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恐怖的校园鬼故事:东财灵异事件

天涯鬼话最恐怖的鬼故事之一,胆小勿入。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2779034021228

好在我毕业一年多了,不然我是决然不敢写出这些东西来的,在当年,每当我走过那个楼的大门门口时,我总是能感觉有阵阵冷风在忽忽悠悠的牵引,让我不由得打阵激灵——这总让我感觉有一股神秘力量在不断佐使,让我对其产生敬畏。而直到现在,虽然我已身在南国工作,有时候还会在梦中突然看到那些东西……

那个楼叫做会计学院培训中心,简称“会培”楼,位置就在东财校园的最西侧。由于我入学的时候是以走读生的身份进入的,所以就没有和我们系的人住在一起,而是通过关系在这栋楼里找到了一个床铺住了下来,寝室是在408室。

其实我并不懂灵异之类的东西,但是在楼里确实流传着这样一个吓人的故事,那就是——在同一首歌在东财举办的那一年(好像是2000年,那个时候我还没入学),就在晚会的那天晚上,大家都跑去主楼前看晚会,只有守门的大爷在看楼,就在晚会快结束的时候,楼里的灯突然一下子全都熄灭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于是那看门的老大爷就借着主楼前面舞台的灯光找蜡烛,突然感觉背后凉风生起,一团黑乎乎的似人非人的影子夺门而出,钻进前面的灌木就不见了。

那大爷以为是小偷,于是就大喊“站住”就追了出去,结果冷不妨脚下一绊,竟摔在了地下,他抬起头看着那黑影一纵一纵地远去在灌木里,就没了踪影。大爷心生奇怪——因为那灌木并不密集,只是一排而已,灌木后面就是一片并不算大的空旷的草地,草地的尽头就是一堵青石垒成的石墙,如果那人往那边跑了,能跑去哪呢?难不成还钻进石墙里去了?反正谁也不知道,大爷当时也没多想,只觉得摔得浑身都疼,追人也追不见,于是就爬起来往楼里走。这时楼里的灯竟又突然亮起来了。

以上这件事,是一次我们寝室的人和大爷打扑克的时候大爷无意中说起的,说得我们几个毛骨悚然。当我们问那个人长什么样子的时候,他说没看见脸长什么样,只是模糊记得他的个头比成人要矮一些,行动极快,还一纵一纵地跳着行走。

和大爷打完扑克的那天晚上,我们寝室哥几个开始讨论这个事,越说越觉得蹊跷。且不说那人长什么样、怎么消失的,就说断电这件事就解释不清,因为主楼和会培楼用的是一根供电电缆,如果是电路出问题,那肯定是主楼和会培楼一起断电才是(我在大学期间经历停电,每次都是这样),然而事实上那天的晚会进行的非常顺利,更不要说什么断电的事情发生了。还有,断电之后又重新来电,这就说明肯定是有人在操纵的,而那人是跑出去以后又重新来了电,那么,又是谁在操纵这个开关呢?

(我说的那排灌木,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现在面对会培楼的,直接就是一小片草坪,然后草坪的尽头,还是那堵石墙。至于学校为什么拔了那排灌木,我这里也没有确切的解释,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寝室的哥几个曾经向学校反映过那天晚上发生过的奇异事件,但是遗憾的是,学校并没有作出及时的反应,直到有一天,又发生了另一件事——还是和这排灌木有关系的事,从那以后,那排灌木就被连根拔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窄窄的石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而那石板也据说是有来头的,不是说石板本身,而是石板下边压的东西……)

说到前面提到的另一件事,就不得不提到我寝室的哥们大龙,大龙是我们寝室的活宝,能说会道,长的也帅,很受女孩子喜欢,于是我们寝室一致推选他为我们寝室的外联部长——所谓的外联,其实就是和女生寝室建立长期友好的合作关系,并谋求进一步的发展——大龙非常高兴地就任了这个职位,因为他觉得这是他为大家和为他自己谋求共同富裕的好机会。(关注佳人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

