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JQ(十二)

她忍了半天,几乎就要脱口出。

然而眼前这男人的表情既诚恳又轻浮,简直复杂到一塌糊涂。她暗暗深呼吸,慢慢理清心里的冲动,猛然觉得那些个问题一个比一个愚蠢。而所有的问题最终只有一个答案,他说过,“除了没名分,也就和过日子差不多”。她很惊讶自己将这句话记得如此牢固,似乎只字未漏,就像儿时背诵过千百遍的某句儿歌或者某句唐诗那样熟稔。不同的是,偶尔间想起,心里就如同有把锤子在不停地敲,慢慢地,闷闷地,如果有人在上面多施一点儿力道,也许他就能听到一大片脆玻璃哗啦啦破掉的声响。

涂苒内心涌动的好奇与不甘就这样在霎时间偃旗息鼓。

她笑笑:“我看你倒是挺想说的,但是我就不问,就是要憋死你。”

停了一会子,她又说:“以前的事,过了就算,我不会再提。万一提了,那肯定是我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并且到了必须实施的时候。”

陆程禹微拧着眉打量她,而后挑起唇角叹了句:“你这人,狠。”

涂苒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腻声说:“怎样,快被我给憋死了么?”

陆程禹“唔”了一声,用力勾住她的腰,把她揉进怀里,在她脖子上又亲又咬。

涂苒边哼哼边说:“你今天真不对劲,借酒装疯呢?”

他抬头笑笑:“借酒壮胆不行么?”

涂苒喘着气:“用得着吗,你浑身都是胆了,壮阳还差不多。”

陆程禹忍不住大笑:“你要不要试试,看老公还需要壮阳么?”说罢伸手在她腰上拧了一把,涂苒“咯”的一声扭开去,正待说话,外间的大门被人砰的一下推开。

涂苒想要起身去瞧,却被陆程禹轻轻拽回来。陆程禹指指她的脖子,凑到她耳朵边上说:“都红了,你这儿真敏感。”

涂苒一听忙伸手去掩住,又禁不住涨红了脸,只希望外间的人不要进来瞧见,好在小隔间的门虚掩着,外头一时半会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随后,两人就听见一女子压抑着低呼:“许可,放手,胳膊都被你捏断了……”紧接着又是一声门响,许可说:“姜允诺,你没事就跑人跟前晃悠什么意思?”

涂苒心底甚为好奇,不觉看了陆程禹一眼,后者伸出根手指头,放在唇上比划一下。

只听先前酒席上的清秀佳人又说:“这地儿是你一个人的么,我想回就回了。”

许可挺生气:“我真搞不懂你。回来就别让我瞧见,明明知道我今天会来这儿,你也来,什么意思?”

涂苒心说,哎呀这帅哥忒小气,有什么深仇大恨呀,和一个女人闹这么僵。

姜允诺半响没说话,就听外间锵的一声,想是有人掀开了打火机点烟。姜允诺小媳妇一样嘟哝了句:“别抽烟了……”

许可道:“你管我!”

姜允诺说:“他想见我,让我回来。”

许可像是一愣:“他找你做什么……他和你说过什么?”

“没,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有他也就没有我,可惜我没脸见他……”

许可的语气明显缓和:“癌症晚期,发现得太晚。”

姜允诺低声说:“追悼会我没去,他认识的人我都不想见,这段日子麻烦你了。”

许可冷声道:“不客气,应该的。”

姜允诺说:“我今天确实不该来,我知道你在这里,我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我早知道。”

“我……”

“你是存心想气死我……”

“许可……”

“……”

“如果……我以后会回来,你愿不愿意等……”

“不愿意……”

“……”

“你哭什么,别哭了……”

“……”

“我……用一辈子的时间等你。”

“……”

涂苒听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难怪人说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这两人够起劲的。她扭头看了眼陆程禹,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听见那女子说:“许可,我快透不过气了……”,“许可,你别扯我衣服,等会怎么见人……”,“许可,这桌子……太硬了……”

男人恨恨道:“我以后见你一次,就这样你一次。”

涂苒听得脸颊发烫,难堪之极,再扭头一看,陆程禹已经笑倒在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男的说:“走吧,我们换个地方。”不多时,又是开门关门的声响。

涂苒不由松了一口气。

陆程禹扯了扯她的衣服:“喂,桌子太硬了。”

涂苒戳了下他的脑袋:“你那些同学都是神人。”

陆程禹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轻咬她的耳朵:“其实我也挺神的。”

涂苒巴在他身上笑:“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暗恋过你兄弟的女朋友啊?”

