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斩鬼人前传:我要挣一百万娶媳妇,最后却满手番茄酱

(五)

我与龙叔早上的时候逃回了七十一号酒馆。
牙膏与阿正比我们早回来一步。阿正在给牙膏包扎伤口。
力老头在独酌。
我走过去一巴掌把力老头的酒打掉。
我瞪着他,他没说话。
他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
独臂的牙膏穿好衣服,收拾完东西。
他说:我们哥俩欠你老头子的人情,这一次就算还清了。后会无期。
他们哥俩走了。

我说:我要报仇。
他说:天亮了,战争就算结束。我们养精蓄锐,等下一次机会再将黑暗连根拔起。
我说:那他们所有人就算白死了!
他说:正义,是要付出代价。
他说:沉住气,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吼:滚你妈痹的!!!

我一拳砸塌了桌子,力老头一掌打在我胸口。我纹丝不动。
他吃惊:十虎之力?!

我扼住他喉咙,往上一抛。刀尖在半空中刺穿他的肩膀,把他钉在墙上。血顺着刀流了下来。
我说:这一刀是替所有被你口中正义害死的人还的。咱们从此一刀两断,分道扬镳。
力老头咳血:就算你现在杀了我,你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说:我不会杀你。死亡对你来说是一种宽恕,我要你余生都囚在愧疚的地狱之中。

我问龙叔:你知道他们老巢的位置吧。
他说:知道。
我说:带我去。
他说:复仇,你需要更强的力量。

他眼中的意味深长,我懂。

暗巷中,我拦下了牙膏与阿正。龙叔堵住他俩退路。
牙膏说:还是来了么。
我说:对不起。
牙膏说:留一人行不行。
我说:好。

霜虎切入了牙膏的脖颈,脑袋上抛,断头尸体倒地,热血汩汩涌出,我野兽般趴在尸体上,大口大口饮血。

我堕入鬼道。

阿正包好牙膏的脑袋,装进手提行李袋。
我趴在尸体上,后背全是破绽。
我说:今夜过后,我随时等着你来报仇。
他一言不发越过我,离开巷子。

我饮够了血,瘫坐在墙脚,闭眼。
等待新的力量觉醒。
龙叔坐在我身旁,抽烟。
他说:知道么?当年我获得第三天赋,喝下的是十七她哥的血。
我说:听说你们是把兄弟。
他说:对。这是龙血种的宿命。你知道他临死前对我怎么说?
我说:怎么说?照顾好十七?
他说:不,他说,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替我驰骋这个世界。
他说:是不是很蠢。所以其实我也挺怕死。
他说:但衣衣死了。

半小时后,我睁眼。点了支烟。
我说:接下来我们该干嘛。
龙叔说:把脸洗干净。买套新衣服,大睡一觉。

午夜,云厚,月朦胧。

宜杀。

全城最邪恶的存在的老巢是全城最大的大教堂。真是一个天大玩笑。
但更大玩笑是,教堂大门被近百名清理者保护着,周围街道已被封。
他们知道我们会来。

台阶下,一个高个子清理者领着一小队人,一字排开拦下了我与龙叔。
他说:龙叔你应该懂规矩。战争在今早天亮前就结束了。
龙叔说:我知道。但这是私仇。
他说: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再往前走,就是与我们为敌。

我缓缓的拔出霜虎,像是一道水银平滑流淌。

我说:让路,留命。

对面的枪全部架了起来。咔咔咔咔咔的上膛。

今晚,谁都挡不住我。

遇魔杀魔。
遇佛杀佛。

有人从背后扒开了那个小队,站在高个子身旁。
是雨姐。

她说:给他们让路。
高个子说:老大,上面交代……
她说:你看不出这家伙真的会把咱们全杀了么,我说让,就让。
高个子举手,打个一个手势,上面的人全部分到两侧站立,让出宽敞的台阶。

雨姐深抽一口烟,吐出来。夹烟的双指抵着脑门。
她对龙叔说:衣衣的事情我很抱歉。
龙叔说:所以我在这。
她说:你俩人手太少,为什么就不能等下次机会。
他说:我独活,才是真正的死。
她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笑:不少女人说过。
他说:时候不早了。
我与龙叔迈上台阶。

雨姐在背后说:喂,混蛋,活着回来。你今晚敢死,我一定会去黄泉再杀你一次。
龙叔摆了摆胳膊。

站在大门前,龙叔先是给我点了支烟。然后再给自己点上。
我俩叼着烟,吐着一去不返的惆怅。
他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情景跟现在好像。
我说:像。但我当时没穿这么帅的衣裳。
他问:你加入斩鬼人,后悔么?
我说:后悔的要死。
我说:不过,现在我只想让他们偿命。

我把刀鞘远远扔出去,一脚把大门踹开。

肉欲的拍打声在大堂里回响。
大堂的深处,起码有十二三个邪鬼。他们坐在长椅上,倒仰着脑袋看我们。像是看两个蠢蛋。
而龙王则像一根钉子一样站在十字架的顶端。
颂诗台旁,不堪入目的一幕正在上演。
一个人全身赤裸咬着口塞球,趴在地上像狗一样撅着屁股,十六的裤子脱了一半跪在后面,啪啪啪的抽插。

小五?!

龙叔走左边过道,我吐出烟蒂,信步扛刀走右边。
我大喝:十六你这个畜生,快来受死!

他动作未停。
他说:啧,你这人真是没情趣,没见我正爽着嘞。

有六七个邪鬼一同站立起来,陆陆续续向我走来。

奇装异服。有男有女。

打头的那个邪鬼,指甲长的像十柄匕首。
但没有匕首那么硬。
我的刀当头劈下,砍断了指甲,一刀将人从中劈成两半,鲜血怒放,炸艳如花!

第二个邪鬼动作远比第一个快。他双刀交叉,攻击如剪刀。
可惜我更快!
我绕过了他,长刀直刺第三个邪鬼的胸,拔出来,带出一箭血,再将半空中的第四个邪鬼拦腰斩开。
这时我才转身平砍,刀锋够长,把第二个邪鬼凑前的脑袋削飞了一半。

我估计如此痛快的斩杀足以震慑剩下的邪鬼。
但我估计错了。
剩下三个邪鬼,逐渐成包围之势。
我架着刀,等待机会。
谁先动,砍谁。

左边,有四个邪鬼准备拦住龙叔。
龙叔眼中却根本就没有他们。
龙叔朝上说:身为龙血种最强者跟这种宵小混在一起,你不配当龙王。

龙王直直的从十字架顶端落下,三层楼的高度,他落地时腿都没有弯一下。

他双臂一扬,顺手摘掉了两个邪鬼脑袋,像垃圾一样丢掉。
他说:谁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我只渴望美味的鲜血,比方说,你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