说到外联,允许我介绍几句,住过会培楼,或者是了解一些会培楼情况的人都知道,会培楼里住的大都是会计专业的自考生,只有个别像我这样找关系住进去的才是统招生。会培楼的最大特点是:楼里即有教室又有寝室,教室在5楼,他们一般不出楼就可以上课;寝室分列1至5楼,1至4楼住男生,5楼住女生。

对我要说的外联就在这里了,开学那阵,都比较流行结交异性的友寝(上过大学的都知道),于是大龙就凭借他的个人才华,把5楼最惹火的一个寝室拿了下来,8位MM,刚好对应我们8位兄弟。两个寝室渐渐打得火热起来,经常到对方寝室去打打扑克什么的,一般是女生来我们这里居多,因为毕竟女生寝室有些东西是不能让男生看见的。于是我们寝室也非常欢迎,经常周末一打扑克就打到凌晨三四点,然后再各自散去睡了。

一天晚上,我要说的事情来了。

那是个冬天的夜里,很黑很冷。

那么冷的天,居然人来的还特全,8个女生都到了,可是16个人挤一个寝室是怎么都挤不下去的,于是大龙提议上去8个人,于是大家自愿结伴,上去了8个到女生寝室,我们寝室留下了大龙、大亮、安子、我,还有4个女生。

不一会我们就玩得热火朝天,全然忘记了时间,只感觉屋子里的灯光越发耀眼——其实那不是灯光变得更亮,而是外面更黑的缘故。

一转眼打了两轮,一看表,竟然已经是下半夜了。

有一个女生玩着玩着突然说要去洗手间,然后就问能不能就近去4楼的,不用上5楼了,反正下半夜的也没有人。我们几个都说没问题,大冬天的,谁下半夜跑去上厕所啊。于是那女生拉着一个另女生说,你陪我一起(女生都有找人陪厕的习惯,大家都知道的,况且是大黑天)啊,谁知大龙突然来了句,我陪你去吧,去男厕让女生陪多不好啊!那女生没说话,有点害羞地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大龙心领神会就跟了出去,我们几个男女在寝室里偷笑,因为我们都知道,大龙一直在追那女生呢。

借着走廊忽明忽暗的昏黄的灯光,两人一前一后就出了门,往走廊尽头的男厕所走去。

4楼虽然都是住的都男生,但是4楼的厕所却是女厕的格局,没有小便池(地球人都知道,寒~)。

我和大亮、安子偷偷扒着门往外看,看见厕所门口站着大龙一个人,正在点一根烟,没注意到我们在偷看他,估计那女生已经在厕所里面了。我们又轻轻合上门,窃笑着,想着他们回来以后用什么话题让他们难堪。

结果没到一分钟,就听见劈里啪啦的拖鞋拍打地面的声音,往我们寝室这边急急的传过来,象是有谁跑得很急的样子,转而没过两秒,拖鞋的声音没有了,只听见咚咚地撞击地面的声音,一声紧比一声地传过来。我和大亮一对眼,感觉不对劲,刚要开门看了究竟,只见咣当一声寝室门被推开了,大龙用胳膊斜夹着那女生闯进来,手中的烟早不知道掉哪去了,连拖鞋都跑掉了。

我们三个男的忽地一声站起来,刚要问个究竟,只听大龙绿着一张怪脸,哆哆嗦嗦地说:不是人。

大龙的一句“不是人”,当时就把我们几个说得头发都直起来了,要知道,大龙平时总说说笑笑的,晚上还经常给我们放《张震讲故事》,胆子还挺大的,看到他那天晚上那狰狞的表情,我们每个人都感觉汗毛孔在往外渗冷汗。

这时我身边一个小女生突然大喊了一声——快关门!!给我吓得腾地跳起来,上去一脚就把门蹬上了,然后飞快地把门锁拉上。

大龙一直就站在那没动,刚才上厕所的那个女孩子一直在他腋下夹着,闭着眼睛大口喘气,嘴唇都白了,感觉就好像是快要死的样子。我们几个赶紧把她从大龙身上拉下来,平放在床上,死死按住她的人中穴位好久一阵,她的眼睛才慢慢张开了,开口第一句话是:不是……不像是人。

(大家别急好不好!我写的时候也很害怕!!!我打字的时候都直哆嗦!!!!)

