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完结版: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第一五三章 叔爷爷辞世 厌厌半疯半傻

2007年7月份,厌厌又惹出了大祸。

那个出主意让兔兔代嫁的姑父,最小的儿子摆结婚酒,厌厌跑到他家去闹腾,在争吵中,用红砖随便搭着的柴火灶被搞塌了,当时灶上正烧着一大锅用来烫猪的开水。姑父本人,姑父的两个小孙子,还有五六个混在酒席里捡鞭炮的小娃子,都被开水烫伤。

喜事变祸事,酒席没有摆成,婚事告吹了。

二叔叔赔了全部医药费。姑父的两个孙子,腿上,小腹上被溅出的开水烫得非常严重,受了大罪,休了两年学,皮肤上留下了很恐怖的疤痕。

2008年,权伯伯的小儿子不知因为何事跟同事发生打斗,失手将同事打成重伤。二叔叔知道后,念及多年前权柏柏用狗公车载过我家人许多次,帮他找最好的律师,托关系,也给那同事家里赔了一大笔钱,让他免受牢狱之灾。

2009年,我在深圳结婚了。

二叔叔特意从长沙到深圳,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选了一套房,交完订金后,才打电话通知我去签名。他给我买了一套房加一个底层商铺,说是给我的嫁妆,保证以后我就是不工作,也会有一份租金收入,不被婆家看轻。

2010年初,小叔叔研究生毕业后,跟同校一个浙江女孩结了婚,蜜月结束后就带着新婚婶婶去了英国。

2011年,我弟失恋了,他苦苦维护了好几年的初恋,最终没有开花结果。他为了一个叫研冰的重庆女孩,从武汉追到河北,又从河北追到北京,最后还是以分手告终。有天晚上2点多,我接到弟弟同事的电话,说他把自己灌得没了知觉。那段时间我刚好在外地出差。

二叔叔去了北京,把弟弟接了回来,应聘到一所民办学校当老师。

二叔叔的经济条件越来越好,住上了别墅,开上了豪车,但从来没有见他开心的笑过。

三鸡公一直陪在他身边,当初我家最困难时,他那句:“啥子前程,你在哪,我的前程就在哪!”成了美好现实,他成了他们村里最有钱的人。他跟二叔叔几十年从来没有变过的兄弟感情,也是村里人口中的佳话。

兔兔走后的那些年,每年春节是全家人最难受的日子。

这个举国团圆的时刻,我们都非常想念多年没有消息,二叔叔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也找不着的兔兔;想念长眠于地下,为了这个家,辛苦了一辈子,没有享过一天福的大叔叔;也会想起带着满腔伤痛,孤单离世的叔奶奶。

后面两年,叔爷爷好像得了老年痴呆症。

每次我从深圳回长沙,叔爷爷看到我第一眼,就会拉着我叫艳妹子,满眼慈爱:“我的艳妹子回来了,我的亲闺女回来了,艳妹子,爹爹天天都在想你啊!”

每次我都没办法控制情绪,强忍眼泪跟叔爷爷聊几句后,跑进房里哭上许久才能平复心情。

2012年春节,古稀之年的叔爷爷,已经到了生命的倒计时。他躺在湘雅医院的病房里,不停呢喃着兔兔的名字。

正月初五,叔爷爷精神起来,他拉着二叔叔的手说:“景齐,爹要回家!”

当看到病床前满脸泪水的我时,他朝我招手,清晰的叫出我的名字:“其实爷爷知道你是小猪,只是爷爷太想你小姑姑!”

全家人当天就开车把叔爷爷送回了家。这栋有着我们太多酸甜苦辣回忆的房子,已经破败不堪,还没进屋,一股臊臭味扑鼻而来。

厌厌坐在被各种垃圾塞满,落不下脚的厅屋里,稀散着头发。

见我们一行人进来。她先是吓得惊了一跳,尔后站起来大喊:“小X呢?艳妹子呢?他们是不是也回来了?”

