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将错就错(三)

王伟荔话一出口,这心里是痛快了。可稍一寻思,又似为不妥:这话都当着女婿的面说了,是不是失了些分寸,这不是断人后路激化矛盾么?正是有些后悔的当口,一眼瞥见自家女儿惊疑不定的神色,立即又恨铁不成钢,再次怒从心起,不觉对涂苒咬着牙低声道:“怎么,你舍不得?我看你还真是爱他爱得不得了。”

涂苒的脸“唰”的一下红到耳根,杵在那里一声不吭。

王伟荔冷哼一声:“以后有你吃亏的,”她心里恼恨,谁也不管,抬腿就往外走,女婿叫她,她也丝毫不理,直至路过门口,这才瞧见陆老爷子正站在跟前呢。王伟荔吓了一跳,也不知人家听去了多少。

果然,老爷子一手抱着小孩儿,一手拉住她打圆场:“老姐姐,您先别动气,有话好好说,是不是孩子们不懂事惹您老生气了?年轻人都这样,闹矛盾是常有的事,别骂他们,好好教育……”

王伟荔冷笑:“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育。我的姑娘我清楚,她在别人跟前那是顶懂事的,就是在我面前不懂事。我就不明白了,我们家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嫁到别人家去,连孩子都给人生了,死心塌地的过日子,怎么还要受人欺负看人脸色?”

陆程禹他爸不觉一愣,四周环顾,在场的也就这么几个人,不由尴尬的笑笑:“这,这话是从何说起呢?”

王伟荔叹了一声:“这您可不能问我,得问您自己家的人?”

陆老爷子看看儿子,又看看女儿,正是疑惑的功夫,王伟荔摇了摇头,出了大门。陆老爷子只得跟上前去说尽好话,王伟荔一则念着他平时处事周到不好让他下不来台,二来也是想给女儿留有余地,便勉强扯了个理由:“您别留了,我是真有事得走,我儿子从北京回来没有钥匙进不来门,我得回去瞧瞧。”陆老爷子见她犹在气头上,也只好就着台阶下去,叫来司机嘱咐着把人给平安送到。

楼底下这么一通闹,楼上的人哪能没听见,麻将声早歇了,等王伟荔一走,那几人这才姗姗下来。

陆老爷子正想问儿子怎么把丈母娘给得罪了,却见儿子问儿媳妇:“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涂苒没说话,只盯着炉子上的火,锅里的水快烧干了,锅底嗤嗤作响,她也未有察觉,陆程禹伸手过去就把炉子给关了。

陆程禹又看向他妹子:“说,怎么回事儿?”

陆程程心里着实尴尬,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才讲的明白,忽而瞥见孙慧国一干人等事不关己的往这儿探头探脑一副瞧好戏的模样,又见自己的父亲就在旁边,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不由心一横,小声儿道:“还不是孙阿姨他们,说嫂子怎么怎么地一些不好听的话,正巧被王阿姨听见,王阿姨一生气就给……打了嫂子……”

此言一出,陆程禹也一怔:“打?”他扭头看了看涂苒,这才发觉她左脸颊上一抹红,不由皱了眉,捏住她的下巴颏儿抬起来看。

陆程程低声补充了句:“是,他们说的话太难听了,谁听了都会生气。”

涂苒的心情很不好,她下意识的避过陆程禹的手,微微撇开脸去,往一旁挪了挪。她又想和眼前这些人说点什么,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认为这儿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能靠得住,更没个真正能理解她的,原本应该心意相通的那个人却在此时像是隔得远远的,不能走近,无法依赖,她越想越心灰意冷,越想越委屈,炉子边的水蒸气适才扑面而至,又热又湿的贴在脸上冲进眼里,她不得不强忍着眼眶里的湿意,不让它流下来。

怎么也不能在这儿哭,与其呆在这里,不如趁早离开。

她打定主意,想走过去抱孩子,那孩子正瞪着乌黑溜圆的眼珠子瞅着自己,她既是要走也一定要带他一同走。她甚至想到,也许以后再也不会踏进这个门槛,她却不能犹豫,只能走出去。

