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艰难的抉择(五)

涂苒静静地靠在门边,望着里间的男人,直到肚子里的孩子微微动了一下,她方回神。

还记得数十天前第一次察觉胎动的情形,极轻微的动静,像小鱼在水里吐出薄薄的气泡,她当时正独自待在办公室里准备教案,特殊的感受一闪而过,她随即怔住,过一会想起来,马上就给陆程禹去了电话。陆程禹在那头笑:“哪有这么早?多半是肠胃蠕动。”

“不是,是孩子在动,我知道。”她不容置疑的反驳,心里有点儿委屈,不被人理解的委屈。直到几天后,胎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将为人母的直觉终于树立了权威。

即使往常,她的直觉也一向敏锐。

涂苒转身,走向客厅的沙发,她想歇一会儿。

有人敲了下键盘,歌声戛然而止。

她在黯淡的光线里回首,发现陆程禹正坐在那端瞧着自己。屋里只点了盏台灯,她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庞是模糊而坚毅的轮廓,她猜测着他脸上的神情,大概是五分清明五分失落,犹如刚从梦中警醒。

涂苒对他笑了笑:“睡着了?吵醒你了?”

“没,”他答,“不碍事。”

略停数秒,涂苒问:“今天手术还顺利吧?累吗?”

“还行。”陆程禹站起身,顺手合上日记本,推开面前的窗户,他在窗台沿子上按熄了烟蒂。

她迟疑数秒,最后仍是走上前:“你心情不好,”原本是想询问,谁知话一出口,就变为陈述。

陆程禹侧头看了她一眼:“不是,有点累,”他瞄了下电脑上的时间,“我明天夜班,要不今天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再开车送你过去?”

涂苒应了一声。

两人分别去洗漱,上床睡觉,一人一床被子,一米八宽的床,刚好,不觉得挤。

涂苒背对着他,侧卧。怀孕的时间越长,就越习惯侧卧。她伸手抚着肚子,孩子一到夜深人静就变得活跃,害她睡不着,即使小家伙不闹腾了,她也睡不着。她不想挪动,可是压在下面的肩膀变得麻木。

陆程禹忽然开口:“你还好吗?”

涂苒被他吓了一跳:“还好。你还没睡着?”

“快了,”他说,果然再没发出声音。

迷迷糊糊的,涂苒开始做梦,她先是看见自己拿了几只五颜六色的气球在街上闲逛,一副单纯快乐的傻妞派头。没留神,气球从手中飞走,这时旁边过来个人,很帅气的年轻人,白色衬衣浅蓝牛仔裤,那人轻轻一跃,揪住两只气球递回她手里。他站在蓝天白云之下,低头对她微笑,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眉目真挚而温柔。她认出他是谁,于是赶紧对自己说stop,都是假的是假的。她知道这是梦,因为一切过于美好都是虚幻,她努力使自己清醒。

接着,她去光顾一家餐厅,点了很多食物,她吃得很多很快,因为是大腹便便的孕妇,需要补充热量。她吃饱喝足往外走,在门口被人拦住,让她给钱。她赶紧翻衣兜,里面连个钢镚也没有,路人都在瞧热闹,目光里充满鄙夷和嘲笑。拦住她的那个人说,你没钱付账,就把孩子给我。她慌忙用手去护肚子,却眼见肚子一点点瘪下去,接着一阵剧痛袭来,她的孩子竟真的没了。

涂苒猛然间惊醒,一身冷汗,她瞪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使劲的呼吸。

怔忪许久,她伸手去摸肚子,摸到那一块仍是微微隆起,这才松了口气。然而先前的剧痛感比梦境更真实,简直刻骨铭心。

涂苒再也睡不着,心头还在隆隆的跳,直到听清身边人均匀顺畅的呼吸,这才好受了些。她伸手按亮床头灯,男人已然熟睡了,眉头微皱,嘴唇轻抿,脸部线条比以往亲切温柔,神情有点儿忧郁。

她慢慢坐起身,靠在床头,细细体会着胎动,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目光飘向屏风一隅,才将平静的心又开始不安的跳动。

