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不拿爱情说事儿(一)

涂苒在水槽边洗衣服,是件丝绵暗花连衣短裙。裙摆上沾着粉白相间的冰淇淋污渍,想是那天黑灯瞎火的时候不小心黏上的。她很喜欢这条裙子,秋冬时分买的某打折品牌,折后也要三百多了,她的夏装能达到这个价位的很少。她的皮肤不算白皙,浅咖的主色调正好能提亮肤色,小旗袍的掐腰样式又突显窈窕身段,女人味十足。她那天第一次穿上身。

弯腰捣鼓了半天,弄脏的地方仍是有隐隐的油迹,别在耳后的发丝一撮撮散落下来,她抬眼看着那些发端,又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未上妆,头发随便揪着,脸色些微泛黄,比以往看起来疲塌。不知怎的,她就想到了苏沫。

她和苏沫在大学里结为好友,多少有些人以群分的意思,两人都不是多爱引人注目的个性,于是闷声闷气的凑到了一块。苏沫没变,还是以前的性子,就像她年少时的一面镜子。涂苒不愿在那面镜子里看见自己的影子,平心而论,她觉得苏沫混得有些儿惨,或者说她的精神近况让人觉得颇为糟糕,没钱的人那么多,也有人成天傻乎乎的活得乐呵,并不见得多糟糕。可是没钱的有着嗷嗷待哺大的幼儿的妇女,在不得不离婚时却没有独自面对未来的底气,这便是件糟糕的事了。

一对夫妻,有多年的感情基础和相互磨合的经验,尚且熬不过初为人父人母的磨合阶段,更何况缺乏感情基础,只靠性和单方面妥协来维系共同生活的两个男女。

自从和陆程禹结婚,就物质方面而言,她的确过得宽松不少,但是这种感觉渐渐向着依赖的性质发展,这种依赖使她越来越觉得心慌,越发佩服自己当初赌博的勇气,然而羞耻的体验,对她来说只一次就远远足够。

如果有些错误注定无法挽回,当事情发生时,她至少要有转身离开的底气。

涂苒匆忙拧干衣物,将它搭在挂毛巾的拉杆上,进房间里打了个电话。

她打电话给李图。

李图说,正好,我就在同济医院旁边的酒吧,离你们家也不远,你过来吧。

她问,你跑那边去做什么?

李图说,我才找医院的人谈了点事情。

涂苒没说自己最近住回了娘家,李图在今后也许会是自己的老板,她稍微收拾一下,出门打车,过江。

这次的谈话地点比上次要安静亮堂得多,涂苒到的时候,李图正一人靠在吧台前自斟自饮。

李图看着她进门,在自己跟前坐下,他笑了笑,开口:“我突然觉得应该告诉你,夜晚是女人最好的妆容。”

涂苒撇嘴:“太文艺,不适合你。”

李图又笑:“其实我是想告诉你,我一直挺喜欢你的,最近这种感觉好像又多了点,你说你这么早结婚做什么?”

涂苒略微惊讶,提醒他:“我肚子里现在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孩子。”

李图笑出了声。

涂苒说:“女人怀孕的时候,女性荷尔蒙分泌比往常都要旺盛,容易吸引男人的注意,很正常。”

李图连连点头:“原来如此,那我心里好受多了,”他用手指头点点桌面,“赶紧谈,那边有个美妞注意我半天了,我得抓紧时间过去会会。”

涂苒说了自己的想法,原来的公司那边先不辞职,暂时过来帮帮他的忙,其他的以后再说。李图明了,知道她不放心,有骑驴找马的意思,就说:“要不你把你老公叫出来咱们互相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业务也好开展嘛。”

涂苒当初办婚礼没请公司的同事就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担心会给陆程禹添麻烦,现如今更是不想的,见李图提起只得婉言推脱过去。

李图直言:“涂苒啊,你说你这人吧,比你能干的不是没有,我为什么不找别人?一是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信得过你,二来,你老公的声名我也略知一些,他现在主治在大学里也是讲师,过不久评上副高,指不定就往副教授级别去了,资源利用嘛。”

涂苒半真半假地说了句:“你不是说喜欢我吗,原来是这么个喜欢法。”

李图倒是乐了,歪着头看着她笑了半天,还要说什么,就被涂苒比划了个手势止住,涂苒说:“我一孕妇,情绪容易激动,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你也别介意,反正我现在就这想法,要么你看的起我让我去帮忙,要么咱们以后还是朋友,其他的免谈,事先声明,就算你请了我,以后想让我老公入局,那也是不可能的。”

李图考虑一会儿,又笑道:“强买强卖啊,不过还有点个性,算了,谁让我中意你呢。”接着两人商量了一下拟定合同的事情,又聊了会子天,李图说了说接下来的工作进度和安排,之后就起身寻觅才看对眼的佳人去了。

