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同居(五)

涂苒咬着唇,站在旁边看了那男人半晌,嘴里哼了一声,再不理他,转身去了厨房。

陆程禹就听见厨房里乒哩乓啦的响了一阵子,又有香味渐渐飘出,没多时,涂苒捧了一海碗面条出来,“砰”的一下搁在他面前。

陆程禹盯着那碗面条,白里透红的虾仁,青嫩的白菜叶子,黄灿灿的鸡蛋,色泽鲜艳的西红柿瓤儿,还夹杂着葱花,卖相倒是不错,就不知味道如何。他提起筷子,呼呼的吃了一大口。

涂苒拍拍他的脑袋:“没形象没气质,慢点儿。”

陆程禹挡开她的手,继续埋头吃面。

涂苒席地而坐,托着腮继续瞧他,忍不住又叹息:“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真想把你们医院的小护士全都叫来,让她们欣赏你现在这副德行,斯文稳重楚楚动人的陆医生,一旦饿晕了就跟头狼没啥两样。”

陆程禹搁下空碗,抽出张纸巾擦了擦嘴,看着涂苒慢条斯理地说了句:“食色性也,我在床上也是这德行,你喜欢的。”

涂苒轻轻“呸”了一声,脸颊有些发烫。

陆程禹不以为意,认真道:“很好吃,谢谢你。”

涂苒笑了笑,跳起来和他一起并排坐在沙发上,搂住他的脖子晃悠:“老公,老公。”

陆程禹把她扯开去:“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

涂苒转了转眼珠:“那房子写谁的名字啊?”

陆程禹心里好气又想笑,嘴上答道:“婚后财产,写谁的名字不都一样?”

涂苒又问:“是咱爸全额付款么?”

“是。”

涂苒想了想:“我们签个协议怎么样,如果谁先外遇,那房子就完全归对方所有,不许抢的。”

陆程禹侧头看着她,想知她到底有几分玩笑几分认真,涂苒却在他唇上飞快地啄了一下,待他尚未回神过来,紧接着问道:“好不好呀?”

“好。”

所以,苦什么不能苦孩子,饿什么不能饿男人。

做父亲的打算给自家儿子买房,这事在寻常人家是件寻常事,但是发生在陆家就有稍许蹊跷了。

第二次婚姻里,外人看陆老爷子就是一典型妻管严。

后妻孙慧国,为人精明能干,泼辣蛮横,不但插足过他的家庭,还插手他的事业,二人联手之后,这生意却也是蒸蒸日上,所以孙慧国在陆家管钱管账,威信不是一般二般,陆老爷子忌惮后妻,只是这后妻也忌惮一个人。

涂苒看得出,若不是那个人,孙慧国的继女,陆程程,在家的日子还要难过些。

即使如此,孙慧国对继女说话仍然时不时的夹枪带棒明讽暗贬。

陆程程长相普通,资质平平,而孙慧国的亲生女儿,孙晓白,却与其母颇为相似,有点长袖善舞的干练劲儿,中上姿色,又有一份拿得出手的工作。

是以,孙慧国对此颇为自得。

那陆程程一忍再忍,却也并非傻瓜,某日,终教她抓住孙慧国的把柄,由此引起家庭权势格局的一系列微妙改变。

陆程程在家扫地,她习惯在这些微小处讨好那位并不贴心的父亲。

陆程程在主卧衣橱的夹缝里发现一张纸条,展开来看,是一张近百万金额的收据,签字人是孙慧国。

陆程程在狡妇面前不动声色,转身便将收据交给了陆老爷子。

陆老爷子一看,又惊又怒,惊的是,正值开办第三厂缺乏流动资金之时,孙慧国却有大笔的私房钱并且已经支出,怒的是,他拿她做携手后半辈子的枕边知心人却对此一无所知,被当傻子一样蒙在鼓里。情急之下,立刻找来妻子对质。

孙慧国持宠而娇,寸步不让。

陆老爷子在江湖飘来荡去这么些年,也绝非池中之物。

是以,两人在家闹得鸡飞狗跳。

后来,陆程程告诉涂苒的时候,在电话里笑得咯咯的,言语中藏不住的快意。

陆老爷子说,你女儿不过是个在大学里做辅导员,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用得着开百十来万的车么,我辛苦一辈子开的也就一三系宝马。还有我儿子,读书出国到结婚,都没这么花过钱,再有我女儿,你看她老实欺负她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看在夫妻情分一场,睁只眼闭只眼,不想大家都下不来台,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没见过?大不了鱼死网破……

