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苗疆蛊事:被外婆下了金蚕蛊,从此走上另类人生路(二)

闭上双眼,世界就是一片黑暗。

然后有轻微的晃荡,冥冥中,一个别样的世界开始出现在我的“眼前”——放大了无数倍的景物、震动的视线跳跃、还有人眼所不能看到的波痕……各种信号传导到身体中来,“炁”在四周,如同投入水中的石子,波纹经过了所有的物体,每一物都有着自己的磁场,反射回来,然后出现了具体的形象:

一栋北欧田园风格的高大别墅出现在眼前,四周的大理石围墙上,覆着一圈青铜古币环绕,在庭院四柱中,或放干枯艾蒿草,或放青铜琉璃镜,或束桃木符文棒,或绑脉络中国结,红线缠绕,层层叠叠,分镇四方,与这建筑融为一体。

所有的一切,都有强烈的排斥感袭来,场域太强,难以进入。

段叔有请高人布置,金蚕蛊束手无策,阳宅玄学点缀高明,天生的威压。我曰,我早该想到,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居住之地,段叔自然会无比的上心,所以防范严格,是很自然之事——已有高人在此,他怎么会留下什么空子给我钻呢?

我纠结不已,正要让金蚕蛊返回时,只感觉视野中出现一个长相古怪、浑身刺青的男人,正抬头,朝这边看来。

这眼神,冰澈透骨,仿佛医院透视的镭射光机,仿佛能够看进人心之中。

我凝神,与这个形容古怪的男人对上。

就好像电影里,两个惺惺相惜的敌人相互凝视,彼此都为对方的厉害手段所震惊。我能够看到他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讶,转而又笑了,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掌握一切主动权的笑容,残忍地笑。他张开嘴巴,舌头就像蛇一般,舔着自己的鼻尖,然后伸出手指,弯曲食指,朝金蚕蛊,或者我,做了一个勾引挑衅的动作。

我知道,他很期待与我的交锋。

他兴奋,然而我的心却往下沉去。被发现了,那么我也就暴露了。我不知道以段叔为首的这一伙人,到底掌握了我多少的信息——是否知道金蚕蛊的存在,杂毛小道被一番毒刑伺候之后,是否会把我卖得裤子都不剩?但是,段叔既然知晓了有人要暗害于他,防范只能会更加严格,再要想找机会下手,几乎都没有可能了。

为何?世上奇人何其多也,我再怎么狂妄,也不敢说有一个金蚕蛊包打天下。

人要有敬畏之心,要有自知之明,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生活下去。光段叔家中这布置,就能让金蚕蛊难以近身,便知晓段叔身上,自然也是有一些门道的。常言说得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山总比一山高,即使是站在珠穆朗玛顶峰看风景,尽览无余的也仅仅只是这个星球的景物而已。

害人这件事情,讲究的就是个出其不意。

我失去了先机。

金蚕蛊飞了回来,趴在我头发上,爬来爬去。我望着远处的保安和景物,心乱如麻,想着应该怎么办。正犹豫着,一辆红色梅赛德斯的奔驰小跑从我的视线中出现,然后朝东边的方向行驶而去。只一眼,我就看见了里面有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

我心中一动,驱车跟了上去。

是啦是啦,段叔是大老虎,虎威赫赫,周围的防卫自然森严,但是,未必他关心的每一个人都如他这般,出行都是有什么安全顾问的——比如我跟的这一位。通过刘明这个内线,我得知我跟着的这个男子(或者说少年),是段叔的二儿子段玉川,一个典型的小花花公子。他具体有什么劣迹,我不得而知,但是看着他在市区里就把车速飚得这么快,搞得我很难跟上,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段叔抓我的好友萧克明威胁我,那么我就来一次“以己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表哥的做法。

对于高富帅,我既是羡慕,又是嫉妒,但是总归而言,嫉妒似乎多一些。

所以我并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

一路跟上,他在商业圈附近的街头接了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子,然后又行,一直到了一家叫做勒万太兰岸的西餐厅,红色小跑才开始停了下来。段二公子殷勤地帮这个女孩子打开车门,然后两人挽着手,走进了这家富有浓郁法国风情的餐厅里。我看着,不一会,二楼临窗处出现了他们的身影。

我想说的是,根据我目测的结果,段二公子和这个清纯小妞应该都只是高中生。

毕竟,两人的样子都还没有长开来,我只是远远一瞥,便能看个大概模样。然而两人这副架势,却实在颠覆了我对这个年纪的认知,看看……手都已经攀上了大腿深处了!看看,两人居然肆无忌惮地……我闭上眼睛,好吧我错了,那个女孩子应该叫做貌似清纯吧。

我突然想起来,我十六七岁的时候在干嘛呢?