陆程禹适时握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手心很热,有些像那些溶溶的水蒸气,却又生硬的烙着她。她尝试着挣脱,却被他抓得更牢。

旁观者中有几人同涂苒一样的心思,眼见这尴尬的火苗就要烧到自己身上,当然走为上计死无对证,正想着撇清干系,却听陆程禹冷着声音:“走什么?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清楚了。”

那几人面露难色,却立时顿住身形。孙慧国平时最忌惮这位陆家长子,原本只是想在亲戚们面前挑拨几句就此孤立涂苒,出出自己心里的恶气,没曾想事态会发展成这样。但凡陆程禹在场,她就老实了许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这会儿还想辩解几句,却被陆老爷子一眼给瞪回去。

陆程禹又看向妹子:“说,谁说了什么,讲明白点?”他原本就不算和蔼之人,至少陆程程见他严肃认真的一面居多,此时又见他神色凌厉,不觉自己心里也有些儿着慌,畏畏缩缩的瞄了眼周围的一圈人,欲言又止。

陆程禹语气缓和了些:“没事儿,这么多长辈在这儿,谁还敢把你怎么样,尽管说。”

陆程程只得从和王伟荔在门外听到什么话开始讲起,她原本厌恶孙慧国,这会子见自己的兄长就在跟前,也不忌惮了,字字句句说下去,只恨不得把那些所有膈应人的话全安在继母一个人头上。

陆程程多说一句,她哥的脸色就难看几分。等她说到涂苒被王伟荔打了一巴掌的时候,忽听见“砰”的一声响。

陆程程吓得一哆嗦,抬眼瞧见是他哥将放在案台边沿的一只不锈钢锅子往里面推了推,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为之。

那锅子撞在贴了瓷砖的光润墙壁上又弹开少许,盖沿蹭着锅边嗡嗡作响。

众人皆不作声。

陆程禹听自个儿的妹妹说完了,问她:“嫂子对你好吗?”

陆小妹肯定道:“好。”

陆程禹扫了眼周围的一干人等,又问:“你老实跟哥讲,这么些年,你呆在这个家里头,谁对你好些?”

陆小妹怔住,却见兄长看着自己,目光既坚定又温暖,不由小声儿答:“除了姑姑,就是嫂子了。”

陆程禹紧接着问:“你嫂子对你好,她图你什么了?”

陆小妹这回是彻底摸不着头脑了,不觉愣愣地说:“嫂子总是带我出去玩,给我买一堆东西,她能图我什么?”

陆程禹点一点头:“就是,她能图你什么?图你好欺负,也跟着别人一样欺负你?肯定不能,你嫂子她就是心眼好,要不是她劝我回来看看家里的老人和唯一的小妹,我今天也未必会跨进这个门槛。”

他后面那句话掷地有声,表面是对着陆程程说的,但是陆老爷子一听便知他是何意,想想也确实,自从儿子结婚后,父子间的联络才渐渐多起来,儿子回家也多了,态度也并不像先前那样倔强冷淡,多半是儿媳从中做了些工作,以至于关系不像以前那样僵。他想到这儿,就对孙慧国平添了一丝厌烦情绪。

而其他陆家的人,数年前的那段往事,也自是明了,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和局势转变,使得往事及故人在众人之间变得讳莫如深了而已。在兄妹俩年少时最为难熬的那几年,愿意为母子三人伸出援手的陆姓亲人更是寥寥无几。

心中有愧,也就没人敢于挑战这个年轻人的说辞。

房子里静悄悄的一片。

陆程禹又侧头看向涂苒,笑笑,柔声道:“你这也忒没脾气了,就这么着给人欺负了?”他忽然提高嗓门,语气变得清冷,“我跟你讲,以后这个家里,谁要再敢胡言乱语,你就给我直接骂回去,打回去都行,千万别留情面,万事有老公给你担着!”他瞅着那些人戏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儿是枪杆子出政权,谁厉害谁不吃亏,你可千万别学程程那样,你越软,别人越欺负,记得?以后别这么傻!”