很少发火的人只一次便能获得不错的效果,孙慧国看着脸红脖子粗的老公也不免胆寒,渐渐就摆出个弱势来。

眼见火候到了,陆老爷子大手一挥:你那边钱也花了,这碗水要端平,哪天你抽个空,给另外两孩子看房子去。

之后,孙慧国见老爷子气也消得差不多,便又在耳边吹起了枕头风,于是老爷子的决定又变成,三孩子,一人一套房,新开的厂还是先放着吧。

皆大欢喜。

陆老爷子果然招了涂苒来相新房,一帮子人在新开的楼盘里晃悠。

三套房都买到一处。孙晓白的是一套复式,楼层好,采光好。轮到陆程程却是三室二厅。再然后,陆老爷子带着大伙儿在一小套门前站定,笑眯眯的对涂苒说:“苒苒,你喜欢哪一套尽管开口,不过嘛……”他看了看身旁一直没做声的妻子,“我觉得这套就很好,楼层低,以后有了孩子也方便。”

涂苒进去瞧了瞧,见是一套早上没阳光下午又西晒,还临着马路的,“很好”的二室一厅。

她看了眼孙慧国,后者正笑容可掬的瞧着她。

涂苒心里当即明了:想欺负我也得让我心甘情愿才行。我若是喜欢你,那是我自找,我若是厌恶你,没门儿!

她不管孙慧国会如何,径直对陆老爷子笑道:“爸,这房子很好呀,您要是喜欢就买吧,您买了就自己住吧,可以做个行宫啥的。我和陆程禹是不会住的,古人说得好,君子不夺人所爱嘛。”

此话一出,孙慧国立即黑了脸,众人也全哑了声。

陆老爷子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女娃娃,真是不给面子的。

他瞧瞧这个,又看看那个,都不是好糊弄的主,正值兜里的电话响,一声比一声闹得欢,装模作样接了回电话,便借故遁了。临走之时,对涂苒说:“苒苒啊,你孙阿姨在这儿,让她陪你再看看,这事儿别拖,最好能今天定下来。”

孙慧国心下很是不耐烦。

待到老公一走,就对涂苒勉强撑了个笑脸:“小涂啊,你也说这房子好,那就定这个吧,”她又指了指周围几个人,“这几位房地产的老总和经理,人家可是贵人事多,跟你耗不起的。”

那几人里,有存心看热闹的便连说“不忙不忙”,也有想拉关系的只说“这套是挺好的,就这套吧,姑娘,你公公婆婆多好啊,又有眼光。”

涂苒微笑得看着他们,不忙表态。

孙慧国不知她葫芦里又卖什么药,也不说话

一时大家都没了言语,气氛颇有些尴尬,涂苒终是开口:“实在不行,就这套吧。”

见她不再执拗,孙慧国心里一阵轻松,却也瞧她不起,心想:还以为多能耐,不过是个二愣子罢。

涂苒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又慢吞吞的说:“孙阿姨,我知道,最近家里的情况不太好,你们想多开个厂,可是手头又没什么钱。嗯,陆程禹是家里的大孩子,我们这些当哥嫂的当然得做出个榜样,要体谅家长的辛苦,你们赚钱也不容易,没得别都投到我们这些小辈身上了,我们没地儿住不要紧,你们可别勒紧裤腰带自己过苦日子。”

孙慧国起初一愣,忽然笑起来,连声说:“瞧这孩子,多懂事啊,我们家情况好着呢,再买几套也成。那什么厂子,你爸想折腾,他就是这种人,闲不下来,我是不愿意再受累的,开不开都无所谓,现在年纪大了,该想想儿孙福了,上辈子赚的钱你们的子女也够花了。你这孩子太懂事啦,生怕我们没钱花呀,你放心,只要你孙阿姨在,你想买啥样的就买啥样的,绝对不会亏待你们,老头子的意见,你就只当耳边风成了。”

孙慧国原是个粗人,读书少,最怕人看不起,现在发了财又怕人不知自己有钱,更何况此刻还有外人在场,都是有头脸有身家的人,面子上那是万万不能失的。

涂苒笑了笑:“阿姨待我们真好,我也没看中其他的,就喜欢隔壁楼的那套。”

孙慧国忍痛付了钱,回到家,越想越生气,只好冲老公乱发一通脾气:“你那是什么儿媳妇,这样刁钻,还说什么君子不夺人所爱,她是来替她死鬼婆婆报复我的吧!”遂又把前后被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转述,末了加了句,“这丫头不简单,得防着她点。”

陆老爷子含糊道:“瞧你说的,你不就是她婆婆吗,你年轻,是我让他们喊你阿姨的。”

晚上。

趁着孙慧国出去遛狗,老爷子便给自家儿子去了个电话,佯装训斥:“我说路程禹啊,你那是娶得什么媳妇呀?”

陆程禹尚在医院值班,不解其意:“怎么了?”

“怎么了,”老头在那边笑道,“能从孙慧国手里捞上一笔又把她气得跳脚的人,我还真没见过几个。这姑娘有点意思,对我胃口。你这样的性子,就应该找个厉害的,才能罩得住你。”

陆程禹搁下电话,不觉低头一笑,想了想便发了个短信过去:“任务完成了?”

不多时,那边有了回复:“恭喜老公,你又有一套房子入库,复式,150平米。”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