家人被悲伤的情绪掩盖,没人搭理她,把叔爷爷安顿在床上后,我娘请村里一些邻居婶婶们,帮我们打扫房间,为做道场做准备。

村里修上了柏油路,通向每家每户,用上了自来水。

年轻人都在外省打工,年长点的叔叔伯伯们也在附近的城里做事。

好在是正月里,大家都回来过年团圆,不然连抬灵柩的壮年汉子都难找。

以前种早晚两季的水稻,现在全部只种一季中稻。好多菜地也荒了,长满了杂草。山村周围的山脉,有好几块被砍光,栽上了果树苗。村里冒出许多非常漂亮的新楼房,两层半到三层,四屋,外墙贴着漂亮的瓷片,大大的落地窗,很显气派,好多户邻居家门前的台阶上,停着漂亮的四轮小轿车。

叔爷爷艰难的吊着一口气,终于熬到了家,在床上躺下后,睁眼一个个扫着床边的人,抓着二叔叔跟小叔叔的手,用夹在喉咙里,非常非常轻的声音说:“景齐,你是老X家的顶梁柱,谢谢你让爹过了10多年好日子,你答应爹爹,一定要找回你妹妹,告诉她,爹爹想她,对不住她,小时候太惯着那条毒蛇,亏待了她,她就是来给老X家还债的,债还完了就再也不见爹爹面,你一定要找回她,啊?”

当厌厌拐着腿,带着一丝臊臭味来到床边时,叔爷爷皱了皱眉,抬手用力甩:“出去,让她出去!”等我爹把厌厌拖出去后,叔爷爷舒展了下眉头,神态安祥,轻声说:“二英(叔奶奶),新毛头,我终于来陪你们了!”

2012年5月份,三鸡公在QQ上告诉我,潘争铮结婚了,老丈人家在长沙很有实力,婚礼办得很排场。那天正上班,看到消息后,我甚至忘记关掉QQ,跑到洗手间痛哭了一场。

自从邓琼贵走后,二叔叔身边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我们相聚时,我每次都劝他结婚生子,现在壮壮成了年,经济条件又这么好,每次他都只是笑一笑,便把话题岔开。

2013年9月份,有个叫刘小丽的女孩突然约我见面。

在咖啡馆里,一坐下来,没有介绍完身份,她便哭出了声,引得邻桌好几个人,饶有兴致的朝我们张望,好像正室约小三谈判似的,气氛很诡异,微妙。

等她哭够了,擦眼泪用掉桌上半盒纸巾后,才知道她是二叔叔的情人,准备点说不叫情人,时髦点说叫床友。

刘小丽是湖南师大的学生,谈不上漂亮,身材娇小,脸蛋清秀。我们同一个县的,家里条件不好,几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二叔叔。

二叔叔每周找她一次,完事后会给她一笔钱。

她说这几年来,二叔叔每次见面都对她非常好,非常温柔。

她从大一到研究生毕业,全部是二叔叔供的。二叔叔答应了她全部物质上的要求,奢侈品,电脑,首饰,在师大附近买房子。

二叔叔不愿意留她过夜,每次完事后,都亲自开车送她回去,她再怎么撒娇,撒泼都没有用。

每次送她回去,二叔叔都会把车停在她家楼下,等她开了灯,打电话告知她已平安到家后,才会离去。

有一次她气得要命,坐在楼道口哭,没有进屋,把手机也关了,没想到睡了过去。天亮了才醒过来,她赶紧开门回家,在窗口看到二叔叔的车还在楼下,她欣喜若狂,跑下楼拍他的车门,二叔叔调正坐椅,看了看他,淡淡地说:“知道你平安到家就好,我走了!”

有一回二叔叔打电话约她出去时,她正好来例假,那时她已经深深爱上了二叔叔,没有推辞。事情进行到一半,二叔叔发现了血,马上变了脸色。她怕得要命,以为二叔叔会责怪她。迷信上来说,男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倒霉的。正当她害怕二叔叔发火时,没想到二叔叔抱着她,心疼的直呼她是傻瓜,把她抱到浴缸里洗干净,给她泡红糖水喝,那次是几年来,唯一的一次,两人相拥而眠。二叔叔整晚抱着她,给她揉肚子。

她絮絮叨叨说完后又哭起来:“小猪,我是从你二叔的兄弟那里,知道你的手机号,我今天冒昧从长沙来跟你说这些,是你二叔的兄弟说,只有你能让他说心里话。你是结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应当明白爱一个人的痛苦。我真的好爱你二叔,自从跟了他后,我再没有过其他男人。他说不会娶我,劝我找个人嫁了,现在不理我了,说我再拖下去不好嫁人。我知道一开始我们只是交易,但我现在真的爱他,如果他怕我是图他的钱,我可以马上跟他去做婚前财产公证!”

刘小丽哭了很久,很是楚楚可怜。

我以为二叔叔还在记着曾经对大婶婶娘许下的誓言,周五晚上,我特意陪刘小丽回长沙。

二叔叔知道我的来意后,喝了一口酒:“小猪,二叔心里有人,但那个人二叔永远也不可能去碰,不敢去碰。二叔是个男人,有生理需要,便找了小丽,我们一开始就说好是交易,她想要的我已经全部给了她。结婚真的不可能,你帮我劝劝她,别再拖下去,女人年龄大了不好找,她结婚时,我会送她一笔钱做嫁妆,让她别再掂记我!”

