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JQ(五)

陆程禹仍是趴在小床的栏杆上看孩子,涂苒暗自忐忑了半天也不见对方有什么动静,再仔细一瞧,才看清他正阖着眼在那儿养神。涂苒心里没底,是以小声说了句:“我跟你说话呢,怎么着也得给个反应吧。”

过了会儿,陆程禹掀起眼皮子瞧她:“你要是真铁了心想离,还管我有没有反应?”

涂苒立时被噎了个正着,又听得那男人继续漫不经心道:“想离婚,你舍得下谁?就算舍得了我,你能放得下孩子?以后少想点乱七八糟的,先把身体养好,把孩子看好,其他的别瞎操心,越瞎想越容易出乱子,对孩子就会造成疏忽。那么多事,你总得分清个主次出来。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调整自己的情绪好好儿带孩子,我的任务就是赚钱养家,其他那些都是扯淡。”

涂苒原本就心思难定,情绪起伏,现在经他一席话反被激起斗志,说:“离婚,孩子归我,你不用操心的。”

陆程禹抬眼看她:“那官司有得打了。再说你那点钱,怎么养孩子?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两人还忙不过来,何况你一个女人?”

涂苒想了想,挺认真的说:“既然你这么想要孩子,我也懒得和你争,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走了,你还能再找个年轻小姑娘去,多给你生几个儿子,你不是挺喜欢儿子吗?一个哪够呢?得生个篮球队才行。”

陆程禹倒是笑了:“生那么多做什么,我可养不起,又不是养桃谷六仙。再说……”他像是盘算了一会儿,“我要是带着孩子上台,对面二十四盏灯肯定全灭,现在哪个未婚小姑娘肯给人当后妈的。”

涂苒点头:“你还算看得透彻,那就别带孩子上去呗。”

陆程禹正色道:“我一个人上去,那灯也是全灭的。”

涂苒一时没转过弯:“为什么?你个人条件很差吗?”

陆程禹说:“就是因为条件太好,小姑娘们怕伤自尊,与其我灭了她们,不如先灭了我。”

涂苒脸上搁不住,想笑,嘴里却道:“你这人真讨厌。”

陆程禹忽然问:“你就是因为太有自知之明,所以想先灭了我吗?”

涂苒一愣,立刻道:“难道就不许女的对你没感觉么?”

陆程禹看着她:“没感觉的人你也肯嫁,离婚又说的这么轻率,你从头到尾就没认真过。”

涂苒反问:“你又比我认真过多少?”

陆程禹想一想:“是这样,我手底下那几个学生,谁学习认真谁敷衍,我都能看出来,教学内容全部一样,但是敷衍我的我也会敷衍他,对自己都不认真的人,我还去花那么多精力太不值得。”

涂苒还想说什么,又听他说:“还有件事你应该知道,男的最烦女的整天把分手和离婚挂嘴边上,这次就算了,下次你再说,我可就当真了。”

涂苒道:“麻烦你现在就当真,我等不及下次。”

陆程禹看了她一眼,没答话,把病房里的三把椅子拼一块儿搁在婴儿床旁,自个儿半躺上去,身上搭着大衣外套,才道:“抓紧时间睡会儿,等你神志完全清醒了再找我说这事,我会答应。”

涂苒手里揪着枕头,真想一把扔过去:“没什么好说的,我们都分居这么长时间了,分居两年,法院会判定夫妻双方感情破裂。”

他闭着眼不做声。

涂苒又说:“孩子出院了,我还是住我妈那儿,你不许去那儿过夜,改天我把你的东西都打包了,你赶紧拎回自己家去。”

他还是不说话。

不多时,她也觉得没意思,心情挫败低落,身上又疼痛难忍,坐也不是靠也不是,只得一个人费力的慢慢躺下去歇着,才稍稍闭上眼,忽而又想起什么,踌躇片刻依旧忍不住小声道:“那里怎么能睡,要不你过来躺一会儿?”

