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上)

作者还在继续更新,但实在忍不住分享给大家,大半夜看得又泪又笑。多少人的青春记忆,都能在这篇文中寻到踪迹,可是那些青涩、羞赧、急切、痛彻心扉的思念,却再也不见。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06875641ad7300dfo

我的第一个以及最后一个恋人

文/骆瑞生

我今天讲的这个故事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它真实地存在在我生命中,时刻温暖着我,时刻折磨着我,它像是一根鱼刺一样梗在我的喉咙,让我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在白杨死去的十年祭这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将这个故事讲出来,如果你能看到这个故事,请给我的白杨说一声,我爱她,因为我已经没有对她说这句话的资格。

我是一个小地方来的,我们那个地方多落后呢,如果你看过铁凝的《哦!香雪》的话,你一定知道香雪的同学反复问她她们那里一天吃几顿饭这个情节,香雪的初中同学都知道,一天吃两顿饭的地方一定是贫穷的小地方,我们那个故乡就一天吃两顿饭,而这并没有过去多少年,我第一次吃早餐还是我念高中的第二个周,我和同学一起去的,我其实不吃早餐也可以,我习惯了。但是每天早上起床洗漱后,我同学他们都往食堂或校外走去,只有我孤零零的往教室走,我可悲的自尊心就开始发作了,我的脚重得快抬不起来,我听到一阵杂乱的嘲笑声,看呀,只有梁瑞生不吃早餐,他为什么不吃啊?穷呗。我的面色潮红,头重脚轻地走回教室,一整节早读都在走神,我摸出口袋里邹巴巴的十块钱,估算着怎么花,若是吃早餐,最便宜的是糯米饭,两块钱,那么就只有八块了,中饭晚饭各四块。我吃饭都在食堂吃的,学校也便宜,有肉的菜是五块,没肉的是四块,假如光是豆芽青菜之类的,三块也能买到。我心里有了底,甚至有些庆幸,我若是想吃肉了,就中午吃五块,下午吃三块,平时都对半分。

我第二天早早就起了,我同学都还在睡,我在兴奋而焦急地等着,他们刚起床,我凑上去说,快走,一起吃早餐去。我同学撇撇嘴,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心里直道:快说你终于也吃早餐啦。但是我同学撇撇嘴说,现在还早呢,等一下。我顿时有些落寞,然而始终还是很开心,我终于也是吃早餐的人了。

我吃四块的时候我就在食堂吃,因为学校的荤菜和素材没什么区别,但是当我下午吃三块钱的时候我就会带回教室吃,那时教室都走空了,我就在里面吃水煮豆芽也没人发现。幸好这种情况一周只有一两次。但是有一天这种情况突然改变了,本来该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教室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来,那个人就是白杨,我不知道她怎么也带饭回教室吃了,我看到她捧着粉色的饭盒走进来时,我慌乱地将铁盖子盖上,然后抹了抹嘴,装作吃好的样子。

白杨坐在第一排,我在第四排,她的头始终低着,看都没有看我。

我有些恼怒白杨的突然出现,我看了看被磕得有些变形的铁饭盒,自卑的心思又开始作怪,在心里发狠道,一定要努力学习,一定要超过这些城里的学生。而白杨就是城里的。

我以为白杨那次带饭回教室吃只是偶尔,但是想不到我每次带饭回教室她都在了,只要有她在,我就将饭盒藏在身后,一口也不吃,等下晚自习的时候在带回寝室匆匆吃掉,但是几次都被饿得受不了,就发狠说,管她在不在呢,我吃自己的就好了。相对于被所有人围观,只被白杨一人看到要好得多,况且白杨从来不回头看我,更别说看我吃的什么菜了。

白杨吃饭时很优雅,她将饭盒整齐地摆在胸前,从桌子里抽出一双筷子,然后轻轻地将盖子打开放在自己的左手面,然后挺直腰,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白杨的背影纤细而模糊,我时常看得发呆。但是我的鼻子却很灵敏,我大概是很久没吃肉的关系,只要白杨的饭盒一打开,我就能闻到她买的是什么菜。红烧肉,宫保鸡丁……