漫长的犹豫。

她吸了口气,下床,随意披了件薄衫,赤脚走过去,轻轻点亮台灯。

电脑显示器旁边,除了一堆专业书,资料夹,几支笔,别无他物。她抬头看书柜最上层,那里现在躺着两只塞满东西的厚信封,记得下午过来做清洁,她好像只见过一只。涂苒没时间多想,心思已经完全被放在信封里面的物品给占据了。她小心翼翼将把转椅推过去,然后踩在椅子上取下那两包东西,打开来一瞧,果然是陆程禹睡前看过的笔记本。

每只信封里分别装了两本,有新有旧,花色各异,风格却极为相似。它们的所有者一定是位女性,一位很精致很用心有生活情趣的年轻女性。

涂苒的手指滑过那些刻有细致纹路的厚实封皮,仍是踌躇,似乎一经翻开,各样的前景就会跌撞而至,最终结果,或忍受或决裂。

她拿起最上头的一本,迅速打开。

扉页里夹着张照片,深邃天空沧澜大海,镜头聚焦在一个男人年轻挺拔的背影,风吹衣衫动,他面海而立,眺望远方,姿势闲适,却显铮铮傲骨英姿勃发,仿若周遭空旷无一物,世界尽头唯独有他。

涂苒凝望着那人的身影,心绪骤然起伏,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带着怎样一种心情拍摄下这样一个瞬间。

翻过去,照片的背面有一行清秀小字:某年某月某日,摄于Boltenhagen Ostsee(东海)。

她放下照片,翻开第一页日记,然后第二页第三页……从相识到相恋,从分手到重逢,点点滴滴,一一记录,字里行间自然感性,真情流露,不知不觉中看客变成主角,悄然陷入,无法自拔,接连看下去,竟是泪流满面。

陆程禹在朦胧中看见灯光,翻了个身随手摸了摸,旁边空无一人。他渐渐转醒,探起身来,瞧见屏风后的人影,“涂苒,”他试探的说着她的名字,嗓音低沉略带犹疑。

那人未应。

他翻身坐起,在床边等了一会儿,无果。双手一撑站起来,他走过去低头瞧她,以及压在她胳膊下的日记本。

涂苒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他又低低的说了声:“涂苒。”仍是不应,他扯了薄毯过来披在她肩上,“这么坐着容易感冒。”

她终于抬起头,却轻轻推落身上的毯子,然后用手背抹了几下脸。

两人均是沉默。

涂苒站起身,越过陆程禹去拿衣物,背朝着他换上,待要走出去,被他一把抓住胳膊。陆程禹压着声音:“大半夜的,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涂苒回头看他:“没什么要说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话音未落,眼泪就涌上来,只好又用手背去擦。她胸口起伏,略站了会儿,甩开陆程禹的手,继续往外面走,一直走到大门口。

陆程禹问她:“你想怎么样?”

涂苒反问:“你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不等他回答,也许根本就没有答案,她打开大门走出去。

陆程禹赶紧扯过外出的衣物换上,追出门跟着跑了几步,折回来翻出钱包和车钥匙,下了楼,就见她一路走得飞快,不多时到了小区门口。陆程禹跑去开车,转过花坛换挡的时候熄了火,打了两下才打着,等他开过去,涂苒已经坐进了出租车。

涂苒闷头坐在车里,报上地址,她不说话,司机也不吭声,直到快下车了,那司机才说:“咦,后面这车真怪啊,跟了咱们一路。”

涂苒付了钱,匆忙下车,跑去周小全家咚咚敲门,半天没人开门,接着敲。周小全在里面大叫:“谁啊,有病啊,深更半夜的,家里没人,有人也是死人。”

涂苒小声道:“快开门,是我。”他听见那人的脚步声跟着上了楼。

周小全刷的拉开门,瞪着她:“大姐,现在才四点啊,你跑这儿来干嘛?后面有鬼在追你?”

