽着她的胳膊,一手抚摸女孩洁白光滑的脸蛋。

已经快18岁的我,心里莫名涌起一种非常深的自卑感,正想放开杠子跳下去,坐另一辆车时,潘争铮抬眼发现了我。

“矮子精,好巧啊!”潘争铮笑着喊我。

“叔叔!”我低着头,礼貌的轻声叫了一声。

已经上高中的小猪,不再是前几年那般牙尖嘴利,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与生离死别,随着年龄增大,心思越发沉重。

侧趴在潘争铮腿上的女孩,直起了身,拢了拢黑黑的柔顺直发,看向我,这女孩子身材娇小,五官非常漂亮,皮肤透白细腻得亮眼,跟潘争铮坐在一起,让人不得不惊叹:好一对般配的金童玉女!

“这是我嫂嫂的侄女,叫小猪!”潘争铮帮她把粘在脸上的一缕头发,细心拢向耳朵后面,微笑着解释。

“婶婶!”那一刻,我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感觉自己土到爆,穿着一件不合身的衬衣,我表姐穿过后不要的,松挎挎挂在我身上,下身穿的黑色布裤,也不太合身,头发稀乱,读书太拼命,晚上寝室熄灯后,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书,眼眶黑乎乎的,狼狈极了。

“啊?不是吧,我才多大啊,就当人家婶婶了,可不行,得叫我姐姐!”那女孩对潘争铮撅了撅嘴撒娇。

“好吧好吧,那就叫姐姐!”潘争铮宠爱地说,掐了掐她的嘴角。

“小猪,这是林芳姐姐。”潘争铮笑着向我介绍。

“哈哈哈,后生仔,她叫你叔叔,叫你婆娘姐姐,你们岂不是差了辈份?”坐潘争铮旁边的一位伯伯笑了起来,边笑边往外面挪了挪位置,喊我坐过去。

挨着潘争铮坐下后,就像木板上面有倒刺,我坐立不安,盯着自己的脚尖,恨不得有双翅膀,赶紧起飞。

潘争铮问了我许多家里的情况,最后说到美男跟兔兔两年多来,完全没有音讯时,我们都沉默了。

车子远离城区,上了村道,蹦的士高的时间来临了。

潘争铮的女友一声大过一声的尖叫,漂亮的小脸惨白,不停喘气说:“争铮,你家这环境也太差了吧?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坐个车要把我的心脏给震碎了!”潘争铮不停温柔安抚,把她抱在怀里哄。

我起初还低着头,瞄瞄他们,没过一会,便睡着了,脑袋习惯性的往右偏,歪在了旁边伯伯的身上。

睡梦中感觉到我的头被人轻轻拖了一下,迷迷糊糊睁眼一看,潘争铮正抬手把我的头靠在他肩膀上,轻声说:“累坏了吧?别只顾着学习,要注意身体,看你瘦的,靠叔叔肩膀上,好好睡一觉!”靠上他的肩膀后,鼻子里立即传来清新好闻的体香。

潘争铮家离城里比我家近,睡得正香时,潘争铮轻轻摇醒了我,说他们到家了,要下车了。他笑着打趣说,这么大只的小猪了,睡觉还流口水。

我一摸嘴角,才发现嘴边湿湿的,一大滩哈喇子,潘争铮的衣服被我弄湿一大片,我难堪极了,说了声:“叔叔,不好意思!”后便再也不敢抬头,深深的自卑笼罩着我。

他家就在马路旁边,潘争铮矮健的跳下车,细心温柔的把他女友抱下车,抱下去后没有再放下来,直接抱在怀里往家里走,潘争铮对那女孩如此柔情的一幕,一直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二叔叔头脑灵活,又有一帮小伙伴跟着尽心尽力干活。鹰勾鼻给他的差事,完成得非常好,小小赚了一笔,酒店盖完后,鹰勾鼻又把他介绍给自己的生意伙伴,承包到了新工程。

那一年,偶尔从在城里擦皮鞋的邻居嫂嫂口中得知,厌厌越来越不正常,擦皮鞋攒了点钱,就不知所踪,过一两个月再脏兮兮,跟只流浪的丧家犬一样回来,在她们几个嫂嫂租的房子里,洗上半天澡,嘴里不停狠狠嘀咕,找到他们,杀了他们。看见穿灰蓝色衣服的人就追着打,因为瘸了一条腿,战斗力远不如从前,反被别人打过许多次,被人打得杀猪似的“哎哟哎哟”哀嚎,那条伤腿越来越瘸,活活一只铁拐李。

每年过年,美男爹娘都会来我家,问我们家是否有美男跟兔兔的消息,满怀希望而来,流着失望的泪水悻悻而归。

2000年夏天,经过几年的竭尽全力,我成了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被湖南大学录取了。

二叔叔宴请了全村人跟亲朋好友来喝喜酒,连续放了三场电影。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