这次陆程禹倒是搭腔了,嗓音里带着朦胧困意:“不用,你睡吧。”

涂苒静静的躺着,一晚上迷迷糊糊的睡不沉,看见陆程禹起身了两三次,给孩子量体温,换尿布,兑奶粉,叫护士来换上打点滴的药水。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又出去买了早点上来,低声叫醒她,让注意着点孩子的情况,随后就匆匆上班去了。涂苒“嗯”了两声,不想和他多说,也不愿睁眼瞧他,其实她那会儿根本没睡着。等他一走,又猜测他什么时候会再来,先前一时赌气并未询问,这会儿自己猜来猜去又觉得难受,忽然觉得即使当年父亲病逝,她也未曾像现在这般脆弱过,如此一比较,心里不禁更加沮丧。

第二天,孩子的身上的黄疸退了不少,蓝光撤了,仍是静脉输液,医生让继续留院观察一宿,情况稳定,隔天便可出院。中午,孩子的外婆煮了鸡蛋小米粥和黄豆蹄花给带来,涂苒连日来乏累,胃口不佳,勉强吃了点。孩子倒是恢复了正常的饮食规律,没睡着的时候神采奕奕,一双乌黑溜圆的大眼珠儿四处瞧。母女二人见了,心下宽慰,眼看要熬出头可以回家去,先前再累这会儿也不大觉得。涂苒抱着孩子的时候便想:只要这小人儿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算我过得再不如意也无所谓了,这世上没什么比小孩儿身体更重要。

下午,陆老爷子带着女儿来看了会儿孙子,塞了张银行卡在孩子枕头底下,说是医药费先给帮垫着,涂苒说,医药费陆程禹已经预付了,想是够了。王伟荔却接下那卡,推了两次,收了。末了,待人走了,就去结账处的柜员机上查账,一查之下发现那卡里有个四、五万,心里有些高兴,上楼来把银行卡塞进女儿怀里,嘱咐她好好收着,以后帮孩子存起来。

晚上,约摸十点多的样子,陆程禹回了,仍是一身风尘仆仆,进门就去看孩子。王伟荔到底年纪大,几天的奔波劳碌不甚吃得消,见女婿来了就自行回家歇息。涂苒掏出银行卡对陆程禹说:“你爸给的。”

陆程禹看了眼:“你收着吧。”

涂苒又道:“家里还有几张,等出院了,我去用他的名义给存起来,以后压岁钱什么的都放那户头里,作为教育基金。”

陆程禹正在旁边的水槽里洗手,头也没抬:“怎么用你决定,别乱花就行了。”他拿肥皂擦手的姿势特别专业,力道有点儿大,动作利落到急促,直到满手肥皂泡了才用水冲净,有点儿职业病的特征。

涂苒望着那些泡沫被水冲没了,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那也得和你知会一声,这种事说清楚了才好。”

陆程禹忽然有兴趣的看了她一眼,并且走过来,伸出指头轻弹一下她的额头,她一时没防着,受了,脸上神色并未有多大变化,第二次再要去惹她,却被她偏过头去避开了。那晚,孩子很乖,喝饱了奶便躺在小床里安静睡觉,涂苒也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说:“都累了,早点睡吧。”

一夜无话,第三天上午,孩子出院回家,陆程禹没送,直接上班去了,接下来连着值了两个夜班,过几天才得空去看孩子,他仍是留宿,但是房里的床变成了客厅的沙发,孩子的小床摆在涂苒的单人床旁边,方便她晚上照顾,并且她那会儿休产假,白天不用上班,但他却是要两班倒的,所以涂苒和王伟荔一致觉得不要影响到他的休息才好。孩子小,大人手忙脚乱,整天挂记着小人儿的吃喝拉撒,很多事就给忽略了。

那段日子,涂苒的记忆力似乎不如之前好,连王伟荔也这么说,也提到很多人生完孩子身材会变化,脑袋会变笨。她也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变迟钝了,看问题淡然了许多,以至于像是忘了许多的事,生气的,或者叫人沮丧的,因为她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些事情,她还有更重要的责任需要承担。

另一面,她也感受到自己身材的变化,首先是脚变大了,以前是标准三十六码,现在要穿大点的鞋子才舒服。然后她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臀部变得更挺翘了,上围也更柔软丰满,体重虽是渐渐减下来,这些变化却还在。她先前的身材已算凸凹有致,如今这些数据的增加又让她有点儿羞涩,并不如以往那样敢穿些显露身材的衣物,总想遮挡些什么。

孩子满月后,年关更近了,她的假期也接近尾声,在上班之前,周小全来看望她和孩子。一见到她,周小全就上上下下打量她,直说:“真有你的,生个孩子还把自己给生漂亮了,男人看见你估计都想直接扑上来,”她又说,“气质也有变化,脸上有种特神圣的光泽,既性感又禁欲,真奇特啊。”

涂苒笑:“什么神圣光泽,又不是处女怀孕。”

两人说笑,周小全小心抱着孩子左看右看,最后评价:“还是长得像他爹多点儿,真像。难道陆程禹小时候是这种标准正太范,长大了怎么就成面瘫男了?”

