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昏嫁——别拿爱情说事儿

谁遇见谁倒霉(四)

涂苒将化验单递给前面坐诊的女大夫。

办公桌旁早围了个水泄不通,老的小的挤了一堆,也不排队,跟过年时商场里大减价一个样。

那大夫低头看了看,简简单单说了句:“明天过来做个清宫。”

涂苒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好不容易定了定神,才颤着声问:“医生,那我孩子呢?”

中年女医生见她问得可笑,不由说:“孩子要是正常能让你做清宫手术吗?”她用手指戳了戳化验单上那几行字,“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第十一周,胎囊变形,未见胎心……胎停育,都过了一周了,得赶紧手术。”

涂苒手脚发麻,急道:“不是啊,医生,我前两周来产检还是好好的,我以前都是找李医生检查的,她今天不在,您是不是帮我再看看呢?可能是做b超的那位大夫没看清楚……”

女医生拍拍桌上的厚厚的一摞病例,打断她的话:“那你还是找她瞧吧,我这儿这么多病人,又是急着要人流的,又是什么宫外孕的,我总不能把时间耗在你一个人身上,再说你血检也做了,好有什么不能确疹的……现在这些小年轻,自己的身体都不当回事,做人流跟吃饭一样,难怪孩子怀不住。”

涂苒知道是自己先前说错话开罪了人,才会被她这样奚落,不由说:“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吗,所以着急……”

那大夫“嗤”得一声笑道:“现在的人,未婚的都说自己已婚的,小年轻都说自己是第一次呢。”罢了,旁边几位上了年纪的病人也附和着笑,中年女医生更是得意,和坐在对面的同事说道:“今天一天就有七八个习惯性流产的,这还算少的吧。”

对桌的女大夫年轻些,眼见涂苒楚楚可怜的模样,有些于心不忍,只是说:“胎停育的原因好多,有可能是染色体或者内分泌问题,手术完了三个月再来做些检查看看。手术是要抓紧做的,不然会很麻烦。”

涂苒哪里还听得进去,只管晕乎乎的道了谢,捏着病历慢慢往外走。

她在医院里几乎折腾了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原本就有低血糖的毛病,这会儿更是浑身软绵绵的,站在大太阳底下直冒冷汗,顶头上一片蓝澄澄的天,云也没有鸟也没有,干净得极不真实。

她在花坛旁边坐了一小会,翻出手机打电话,不想打回家里,又看着陆程禹的名字犹豫了半天,最后只打给了周小全。

涂苒在周小全那儿呆了快两周,也不想回家,一回去王伟荔就骂她,说她只知道臭美爱穿高跟鞋又爱化妆所以把好好地孩子给害死了,还说看她怎么和陆老爷子交代。于是乎涂苒索性赖在周小全这里不走了,周小全这人仗义见不得自己朋友受苦的,陪她去做手术,陪她说笑,只是打趣她道:“我算看透你了,要用我了就朝前,不用我了连个电话也没有,忒没品了。”

涂苒半躺在床上,翻着床单问她:“我这么久没来,你这床有臭男人睡过没,脏不脏啊?”

周小全抡起枕头砸她,忽又想起什么,傻乎乎的笑了笑。

涂苒说:“发骚了吧,肯定是有情况了。”

周小全藏不住话,扭捏道:“最近看上一男的,我觉得他也有那意思,又好像没有,问题是……”她叹道,“前女友啊前女友,这玩意儿太彪悍了,分开了好几年仍然挥散不去啊。你说,这男的是不是都忘不了初恋啊?”

涂苒说:“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男的,”又问她,“有钱没钱?长的怎么样?”

周小全还挺羞涩:“帅,身材好,气质好,有钱没钱我都不在乎,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好的。”

涂苒不屑:“小女孩才这样呢,周小姐您老人家都奔三了。”

周小全以为她不信,便回嘴道:“真的,不比你们家陆程禹差。”

涂苒本想取笑她一回,可是又没那心情,只是无精打采的撇撇嘴。

周小全知道她没心思聊这些,也不好再多说,便问她:“你还没告诉陆程禹么?”

涂苒摇头。

“有个什么呢,谁都不想这样的,你还怕他怎么着?”周小全说着就把电话塞她手里,“快打过去,让他安慰安慰,他说一句好的顶我们这些人说十句的。这样瞒着算什么呢,都不像一家人了。”

涂苒心说,还真没一家人的感觉,但是话总是要说的,于是暗暗吸了口气,拿起电话拨过去。

那头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起,听上去环境有些吵杂,好像是一群人在一块儿热闹说笑,男的女的都有。陆程禹在那边“喂”了一声,嗓音里也带着笑意,想是才和人聊天来着,心情很不错。

涂苒顿了片刻,直到那边问了句:“涂苒?”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只是这两字听起来真是客气得很。

“不是好消息,”她平息静气,只想赶紧说完,“胎停育,孩子没了。”

对方沉静了数秒,大概是去了另一处安静的场所,过了会儿,只听陆程禹说:“涂苒,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涂苒想也不想就掐断了电话,之前考虑过无数个可能,却从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周小全站在一旁诧异道:“怎么啦?”