我吞了吞口水,继续吃着自己寡而无味的饭菜。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白杨并没有把她买的好菜吃掉,她全部倒进垃圾桶了。我看着躺在垃圾桶里的肉,心里又恨又痛,简直想流泪了。这时候我便对白杨生气起来,这股气从何而来,我自己都不知道。

白杨是我们班的文艺委员,她会弹钢琴,每周上音乐课的时候,她都会像模像样地坐在钢琴前面弹《卡农》,那时我连钢琴都没见过,钢琴曲也是第一次听到,我并没觉得好听。而且我极其厌恶白杨那忸怩的样子,每次都是这样,她总是在同学们再三的恳求中才坐在钢琴面前,而我知道她心里是极其愿意在我们面前露一手的,但是她就是这么做作,简直让我想作呕。

我们音乐老师是川音毕业的年轻人,长得油头粉面,学生间传闻他和很多女学生有染,这些女学生中就有白杨,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心却直直地往下掉,然后涨了一肚子气,我没处发泄,那次我和白杨一起在教室吃饭,我的书掉在了地上,我一下子气急,将书踩了几脚,还不解气,就把桌子上的一大摞书一本一本地摔在地上,我使劲了全身力气,当第一本书摔出巨大声响时,我看见白杨惊异地回过头来看着我,一脸的不解,我突然有一种快意,这促使我更加用力地将书摔在地上,巨响一声声地传出来。白杨的眼睛都没眨一下。

书被我摔得到处都是,这时我看到白杨站起来,她向我走来,慢慢的,犹如走在云端。我本来想破口大骂她的,骂的内容我都想好了,就是婊子,我想狠劲地骂白杨婊子,但是白杨走过来时,我的话到嘴巴时,却卡住了,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的手倚着身后的桌子,愣愣地看着白杨蹲下来帮我捡书。她那天穿着洗白了的校服,里面是雪白的衬衫,她的头发扎成了马尾,有几缕不听话地滑下来。白杨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本一本地将书给我捡起来,然后给我叠好,她甚至都没看我,也没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白杨的力量,她有一股决绝的力量。

我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刚才我还觉得自己是掌控一切的英雄,然而现在成了彻彻底底的狗熊了。

这时白杨又走过来,看了看我,不咸不淡地对我说:给,笔,待会要考试。

白杨的手伸着,手里捏着一只笔,我愣愣地看着白杨,白杨的眉头皱了皱,问我,你到底要不要。

我哆嗦了一下,终于接了过来。

白杨就笑了。

对,白杨笑了,她以前也笑过,但是那是对他人的,她的这个笑我知道只是对我的。

我对白杨恨不起来,却对音乐老师恨之入骨,他的课我几乎都逃掉了,因为学校不重视音乐课,所以逃掉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白杨那一关我却过不了,那天我逃掉音乐课在教室做数学,白杨突然就出现了,她怒气冲冲地对我说,梁瑞生,你别这么傲行不行,你遵守一下纪律行不行···反正她一脸正经地问了我许多个行不行,然而我现在差不多都忘记了。我本来是有些心虚,若是她好好说,我说不准就去了,然而她的几个行不行问过之后,我一股无明业火就窜了上来。

什么行不行?狗屁。我说。

白杨被我的过激反应惊呆了,楞了一响,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梁瑞生,这是在学校,请你不要说脏话。

我梗着头,将书打在桌子上,就出去了。在门边时我撞到了白杨的肩膀,她侧开身子,眼泪汪汪的看着我。我自然也没去音乐教师,去厕所了。但是下次的音乐课我却鬼使神差地去上了。(佳人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敬请关注!)