这时我转过头看大龙,他正在哆哆嗦嗦地倒水,连水壶都拿不稳了,我赶紧一步跨上去,接过水壶,给他倒了半饭缸的热水,他咕咚咕咚几下喝下去了,洒在了胸前许多好像也浑然不知。我瞪大眼睛看着他那副吓人的面孔,以为他被什么附身了,生怕他突然暴跳起来掐住我的脖子!

大概过了几分钟,两个人都好了些了,大家这才停下来,开始手足无措地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谁也不敢问出些什么。

这时大龙突然大声喊:窗帘!快拉上窗帘!

可是窗帘一直就是拉上的。于是我壮着胆说了一句:已经是拉上的了,大龙。

话音刚落,大龙竟又提声大喊:拉开窗帘!看外边有没有东西!!——话音里居然带着哭腔了。

(我先去吃饭,晚上继续写,妈的一会我得喝点酒,壮壮胆,越写越感觉背后怪凉的,妈的!)

大龙这一喊,我登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外面的夜风呼啸地刮着,好像阵阵野兽的啸叫,偶尔从窗口钻进来的几绺风鼓着窗帘一动一动的,被他这么一说,好像真有什么东西似的。

他这么一喊,谁也不动了,过了几秒,大亮突然腾地站起身来,把手伸进写字台的桌洞里一阵乱掏,摸出一把张小泉牌的折叠刀,嘴里恶狠狠地说一声“我操他妈的,到底什么玩意!”,就直奔窗口而去,哗啦一声拉开窗帘,我们不自觉地把身子往后一缩,只见窗外黑漆漆一片,什么什么都没有。大亮又帖在玻璃上往外仔细看了看,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大亮一伸手又拉上窗帘,转过头来问大龙,到底怎么回事?

大龙这时才缓过神来,点上一根烟,坐到躺着的那女生旁边,说,刚才她在里边上厕所,我在外边等,突然她捂着嘴飞快跑出来,撞到我身上,说有鬼……

正说到这,那女孩突然捂住脸说,别说了好不好!我很怕!大龙赶忙伸过手攥住她,说,这么多人在,别怕别怕……

大亮在旁边握着刀一直没放手,急着问,别怕,这么多人呢!到底怎么了快说!

大龙又接着说,她说有鬼,我说别怕,不可能的,你看见什么了?她就说她从窗口往楼下看,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一团黑影在楼下的那排灌木上跳上跳下的。我说我不信,就要硬拉她进去看看……

她死活也不走到窗边,我就自己从窗口往下看,看见一个黑影在窜上窜下的,动作很轻快,灌木动也不动,就在我盯着看的时候,那个黑影突然往上窜起来很高,好像弹起来一样,大概有两米那么高,我吓了一跳,刚想转身走……

大龙继续说:我吓得刚想转身走,就见那个黑影嗖地靠到会培楼的墙根下面去了,我那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想看看他到底跑哪去了,就贴着窗户往下面看,结果角度不够看不清楚,我就想开了窗探头往外看,结果我刚一开窗,还没来得及伸出头,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头从窗台下边升起来了,脸上没有五官,只有几道白色的条纹,头下边连着肩膀,没有脖子。我当时吓得动也动不了了,两三秒后那头又缩回去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转身拉过她就往回跑……我操他个妈的……

一边说着,大龙又开始哆嗦起来了,那躺着的女孩表情痛苦地塞住自己的耳朵。大龙一口接一口猛抽,一根烟转眼就抽完了,这时他突然抬起头,冷冰冰的看着我,让我浑身打个冷战。

干吗?
再给我根烟。
哦……

铃!~~~~~~这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刺耳的响起来了,一声,两声,三声……



标签:

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什么玩意儿!!!!!!!!!!!

    (7) (5)
  2.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3.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3) (0)
  4.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5.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0) (0)
  6.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7.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揭
    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8.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