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古风小说:君许长长,我定久久

因为,舅舅,就是久久啊。师奉雪,我要和你长长久久,一辈子。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3791036207bb50bdo

君许长长,我定久久

文/予妤

楔子

罗望山顶,连绵的白雪覆盖着深林,如同看不到尽头的海,好像随时都能将我吞没。

我踉踉跄跄地在雪地里走着,脚下的每一步越来越无力。

然而只要摸一摸怀中的锦囊,感受到收在囊中那几颗冰甘果的存在,便总会忽然又生出力气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未走出林海,脚下忽然一个趔趄,我最终还是倒在了雪地里。

居然要冻死在这里了么……意识逐渐涣散,我有些不甘心,师奉雪,我都还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吗……

就在我即将绝望地闭上眼的时候,一道玄色身影闯入视线,下一刻,我便落入到一个温暖的怀中。

我费力睁了睁眼,面前那张清俊的面庞上满是焦虑,他狭长的眼睛里盛满温柔,仿佛能将此刻漫天的冰雪融化。

“小舅舅……”

(一)相见迟

被一阵闷热之意带醒,迷迷糊糊之中我下意识地就要踢开盖在身上的被子。

被子却没有如意料之中地从身上移开,我不满地睁开眼睛朝床边看去。

正是师奉雪按住了我的被子,见到他面沉如水不同往日的模样,我竟然有些心虚地往被子里又缩进去了好几分。

“胡闹!”在盯了我半晌之后师奉雪甩袖起身,“罗望山常年积雪,气候莫测,更兼人迹罕至,地形复杂,你贪玩也该有个限制。”

他的神色很冷,仿佛真的动了气,我嗫嚅着想要解释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可怜兮兮地小声道:“小舅舅……”

师奉雪转过身去:“别叫我小舅舅,等你身子好了,我要按师门之法好好教训教训你。”

我躺在床上看着师奉雪的身影离去,偷偷撅起了嘴。

等到林邑荆来看我时,便将怨气都撒到了他身上。

林邑荆大声喊着冤枉,连连跳脚说若不是他去告诉了师奉雪,我这般不知死活地偷偷跑进罗望山,早不知尸横何处了。

发了一通脾气后心中舒畅了不少,我便没再理睬他,赶紧找我从罗望山中带回来的冰甘果。

谁知叫来了丫鬟里里外外找了一番却没看到踪影,一旁的林邑荆才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那铃子果?被我扔了。”

“铃子果?”我怔住,“那明明是冰甘果!”我闻言抓住他要和他拼命,让他陪我的冰甘果。

又闹了半晌,我才颓然地接受了我找到的东西并非冰甘果的事实。

想到师奉雪严峻中带着薄责的神色,心中忽然满是失落,原来真的是我的一场胡闹。

林邑荆见我神色郁郁,以为我担心被师奉雪责骂,宽慰道:“师父最是疼你,跟自己的女儿似的,你放心吧。”

林邑荆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师从师奉雪,勉强算得上是半个师兄,对我的情形最了解不过。

然而听了他的话我却忽然生出一股烦躁之意,不悦道:“他才大我几岁,能生出我这么大的女儿吗?”说罢把身子背对着他发起了呆。

什么女儿不女儿的,他是我的小舅舅,我在心里嘀咕着。

(二)向来痴

夜里忽然惊醒,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侧耳仔细辨认着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咳嗽声。

师奉雪的咳嗽声。

这十五年来,打我记事起,师奉雪便一直咳嗽着,这几年愈发的严重,不再像早些年偶感风寒一般地咳嗽,听下人说,连夜里都咳嗽不停,不得安稳。

他才刚过而立之年,又是习武之人,身体自然不孱弱,我缠着他问过几次也未听他说起是否罹患恶疾。

我却替他难受得紧,一日翻古籍时发现冰甘果可治无名咳疾,便找了个机会偷偷跑到了罗望山,想要找到这传说中的冰甘果来给师奉雪,谁知道找错了不说,还差点死在了罗望山。

我无声苦笑,再无睡意,索性提了盏灯出了房门,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初白阁之外,我在廊下站住,果然听见一声声压抑着的咳嗽声从西南角传来。

那咳嗽声一下又一下地揪着我的心,让我无端地觉得害怕起来,生怕下一刻师奉雪就会因为这古怪的咳嗽而离我远去一般。

因为自幼在归藏山庄里跑习惯了,初白阁的守卫并未拦我,我信步走进了苑中。

等到我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一处双门紧锁的房间外。

抬手轻轻地按在门窗之上,思绪忍不住又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一日。

不记得是哪一天,只依稀记得那一天初白阁中到处飘飞着细细的杨花,我无意间跑到这里,从虚掩着的窗户中,看见了师奉雪。

他伫立在一面墙之前,微微仰起头,注视着墙上的画。

我认得那画里的女子,那是我出生之日便撒手人寰的母亲,师奉雪的姐姐,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

他笔直地站在那里,身形就如同静默大雪中的青松,巍然不动,又仿佛随时会在一片雪白中隐去。

我看不见他的神情,却从他的背影里读出了寂寥的意味,还有很多我不敢确定的哀伤。

年幼无知时,我也曾以为师奉雪爱过我的母亲,此时却忽然明白,原来并非所有的感情都要扯上男女间的情爱,因为她是他最尊敬和感激的姐姐。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屏住了呼吸,只是怔怔地看着师奉雪的身影,一时忘言。

再忆起,却已是沦陷。

今夜的月色极好,洒落的一片银白像极了那一日空中的杨花,我正默默怅惘着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却不妨背上的穴道忽然被人点住,身子顿时无力地向后倒去。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脑中浮现的却是师奉雪双眉微蹙的面孔,“就你的武功可要如何在江湖中立足?”

当时的我笑嘻嘻地说道:“有小舅舅你在,我还需要担心什么?”

然而此刻我忽然后悔了自己的学艺不精。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