涂苒要的矿泉水还没喝完,她稍微换了个姿势坐好。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墙角那一方的桌子,又不会太过明显。她拿起玻璃杯喝水,隔着过道、人群和桌椅,稍稍打量已是几天未见的那人。

他穿着白衬衣,上面几颗扣子解开了,领口微敞,袖子撸过手肘,全不似上班时那般拘谨,此时正一手夹着烟,靠在椅背上和旁边的人说话,跟前的桌子上放着啤酒和一碟锅贴饺。

他先前一进来,涂苒就看见了他,手里就端着这碟饺子,想是在旁边的小店里买的,有些烧糊的样子,硬邦邦的质地。他到现在也没吃几口,酒倒是喝了一些。

周围那些人,有几个她瞧着是眼熟的,估计也是才下班或者中途稍作休息的同事,看年纪都是没地儿吃饭的单身汉模样,聚在一起边吃边聊。

那人拿起酒瓶喝着酒,眼风往这边淡淡一扫,涂苒便知道,他也看到自己了。

她略微侧过头,将玻璃杯搁回纸垫上。李图已经结过账,她站起身,拽着手里小包,走了出去。

不远处,李图忽然品出了点味道,他似乎许久没见过身旁哪个女人有这样专注的眼神,她看着那男人的时候,双眸盈盈如同浸润着水光,脸部的侧面线条在灯下呈现出细致而柔弱的特殊气质,与以往不同。他想着若是有个女人这样注视自己,管她美丑,他多半是上去先吻了再说,至少这一刻,她是让人着迷的。

不久,李图就看见那个穿白衬衣的男人,搁下手里的酒瓶,也走了出去。

路边不让停车,涂苒准备过马路拦出租车,她正往上人行天桥上走,陆程禹已经从身后快步跟上来。她走多快,他就走多快,她停下,他也停,而后侧头看着她,低声笑着:“越叫你,你倒走得越快,”他嘴里咬着烟蒂,嗓音略显沙哑,他伸手从唇间拿出后半截子香烟,想扔了,四处看了一遍,没找着垃圾桶,就这么捏在手里。他又笑:“说吧,究竟对我有什么意见?”

陆程禹这么无所谓的随便一问,涂苒的脑袋里却是有些懵了。几天来她的神经一直绷着,心里也不舒坦,渐渐这种不舒坦变成了习惯,一种想到他时就会产生的固有模式。现在她没提防他会跟着自己出来,更没提防他这样的懒散随意的发问。之前她脑袋里塞满的条条框框,关于自己的,关于他的,关于他们两人之间的,虽然互相牵绊着,但是条理分明思路清晰,现在竟是一点头绪也寻不着。

她微微窘迫,侧脸看向桥下闪着灯的黑压压的车流,嘴里答道:“没什么意见。”每当车辆疾驰而过,桥上就有轻微的晃动,这种情形暂时掩盖了她的窘迫。

车轮摩擦着每一寸马路,声响不绝于耳,她听见他又说了句什么,没听清。他握着她的胳膊将她带向一旁,天气仍是热,他手心的温度比周围的空气还要炙热,她并不觉着难受,只感到他的指腹略微粗糙的摩擦着自己臂膀上的肌肤。两人挪到缚在桥栏杆上的硕大的广告牌之后,这样就清静许多。他松开手,手指头无意间划过她的腋下胸缘,她极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

他有所察觉,却也不以为意,随意靠在栏杆上,再次开口:“最近工作忙吗?”

她点头:“有些忙。”

他又问:“老太太身体还好吗?”

她也是点头。

他说:“过几天有时间我会去看看老人家,”见她不做声,接着道,“最近事多,难免会忽略,大家都忙,互相体谅一下。”

涂苒心想:我一直很体谅你呢,就不知你在忙些什么。她没答话,抬手拂去掠过眼睫的发丝。

夜晚起了风,闷热的风,夹杂着尘埃气息和汽油味道升腾上来,有人匆忙走过,也有人闲暇漫步,偶尔侧目打量他俩。

桥的另一边,也有一对男女站在铝制的广告版后面交谈,声音很大,不避嫌的调笑,那女的直接说了多少钱多长时间什么步骤,那男的嫌贵,讨价还价。

涂苒觉得很不自在,心想他若是要交谈也不必找个多有情调的地方,至少是个正经的谈话场所。她心里有个提议,却见他又扬起手腕看了回表,就将那想法咽了回去,又听得他说:“工作很忙,平时就放松点,不然累得慌。”

她这回接话了:“我确实有些累了。”

他说:“要求放低点,就不会觉得累了。”

涂苒品味着这话的弦外之音:我对你要求不高,你也别指着我能因为你改变多少。

她不由笑一笑:“我的要求原本也不高,但是总不能比以前放得更低。”

陆程禹立即问道:“你指哪方面?”