陆程禹侧头看着她,笑道:“你怎么知道?”

涂苒得意道:“女人的直觉。”

“我基本上一个学期换一个暗恋对象,”陆程禹顿了顿,“你呢,暗恋过谁没?”

涂苒想了想:“我基本上一个月换一个暗恋我的人。”

陆程禹把手从她的衣服底下伸进去揉她:“你就这么让人失望么?”

涂苒呼吸不畅:“你说话要不要这么损呀。”

说话的当口,门又被人轻轻推开,只听一年轻女人的声音说:“进来吧,顺便把门关上。”

涂苒心想:哦,新娘子上来换衣服补妆了,怎么着也要出去给人打个招呼吧。

随后就听见一男的道:“在这儿啊?他不会突然进来么?”那男的声音很是年轻。

隔间里的两人一听见那人说话,不觉互相看了一眼,陆程禹微微挑起眉毛,涂苒更是脸色一变。

又听见新娘子说:“不会,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她停了一下,“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听着。”

那年轻男人沉声道:“关颖,我,一直忘不了你。”

新娘子没做声。

男人又说:“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那一个星期么?”

新娘子低声道:“当然记得。”

男人哑着嗓子:“那几天,能和你在一起,就只我们两,对我来说,是我活着的时候,度过的最快乐的日子。你相信么?”

“我相信……”

男人继续道:“你那会儿说我太年轻,没办法为你负责,是的,我现在觉得也是。可是两年了,很多事情都变了,我努力工作,我现在挣钱了,再两年,我不见得会混得比他差,等我到他这个年龄,我肯定会过得比他好……”

新娘子柔声打断他的话:“是,这个我也相信。你这么聪明,以后一定会很好。”

男人恳求:“那么,你现在还有机会么?”

新娘子低声道:“没机会的那个人是我,你这么好,是我,等不起。”

男人提高声音:“五岁算什么,你还是这么年轻,你一定变化都没有。”

新娘子说:“不是,等再过五年,我会变老,你会变得更强,你周围,会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打那个时候,你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男人反驳:“不会,我不会那样没良心。”

关颖仍是柔声道:“这不是人品和良心的问题,这是人之常情。说实话,我也不是对自己很有自信的人,况且你还这么年轻,还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男孩哽着嗓子:“我想要的只有你。”

半响。

新娘子幽幽叹息,缓缓道:“你以前学建筑,我对那个一窍不通,只知道做房子要做地基,要打桩。打个比方,如果把婚姻看做是一幢房子,那么,它不可能只有感情这一根地桩,在这根周围,应该还有密密麻麻的其他地桩,这些个合在一起,就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各种现实因素。一根桩,撑不起一幢房子,地基不稳,房子就会变形甚至倒塌。你明白么?”

良久,两人都没说话。

年轻男人低声问道:“我……可以最后一次吻你么?”

“嗯……”

涂苒呆了呆,站起身,蹑手蹑脚走到门边,透过缝隙往外看。

瘦高个的清秀男孩和穿着白色婚纱的面容娇好的新娘相拥而吻……未久,一前一后离开。

隔间里。

陆程禹看向涂苒,挑眉道:“你弟才是神人呢。”

涂苒心情渐渐平复,坐回沙发上,嘟哝:“什么呀,其实我弟比你同学帅多了,人家又年轻又帅好不好?”

陆程禹道:“光是帅就可以了?双重标准。”

涂苒说:“人家不是挺懂事的么,又没做无谓纠缠?”

陆程禹道:“要是真有啥事,我怎么跟人交代。幸好没事。”

涂苒想了一会儿,叹息:“新娘子那番话,说得倒是挺对的。

陆程禹却是站起身去:“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赶紧的,咱们还有正事要办。”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