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最恐怖的校园鬼故事:东财灵异事件

大亮伸手挑起一块油乎乎的门帘布,迈步走了进去,我跟着尾随进入。

一张暴脸展现在我眼前——不是火暴的暴,是暴力的暴。

但说那女人,身高一米六左右,但是肩宽臂长,脸上丰满出几条横肉——让我一瞬间想起水浒传里的某位女杰,她笑也不笑一下,甚至看也不看我们一眼,一边飞快地往里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句:门不用关,我的门从来不关。

我四下打量她的家——没有客厅,连接大门和卧室的是一条窄窄的走廊,走廊里胡乱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光线很暗,看不清楚是什么,走过走廊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卧室,光线也比较暗,窗户被前面的一个楼挡住了。卧室里一张床、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再加一个衣柜,再没了别的东西。

她啪地打开写字台上的台灯,说声“坐”。大亮和我看看就一把椅子,不知道坐哪,也就没坐。我们正尴尬着,这时那女人突然两手抓住写字台的两角,忽地一下抬起来,然后轻巧地转半个身体,又轻轻将桌子放在床的旁边。大气也不喘一下。

我心想不得了不得了,汗在淌着,心里却同时多了几份安心——因为我觉得——或许她可以救得大龙?

我和大亮在床边坐下,那女人也扯过椅子坐定。

什么事?大半夜的发短信干吗?那女人先开了口,声如洪钟。

是这样,我们寝室一个兄弟出麻烦了,今天还得麻烦您来请请笔仙,给他算算凶吉。接着大亮就把大龙一番事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恩……我就知道有事——带烟没有?

哦!有有!大亮殷勤地掏出一盒新烟,双手递过去。

那女人熟练地拆开烟盒,取了两支并在一起叼在嘴里,从兜里摸出火机打着。只见两簇火星在她粗糙的面庞前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那女人吸完两支烟,用手指拈灭烟头,然后闭了眼睛,屋子里突然非常安静。我看了看大亮,大亮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过了一会她突然睁开眼睛,目光炯炯好似喷火一般,大声说,把东西拿来!

大亮“哎”了一声,立马从兜里掏出大龙的那把梳子。

那女人把手伸进上衣的贴身口袋里,取出老粗的一支铅笔来,大概有两个拇指那么粗,铅笔的外皮粗糙的很,好像松树皮一般,中间的铅心足有蒜苔那么粗!然后她拿过大龙的那把梳子,从上面抹下几缕头发来。

东西不会错吧?那女人一边问,一边烧大龙的头发。

不会错不会错,梳子就是他自己用的。大亮赶紧回答。

那女人把大龙的头发取了三根,烧成灰后,又用一个折叠的纸片把头发灰倒进铅笔尾端的一个槽里,然后摇晃了几下铅笔,最后用锡纸封住槽顶。这时她又同时点着两根烟,叼在嘴里,双手合十捧着那支笔,放在额前,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

我开始有点紧张了——我不是怕这个女人,我觉得她虽然挺凶,但是很善意,让我担心的是——大龙的命运,一会就将反映在她的笔下了,那将会是怎样的呢?

过了一会,她又突然睁开眼睛:低头说,我只可算凶吉,不可左右结果——听天由命吧!你们谁来?

大亮说:我来!说着他就挽起袖子。

这时我突然对那女人说:师傅,可以三人一起吗?我也很想知道大龙会怎么样。

她透过额前的乱发斜眼瞟了我一看,看得我差点窒息:这时她说:等着!说着她又拿起两根烟放进嘴里抽起来。

两根烟抽到烟头,她一甩手把烟头扔向脑后,然后左手一撸右手的袖子,把黑黝黝的一段手臂伸向前来,右手攥着铅笔,嘴里大喝一声——“来!”