我仔细回想,却发现那个时候的自己,正在跟生存做斗争,每日在工地上搬砖头。这样的对比让我尤为眼红,同人不同命,是谁说得,人天生而平等?为毛我要搬砖头睡工棚,他就在这如花如雾的年纪里,开着奔驰小跑,已经纯熟地泡起妞来?而且,他还偏偏长得跟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般模样?

霎那间,我阴暗了——反派就反派吧,生活,永远不是偶像剧。

我下了车,然后走进餐厅。

在侍者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二楼,坐在了距离这对小情侣不远的位置。对于血淋淋肉丝的牛排我几乎没什么兴致,而点七成熟以上的又容易被人笑话,我点了一份沙富罗鸡和一盘蔬菜沙拉,慢慢地吃了起来。

段二公子逗女孩子的功夫一流,那个眉目间有着绝色的小美女,总是捂着嘴忍不住笑,花枝乱颤。

我不知道泰国佬巴颂,会不会即时通知段叔注意防范,也不知道段叔何时会反应过来,要照顾好自己的家人。时不待我,一分钟都拖延不得,趁人不注意,我立刻放出了金蚕蛊,跟这小祖宗商量,让它给段二公子下一个有点儿潜伏期的蛊毒。它答应了,妥妥的,这让我很感动,自从朵朵被我封印进了槐木牌中,它似乎知道我一直在为朵朵苏醒的事情奔波着,也不怎么闹了,懂事很多。

当然,对于吃虫子一事,它仍然有着本能的执著,死不悔改;而我也有本能的厌恶,这是我们俩不可妥协的分歧。

金蚕蛊鬼鬼祟祟地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而我则一边舞弄着刀叉,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段二公子的反应。

电话响了,是昨天那个陌生来电。

我接通,依然是那个男人低声的声音:“陆左,你到江城了!”

他用的是肯定句,而非疑问的语气,我第一时间就确定他与巴颂已经联系上了,不然不会这样。于是我说是的,亲爱的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奥涅金先生,有何见教?见我直接叫出了他的真名,他愣了一下神,然后说:“我们内部出了叛徒,对么?是谁,陆左先生,我希望你告诉我……当然,我知道这也是白搭,那么,我们换一个问题吧,比如,阁下是否不打算把彼岸花果实交出,而打算用别的代价,来一场筹码和底牌的交易呢?”

我说那果子早就已经被吃掉了,你即使想要,我拉不出来的。

他嘿嘿冷笑,普通话字正腔圆:“这怎么可能,未成熟的彼岸花果,剧毒,要是你吃了,早就已经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了。我知道你是苗蛊一脉,会放蛊,但是相对于技术变革日新月异的东南亚,你们,落后了,注定都只是雕虫小技。你,不要丢了脸面,也不要做无谓的垂死挣扎,更不要想着骚扰我的老板,否则你会死得很惨的!好吧,把东西交出来……”

我说东西真没了,你爱信不信。

他问我,真的不在乎萧克明的生死?我哈哈大笑,说替我问候一下段叔,顺便帮我带一个问题,难道他真的不在乎他家老二的生死?说着这话,金蚕蛊已经返回来。我没有停留,第一时间结帐离开,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段二公子正捂着屁股,一脸不舒服。当我启动汽车离开餐厅的时候,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猛地拐进了停车场,车停,好几个肌肉膀子发达的男人一下子就蹿了出来,朝餐厅里面走去。

为首的,就是那个让我一见就胆寒、身上直起鸡皮疙瘩的脱北者,朴志贤。他是一个那么耀眼的家伙,光让人看一眼都会感受到莫名危险的男人,锐利的气势,如若从地狱归来的刀锋战士。

我关闭电话,看着昏沉沉的天,启动汽车离开了此地。

虽然答应了交易,但是我提出了两个条件。

第一,地点由我选择;第二,只能有一个人带着萧克明和段玉川前往交易现场,而且这个人不能是朴志贤这样的高手,也不能带枪——否则,等着段老二肚肠腐烂生疮吧!这样的条件自然十分的苛刻,但是段玉川是段叔的宝贝儿子,萧克明却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在他们的眼里,轻重高下自然一清二楚,主动权握在了我的手上,于是答应了。

交易地点的选择,我费劲了心思。之前有好几个选择,比如闹市,比如公园,比如警局门口……但是我最终还是把这些都给否决了。其中的原因太多了,牵扯到的东西也多,这里也不好讲。反正我知道一点,得罪了段叔,在江城几乎就寸步难行。

我把交易地点定在了上高速的某一个路口,当然,这是在最后绕圈子的时候,才跟他们确定的。

按着《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记载,我一天都在采购了某些急需之物,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已经到达了那个路口,指挥着那个可怜的交易人,在整个江城绕了几圈了。

