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狭路相逢(一)

涂苒去医院找陆程禹,在婚后还是第一次。

去之前打过电话,仍是没人接的,看时间,大概是在查房。

涂苒先向公司请了半天假,再到医院门诊找着苏沫母女以及苏沫的婆婆,拿了病历和诊断书以后,一同来到后面的住院部大楼。

苏沫精神不济,脸色发黄,眼眶浮肿微黑,想是数日来操心着急的缘故,她此时也并无心思有过多言语。只是怀里的孩子倒是比做母亲的看起来好些,转着溜黑的大眼珠儿四处的瞧。涂苒轻轻挠了挠那孩子的下巴颏,小家伙便咧开嘴笑,小手晃来晃去的挣着让她抱。孩子的嗓间依旧呼哧作响,过一小会儿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小孩儿顿时满脸通红,喘不上气。

苏沫忙轻拍女儿的背心,两道秀气淡眉也不自觉拧紧。

她昨夜一宿没睡,今晨又起了个大早,和佟瑞安商量了,就约上婆婆,带着女儿排队拿号,专家门诊的号贵了点,也是极为抢手。轮到她时,前面已经过了三四十人。那位中年女医师对着哭闹的孩子已是满脸麻木,开起处方来像是工厂流水线上的女工,不假思索。期间还接了数次电话,可能才买了新房,正在和谁商谈装修事宜。一旁等候多时的孩子家长却也无半点怨言,个个敛眉顺目,陪着笑脸。

苏沫亦是不敢催促。

女医师搁了电话,抬眼看了看苏沫:“什么情况?”

苏沫等了半日,早已心急火燎,口不择言道:“江教授,我孩子前几天在您这里看了,开了几针吊瓶,还是咳,昨晚又吃了您开的药,像是咳得更厉害了些。”

女医师冷笑:“吃了我开的药还病重了,这里这么多家长,他们的孩子一直在我这儿看病,还没人说过这样的话。看你长得斯文秀气,怎么连话也不会说呢?”

苏沫立即红了脸,当下便不言语。

佟老太瞪了儿媳妇一眼,转脸对江教授赔笑:“她向来不会说话,现在也是急糊涂了,这针也打完了,您看是不是再开几针呢,真是麻烦您呢。”

江教授不搭理,依旧冷着个脸,拿听筒听了几下孩子的背心,说道:“这小孩体质太差,感冒引起肺炎,肺炎引发哮喘。”

苏沫和佟老太顿时傻眼:“那怎么办?”

江教授说:“怎么办?我是看不好的,去住院吧。不过现在生病的孩子多,一直没床位,你们去别家问问。”

两人抱着孩子从里面出来,佟老太埋怨苏沫:“你刚才怎么说话的,当着那么多人,把人给气着了,现在人也不给我们看,吊瓶也不开,你说现在怎么办?”

苏沫小声说:“要不去儿童医院吧?”

佟老太不耐烦:“那么远?我一会子还要回去做饭,囡囡马上就放学了。”佟老太嘴里的囡囡,是佟瑞安哥哥的女儿,佟家第一次得的孙女,从出生开始就跟在爷爷奶奶身边,佟老太之前也没养过女儿,因此视若珍宝。

苏沫低着头不吭气,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涂苒,于是说:“要不您回去,我一个人就行了。我有个同学的老公是这里的医生,看他能不能帮一下忙。”

佟老太看她那模样,叹了口气:“你不行,还是我和你一起,别又说什么话把人给得罪了。”罢了,就敦促着儿媳妇与人联系。

涂苒看见陆程禹的时候,他果然是在查房,身后跟着好几个年轻恭谨的实习生和护士。

许是住院期间的病人,往往不自觉地对医生产生一种微妙的敬畏和依赖之情,更何况是遇到陆程禹这样不苟言笑,行事严格细致的主治大夫,因而当身穿白衣的队伍所到一处,那里便是非比寻常的安静和严肃。

陆程禹偶尔回头,向实习医生询问,声音不大,脸色也并非严峻,却教人紧张忐忑。待对方回答完毕,他总能迅速做出回应,抓住回答中的弱点,言辞温和冷静,逻辑严密,被问的人若是准备不足,言语间难免闪烁,他从不刻意给予批评,不逼人入墙角,却使人自觉羞愧。

大多时候,陆程禹似乎更愿意倾听病患自己诉说。

每当此时,年轻的医师,嘴角扬起浅笑,用目光鼓励着对方,耐心而专注。

病床上,一位老者抓住他的手道:“陆医生,我感觉自己好多了,你看,你看,我可以下地走路啦,”他一边说着一边努力地从床上站起身,并且示范性的往前挪动步子。

陆程禹点头道:“赵老,我想过个两三天,您就能回家带孙子了。”

老者不由笑逐颜开。

陆程禹见他一只脚上鞋带散落,极其自然地蹲□去,替他系好。

老人略显无措,连声道谢。

身后一群人里,也有讶异的目光投来。

陆程禹站直了身,只是从容一笑。

又有一性格随和泼辣的半老妇人忽然探过头来问道:“陆医生,我想问您一件事儿,您有对象吗?”