三只手的手指绞缠在了一起,中间是那根粗粗的铅笔。

那女人喊一声“走!”我和大亮两个顿时将呼吸调整均匀,目不转睛地目送笔尖游走。

笔尖开始缓缓移动,刚开始线条不是很流畅,后来才慢慢圆滑起来,起初的图案象是一个高音符号,后来就完全不认得了,我偷偷看了那女人一眼,只见她正闭着眼睛,不管那笔下作何图案,我又看了大亮一眼,却见他也在偷偷瞄我。

你没乱动吧?大亮居然忍不住对我说了一句话。

我没啊……我还想问你呢……

你们都给我闭嘴……那女人突然发话——声音很轻,气息均匀——让我俩立刻都闭了嘴。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要半个小时的样子,只感觉我的手心都攥出汗了,被他们两人的手指夹得生疼,突然之间,笔停住了。

我的整个胳膊悬在半空,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我转头看看大亮,他也在瞪大眼睛很纳闷的样子。这时那女人突然睁开两眼,轻轻把笔尖提起来,说一句:可以了,松手!

我和大亮都松开手,看着纸上密密麻麻的图案不得要领。那女人把纸翻过来,迎着台灯的光线看了一会,然后就从抽屉里掏出一个银色的小钵(不知道是不是银质的),钵里面是厚厚一层纸灰。那女人就开始烧刚才那张纸。

看得我和大亮面面相觑,我记着大亮告诫我的话,于是没敢放声,大亮却忍不住急的来一句:解得怎么样?

那女人松了一口气,好像很累的样子,把铅笔末端的锡纸拨开,把头发灰也一起倒进银钵里,淡淡地说一句:死可免,伤不可免……和我刚才看到的一样。

怎么叫“伤不可免”?大龙会受什么伤?我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到时便知,何必问我。那女人轻轻地说,好像真的很累的样子。

那您可以解释一下刚才的图案是什么意思吗?我们真的很担心大龙的安全!我急着继续问她。

解释?!她凌厉地扫了我一眼:这就是解释!

大亮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意思不让我继续说话,我只好闭了嘴。

这时大亮拉着我起身,对她说:那谢谢您了,我看我们这就告辞了吧,打扰您一早上,真不好意思。

那女人点了点头没言语,懒散地躺在椅子上,说:梳子拿走,烟也拿走,我平时不抽……门不用关,我的门从来不关……

走出她的房门,我们照来时的样子把门虚掩上,就快步下了楼。

我对大亮说:刚才她说的好几个地方我没懂。

哪?

她刚才说,笔画出来的和她看到的一样……她说她看到的是什么?

她和我们不同——人有三目你懂不?她已经开了天目,能看见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刚才她拿着笔放在额间的时候,就是用天目在看,咱们肯定就不行。她每次一静坐一段时间天目就会随着打开……她是我们邻乡的,本来小时候还挺好看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疯疯癫癫的了,身体也变形了……再后来,有人就说她有特异功能了,谁家里有什么红白喜事的,也都陆陆续续求她来做法事。现在在大连也没个工作,有时候摆地摊给人算算命……

当时我并没有害怕,只是觉着这世界之大,何奇不有?以前总是听人说谁谁有特异功能了,并不确信,但这回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我和大亮看快到中午了,就打了辆车回,下了车后在宝泉饭店吃了盘香辣肉丝和炝土豆丝。

回去让大龙提防着点。大亮边吃边说。

恩。我一边扒饭一边回应。

生死有命,贫富在天。我和大亮都知道大龙须遭一劫,但却都在心底侥幸地希望命运之神是否可以打个瞌睡,放过大龙这一回?

然而,命运的交响曲是不会因为个半音符的走音而影响到它的主旋律。

大龙遭劫的日子就要来到。

标签:

8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什么玩意儿!!!!!!!!!!!

    (7) (5)
  2.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3.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3) (0)
  4.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5.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

    (0) (0)
  6.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7.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揭
    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8. 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 菩提娑婆诃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