有一次,我还特意让他的车子从我眼皮之下走去,然后看后面有没有车辆跟着。

然而没有,这伙人非常的谨慎,不敢出现任何差池。

这就好,我最怕的就是无所顾忌的人,如果碰到那种连亲生儿子都威胁不到他的奸雄,我只能打碎了牙齿往下咽,举双手投降了。然而,所幸没有。第四次的时候,当这车路过我前面时候,我打电话让他停住了,然后驱车缓缓地开到他的前面。打开窗子,只见这六厢车里,杂毛小道和段玉川都躺在车上,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带着茶色眼镜,长得黑,脸上有刀疤,蜈蚣一样的狰狞。

他冷冷地看着我,说奉了段叔的吩咐,把人送过来了。这个萧克明,我可以带走,但是二公子,一定要解了药才能离开。为了表示诚意,他下了车,还是举起双手,表示没有带武器。然而,他的手一举起来,我就能够看到手肚子处,有着厚厚的老茧——这是玩枪的老手。

不过没事,只要不是朴志贤,我就不怕这厮能够闹出什么花样。

我指着车里面昏睡的萧克明,问怎么回事?

他耸了耸肩膀,然后说怕捣乱,打了一点氯羟苯恶唑(一种肌肉松弛剂),过一会儿就好了。我说我要检查一下,他打开车门,我翻了一下杂毛小道的眼睑,然后又查了脉搏,很平缓,显然只是在昏睡,说可以,把他扶到我车里。他拦住了我,说还没给二公子解毒呢?   我瞧过去,这风流倜傥、面如冠玉的段二公子,正在座位上瑟瑟发抖呢。

我给他下的蛊,和刘明的一样,是用金蚕蛊的排泄物为引子下的,叫做二十四日断肠蛊。在这二十四日里,每隔三个时辰发作一次,胸腹间的内脏如被绞肉机绞动一般,翻腾不已,每一次阵痛神经都扯动灵魂,难受不行,解法也很简单,一念即消,而后服用泡发的黑木耳与银耳合水服用,持续三日即可消除。

我摸摸他鼓胀的肚子,把蛊毒全部集中到大肠区域来,然后对着这疤脸大汉说道可以了,排完便后,神情气爽,生龙活虎,又是一个泡妞厉害的小白脸。

他不信我,问我怎么证明?

我背起萧克明,说爱信不信,不然要怎么样?要我留在这里伺候这小祖宗,直道痊愈?这想法太奇葩了吧?说完我把老萧塞到了副驾驶座上去,准备离开。刀疤脸一把就抓住了我,我转过头,只见一把黑星顶住了我的脑门。他笑,说好天真啊,说不带枪,还真的以为不会带么?他老疤混迹江湖几十年,还真的没有见过我这种天真的货色。

被这么一个沉重的铁疙瘩指着,我都能够闻到枪口处那淡淡的硝烟的味道,心里面一下子就懵住了。

心神虽然惊悸,但是我脸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凝神看着他,说敢杀我,就不怕死得很惨么?刀疤脸哈哈大笑,说他是走白货的,跑的就是滇缅线,什么奇怪的事情没有见过?知道你有本事,但是未必快得过子弹?不要动,动一下,小命就不保。说完这话,他掏出一种塑料捆带,把我的手紧紧地扎起来,反绑住,然后用枪指着我蹲在地上,我照做,却被一大脚给踹翻在地上。

他蹲在地上,问我果子到底在哪里?

我盯着他,仍然再为这狗曰的掏枪的举动而愤慨。他哈哈大笑,一巴掌扇得我半边耳朵嗡嗡响,然后直接把手齤枪塞进我的嘴里,捣着我的牙齿,残忍地笑着:“这个世界傻子太多,总是认为别人跟你一样的思维——成王败寇啊!小兄弟,你既然敢跟段叔叫板,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的下场?再不说,这荒郊野岭,青山处处埋忠骨,你就准备准备?”

他是个左撇子,拿着枪就往我嘴里只塞,空着的右手,说得兴起,一个劲地扇我耳刮子,啪、啪、啪!又重又狠,嘴里还骂骂咧咧,他对段叔崇拜不已,对我胆敢触这位爷虎须之事,十分的愤怒。我手背反绑着,用不上劲儿,一阵耳刮子抽得我双颊一阵火辣辣地疼,顿时就肿了一大片。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大叫说有,在车的后背箱里,里面有一个小行旅箱,就在里面。

他停下了手,戏谑地看着我,嘿嘿笑,说早说不久结了么,费这么多功夫。

站起来,他又重重踹了我肚子一脚,然后起身走向车后去。

标签: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了这个,瞬时觉得肥肥的蛊虫异常可爱啊!虽然没见过…

    (7)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