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漫长夏天,寂静无声

5、别人手中的花

赵菲菲后来考进了外地的一所名牌大学,那个大学是陈川一直想去的,可惜差了几分没考上,进了本市一个不算太差的大学。

陈川的爸爸虽然一直觉得赵菲菲这女孩子有些古怪,但因为她成绩好,到底是当成了自家儿子的竞争对手,这次陈川失利,他想让陈川重读,陈川不肯,父子俩闹得不可开交。

今年夏天异常的热,陈川一个人跑到楼下,这是他第一次反抗自己的父亲,而这次他想听自己,摆脱所有有关“重点”的束缚。

他在楼下站了很久,上楼时碰到赵菲菲,她的头发刚洗过,穿着T恤和短裤,看到陈川时,说道:“你爸妈好像吵起来了,我妈上去劝了,你还好吧?”

陈川没说话,经过赵菲菲时才回头说:“恭喜你啊,一本名牌大学。”

赵菲菲却摇着头,说:“不是啊,跟你一个大学,我爸的厂倒闭了,他现在没工作,外地的大学开支太大,所以不打算去了。”

楼上的争吵终于静了下来,陈川这才反应过来:“你不觉得可惜?”

“有什么可惜,反正一样是读大学。”

那一晚,陈川整夜没睡着,并不是为了跟父亲的争吵,而是赵菲菲的决定。

赵菲菲给了她太多的出其不意,很早的时候他觉得那是古怪,因为她的想法和做法与周围的人太不同,但事实是,她比所有人都勇敢,她做了其他人不敢做的,而其他人因为做不到,所以才用刻薄的方式对侍她,包括自己。

脑中想起赵菲菲一低头时头发垂下的模样,想得入了神,原来唾弃的东西,为什么现在却觉得闪着光呢?

陈川终于进了大学,大人的思路总是奇怪,听说赵菲菲放弃了名牌大学,父亲的态度一下子不那么强硬了。

赵菲菲读的新闻系,陈川读的则是机电系,两个人不太能遇到,只是有几次早上陈川打着哈欠去食堂吃饭时,看到赵菲菲耳中插着耳机跑进来,刚晨跑完的样子,身上撒着阳光,朝气而有活力地经过他。

她在大学里有了朋友,陈川进了大学才知道,原来大学从某种程度上是一批怪人的聚集地,总是有与赵菲菲一样古怪的人做着古怪的事,但大多数人还是正常的,做着正常的事,比如逃课,舞会,吃喝,恋爱……

陈川读的机电系男多女少,刚进校的师妹们早就被一抢而空,同寝室的哥们儿整天叫着入错了系,只是陈川依然很受欢迎,经常有其他系的师姐师妹向他表白。

以前他会对这种事情暗自得意,就像高中时打篮球享受着女生们的尖叫一样,现在他却没有太多感觉,他更关心那个身上撒着阳光的女孩子,赵菲菲自己在学校里成立了一个叫作“呼声”的社团,为社会上各种新闻事件发出大学生的呼声。

她总是走在前头,自信而顾我,而这次没有人说她是怪人,她是学校的新闻人物,身后有一车的人追。

陈川与赵菲菲在学校遇到也不会说话,就像高中时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其实是住楼上楼下,这点让陈川很苦恼,现在的情况似乎跟以前反过来,他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和陈菲菲的关系,但他不敢说,也没脸说。

周末的小区,赵菲菲在院里的大树下反复地练习英语口语,她的发音已经很标准了,陈川打完篮球回来,不知不觉站在不远处停住,她依然瘦,人却高,长长的头发披着,穿着亚麻色的长裙,转过身时裙角扬起,正好看到陈川站在那里,她圆润的发音停住,也看着陈川。

陈川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他一直都瞧不起一见到心仪的女生路都不会走的男生,此时他发现自己也这样了,整个人都僵着,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赵菲菲隔了一会儿又转回去了,继续练她的英语口语,陈川托在手中的篮球被他抓得死紧,然后自他手中脱离,掉在地上,“嘣”的一声。

“赵菲菲,我们和好吧。”他终于说出口,但后面半句很轻,被弹起又掉下的篮球声盖住了。

“什么?”赵菲菲问。

“没什么。”他捡起球,飞快地上楼去了。

新闻系有女生想追陈川,找了联谊的借口,两个寝室的人坐在一起吃饭,陈川没想到当中有赵菲菲。几个男生为了表现,尽说些对局势的看法和新闻主张,陈川和那个女生坐在一起,一言不发地听着,其他女生就和那几个男生聊天,主张上毫不相让,陈川看着赵菲菲意气分发的样子,觉得她全身闪着光。