那天跟二叔叔聊了许久,我知道他所说的那个人是谁。

他怕再出现邓琼贵那样的女人,让她难堪,难受,所以从来不让小丽陪他过夜,不让她涉足自己的生活。可是,如果真要在一起,二叔叔说过不了自己心理上那一关。

或许这两人,隔着这层窗户纸,这辈子就这样彼此等待下去了!

2014年春节过后,全家人照例回村里给叔爷爷,叔奶奶、大叔叔烧纸钱,顺便看看祖屋。

在臭气冲天的房子里,厌厌像模像样的拜起了菩萨,讪讪的给二叔叔倒了杯水,二叔叔终究没有接。厌厌便气呼呼的把厅屋里的垃圾扔到了台阶上。

我们要回去时,厌厌从被子下面摸出一个东西,递到我手上,说是一条干鱼,给我吃。

我看了看这坨黑乎乎,硬硬的东西,直到臭味扑鼻时才发现,那是一坨干了的大便,恶心得我赶紧往地上扔。

厌厌见我扔了,朝我吐了口痰,恨恨的说:“吊肚子公猪,姑姑给你吃鱼还不要!你不吃我吃!”然后小心翼翼的捡起来,嘀嘀咕咕的藏回了被窝里。

二叔叔回去前,给傻把式留了一笔钱,让他定时给厌厌买米买菜,别让她饿着,有病了就给她看诊。

傻把式说厌厌半疯半傻了,时而清醒,时而不正常。

清醒时在台阶上哭,喊爹喊娘喊弟弟喊李庆喊兵兵。

不清醒时,在台阶上不断咒骂美男跟兔兔,狠厉地嚷着要杀了他们。

不知道她的哪种状态才是正常的,或者她喊爹娘喊弟弟时,是不清醒的状态,骂美男兔兔时才是内心的本尊。

厌厌经常疯疯癲癲的去缠着邻村一个道士给她算命,道士烦不用烦,每次都用她会长命百岁打发她。回家后她便到处扔东西,哀嚎声震破屋顶……

第一五四章 美男兔兔幸福永远

今年三八妇女节那天,我接到了二叔叔喜极而泣的电话,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美男跟兔兔。他们在一个工业并不发达的边境城市落了脚。

那次的久别重逢,是一个宠大的聚会。

傻把式一家四口(傻把式2007年生了个女儿,取名念云,2009年生了个儿子,取名思艳。)

三鸡公一家五口带着我爹娘,大婶婶,壮壮,三鸡公老树开新花,2008年超生了一个儿子,把三鸡公乐的没了边,宠溺得不得了。

我带着老公跟女儿,我弟弟当时在重庆,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往兔兔所在的城市赶。

我们到达四天后,远在英国的小叔叔也带着老婆儿子回了国,一起去了美男兔兔所在的城市。

边城生活宁静安逸,没有发达城市那样生活节奏快,喧闹繁华,使人置身其中时,人心浮躁,神经疲惫。

年近50的美男,还是那样英挺帅气,只是脸上多了些岁月的苍桑。

兔兔最显年轻,皮肤白晳细腻,除了大笑时眼角有点鱼尾纹,眼睛还是淡然,温和,估计是见二叔叔后哭了太久,有点红肿,没有眼包跟黑眼圈,像只有20多岁,跟我站在一起,倒是我看起来想姐姐。

他们住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山脚下,屋背后就是山,两层复式,房间装修得典雅,清新,异常整洁。

二叔叔说兔兔抱着他足足哭了一下午,怎么也止不住哭声跟眼泪,把6岁的小男子汉辰辰吓坏了,最后也哇哇大哭,好不容易才止住哭声。

辰辰只有6岁,是兔兔经过10来年调养身体,吃尽了苦头才得来的。

辰辰脸蛋像极了美男,也如潘争铮所说,跟美男小时候一样调皮,精力充沛,随时一副保护妈妈的男子汉的表情与口气。

还有个10岁的小女孩,左手有点残疾,是兔兔往返医院治疗时抱回来的弃婴,取名叫珠文,我跟弟弟名字的结合。

我娘、大婶婶跟我搂着兔兔,时哭时笑。

当讲到美男爹娘与叔爷爷去时,全部念叨着她,兔兔哭得快晕过去。

美男急得跳脚,赶紧从男人堆里跑过来,把兔兔抱进他们睡觉的房间。

美男说兔兔体质很不好,特别是生下辰辰时难产,差点就永远睡在了产床上,直到现在身体都没有完全恢复,看起来脸色红润,实际上已经虚了。

美男说这么多年来,他跟兔兔一样,想极了家里人。但厌厌实在太狠了,没有一点悯人之心,下手没有轻重,他怕被厌厌找到了他们,会酿成意想不到的惨祸,所以托首长把名字做了小改动,怪不得如此难寻。

