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斩鬼人前传:我要挣一百万娶媳妇,最后却满手番茄酱

清理者不允许私自来黄昏街,这是行规。但傍晚时分,阿喵还是来到了七十一号酒馆。
她说:今晚不会有清理者出面,这是上头的意思。
力老头说:我已经接到通知。
她说:小五,你……一定要小心。
小五说:谢谢。
木头冷哼:谁用你操心。
她说:李嘉图,你也要小心。
李嘉图刚说了一个谢字,但看木头的表情愣是把下一个谢字咽回去了。

约战地点,是一片烂尾楼盘。
午夜刚过,我们三辆车如约而至,哗啦啦的十二个人一同下车。而十六和另外一个女人在泥泞空地等我们。
那个女人穿着湛青旗袍,开叉到腰,露着大白腿踩着高跟鞋,头发挽成髻插着钗,手握一把短小的红色折扇,人的确是个尤物,但更是个邪物。
她与衣衣是旧相识。
衣衣说:闇月,早料到你也会来凑热闹。
闇月说:特来摘你脑袋。

十六说用拇指指向背后的一栋废楼。
他说:我们的人都在上面。你们是攻楼,还是另挑一栋守楼?
龙叔说:老规矩。
他说:好。老规矩,你猜对了,我们攻你们守,我们猜对了,你们攻我们守。天亮泯恩仇。
他高高抛起一枚硬币。
龙叔说:字。
闇月说:字,花都有!

她手一扬,展开红扇子,半空中一划。

硬币下落时,竟然从中被一剖为二,果然是字花都有。

眼见要落地。晓晓一伸手,捞住了花的半面,紧紧握拳,再摊开手时,只剩下一撮粉屑,风一扫就散了。

最终地上字面朝上。

十六说:各位先上楼,我等随后就到。今夜请尽情发挥,我已经打过招呼,即便把楼炸了都没问题。尤其是你,我最爱的弟弟。哥哥今晚疼你。

小五脸色难看至极。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我们挑了一栋废楼,总共有十层,除了小五以外,所有人守在二楼。
牙膏阿正三叹号师徒三人从胳膊上一节节地解下九节鞭,银晃晃的链子,墨黑的镖尖。
那对姐妹花不愧是部队出身,她俩双手各持一把大柄粗豪的手枪,沉甸甸的,一看就是猛家伙。其后座力恐怕连成年男人都无法驾驭 ,子弹是专门用来杀鬼的「黑弹头」。
木头还是老样子,带着耳机冷着脸。守在她旁边的李嘉图在听晓晓讲白烂的笑话。
紫罗双指在刀刃上一抹,用血给刀涂上了一道邪红,这是源自蛇香的剧毒,见血必死,她也想给霜虎涂一层,但我心疼的直摇头。
龙叔坐在通往三楼的楼梯上抽烟,脚边已经丢了三四个烟头。
我说:离天明还有四个小时,我们能守得住么。
他说:你怕?
我说:怎么可能!
他说:你不用怕,他们现在还没行动,就说明他们比你还没有信心。

我低头点烟,觉得龙叔说的有道理。
烟刚点燃,就被肉肉夺去,她深吸一口。
她说:如果过了今晚还活着,我他妈的一定要跟你滚一次床单。老娘还没睡过虎血种。
她眉毛一挑,问紫罗:你不介意吧?
紫罗微笑,摇摇头。
她说:那就说定了,先说好,老娘要骑上面。

与此同时,远在黄昏街的七十一号酒馆,门开了。
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那里。
龙王!

茵子一个箭步冲上前,蛇瞳大开,随后被拧断了脖子,脑袋一歪就死了。

「老师,好久不见。」
「不敢当,坐。」
「多年不见,老师依旧这么冷酷无情。」
「来取我老人家的人头?」
「不,只是想找您老人家下盘棋,学生还从未赢过您。」
「好,老规矩,你先手。」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有一大群人在上楼。
终于来了!