涂苒站在那儿,心里除了难受,尴尬,又有些云里雾里,只感到他的手掌仍是热热的握着她的胳膊。

旁边有亲戚忍不住劝:“老大呀,你这话说得过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都是一家人嘛何必弄成这样……”

陆程禹没理,又向那些人指了指,对涂苒道:“不过有两人你不能动,一个是小石头他祖爷爷,老人家。一个是我姑姑,除此之外……”他顿了顿,粗着嗓门大声说:“余下的给我听好了,我这媳妇是我心甘情愿给求着娶进门的,她难受一分我就难受十分。还有,我就一个亲妹子,人孩子老实,你们平时怎么对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今天先把丑话撂这儿,以后谁要是让她俩受委屈,不用多说,从今往后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也别再来找我,这陆家的大门,我是绝对不会再跨进一步!”

陆程禹说完,一手抱过小石头,一手拉着涂苒就往外面走。

陆老爷子一时心急害怕,忙不迭抓住儿子,说:“儿子啊,这话说得绝了点,万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这才多大个事,双方之间肯定是有误会的,我去给儿媳妇和亲家母解释解释。”

陆程禹不由挑眉笑,轻描淡写:“我绝,还是您老人家绝,您先把您现在的老婆管好了再说。未必您想让我再动一次手?那您现在肯定打不过我,我更不想教坏了我儿子。”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老爷子抹不开面子,在后面顿脚:“这小子……说话办事也太横了,”他扭头瞪了眼孙慧国,“你这人也是,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让你别惹事,你管人家小两口的事做什么,还让人家妈听见,现在可好了,搞成这样……唉!”

陆程禹带着家小出了门,正巧遇见老太爷打完高尔夫球尽兴而归。老太爷对刚才的那场闹剧自是一无所知,他看见孙子很是高兴,拉住陆程禹的手,让他带孙媳妇进屋再坐会儿,别这么早走。陆程禹只好推说有事不能等。老太爷见留他不住,只好扯开了嗓门叮嘱他:“小禹啊,你们还年轻,趁着能生就赶紧多生几个,罚款什么的别担心,让你爸去给你们交去!”

这一嚷,里里外外都听得一清二楚。陆程禹先前是气,现在是乐,过会儿又觉着头大,侧脸看了看,涂苒在旁边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什么。孩子不晓事,只顾咿咿呀呀的伸手过去扯妈妈的头发,她也不避让。

陆程禹心说,这媳妇都快跑得没影了,还生孩子呢。

他打开后面的车门,对孩子说:“石头,你躺车子里,爸爸先给你换尿布。”

小石头虽然跟他在一起的时间少,但是特别喜欢他,这会儿正笑嘻嘻一边流口水一边伸腿踢脚,就是不愿躺在车座位上,还一个劲地往他身上凑,整个人像是要扑上去咬他爸一口。

陆程禹动作利落得很,一会儿就搞定了,这才让儿子坐回小婴儿专用的汽车摇椅上,最后把摇椅放在后座上用安全带绑好,一切妥当安置。

临走前,涂苒仍是和老太爷打了声招呼,老人家又是拉着她的手说了半天,才肯放行。

陆程禹上了车,小石头坐在后座上咿咿呀呀自娱自乐,涂苒将胳膊撑在窗棱上侧头看向窗外,闷声不响。

陆程禹心里叹息一声,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涂苒忽觉心底一阵奇怪的抽恸,掩埋很久的情绪刹那间翻涌而出,挥之不去愈加弥漫。她死命咬着嘴唇,眼里仍是禁不住流下泪来。她没有看他,仍是脸朝着窗外,然后伸手悄悄地擦掉眼泪,眼眶里却仍是有新的泪水不断充盈漫涨,她不得不像擦汗那样不留痕迹抹了抹脸,一定不能他瞧见自己此刻的狼狈。

陆程禹踩了油门,开车上路,直至到达主干道,车速才有所减缓。

而后,涂苒听见他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别哭了……”

这一声劝慰极其低柔,她很惊讶能在如此嘈杂的车流声中听得清晰,就像发生在她的耳边。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