每年春节,他们俩紧紧依偎在一起,淌着泪水度过,好在后来有了珠文跟辰辰,心里才有了些许慰籍。

美男带我们去他的书房,三面墙上挂满了大副照片,全家每一个人都有。

美男无奈的说,当时走的匆忙,照片都没有留一张,是他托在公安局的战友,按照兔兔描述我们的五官,用电脑拼制出来的。

每回兔兔想念我们时,就靠在书房的椅子上,盯着墙上的照片,念叨我们,哭得哄也哄不住,心疼得他揪心的痛。

那几天,美男下班回来后,换上家常服,系上围裙,带着珠文跟辰辰在厨房里忙活。

兔兔坐在沙发上跟我们聊天,说一般是美男做饭,两个小娃儿打下手。

美男的刷牙时间比北京时间还标准,晚上一到九点就去刷牙。九点半铁定拖兔兔进屋睡觉,他说保持好的生活习惯才能有好身体,特别是兔兔,睡眠很重要。

我跟美男耍赖,借兔兔抱一个晚上,美男起先拒绝,说自从跟兔兔在一起后,他们晚上从来没有分开过,就算是出差,都把兔兔随身携带。经不过我软磨硬泡,兔兔也求美男,让分别近20年的两闺密说说悄悄话,美男才恋恋不舍的回自己房间。

我跟兔兔紧紧抱在一起,哭了许久。聊分离后各自的生活,过往的幸福与伤痛,喉咙都哑了。

兔兔说这么多年来,除了想念家人时痛苦之极外,其他都非常好,美男把她宠爱得无边,辰辰三四岁,美男就教育他,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保护妈妈,疼爱妈妈。

当得知我跟潘争铮在一起过,且潘争铮那方面也很强时,兔兔露出小虎牙笑了,刮了一下我的脸羞我,说这么多年,做为女人,有美男这样的老公,她知足了,除了她来例假,只要她身体没问题,美男每晚都疼她,我叹口气说人比人气死人!

我们聊到累得完全睁不开眼睛,才闭上嘴睡觉。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有人进了房,迷迷糊糊的睁眼一看,是美男,他轻轻掀开被子,把兔兔打横抱起来,在兔兔额头上亲了两下,把兔兔抱了出去。

我摸出枕头下的手机一看,才三点半。没一会,美男进来帮我盖被子,见我拿着手机在看,他略带歉意地说没有兔兔在身边,他睡不着。

我睡觉认床,第二天起得很早。

美男也早早起了,在楼下的健身房里健身,他的健身房就像一个健身会所,各种器械都有。

他说习惯了军营生活,每天不锻炼就吃不下饭。

美男非常喜欢,也非常适应军营生活,他的衣服,除了西装,就是迷彩服与军装,体形一直维持得非常好,不管是穿西服还是军装,都好看到爆。

那天早上我们聊了许多,可能是兔兔跟他说了,我跟潘争铮谈过几年,他详细问了我许多有关潘争铮的事情,最后感慨的说:“如果不是你大姑姑如此执拗,赶尽杀绝,我们的日子就不是这种过法。那年我一回到部队,就申请了转业回县里,如果我们回去了,争铮回了城里当老师,你毕业也回家乡,你要是跟争铮在一起的话,我全力支持,辈分算什么,又没有血缘关系,你还是叫我姑父,争铮还是叫我哥哥就是!可惜啊,你大姑姑一个人,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

美男说这么多年来,他谨守承诺,一直把兔兔当命根子般疼惜,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过兔兔的事,碰到过其他女人主动投怀送抱,他没有正眼瞧过,混到现在这位置,全凭自己的能力与努力。

没一会,家里人都起来了。

傻把式一家,三鸡公一家跟小叔叔一家,在外面住旅馆,他们也到了家里。

我老公睡眼惺忪的跑到健身房来找我,估计兔兔又把我跟她的闺中密语告诉了美男。

美男看了看我老公,笑着说:“来,小X,跑跑步,男人一定要有副好体魄,才能干好事业,才能对得起自己婆娘!”

