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入戏(三)

早几天,涂苒就从行政部的同事那里得到出差的通知。

当同事把出差申请单递给她的时候,依然是一脸半遮半掩的暧昧神色。涂苒看那申请单,果不其然,总经理落款处早已签上了顾远航的大名。

顾远航的字迹一如其人,极其潇洒,笔锋刚劲狂放无处不露。

而涂苒需要做的,只是在上方写上申请人的名字即可。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只要顾远航出差,必会带上涂苒。且每次都让行政部门来传达指令,绝不亲自相邀,很有避嫌的味道。如此,使得这则桃色传闻铁板钉钉,深入人心。更何况,男的年轻有为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而女的正值新婚又气质娇媚,这样的两人即使不凑堆,也是茶余饭后的好谈资。

众人眼里,那男人绝非好男人形象,已婚,又是在外面惯玩的,当初娶了老板的独生女,这会子羽翼渐丰,家里头已是管他不住。只是此人外形不错又风度翩翩,在不少女性的眼里竟然色得可爱坏得诱人,即使有新进漂亮女员工不知斤两,在人前坐上顾总的大腿,后者也只是了然又玩世不恭的一笑,全没半分的不好意思。

而涂苒之所以能出演八卦里的女主角,既非她爱溜须拍马,也非美得动人心魄,更没有好坐人大腿的特殊习惯。两人在众人面前很会保持距离,尤其是女方,永远一副公事公办进退得宜广结人缘的样子,让人一时揪不出破绽,也叫人渐渐掩了轻似不屑之心。

可惜纸包不住火,只偶然一次却教人瞧出端倪。

某天,顾远航难得呆在公司里头,忽然觉得口渴,也不打发秘书端茶送水,亲自去到员工的茶水间。过得一会儿,有下属想进去休息,不妨撞见暧昧不清的一幕。

涂苒正在那儿煮咖啡,而顾远航则闲适的斜靠着身后的柜子,站在不远处,一手斜插裤兜里一手端了杯茶水,眼睛却盯着人身着浅色衬衣以及OL窄裙的婀娜背影,边饮边看,边品边饮,很有就菜下酒的滋味。两厢里都是默不作声,只余咖啡壶不时冒出“咕嘟咕嘟”的声响,满室的咖啡香味伴随着热气腾腾,一时间仿佛空气里也氤氲着纠缠不清的绮丽风光。

旁观者很是乖觉的退出,又将情形添油加醋欲语还休的转述一番,如此,众人悟。

涂苒手里捏着申请表,浏览上面的同行名单,加上自己和顾远航一共四人,心里略微松散,但是又看到出行日期,外宿三晚,放下一半的心却不能再往下放了,顿时又觉得别扭。

一边,李图笑呵呵的踱过来,凑近她道:“听说您老又被钦点,伴君出巡?”

涂苒没做声,只是利落的将申请单折成整齐的一半大小,塞进文件夹。

李图不死心,继续道:“明摆着创造机会和舆论嘛,真是不嫌累,想玩个婚外情还要扯这么些手段,看来他不但想要你的人还要你的心。此去一路,任重道远,要么好好把握,要么干脆走人,或者回家让老公养你。”

涂苒说:“他养我倒也可以,但是要家里老人也让他养,我拉不下那个脸。”

李图问她:“你打算怎么着?大家都指着你这事儿八卦呢。”

涂苒懒懒道:“你们这些人,就是想看热闹。对我来说,又不是什么悬乎的事,咱们顾总还算是有品的人,既去之则安之,无非用些太极招数,推来挡去!”不过一个常偷腥的男人,想玩糖衣炮弹怀柔政策,让自己的手段看起来格调高些,定不会愚蠢到当她还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姑娘,乱来也该有乱来的尺度。

李图点着她:“你这样的,算是历练出来了,不动声不动色反而惹得人心痒痒,让人丢不开手。容易陷进去的小姑娘,人反而不喜,没劲儿没挑战。你说,究竟是他着了你的道呢,还是你如了他的愿?”

涂苒淡淡笑道,“我只知道,因为这档子烂事,公司里的都对我客气得很,随便办个事能一路绿灯开到底,也没什么不好吧,这也是资源不是?”

李图摇头,说话跟唱戏一样:“你只想到其一,考虑不周哇。咱们做药的,和医院总有联系,你老公那家又是这儿的首要大客户,经常来往。我知道你这人如何不表示别人也知道,这要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你老公那里听到的竟是些难听的话,你也无所谓?即使清者自清,你觉得无所谓,但是你老公在他们医院能抬得起头来做男人?男人最怕什么?最怕头上顶着绿油油的帽子。那帽子可是广大群众用巨大舆论力量给帮忙戴上的,就跟紧箍咒一样,常人还取不下来,一辈子得跟着走。常说女人难做,女人害怕蜚短流长,其实男人也一样,只是角度不同而已。”

涂苒低头想了想,觉得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嘴里说:“李图,你几时变得成熟啦,脑袋里还想不少事呢。”

李图又点着她:“为了小家的安定团结,你得为你男人想想,有些事要处理的漂亮,别给人留下把柄,又不能把关系弄僵。看看,我这个没结婚的都知道呢,你平时心也挺细的怎么就没这种自觉性呢?”他顿了顿,又道:“大概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过我发现啊,你好像还没进入已婚的状态,别看每天下班就回家买菜做饭挺忙乎的,但是考虑问题又跟单身的时候一样。就说中午吃饭吧,着周围哪个大姑娘小媳妇儿,不提几句自己的男朋友,老公如何如何?只有你从不说,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你未婚,到现在,我们公司有谁见过你老公啥样啊。”

涂苒轻轻一摆手:“咳,我不习惯在上班的地方谈家里的事。习惯问题,这也要批评?”

