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斩鬼人前传:我要挣一百万娶媳妇,最后却满手番茄酱

他一蹬地,前冲,刮起猛烈的风!
而我听到风中有龙在咆哮!

龙叔出掌!

嘭!

室内仿佛炸了一个闷雷,七八张长椅被掀飞,墙壁的窗全部被震碎,碎渣子速速掉落!

四掌相掐,两个人架起胳膊如牛角顶在一起。脚下地面龟裂。

龙王力胜一筹,龙叔后撤,再前扑出拳。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龙叔拳掌连打,龙王见招拆招。俩人身形快的一团模糊,一瞬间对了多少招?二十招,三十招,还是四十招,我看不清。

趁我分神,有邪鬼攻上来。

我砍翻左边的那个,右肋却被另一个邪鬼用手插入。我右臂先是夹断了他的胳膊,然后一拳直捣他的胸口。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背后的邪鬼要偷袭我,但不知怎么的被我绕倒他的了背后。
我左臂紧紧勒住他的脖子,右手握刀切开了他的喉咙。

我一个大跳,双手高举刀柄,狠狠劈向龙王。
他抬起左手单掌架住了刀,扬起右腿踢我的腰。
他低估了我速度。
我已经落到了他的左边,蹲身直刺,他后空翻闪躲,半空转身与追击的龙叔对了一掌,他借力向屋顶飞去。
大堂的天花板距地面有五层楼高,龙王像尊石像鬼倒蹲在上面,哈哈哈哈的直笑。
他说:不错,有意思。

龙王双腿用力一瞪,双掌成爪,头下脚上的冲下来!
龙叔拔出一柄狗腿砍刀,高高跳起,从下向上迎击!

俩人在半空中交错,落地。龙叔半跪。
龙叔左肋下洇出五条血痕。
龙王右脸颊划出一道口子。
他还在笑。

他说:你俩一起上。

我要动手,龙叔站起来伸胳膊拦住了我。
他抹掉嘴角的血。
他说:他交给我,你去干掉十六。

我转身就走。
现在的局面是,龙叔与龙王单挑。邪鬼还剩两个站立的,加一个坐着的。十六已经提起了裤子。
小五像是被玩坏了,上翻着白眼,躺在地板上抽搐。

十六扯出一卷锁链,末端连着一柄镰刀。他捏着一截锁链,开始旋转起来。
他说:上次败给你,是因为我没有武器。试试这一招。
我们隔着起码有十步,他手一抖,镰刀像巨蟒一样飞过来。
我用刀一磕,居然是虚影。
蛇瞳的假象!
真正的飞镰袭击我的左肋,我接住了镰柄,胳膊一搅,缠住锁链。
抓住你了!
我冲过去一刀劈下。
但仍是劈了一个虚影。

我肩膀突然一痛。
我们仍隔着十步,我立在原地,左肩膀插着镰刀,血直涌。
原来从始至终,都是蛇瞳的假象。

镰刀扎的太深,他一拉锁链,我身体向前倾斜。
两个邪鬼冲过来,左右夹击。
我怒吼,猛地一斩,将两个邪鬼拦腰斩断。血喷溅了我一脸。
我投掷长枪般把霜虎投射了出去,十六一歪头,刀只削掉了他的左耳,钉入了他脑后的墙。

我拔下了肩头的镰刀,并开始跟他对扯锁链,每扯到一大截,就缠在自己身上。
论气力,他不是我的对手。于是索性直接放弃了锁链。
他拔下了我的霜虎。
他说:啧啧,真是好刀,你拿这个跟我换镰刀,真是太蠢了。
他扑了上来。
我抖开了全身的锁链,镰刀笔直飞出,似有雷霆之势。
他轻松就让过镰刀,刀锋贴着锁链一路直行。
他说:你不懂用飞镰!你败了!
我疾退速度远超于他。
他惊讶:虎步!
我说:你还忘了我有百兵杀。
我一拉锁链,镰刀就从他背后飞回来,锁链绕着腰部缠了一周,飞上了头顶,落到了背后,又裆部再次飞起。锁链不停地从不同方向穿梭,仿佛一条有意识的蛇在他身上缠来缠去。将他五花大绑,最终锁链绕住了双臂,镰刀打着旋削掉了双手。

我捡起了霜虎。
我说:受死!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
我不停的劈砍,锁链断裂崩飞,血汁喷溅的像是在爆炸!

除了一颗脑袋,剩下躯体都变成了一堆碎肉。

十六的头滚在地上。
我说:说遗言。
他说:你太仁慈了。
我对准眉心,刺下刀。
刀锋半路被一柄手术刀格开。
之前一直坐着的那个邪鬼,现在蹲在了十六的脑袋旁。
他有一头黑色如绸的长发,双瞳泛紫,贵公子的风华气度从骨子里向外散发。
他仅用两指捏着手术刀就把我的刀势格开。

这邪鬼,不好对付。

他捡起来十六的脑袋。十六的脖颈处长出恶心的肉芽,然后脑袋像畸形的章鱼一样爬上了那人的肩膀。

我双手握刀柄,刀尖对着他。
他向后一跳,轻轻落到了小五的旁边。

我追上去,他右手柔软的一扬,五柄手术刀射了出来。

我闪过一柄,用刀拨打掉三柄,但还有一柄射中了我右膝盖。我差点跪倒。

我拔出手术刀,伤口在愈合。

而他则已经左手抓住小五的脖子,把人拎了起来。

他说:我姓夜,是他俩的哥哥,叫三十三。记住了,夜三十三。

他抓着小五跳出了窗外。
我也跳出窗,发现他们不是往下跳,而是踩着墙壁往上!

休想逃!

我落地下蹲,然后猛地弹跳而起,风在耳边呼啸,这一跳足有两层楼高。

踏墙。
再跳。

手术刀迎面射来,全部被我用刀磕飞。

再跳。

夜三十三已经站在尖塔顶端。

而我跳到他头顶之上的空中。

双手握刀,纵劈而下!

他就在等这一刻。
他抖开了Zippo。
他说:你一定没见过蛇香还能这么玩。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穿过Zippo的火苗,变成了熊熊烈焰。

「火蟒」张牙舞爪的扑面袭来!

而风,劈开了火。

绚烂的火光让我感到炫目,热浪从我耳旁分开。

刀落下,削塌了半个塔顶,滑落到地面砸成一地碎砖。

但夜三十三与小五不见了!

我正要找,突然脚下猛烈地一震!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