涂苒闯进去,反手就把门关上,不多时又听见人敲门,那人也不等问,径直道:“我,陆程禹,开门。”

涂苒隔着门说:“你进来,我走。”

那边果然不吭声了。

周小全说:“吵架了?你俩吵归吵,跑我这里来做什么,我明天一堆事,我还要睡觉哪。”

涂苒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不多时捂着脸呜呜哭起来。周小全吓了一跳,组织了半天词汇,才说:“看样子还挺严重,怎么一回事啊?”

涂苒哭了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慢慢道:“也许不该怪他,也不怪我,也不怪她。”

周小全一头雾水:“什么跟什么啊?”

涂苒抬头瞪她:“就怪你,无聊。没事做什么媒啊?你要不多事,现在也没这些事了。”

周小全哪敢和她斗气,忙说:“好,怪我怪我,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婚都结了孩子也生了,有事就好好谈谈呗,让他进来,你俩谈谈。”

涂苒捧着脑袋:“不行,这事说不清,我现在不想见他。”

周小全无法,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见陆程禹只穿了长裤衬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就小声说:“哎,你老婆在这儿哭呢,要不你先回去,我替你劝劝。”

涂苒插嘴:“谁哭了?你别乱说。”

周小全忙道:“哦,她说她没哭。”扭头又对涂苒说,“大冷天的,他就穿了件衬衣,我让他回去,他也不走……”

涂苒坐在那里不吱声,满腹心思。周小全问不出所以然,只得陪着坐着,呵欠连天,没多久就扛不住了,便说:“你们慢慢拧巴着,我再去睡会儿,一会儿还得上班哪。”

涂苒独自坐着发呆,脑袋里一团乱麻,觉得自己有毛病,不该半夜跑来麻烦周小全,又想着自己明天也要上班不如先回娘家去算了。眼见天边泛起鱼肚白,于是起身出门。打开门。见那人仍是等在外面,始料未及,脑袋里又是一懵,慢慢走过去,这次陆程禹也不拦她,她走去哪儿,他就走去哪儿,她上出租,他就开车不远不近的跟着,等回了娘家,她一进去,就把门反锁了两圈。接着就听见外面有人用钥匙开锁的声音,陆程禹推门进来,稍稍摇一摇手中的钥匙串:“妈去北京前,给了套钥匙我,”他说,“折腾了一晚上,你先去睡睡,不然身体受不了。”

涂苒说:“我没折腾,你这才叫折腾。”

陆程禹想了想:“我们找时间好好谈谈,但是现在你需要休息。”

涂苒没说话,良久之后才抬起头来看着他,平静的说:“未经允许看了日记我很抱歉,还没看完,以后也不会再看。我知道这个城市没有海,只有江和湖。德国倒是有海,好像是靠北边。我不管你们一起出去留学发生过什么事儿,也不管这些事你处理的有没有问题,我只是从自己角度考虑今晚发生的一切。”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接着道,“我以前是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就算你再给我十年二十年的时间,我也不可能做到像李初夏那样对你,这辈子,我是永远办不到了,”她忍不住哽咽起来,“我永远都做不到像她那样一心一意的记挂着一个人,我已经过了痴情的年龄,我以前遇到的那些事儿,让我没办法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感情里,我总觉得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我没办法把这种感情当成生活的全部,”她不由将手紧紧捏成拳,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就凭这一点,你怎么会甘愿和我在一起呢,你怎么可能完全放得下她?如果我遇到这么一个人,我也会放不下……”她用手捂住眼睛,泪水却从指缝里流出来。

陆程禹紧紧盯着她,忽然深深叹了口气。

涂苒听见那声叹息,似乎整个人已经麻木,痛苦的或者愉快的,所有感觉不知所踪,仿佛他们之间隔着不止是一个人,而是千山万水。

她止了泪,说:“这么下去没意思,分了算了。”她擦了把脸,走进自己的房间,在抽屉里翻寻什么,不一会儿拿出一封薄薄的信,然后连同信封一起慢慢的撕成碎片,最后,她把那捧碎片尽数扔进桌子底下的字纸篓。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