结束后几个人互留了电话,陈川这才想起他跟赵菲菲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却连她的手机号都不知道,听赵菲菲报出号码,他不好意思拿出手机来记,只是在心里反复背着,等 回到寝室才偷偷地存在手机上,不敢打“赵菲菲”三个字,想了一下打了“怪人”,放下手机,他觉得自己也古怪得一塌糊涂。

那个新闻系的女生追了陈川很久,陈川一直若即若离,后面两个寝室又聚了几次,但一次也没看到赵菲菲来,问了才知道她跟新闻系的一个师兄走得很近,那几次没来是因为跟那师兄出去了,那天陈川很生气,当晚就拒绝了那个女生。

他冲动地跑到赵菲菲的寝室楼下,想大声喊叫,却不知道喊什么,更不敢真的喊出声,只是来回地走着,然后远远地看到有个高大的男生送赵菲菲回来,赵菲菲拨着额着的刘海,冲那个男生笑,那个男生便伸手将被赵菲菲拨乱的刘海整理好。

陈川发誓自己想冲过去打架,他的拳头已经握紧了,但是没有,他什么也没有做。他觉得沮丧不已,那个不招人待见的女生,那个他躲之唯恐不及的女生,现在是别人手中的花。

6、像个傻瓜

赵菲菲带领的赛队在市里举行的辩论会上拿了第一,同时她还顺利拿到了学校一等奖的奖学金,赵家一片欢天喜地,于是陈川的爸爸又开始抱怨陈川不上进,陈川跑下楼去,一个人在小区外的马路上跑了一圈又一圏。

他离赵菲菲越来越远了,虽然他们在一个学校上学,住在楼上楼下,但是,他追不上赵菲菲的步伐,她的古怪成了她的发光点,而他的正常让他更加平凡。

他气喘吁吁地跑了很久,然后一身汗地回来,正好遇到出来倒垃圾的赵菲菲,他愣了一下,没搭理她,就这么与她擦身而过了。

“陈川,”赵菲菲叫住他,“这个周末的高中同学聚会可以跟你一起去吗?”

陈川愣在那里。

“他们没有叫我,但我想去,”赵菲菲的长发随意地绑在脑后,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一只手握紧了拳,说,“我觉得那是歧视,我不接受。”

那就是赵菲菲,永远地不识时务,陈川回过头却笑了,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愉快起来,他说:“好啊。”

那个同学聚会,以前班里几个不招人待见的同学都没有叫,包括赵菲菲,所以陈川和赵菲菲一起来时,在场的同学都有些意外,气氛猛然间有些僵,有同学小声地责怪陈川怎么把她带来了,陈川没作声,把旁边的位置让给赵菲菲,然后给她倒好茶。

这一连串的动作连赵菲菲也有些意外,赵菲菲那晚在楼道里说,她要在同学聚会上表示她的抗意,但那场聚会她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呆呆地看着陈川替她倒的茶,然后夹起陈川给她夹的虾仁,慢慢地咽下去。

开始尴尬的气氛到后面总算又热闹起来,一群人去唱歌,陈川灌了好几杯啤酒,被一个以前暗恋他的女生拉上去情歌对唱,歌词有些煽情,大体是两女都喜欢对方,但都在试探,不敢表白,陈川看着歌词,也许是酒喝多了,唱到最后时,他脑中一热,拿着话筒对着坐在角落里的赵菲菲喊:“赵菲菲,我喜欢你。”

房间里一下子静了,所有人都看向赵菲菲,赵菲菲也愣在那里,然后有个不识时务的声音嘲笑了一句:“陈川,你喝酒喝傻了吧?”旁边那个和陈川一起唱情歌的女生忽然捂着脸大哭,跑了出去。

现场有些乱,有人哄陈川去追,陈川却看着赵菲菲,而赵菲菲站起来说:“我去。”

那晚不欢而散,赵菲菲出去追,两个女生就没有再回来,陈川一个人回家,一个人走在路上,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他是从什么时候在乎那个人?又从什么时候喜欢?他自己也记不得了。

标签: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