涂苒“呸”了她一声。

周小全忙道:“我们小小陆当然不会那样,他性格像你,随和,见人就笑,多好一孩子啊,真是。”

两人猫在卧室里嘀嘀咕咕的说笑半天,周小全忍不住八卦:“其实苏沫也很有魅力啊,离婚没多久,身边就有个帅哥跟着,好像是你老公那个律师朋友……不过这两人应该还在暧昧阶段,被我撞见好几次那男的送她回家,两人说话神态那个别扭啊,都放不开……”

涂苒原本听了这事还挺高兴,这会儿微微一怔,问道:“真是那个律师?”

周小全言辞肯定:“被我撞见的时候,她羞答答的介绍过,是律师没错。她能认识几个律师呢?我猜就是你老公介绍的那位。”

涂苒问:“是不是戴眼镜,看起来挺斯文,高个子,年岁三十左右的?”

周小全想想,点头:“你紧张个什么?她就应该多认识些男人,打开局面。”

涂苒沉吟:“据我所知,那人有个初恋女友在国外,两人这些年都一直联系着,藕断丝连。”

周小全不以为意:“那有什么,隔得远,感情都磨完了。”

涂苒摇头:“不是,那男的家里挺传统的,苏沫现在这情况能和他有长远发展吗?难说。而且这个年纪的男的都现实,结婚肯定要考虑女方条件……我担心,苏沫对这事太上心,万一有个什么就不好办了。”

周小全笑:“你想得真多,都是成年人,有没有婚姻约束,男欢女爱多正常啊。”

涂苒道:“男欢女爱,男欢女爱,对男人来说是一时的欢愉,对女人来说却是长久的爱情,这词谁发明的,瞧瞧人家说得多好。苏沫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实话,我还真担心她把人当救命稻草了。”

周小全品着她的话慢慢觉得有些道理,就问:“那人人品怎样?不咋样么?”

涂苒想了想:“也不是,就是有点事儿妈,挺能操心,还算是正常男人。你知道,就是很正常的那种男人,所以他们有时会需要什么东西来填补一下。”

涂苒说的这番话,若是给雷远听见了,他多半会相当赞成也只会赞成后半句。他当然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有着人性中不可磨灭和抑制的优缺点是非常合适的一件事儿,比如说选择时的犹豫,比如说从心理引发生理上的某种冲动。

因此,那个周五的下午,当苏沫把洗好的衣物给他送去办公室的时候,他试探性的吻了她。

她很害羞,并没避开。两人都小心翼翼。

那时天色渐晚,同事们已经下班离去,他的办公室里充斥着淡紫色的暮霭,一切事物都模糊不清,直到离得近了,他才能用目光细细勾勒出她脸庞的轮廓,她的肤色依然是白,是种敏感纤弱的白,衬着一头长发乌黑发亮,闪闪动人,他很喜欢。

他吻她,蜻蜓点水,而后稳稳扣住她的腰,待要更近一步,苏沫却死活也不愿了。两人互相纠缠了一会儿,他不免气馁,放开她走回办公桌后面坐下,而苏沫则端坐在暮霭后面的长沙发上,低头不语。

两人像是正常的律师与客户的关系,唯一的不妥,室内缺少明亮的灯光。

他终究熬不过她的沉默,又踱回来,在她跟前蹲□子,轻声问道:“你究竟怎么想的,能告诉我吗?”

苏沫以极小的声音叹息着,慢慢开口,她先是看着窗外,而后才将视线对上他的,说:“你要知道,我现在这样的状况,每迈出一步,不单要为自己负责,还要为我的孩子负责,所以,半步也不能错的……”

雷远看了她好一会儿,缓缓站直了身子,她似乎在等待他的肯定,而他又在等待什么呢?也许是她一时的脆弱,又或者下一秒的转变。他忽然不想再等待下去,伸手在她的肩头轻轻拍了拍,温言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