晓晓扎下马步,如怒目罗汉合掌,喝出一个爆音。

我感到瞬间心跳加快了一档,血液在血管里翻滚起来。

当第一个黑西服冲出来的时候,李嘉图双手用力向地板一拍,空气激荡,使出了静潭波。
蜂拥而上的敌人的动作一下凭空变慢了半拍,画面仿佛变成了慢放模式。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姐妹花的四柄枪在咆哮,在怒吼,火舌绚烂,弹壳在飞弹,弹壳在跳舞。子弹毫不吝啬的打烂黑西服的脑袋、胸口、肚皮。
硝烟弥漫,炸响如雷,四溅的血一下子就染红了这个夜。

有一个男人从废楼的左侧跃了上来,整个人像杆长枪般消瘦,长发过腰,武器就是一杆钢枪。
邪鬼!
他冲过来。
牙膏阿正三叹号三人冲过去,抖出三条链子,如三条电掣银蛇。
下一幕快的简直肉眼难辨!
两个黑色镖尖扎进长枪男肩头,三叹号却被长枪刺穿喉咙,被挂在半空中。两个大男人怒吼,抽回九节鞭,前后夹攻。长枪被牙膏的九节鞭绞住,但顺势向前上挑,枪锋直接齐肩削掉了牙膏的右臂。
另一个镖尖从长枪男的腹部冒出了头。枪尾把背后的阿正顶飞了出去。

我应当过去帮手,但右侧边缘探出了一个巨大的丑陋脑袋。脸上插满了铆钉。接着一柄半张门板宽的大钢刀拍在了地上,随后一座「山」爬上来。
木头要迎敌。
龙叔大喝:你留下保护李嘉图和晓晓。
我和紫罗抽刀冲了上去。

巨人横扫巨刀,像是掀起了一道狂风,我与紫罗左右避开,刀砍进旁边的柱子,但刀势未停,直接砍断。
第二刀是冲着我来的。我再一次避开。
我完全相信,霜虎肯定扛不住巨刀一击,就算扛住了,我的脊椎也会被压断。
肉肉分神赏了巨人两枪,射眼。弹头被巨大的刀板挡住,紫罗趁机会直刺。
巨人伸左臂去挡,刀锋直接刺穿掌心,他毫不犹豫的齐腕切掉了自己的左手。
他的左肩头突然爆裂,形成一个碗大的伤口!

小五?!

我窜到了巨人背后,一刀斩断他的右小腿。下一刀刺进他的腰。
他恶叫跪倒。
紫罗踩上了他的背,双手倒握长刀,对准后脑,一刺到底!

另一边长枪男也已经被阿正用链条勒断了脖子,他自己则是浑身血窟窿,鲜血直冒。

常鬼连绵不绝地从一楼冲上来,然后被干掉。姐妹花脚底周围躺满弹壳。而更多的常鬼却从三楼的楼梯向下冲了出来。
龙叔一个人挡住了他们。
一个人影从一楼那群常鬼背后,高高跳起。
衣衣抬双枪射他。
他却像体操运动员一样,在半空陀螺般中旋转。
他落到了衣衣背后,右拳打腰。衣衣转身甩腿与拳硬碰硬,一声闷响,那人借力后退。
龙叔追击而至,狗腿弯刀劈头,却被那人抬胳膊挡住。同时再次翻滚。

这时我才看清。那人双手套着两根警拐。他摆开架势。预备双拐对双刀。

又有一个和尚般的邪鬼用常鬼当盾牌,突破了姐妹花的枪阵。

他的目标显然也是龙叔。

三人都动了,你来我往鏖战一瞬,立马分开,两边对持而站。
和尚左手五指全部被切掉。双拐男少了右耳朵。
龙叔毫发无伤。

龙叔大喝:虎爷衣衣肉肉,你们往上杀!底层交给我们!
肉肉用双枪向上开出一条血路。
衣衣与龙叔擦肩而过。
龙叔说:你要活着。
她说:轮不到你操心。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