白杨回过头来看了看我,一脸的严肃。我别过头不去看她,心里后悔得要死,直骂自己傻逼,竟然为了她来上音乐课了。白杨见我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也别过头去了,我为了继续反抗音乐老师,整节课都没听,把头别向窗外,那时正是五月份,眼光已经很明媚了,学校夹道上的梧桐树茂盛得不像话。

下了课后,白杨将我叫住,她说梁瑞生你来帮一下忙。我向她看去,她手里拿着扫把。

你又有什么事?我没好气的说。

扫地,这是你不来上课的惩罚。白杨很认真地给我说。

鬼扯,我说,准备要走。

白杨在后面拉高声音,音调急切地说,你是男生,你有点担当行不行?

我一愣,回头望了望她,问她说,这是老师让我扫的?

白杨明显一愣,半响才摇头说,没有。

意思是这是你私自安排的咯,文娱委员权利太大了吧。

白杨的脸红了,微低下头,喃喃地说,我一个人又扫地又拖地,想找人帮忙。

白杨这么一说,我心就软了,将拖把拖着就往厕所走去。白杨这时在后头低声说,谢谢。

白杨扫地,我拖地,那时音乐教师空无一人,落地窗帘被风吹得鼓鼓的。

白杨和我说起话来,她用特女生气的声音问我,你学习怎么那么好啊?你教我一下行不行?

我被白杨问得头皮发麻,只顾嗯嗯地回答。白杨突然给我说,我给你弹钢琴吧。我连连摇头说,不想听。白杨瞥了我一眼说,你不听就不听,我弹我自己的。说完就在钢琴前坐下来,拉起钢琴盖,还是弹的《卡农》,这一度让我认为她只会弹这个曲子,但是后来问她她才说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曲子。

风轻轻地吹着我的脸,我抱着拖把傻傻地站着,我第一次觉得钢琴曲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大概是因为白杨的关系,我后来一直迷恋钢琴曲。

白杨弹完之后,我们又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打扫完卫生。我这时才知道音乐教师的卫生都是文娱委员做的。我问白杨问什么不找别的同学,白杨说这不是自己的教室,不好意思安排人。

我皱着眉头问,你就一个义务打扫的朋友都叫不到。

白杨看了看我,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你不就是咯。

我被白杨说得脸红,闭着嘴巴,直直往教室去了。

我们班是文科实验班,男女之比一比二,彼时我们班已经有几对情侣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恋爱了,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坐到了一起。但是他们再怎么隐藏终究被我们知道了,有的同学就起哄他们,让他们说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他们也真配合,像是甘愿受审的犯人一样支支吾吾地回答着。这时我看到白杨将下巴托着,一脸幸福地听着,眼睛都快发光了。我对此很不屑,别的人弃置学习恋爱还行,白杨也这样的话就有点让人不舒服了。他们越是闹得凶,我就越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但是心乱得不得了,完全看不进去。

我拿余角瞥了瞥白杨,白杨竟然也加入了八卦的队伍,对她的同桌女生问东问西的。她的同桌就是恋爱的几对之一。

我抱着书出了教室,往学校的天台走去,我们教室在三楼,再上一楼就是天台了。我比较喜欢在天台背英语。因为我们学校地势比较高,站在天台的话几乎能看到整个城市了,远处的车鸣声遥遥地传了过来,反倒不是噪音,更像是一种悠远的耐听的声音了。

然后我看到白杨也抱着书走了上来,站在离我三米的地方背政治。

我想去告诉她早上最好背英语,但是几次都没挪动脚步。

我望了望白杨,她的侧脸虚虚晃晃地映衬在我眼里,只看到她嘴巴开合着,却听不到一点声音,这让我感觉很奇怪,也便忘了背英语,只顾看她,听她的声音了。

等我下教室一看,白杨已经走在我前面了。我问她怎么搬到这里来了,白杨指着坐在第一排的那对小情侣说,给别人机会啊。

我这才明白,我前面的座位本来是白杨同桌的男朋友坐的。

你们还真无聊。我撇了撇嘴说。

白杨笑嘻嘻地问我,怎么无聊了?