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那妇人有些不好意思:“我想给人介绍一下……”

陆程禹微笑道:“阿姨,我早了一步,去年才结的婚。”

妇人拍着腿叹道:“可惜了,我早一年来住院就好了”

话音未落,众人都笑了起来。

室内,稍显压抑的氛围顿时一扫而空。

这天天气很好,阳光从大扇的玻璃窗外跳跃而入,洒在那人乌黑的发上,照耀着他年轻醒目的眉眼,以及生动的笑颜。

一不小心的,涂苒就被那阳光晃了眼,也晃了神。

……

直到从病房里出来,陆程禹才看见她。这位做丈夫的不禁讶异的微微扬起了眉。

待涂苒说明来意后,陆程禹抱起孩子来瞧,看了看口腔,又仔细听了心肺,说道:“不碍事,上呼吸道感染,痰多粘稠,肺部没问题。”

苏沫的心勉强落下一半,问道:“肺里没有杂音吗?怎么呼吸的时候还是这么大声呢?”

陆程禹解释道:“因为咽喉部位有粘痰,孩子太小,痰液在呼吸时发生的震动传到肺里,所以听上去像是肺部的问题。”

苏沫仍是不放心:“在门诊让江教授看过,又说是肺炎又说是哮喘,让住院的啊?”

陆程禹见她将信将疑也不以为意,接过病历翻了翻,一看之下却不由皱了眉,沉吟道:“怎么给这么小的孩子用激素?”略一思索,又说,“住院治疗无非也是用抗生素,和门诊没区别,效果不大,用多了也不好,只是孩子太小,痰化得慢,药吃多了对消化系统不好,可以用化痰的仪器试试。做家长的不必过于担心,病毒性感冒有个自愈过程,痰液也会被人体自行吸收。当然,如果你们想住院的话也不是不可行。”

苏沫有些拿不定主意,扭头看了看婆婆,才低声道:“还是她在医院里我放心些,这几晚都咳得睡不着觉。”

陆程禹点了点头:“跟我来。”

一行人下楼去到儿科病房,陆程禹敲开办公室的门,一位医生模样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生的清丽婉转,稍大的制服越发能显出她的纤秀身段。

涂苒一看到她,就觉得似曾相识,一时又想不起来,可是直觉使然,内心又催促着大脑不断的回忆,如此愈加有些觉得急躁。

女医生在陆程禹跟前表现得似乎不大自然,她稍稍掂了掂脚,这个动作使她看上去像是普通女孩在对男友撒娇一样,她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找我?”

陆程禹并不介绍随行的人,只说:“这儿有个孩子上呼吸道感染,想住院治疗,有床位没?”

女医生似笑非笑:“又是你的孩子?”

陆程禹看了她一眼,神色莫名:“不是。”

女医生娇俏的向陆程禹一伸手:“病历呢?”

陆程禹把病历递给她:“看看你们科同事开的处方。”

女医生瞄了眼处方上的签名,“扑哧”一声乐了:“又是江红,”她只看着陆程禹说,“你知道她在我们科的绰号是什么吗?”

“什么?”男人看起来饶有兴致。

“激素王。”女医生摇头道,“这种工农兵大学出来的内科医生,比起你这位外科的还要心狠手辣啊。”

陆程禹随意道:“我哪里心狠手辣了?”

女医生顿了顿,低头翻阅着手上的病历,嘴里却低低说了句:“要看对方是什么人。”

陆程禹不由仔细看了她一眼,继而看向别处,想是盘算着要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来,只是嘴角稍许上扬,淡淡一笑。

一时两人皆不言语。

那女医生便问:“孩子呢?”

苏沫听了,赶紧把女儿抱过去。

女医生看着孩子笑道:“宝宝长得挺漂亮的。”

几乎相同的称赞,一模一样的神情,涂苒的脑海里,忽然就浮现出一个人来,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

那是在一年前的婚礼上,第一次见到她时,涂苒印象中的自己是浓妆艳抹娱乐众人的小丑,而她气质优雅自然洒脱,周小全当时便说:你不及人好看。

第二次再见,两人皆是寻常装束,寻常打扮,只不过有的人,心里却不自觉低了几分。

涂苒站在那里,如同上次一般想要走开,这种潜意识里的抗拒不过在两三秒之后转逝而去,却又显得有些漫长,漫长到她可以为自己的逃避想法觉到可笑。

记得以前读过一篇报道,关于“时间膨胀”,说的是人在受到威胁的时候会觉得时间的脚步变得缓慢甚至停滞。而此刻,给她带来类似感受的,竟然是一个年轻女人,一个让人一见便能顿生好感的女人。这一瞬的想法很是微妙,有时她并不清楚,这种情绪究竟是太过自尊抑或自卑。她只好再次把自己当成旁观者,沉默,观察,比较,再沉默……

女医生不知何时把目光移向了她,两人竟是极有默契,都不说话,只是相视一笑。

又听得苏沫在问:“大夫,怎么称呼您呢?”

那女子温言道:“我姓李,李初夏。”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