她心灰意懒:“各方面,”见对方仍是看着自己,于是敷衍,“人结婚,我也结婚,怎么我就觉得自己跟带薪保姆一样,还得伺候大少爷。你三天两头不着家倒好,一回来,我就得忙。还有,你成天假正经的不吃回扣不收红包,你们同事是不是都特不待见你,你让他们都怎么混?你们这一行要是没了灰色收入根本混不下去,你说你那点钱买台车就没了,你不是打算换房子吗,现在还不是连个厕所也买不起?反正我跟着你是什么好处都没捞着。”

她这话说得有些胡搅蛮缠的意思,要是对方认真追究,一五一十的算账,必定能给予反击。不过陆程禹既不着恼也不点破,认真听她说完,点头应道:“看来主要还是经济方面。这个我只能说尽量了,能力有限,我这人就这么点出息。老爷子会赚钱,但是我学不来他那一手,估计这辈子就这样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不是才给了一套房子吗,想住大间的,你现在就可以住过去,只是离你上班的地儿有点远。”

“什么意思,你是说那房子归我了?”涂苒随意道,“还是……你承认自己出轨了?”

他愣一下,似乎才回忆起之前两人的约定,微笑着说:“我是想在现有的基础上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他言语诚恳,态度轻松。

他越是如此,她就越觉得无处使力,心里压抑的情绪继续飞涨,几乎要把她淹没。她暗暗吸着气,仿佛有条蛇在脑袋里嘶嘶吐出信子,她想象着那上面正在分泌毒液。她一扭头,再次看向桥下的车辆,这次却只看到坚硬的广告牌背面,近在咫尺,散发出幽幽冷光。

她被自己气乐了,抬眼瞪着他说:“不止这些,你这人坏毛病太多,罄竹难书。你总是把脏衣服乱扔,床头柜上有,五斗柜上有,挂衣架上也有,我不知道你哪些还要穿哪些是换下的,我把它们收起来都洗了,你又折腾着找我要。浴室里就有收纳筐,你换下的为什么不能放过去?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安排,没那么多时间围着这些打转,你这是存心增加我的工作量。还有,你什么时候做过一顿饭?拖过一次地?你吃过的碗总是堆在水槽里,等我回来洗……”

他举起一只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又被她打断道:“你还把烟头搁在电视柜上,我才做完清洁,结果一看,又是一片烟灰。”

他稍稍辩解:“嘿,就那么一次,因为当时要接个电话,随手放的。”

“还有,”她不理会,继续道,“你每次洗完澡都把花洒挂的那么高,我要踩在浴缸边上才能够得着,这事我和你说过多少次?结果你还是我行我素,你是存心想摔死我,你真阴险,借刀杀人,还是这种高概率的死亡方法。”

他“嗤”的一声笑了,忍俊不禁,问道:“还有什么?”

她认真想了想:“只要是你用过的瓶子,油瓶,醋瓶,饮料瓶,矿泉水瓶,我再用的时候没一次能把瓶盖拧开。一个瓶子,你说你使那么大劲儿做什么,你和它有仇?还是你有病?”最后一句话她说得更是掷地有声,“陆程禹,我告诉你,这种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他侧头打量她,冒出一句:“你是不是那个要来了?”

她气得够呛,半响说不出话,只瞪着眼回视过去。

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半天才又问:“你那个多久没来了?”

她心里一慌,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看向别处,手腕却被他扣住。她低头,见他用三根指头搭上她右手的脉搏上。她曾隐约他说过,他对中医并不排斥也无偏见,读书的时候忽然来了兴趣,跟着人学过一段日子。

她暗暗花了大力气想要收回手,行不通。而且两个成年人在外面拉拉扯扯很是难看,末了只得由了他。过了一会儿,他放开她的手,凑近她耳边:“就算我这人有那么多缺点,但是床上的表现,至少还是让你满意的吧?”他又伸手轻拍她的脸,“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然对孩子不好。明天请假过来一趟,去医院查查,顺便建个档。”

她退后几步,离了他远点,才说:“这孩子我不打算要。”

陆程禹探究的看着她,微扬起眉毛:“为什么?”

“因为我们对婚姻的要求不一样,”涂苒反问,“你对婚姻的要求是什么?真的只是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他略微想了想:“有点那个意思,不过我不会总结的这样简洁。”

涂苒说:“我以前也是这么想来着,现在又觉得这样不对。这世上有很多值得拥有的东西,也有很多东西需要放弃,我现在就想放弃一些东西,反正人一辈子走的路都是这么修修补补过来的,走弯了,就得修正它。”

陆程禹敛了笑,微蹙着眉低头看她,说:“修正什么,我看你就是在瞎折腾。”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