我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就埋头默写英语单词了。

你怎么天天看英语?白杨突然别过头来问我。

因为我英语最差。我没好气地说。

要不要我辅导一下你?白杨的眉毛挑高,对我说,可是免费的哦。

我这时才似乎想起这个一向不看英语的女生竟然是我们班英语最好的人。

不需要,我就不信我学不好它。

那你加油咯。白杨说。

白杨的英语和语文不错,但是数学差得一塌糊涂。然而因为英语语文的关系,总分也不太差,在我们班五六名的样子,我由于英语的关系,只在二三名的位置徘徊,第一名是一个留级下来的男生。

白杨坐在我前面我才知道白杨是个话很多的女孩儿,她总是和她的新同桌咬耳朵,就没有停过。就连上课的时候也歪着脑袋说话。有时老师看到了她们,她们却不知觉,我就用笔头点了点白杨的背,白杨一下子就坐正,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然而一会儿后就老病复发了。

下课时我对白杨说,你好歹是个班干部,你上课别说话行吗?

行啊。白杨说。

这是你说的第几个行了?我问她。

白杨笑嘻嘻地说,那你就更得帮我留意老师啊。

……

行不行?白杨问我,她的口头禅就是行不行。

……

我又抱着全是青菜的饭盒回教室吃饭了,白杨端坐在位置上,饭盒放在桌子上没有打开。我下意识地将饭盒藏在身后,也没坐在我的位置,直接捡最后的位置坐去了。我吹着六月吹来的夏风,悄无声息地吃着饭,我已经差不多习惯吃饭时有白杨了。

你为什么也要带回教室吃饭?白杨突然问我。

我……我……我窘迫至极,半响才吞吞吐吐地说,可以边吃饭边看书。

我只是觉得食堂太吵了。白杨自问自答似地说。

哦。我咬了一口硬邦邦的青菜。

学校的菜太腻了。白杨说,肉也太肥。

我觉得白杨这句话是针对我说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支支吾吾地没回答。

每一次都浪费了。白杨说,我只是想吃肉里的菜。

我心里冷笑道,那你就全买青菜豆芽啊。

哎,你能不能帮我吃这些讨厌的肉啊?白杨突然对我说。

我失了神,望了望她,心里一股劲地念叨着,她肯定知道了,她在可怜我。妈的,傻逼。

我重重地将饭盒盖上,白杨吓了一跳,肩膀耸了耸。我径直地走出教室,跑到天台上看风景,然而心乱得很,耻辱和激愤同时交织。我几乎快哭了出来。一定要争气,一定要。我艰难地呼吸着。

我下来时教室在上晚自习了,班主任在讲台上坐着改作业。我刚坐下来,白杨就低声问我去哪儿了。我不知哪里一下子就来了气,直涌上心口,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你能不能不影响我学习?我说出了一句我自己也难以相信的话。老师和同学都被我突然的一声大喊惊呆了,齐齐地向我行注目礼。

白杨明显没反应过来,似笑似哭地看着我,我心里直后悔,然而话已说出口,我只得埋着头看书。白杨盯着我,就那么侧着身子,眼泪大颗大颗地躺下来,噼啪噼啪地打碎在我的书上。一会儿后白杨开始收拾书,动作幅度很大,哗啦地响着。收拾好之后,白杨站起来对班主任说,老师,我打扰梁瑞生同学学习了,我想换位置。班主任是个脾气很好的人,这时还想当和事佬,对白杨说,你先坐下,位置的事情明天再说。白杨就坐了下来。肩膀一晃一晃的,我知道她在压抑自己的哭声。

一整个晚自习我都心不在焉,一直想给白杨道歉,但是始终说不出口,看着白杨纤弱的背影,我开始痛恨起自己来,我他妈太不是男人了。

我想写给纸条给白杨的,但是最终还是作罢。第二天白杨果然搬了座位,又回到了第一排,那对情侣坐到了我前面。因为这件事情,我们班的女生都有点反感我,我听到她们说我小气之类的话,我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自作自受。