李图手指头摇了摇:“错,这不是害羞也不是不习惯,这说明你没有把婚姻当做你现在生活的一部分,要是爱情已经渐渐转变成骨血相连的亲情,哪能提也不提呢?”他事儿妈一样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你和你老公怎么处的啊?他对你不好么?没干系,有啥说啥,我就是你的娘家靠山。”

“去,”涂苒笑着轻踹他一脚,“长篇大论这么多,无非想偷窥人的隐私,你和外面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呢?”

“哎呀,我是什么样的人有啥关系,鞋子合不合脚只有你自己知道啊……”李图笑着起身出门,留下涂苒兀自心烦,旁人的议论也并非只捕风捉影,即使捕风捉影也要有风才成,那顾远航在她跟前明示暗示早就一堆,她只当不知,顾远航这样的人,哪肯被人当傻子一样糊弄,就算只让她得了丁点好处,也是要连本带利讨回来,毕竟是商人品性。顾远航此次出行就不由叫她生疑,去邻近的地级市探访客户哪里用得着公司老总亲自上阵,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又让她觉得自己多虑了。

到达当地已是中午,顾远航带着他们先同办事处主任和几个较大型药业的老总一起吃了个饭,席间又对公司长远规划和市场保护方面的问题侃侃而谈,双方把酒言欢,好感又增进一层。涂苒不得不承认顾远航在工作时的个人魅力,这人不单能说会道,脑筋也好使,从来只有他忽悠人跟着自己思路转,一时风头无二。下午又和两位老总以及OTC(非处方药物)代表一家一家走访药房终端,考察产品上柜率和销售行情。临近晚饭时分,才到其中一家公司做新产品的宣传,一整天的安排满满当当,下榻酒店以后更无闲暇时间,众人皆乏,各自回房,或者写方案,或者起草代理协议书,待得忙完已是深夜十分,倒头便睡了。

之后的第二天又是如此,走访终端,拜访各公司,发放资料,商谈代理,晚上回去做资料整理,数据分析。利用吃饭时间,顾远航还邀请合作单位的业务员一同用餐,甚至连临时促销人员也在受邀之列。其单位的负责人也连连赞叹:“在业内做了十几二十年,从没见过哪个公司的老总像这样和员工一起探访终端,顾总的工作风格真是细致务实。”不仅如此,就连涂苒也由衷佩服,虽说她跟着顾远航有过多次共同出差的经历,但每次都能从他身上学到新的东西。

就这样,繁忙的工作一直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才略消停了些。一时无事,涂苒就想出去转悠下,看能不能带些土特产回去。临下楼时,见一位同事拖着行李箱从房间出来。涂苒感到诧异,于是上前打探。同事说:“我和小周的老家都在这附近,过来一趟自然要回去看看,顾总特批了,还给我们多放了一天假,又连着周末,可以连休三天,”罢了,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笑。

涂苒又问:“小周人呢,她已经走了吗?”

那同事说:“小周还有业务,大概晚上才走,不过顾总也是批了的,反正是要走的。”

涂苒心里一跳,却也没表露出来,只笑说:“希望你们玩得愉快,下星期一见了。”转身回房,思来想去就给李图打了个电话。

李图在那边阴阳怪气的笑了半天:“你找我,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让我去捉奸么,我又不是你老公。要不你扯个由头马上回来得了。”

涂苒听他这样说也并不失望,脑海里忽然有个想法慢慢浮上来,就说:“他是谁?用不着我使上上策,逃得了今天逃不过明日,不如一锤子定音把这事从此了解了,又能堵住别人的嘴。”

挂了电话,独自留在房里,待到适当时间,又给陆程禹去了个电话。那边接起,涂苒软软的说:“老公,你忘了我今天生日吗?”当然,她料定对方不记得。

陆程禹果然只是“嗯”了一声,语调是上升趋势。

涂苒心里不由一笑,问他:“你打算送什么礼物给我呢?”

陆程禹反问:“你想要什么?”

若要支使办事,必定得给人好处,何况是陆程禹这样贪欲不多的人,想来想去,目前情况下也只有一个也许能派上用场的诱饵了。她憋了口气,放低声音,慢吞吞的说:“我想要一次完美的……”最后几个字更是声如细蚊。

男人在那边似乎有些诧异,继而轻轻笑开了,明摆着听清了,即使没听清也能意会,却又坏心眼的问:“完美的什么?”

涂苒顿时面红耳赤,还好对方瞧不见她此时的神态,一咬牙,清晰答道:“Sex!”有些话借用别人的语言说出来似乎要婉转得多,哪怕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

“这么远,不太好办。”那边的人言语不带情绪,嗓音却是低沉柔和。

“你不是说9号休假吗,今天8号你又上白班……”

“嗯,可是明天有个学术会议,我把休假推迟了一天。”

“你来不了?”

“来不了。”

“不来了?”

“不来。”

“那好,再见。”涂苒一把掐断电话,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情很是低落郁闷,并非为其他,只是想着从来只会被这人拒绝得干净彻底,自己还偏偏不信这个邪,一定要不顾脸面的往枪口上撞……,罢了罢了。

一面思忖其他办法,一面收拾行李,冷不防听见门铃响。

门开了,来人正是顾远航。他已经换下了正装,一身休闲衣物,显得更年轻了几岁。顾远航冲她微一摆头:“到点了,难得有空,找个好地方一起吃饭去。”

涂苒说:“顾总,真抱歉,家里有事,我……”

“不急这一时……”顾远航眼底神色了然,打断她的话,“小周已经帮忙定好位置,人也在那里等着,这几天工作都累,别让人久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