涂苒扔开电话:“没什么,信号不好。”

话音未落,手机却响起来,涂苒抓过来又是掐断,再响再掐。

周小全就见她不停地和挂机键作斗争,像是要把那一块按出个窟窿一般,终是看不下去了,趁她不注意便把电话拿到自己手里,正准备接通的时候,铃声偏偏又停了。

涂苒赶紧说:“别打,你要是给他打回去,我和你绝交。”

周小全见她一脸坚决,丝毫没有说笑的意思,只得问道:“你老公是怎么得罪你了,他刚才到底和你说啥了?”

涂苒一时不语,忽而冷笑道:“都是我自找的,孩子是我一定要生的,婚是我求他结的,事不过三,这辈子犯两次贱就够了。”

虽然不知道陆程禹说了什么,周小全从未见她被人气成这样,想也不是什么中听的,不由就脱口而出:“这是什么话,你也没拿刀架他脖子上逼着他上床吧。”

涂苒仍是说了句:“我自己犯贱怨得着谁?”之后便不再言语。

周小全正暗地里后悔自己才多了一句嘴,担心说多错多,也就去厨房做饭了。

没多久听到有人按门铃,开门一瞧,见是王伟荔过来了,手里拎着两只保温桶。周小全忙给让了进来。王伟荔一进门就嚷:“死丫头,才说你几句,你就跑了,叫你回你也不回,尽在这儿麻烦人。你这是做小月子,人家周小全一没结婚的姑娘,你怎么能麻烦她呢。”

周小全忙说:“阿姨,不碍事不碍事,真的。”

王伟荔和前几天一样拉着她的手又是道谢又是说不好意思,而后把保温桶递到她手里:“这儿是炖的鸡汤,有饭有菜,你们还没吃吧,赶紧盛出来趁热吃了吧。”罢了,走进里间把涂苒从床上拽起来,说:“吃了饭跟我回去,老麻烦人家怎么好,谁都有自己的事儿。”

涂苒说:“我明天再回去吧,明天上午还要做一次手术,这儿离医院也近,走几步就到了。”

王伟荔见女儿脸色蜡黄,不禁叹了口气,她伸手抚了抚涂苒额前的散发说:“真是遭罪,上一次怎么就没做干净呢,连着这么两次,本来好好的事怎么就这样了。今天陆程禹他爸又打电话来问你了,也没说什么就是让你后生养着,那语气听起来也是挺没意思的。”

涂苒呵呵笑了笑道:“真是太让大家失望了。”

王伟荔瞪了她一眼,犹豫了会儿才压低声音问:“苒苒,你和妈直说,你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因为你上大学那会儿,交了个男朋友,是不是……是不是和人家有过什么?”

涂苒听了这话,心里更是郁郁的,仍是耐着性子答道:“妈,真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这样了。”

王伟荔还想问点什么,却见周小全进来叫涂苒去吃饭,也就算了。

第二天,周小全等涂苒做完手术回自己家去了,就琢磨着是不是要往陆程禹那边去个电话,这两人好歹也是她给牵线的,可别好心办坏事牵出一对怨偶来,该协调的时候还得帮帮忙。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有人接起,却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那女子也不问周小全是谁,只说:“他现在不在跟前呢,您过一会儿再打来吧,或者等他来了,我让他给您回个电话?”声音听起来别有一种娇怯风韵。

周小全这会儿说话也很斯文:“我等会儿再打吧,请问您是哪位呢?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李……”那女孩又说,“哎呀,您别挂,他这会儿正好来了。”

待到电话递到陆程禹手里,周小全问道:“你们那地儿现在几点呀。”

陆程禹说:“晚上……快八点了。”

周小全笑道:“哟,都这么晚了,怎么旁边还有女的呀?”

陆程禹没理会,径直问道:“涂苒现在怎么样了?”

周小全说:“就是找你说这事的,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孩子没了,清宫手术做了两次,第一次没做干净,点儿背,现在身体状态挺不得劲的,我认识她这么多年也没见她这么衰过。你有空多陪她聊聊天,兴许能好些。”

陆程禹顿了数秒,才说:“我知道了,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她。”言辞间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周小全说:“你是替她道谢呢,还是再替你自己道谢?如果是替她的话就免了,我和她之间没这么些客套。”

陆程禹说:“谢谢你替我照顾她。”

两人又闲扯了几句遂挂了电话,周小全这才想起,怎么就忘了问刚才那女的是谁了?

她也知道,陆程禹这人,他若不想说的事那是怎么问也会被绕道别的地方去,他若有兴趣知道的,旁人不等多问便会七嘴八舌恨不得全说给了他听,此人气场太过特殊。

周小全又想,女人找了个聪明男人,也不见得是件好事,至少心累。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