我总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它老师向白杨那里瞟去,上课这样,下课也是这样。白杨还是像以前那么快乐,该说话就说话,该打闹就打闹,而我却显得越发落寞,很多时候都故意脱离同学,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学习。倒不是同学排斥我,是我在排斥他们。

白杨下午也没在教室吃过饭了,我想她一定是极其厌烦我了吧。

就这样暑假来了,我离开学校那天,我在校门口看到了白杨,她和同学在校门口的小卖部买冰激凌,穿着碎白花的裙子,很是漂亮。我背着书包,拖了一个又旧又破的箱子,匆匆看了白杨一眼就挤上了公车。白杨家就在学校不远,她是不用回去过暑假的。

整个暑假我眼前晃悠的都是穿着碎白花裙子的白杨。

等到暑假结束时,我由于天天下地干活,被晒得黑黑的,我临行前偷偷地抹母亲去年冬天剩下来的雪花膏,但是皮肤也没见白。我只得这样回了学校。彼时的学校夏意盎然,目之所及皆是茂盛的绿色。

我终于见到了白杨,她依旧是那样,穿着学校发的T恤,扎着马尾,显得灵动美丽。而我将那白色的T恤套上后,皮肤显得越发黑了。我去领书时白杨也在,她看到我后打招呼说,你好啊,梁瑞生,一个暑假没见了。

我尴尬地冲她笑笑,拿着缴费单排队领书。白杨就在我前面,我看得出来她也很尴尬,耳朵都红红的,她尽量不去看我,反而弄得自己姿势很僵硬。

你也领书啊?我没话找话地问。

是的。白杨说。

人真多啊。我说。

对啊。应该早点来的,现在的太阳晒死人了。白杨拿着缴费单遮住阳光。我向阳光照射过来的方向挪了挪,想给她遮住,我比她只高半个头,所以根本就遮不住。我窘迫地笑了笑,努力挺直身子,想把阳光都揽到我身后。

高一的书很多,白杨抱着时书都摞到她的下巴了,我这时心一紧,嗓子干干的,脑袋一下子似乎充了血,走过去,将白杨的书拿下来半摞重在我的书上,一句话不说地往教室走去。白杨反应过来时,只得沉默着跟在我身后。在楼梯转角的时候低声问我,你累不累,不然给我几本吧。

书已经摞到我的鼻子上了,我只看得到前面一点,我没有回答白杨的话,心里却高兴得很。

过了一天就正式上课了,我们班的位置都是按照上一次考试成绩决定的,排名在前的人先选位置。我是第二名,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第三排。白杨是第七名,她选了第二排,在我的斜对面。我一时懊恼,想换到白杨后面去的,但是始终没有勇气。但是想不到几天之后,白杨后面一桌的人竟然要求和我换位置,我答应了。我又和白杨成为了前后桌。

白杨看到我过来时,显得有些惊愕。她匆匆看了我一眼,就别过头去了。我搬过来很久她都没回头和我说过话,然而时间一久,她似乎习惯了,又开始慢慢和我说起话来。

我们班的那几对越发甜蜜,时时腻歪在一起,班主任每次开班会让我们不要早恋时,人们就会将目光向那几对投去,然后我就听见有人在低头偷笑,班主任咳嗽了一下说,谈恋爱嘛,在大学时可以任意谈的,现在慌什么嘛。这时我才知道班主任已经知道我们班的小秘密了。

白杨一节班会课都没抬起头,我看着她的背影努力揣测着她的心事,然而终究是枉然。



标签: ,

6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不错,期待后续。

    (7) (3)
  2. 继续啊,没写完

    (1) (0)
  3. 不错不错 坐待更新

    (0) (0)
  4. 好美的爱情。很感人,文笔好细腻,如人样。不知道在那里可以看到结局。也不知道主人公还好不好

    (1) (0)
  5. 还没有更新吗?

    (0) (1)
  6. 很纯、很美的…..

    (6)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