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写给湘潭孕妇死亡事件:尊严尽失的医患众生相

“一旦遇上患方情绪激动地喊打喊杀,我都会很麻利地从纠纷调解室里跳窗而逃。”医患关系冰冷至极点,时代之恶!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名画《医者跳窗逃跑图》;年代:二十一世纪初;后现代主义作品)

(名画《医者跳窗逃跑图》;年代:二十一世纪初;后现代主义作品)

尊严尽失的医患众生相——写给孕妇死亡事件

文/中山医院 杨震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被砸烂的手术室、冰冷的孕妇尸体、嚎啕大哭的家属,都被摄像机揽入镜中。之后,视频配以耸人听闻的标题,遍洒于网络,民粹沸腾。而几乎同时,医界的愤怒也被点燃,所有的医护微信圈里都充满着压抑而悲愤的情绪。质疑、争吵、谩骂,一切来的都是那么迅速而熟悉。

混乱之下,医方,患方,媒体,警察,没有哪一方还存有哪怕半点儿尊严。

医者:小鸡快跑与愤怒小鸟

前些年,代表医院出面调处重大纠纷时,一旦遇上患方情绪激动地喊打喊杀,我都会很麻利地从纠纷调解室里跳窗而逃。因为,连傻子都知道:被打了白打。后来我不跳了。因为,我们专门装修了逃生通道。

我坚信,湘潭妇幼保健院的医护人员们绝不是擅离职守,他们是逃命啊。这些年,医生被打死,已不稀奇。

有不少“专家”和网友说,医生们可以逃命,但他们在逃之前应该向家属交代解释云云。对于此类马后炮,我只能报以“呵呵”。我平时给医生们作关于医患纠纷的报告时,会有相当一部分内容来介绍“逃跑”的经验,其中包括“如何合法而体面地逃跑”。不过,我都会强调,如果万一不能掌握个中技巧,那就尽量“有效地逃跑”吧。与生命相比,体面一文不值。

现在,大部分医护人员都很清楚,面对危险,一定要逃。

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相当部分的医护人员都没有意识到,面对负面情绪,也要逃离。我敢说,在今天,所有医务人员“每刷一次手机,就是一屏的血泪”。医务界的悲愤情绪,又一次被负面事件调动起来。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医护人员的微信关注对象大部分都是同行,每一次负面事件之后所有同行都拼命宣泄负面情绪;微信圈里溢满的苦水,对大家的情绪又造成更为严重的“二次打击”。

患方:特发性民粹病毒感染者

今天很多医务人员在网上发帖,谴责事件中的患方,其中不乏言辞激烈者。其实,我不太同意这样的做法。

若说到医患困局中的“苦大仇深”,我想,大部分同行都比不上我们这些战斗在医患纠纷一线的医务管理人员。平日讲课时,我经常笑着如数家珍般地展示历年来手上留下的年轮一般的伤疤,台下的同行们会大笑并同情地看着我。但,我不记恨任何一个“医闹家属”。

他们都是病人,特发性民粹病毒感染的病人。

造成病毒感染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经常性的重要原因,是哀伤。视频里家属撕心裂肺地哭喊,我相信那种哀伤不是假的。这种人之常情,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地方。医者能够,也必须理解这种情绪。

而造成病毒感染的因素另外一些因素,则颇具时代特色。如果用学术一点地概况而言,就是人性恶基因在无序时期的奔放表达。我分析过近年来恶性伤医事件中的罪犯或嫌疑人,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慢性病程、经济拮据、家庭失和、没有信仰。

都是老百姓,但充满仇恨的老百姓。

媒体:受虐兼施虐

媒体,成为此次事件中医界反击的最主要目标。

据我观察,现如今,每十个医护人员里,至少有五六个一旦提到“媒体”,便咬牙切齿。这种行业间仇视,已经波及至“下一代”。在沪上某大学讲座时,在场的新闻学院女生向我诉苦说,医学院的同学很仇视她们,两个学院的学生之间经常“网上交锋”。

我深感忧虑。

如果说,当下医界有着悲催的遭遇;那么,我想公正地说一句,中国的新闻界在百年的发展史中,其悲催的遭遇远超医界,且持续至今。在我的常规讲座之一《医界与媒体关系的历史》中,我会向听众们展示从清朝到当下的大量第一手史料,全部是关于医患纠纷报道的。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多个时期,医患纠纷负面报道非常普遍,但并没有引发恶性事件。

媒体是不是医患纠纷的罪魁祸首?我想,不是。如果说,现在媒体在医患纠纷报道方面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觉得,这和严重的伤医恶性事件一样,都是无序时代的果,而非因(听过我现场讲座的同行基本上都认同者一观点,但是没听我讲座而只看到这句结论性语言的某些愤青医学生,常骂我“叛徒”,唉)。

其实,要感谢媒体。至少,他们的报道记录了这个无序的时代,刻上历史的某根柱子。

强力部门:无奈打酱油

这次孕妇死亡事件中,本该出现在现场的强力部门隐形了。

关于“强力部门”,真心不想多说。你懂得。

不过,还是得说。那就讲个小笑话。某家医院,在近期某次纠纷中,遭受到了“恐怖威胁式”冲击:有家属捆着燃烧瓶冲击医务部门。这个肇事家属被保安依法扭送派出所。该院某医务负责人前往交涉,要求依法严肃处理。警方则对这个负责人表示了“为难”。正当“某负责人”对警方的“为难”感到不解时,派出所大厅传来异响。某负责人出去一看,值班警察已倒在地上。原来,患方抬来了八十多岁的老爷子冲击派出所。老爷子倚老卖老,“所向披靡”。因为害怕讹诈,警察采取了“一碰就先倒”的神奇战术。看着迅速躺到在地的警察,这位医务负责人深感怜悯和悲哀。

出路?尝试宽恕,并点滴努力着!

匆匆地给医患困局中的各方画了肖像。现在,该提点建设性意见了。

前几天与一位北方的教授朋友聊天。他在国外访问时,向国外同行讲述中国式医患纠纷。对方认为他是在瞎说,“根本不可能”。他又写了一篇关于中国医患纠纷的文章,投给了某国际著名医学杂志。因为此杂志曾发表过多篇中国医患纠纷方面的文章,所以杂志编辑“见多识广”,倒也没有表示“友邦惊诧”。不过,他们还是拒了这篇文章。在回函中,编辑们悲观地写道:“您认为,我们若再多发一篇此类文章,对贵国的医患纠纷还能有啥帮助么?”

怎么才能有帮助?他问我。

好难的一个问题。还好,起码我没有悲观。

若按照社会的平均抗击打水平,医务处的人每天上班吵架八小时,下班心情不好再和家人吵架八个小时,两个礼拜之后就应该跳楼了。但是,我们没有。因为有解药,那就是“宽恕”。

对于时代之恶,唯有宽恕,才能救自己,否则太痛苦,易生癌。

什么是时代之恶?看看张艺谋的《归来》就知道了。时代之恶,是无法处罚的,愈是愤青、愈是想报复,愈是伤害自己、愈是不安全。

单是宽恕就行么?不。还需要点点滴滴的努力。在今天,同道的微信里,其实并不只有愤怒,还是有很多理性的法律建议、很多专业的医学科普、很多真诚的反思。这都是我们的努力。每一次负面伤医事件后,我都会去医学院给医学生们讲座、打气,这也是我们的努力。虽然,我讲座的频率,总是赶不上砍医生的频率。

尽管,尊严尽失。但还是需要努力,信心重拾。(来源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若说患者可怜,当今医生更是可怜

    (3)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