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青春小说:当时明月照年少

们这一辈子,都只是能相携穿过这一街灯火阑珊的朋友而已了。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393204311db57b8fo

当时明月照年少

文/默默安然

【灯火阑珊处】

“雨露!你慢点!别跑了!”

韩辰在后面猛追阎雨露,盛夏的夜晚像是桑拿一样闷热,没跑几步就开始气喘难忍,汗水滴进眼睛里晕开了路灯的光。可是阎雨露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一个劲儿向前猛冲,撞开了少有的几个挡路的人。

这是他们下高考成绩的第三天,除了一些三年间都不太跟人熟络的个别人,几乎所有人都到齐了。大家终于有了和考试全然无关的熬夜的机会,一群人凑在一间豪华包厢里放纵地喝酒唱歌,泡沫甩在每个人身上。但是到后半轮,很多人就开始撑不住了。有些人倒头就睡,有些人悄然离场,有些人喝醉了,借着酒劲儿哭哭笑笑,拥抱平时不敢拥抱的人,或者发泄压抑很久的心情。阎雨露就是在突然的痛哭之后,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出了包厢。韩辰在瞬间震惊之后,就随即跟着跑了出去。

整整追出了两条街,阎雨露终于摔倒在地,然后自己就地打了个滚,躺在了地上。韩辰拖着像是坠着铅块的腿硬撑到她身边,也倒地不起了。

所幸已经是后半夜了,路上很少有人经过。他俩大半天只能拼命喘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等到缓过劲儿来,还不等韩辰开口骂,阎雨露又是一个巨大的哽咽。

说也简单,阎雨露高考失利,肯定是上不了预想的学校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朱城恩在下分数的当天,干脆利落和她分手了。

“会拿没考上同一所学校当分手理由的人最无耻了!”韩辰发自肺腑地觉得。

“不怪他……”

早在刚刚进入高三下学期,朱城恩就跟阎雨露约法三章了:一、复习期间尽量少交流,学习为重。二、拒绝所有约会。三、如果不考到同一所学校就分手。

虽然心里也暗暗不爽,但因为是朱城恩提出来的,阎雨露还是照单全收了。可是越紧张成绩就越不稳定,每次考试时她都一手的汗,心慌意乱。在听到成绩那一刻,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望,但她还抱着一丝丝的希冀,希望朱城恩会温柔安慰她,可是她听到的是对方冷冷地、甚至是有点如释重负地说:“我们早就说好的哦,拜拜。”

然后大家聚会,朱城恩也没有来。

“那个烂人,你就忘了他啦。”韩辰撑起身子跳起来,朝阎雨露伸出手,“不是还有我呢。”

阎雨露一把抹掉眼泪,然后狠狠打掉了他的手。

“谁要你啦!”

韩辰夸张地揉着手,却将苦笑隐在夜色里。他追她两条街,只换来一句“谁要你”。

“走了,回家吧。”

韩辰见阎雨露酒劲儿差不多过了,也站了起来,便扭回身自顾自朝前走。走了几步没听到身后有跟来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回头,突然又听到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就停在自己背后很近的地方。韩辰不自觉屏住了气,也没有回头。

身后静谧了几十秒,传来阎雨露轻轻地说:“韩辰,谢谢。”

听到这句话,韩辰明白,他们这一辈子,都只是能相携穿过这一街灯火阑珊的朋友而已了。

【他和她】

韩辰和阎雨露的相识,阎雨露与朱城恩的相识,是一个连锁效应。

入学仪式上,大家杂七杂八的站队,阎雨露不知道被谁绊了一下,一个没站稳就向人群趴了过去。有些人下意识躲开了,但她还是抓住了一个垫背一起摔。等她爬起来,才看见加上她,一共摔倒了三个人。

她、韩辰、朱城恩。

不同的是,韩辰的反应是扭回头问她怎么样,丝毫没在意受牵连。而朱城恩连头都没回,自始至终只留给她三分之一的侧脸。

她就盯着那个侧脸发愣,连韩辰的关怀都没有认真搭理,更说不上道歉。

好死不死的,他们三个人分到了同一个班,韩辰和朱城恩两个人身高相仿,坐在教室后排,阎雨露在女生里算高的,坐在他俩的前面。还不等正式上课,韩辰和阎雨露就熟了起来。韩辰一直一直在跟阎雨露搭话,借课表,借笔,借抹布……而朱城恩一句话都不说,默默一个人解决了一切。

朱城恩就一直一个人,不讲话,过了一个星期。男生们早就勾肩搭背熟成了一团,女生们也分成了三三两两小团体。全班仅有的两个异类,一个是他,一个就是阎雨露。好在阎雨露还有韩辰那个万人迷上赶着说话,而朱城恩是哪怕别人主动,也懒得开口的。

最短时间里和所有人熟起来的就是韩辰了,他长着张娃娃脸,跟陌生人也能话唠模式全开的个性,让人都不忍心不理他。所以哪怕阎雨露再不想和人熟络,也还是出于礼貌应付着他,每次回过头和他说话,都能扫过朱城恩的脸。那是张沉静的、无喜无悲的脸。

“哎哎,你干吗总看他?”

发现她心不在焉,目光偏移,韩辰故意大声说。

“哪有?”

阎雨露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她确定朱城恩听见了,但那张脸还是没有半点表情,甚至都没有抬眼。

“你花痴啊,那家伙有什么可好的。”

那家伙有什么可好的。在之后变成了韩辰的口头语,隔三差五就在阎雨露耳边说一次。但阎雨露从来就不辩解,因为她注意朱城恩,又不是因为他好。

阎雨露注意朱城恩,一个是因为他眼下有一颗痣,那让她想起过世的父亲,差不多的位置,差不多的大小。那个很疼她很疼她的父亲,却在她初三时因为突发脑溢血过世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看着朱城恩,觉得和自己很像,从前的自己,也是那样,像是外面有一个玻璃罩子,隔绝了一切。

是她的父亲教她如何开怀,可父亲走后,她又渐渐将心门闭上。她有些想找到一个同样如此的人,最好两个人在一起不用说话也能懂对方。两个人,不再寂寞便好。

可是韩辰这个人,硬生生踏进来,阻挡了她关上心门。

结果她第一次跟朱城恩搭上话全因为韩辰,下课她去水房打了水,回来的路上却遇到韩辰。明明看着她举着一整杯冒热气的水,却硬要她陪着一起去水房。阎雨露就是不情愿,韩辰却强制性扭过她肩膀,热水就翻出了杯口,滴了几滴在她手上,剩下一小片,洒在了路过的朱城恩手臂上。

虽然不是刚烧开的水,但也还是能明显感觉出烫的,阎雨露一时慌乱,手一松,整个杯都掉在了地上,反而又溅了朱城恩整个鞋子。她垂着手,不知道是该看一下朱城恩烫得严重么,还是该蹲下捡杯子。无力感几乎要灼伤她,就在她眼睛开始发酸时,只听到朱城恩开口说:“没事的。”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看你,慌个什么劲儿啊。”韩辰弯腰捡起阎雨露的杯子,“啊,破掉了。对不起啊,我去给你买个新的。”

他抬起头,发现阎雨露看着朱城恩离开的背影,眼里居然充满了泪水。

他在那一刻,觉得自己败给了那个含泪的表情。他从来没见过,眼底有那么多感情的姑娘。他在那一刻,也明白,那个姑娘眼底的感情,不属于他。

就像,当他买了个新的杯子放在阎雨露桌上时,碰巧看到的是,阎雨露将一只烫伤药膏放在朱城恩的桌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