我老公傻乎乎的揉揉眼睛,跑了几分钟,就喘不过气来,双臂挂在跑步机上,像挂着一块大腊肉。

周六,美男带我们去爬他家后面的山,爬到一半,兔兔喘着气喊累,美男马上抱起她向上爬。路上不断遇到他们的一些邻居,都友好的打招呼:“潘局,每周都抱着太太爬山啊?”

我跟我老公说:“你学学姑父吧,天天就知道打游戏,看电影!”

突然间想起了潘争铮,他也曾经这样抱过我,每次爬岳麓山,我走不动时,他就抱着我走,忍不住眼睛酸痛,思想开了一下小差,差点摔了一跤,老公赶紧扶着我,看着身边这个工作勤奋,顾家的男人,我赶紧收回了心,挽住老公的胳膊。

错过的人永远错过了,往事不可追,往情不可逆,珍惜身边人!

坐在山顶的亭子里,俯瞰这个边境小城,恍若隔世。

兔兔靠在美男肩膀上,两人的目光望向远处山脉,就如许多年前,兔兔苦苦等待美男时,望着我们河对面的山脉痛哭流涕,以为美男就在山脉的后面。此时,他们俩肯定是在远眺着远方的家乡……

送我们到机场时,兔兔跟每个人拥抱后,紧紧抱着二叔叔,不愿意撒手,哭得快闭过气去,求美男让她跟二叔叔回去,说她晚晚梦里都是爹娘跟家人,梦里千里之外那个熟悉的小山村,田埂与山脉……

美男紧紧搂着她,泪流满面,柔声哄她:“云艳,我也想极了爹娘,想极了家人,可是我们已经没了回头路,我怕我们一回去,你姐姐知道了,又掀祸事,只有等到那一天,我们才能回去……

生活还在继续,我想极了美男跟兔兔回家乡的那一天能早日到来,也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来源

标签:

1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无尾就算了,连个原地址也咩有,我亲爱的佳人网编辑,你何至于此呢?

    (30) (39)
  2. 一开始跟贴跟得好累,看到佳人发这个贴子还想感谢整理呢,结果贴上来的还没有我自己看的多,原地址已经帮忙贴上了,

    (33) (27)
  3. 首先还是感谢小编辛苦整理,不过我觉得能一次性发的话,尽量快点,请原谅我可能比较心急。另外感谢提供原址的佳人朋友。

    (29) (28)
  4. 这帖子轻松幽默,成人版灰姑娘的故事!喜欢!

    (5) (2)
  5. 有点乱,但是怎么没下文了??

    (5) (4)
  6. 这就完了吗?虽然文章有很浓的主观意识,还是很喜欢的。应该还有下文吧

    (6) (6)
  7. 跪求后续。。。。

    (2) (4)
  8. 就这样没了?这结局也太仓促了吧。

    (5) (4)
  9. 哈哈,本文的作者才是真的作。作出来的文就是不一样啊,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真的是天生作的人才写出作作的文!

    (4) (2)
  10. 作者小猪 把这些写下来,我想有一个很大原因是为了警醒自己。
    她和潘争琤之间的事情,如果稍不留意 又是一惨剧。

    关于厌厌大姑姑 这个人 我认为那个医学研究生分析是对的 她的偏执导致她的一生。
    李庆一家无疑是最悲剧色彩的。连后人都没有留下一下。

    大嫂嫂这个人物 我认为最神秘。因为是单方面描述,其实蛮想知道她为什么能如此坚持。
    但退一步来说, 觉得大嫂嫂应该和美男妈一样 是持家 大局观 有能力的女人。
    毕竟 二叔叔终生不娶 有她的原因在。

    美男和兔兔最美好的地方 在于对爱情的坚持 不放弃。尤其是美男突破的重重阻碍。

    (6) (1)
  11. 一个作作的贱婊子写的一篇作作文

    (2) (8)
  12. 挺乱的写的 太偏激了

    (1) (2)
  13. 只是一个故事,大家言语太激烈,如果不好,还看干嘛?看了还乱评价,真没修养。

    (7) (0)
  14. 看到了结局,也还算圆满吧,但心里还是感觉有点悲凉。一个女人的作,害了自己,也毁了其他人的一生。

    (2) (0)
  15. 真不懂那些看完了还骂作者的,是不是也和厌厌一样心理扭曲了?从头到尾白看了人家呕心沥血写的文,还骂人,贱人就是矫情。同时看贴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7)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