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为了那张文凭,我们选择——向前一跪

校园的爆笑回忆,更多楼主力作,请点击文末标签分类——日租界傀儡。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16111058953e14e78o

为了那张文凭,我们选择——向前一跪

文/日租界傀儡

(虚构的城市,虚构的学校,虚构的人名)

我下铺耳佑尔,离开学校前,一直想给学弟们写点东西,藏在寝室之中,以供下一代410寝室的学生膜拜。

最终他只写了一段:“日!我日!我就日了!”——夕城外语学院06届日语20班耳佑尔。

01、

反正,我们这一代,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有自己才是唯一的神,其余的人都是傻逼。所有的同学都是这样,感觉就自己一个正常人,其余人都是笑料的提供者,读大学的乐趣就是积累别人的傻逼事情,放假回家讲给高中同学听。

02、

除了我被日语系录了之外,我们的班长被韩语系录了,同校。我们互相道喜,他说他之所以学韩语,是因为在北韩有亲戚,日后可以有所照应。期初我以为是指韩国北方,后来知道是朝鲜。韩语系也是他唯一的选择,如果韩语系不录他,下一个专业就是“蜂学”,为了能上个本科,已经丧心病狂,啥专业都行,先走了再说。

03、

大学4年大概是1400多天,第一天要从火车上算起。因为可以结伴而行,就不用家长陪同,我们俩一同坐火车去学校报到。班长难以抑制内心的骚动,一夜躺在下铺未睡,行车十六个小时,第二天八点多抵达夕城。出战看到了校车,有八个新生出示通知书上了校车,男生就我们两个。

第一站招生办,填入学表的时候,一位女主任热情的和我们说话:“你们都是重点高中的吧。”

班长马上回答“对,全市三大重点高中之一。”

我们市一共就三所高中。

04、

新生那年,学费缝在裤兜里了,虽然可以银行转账缴费,当时不懂银行业务,担心汇丢了,还是自己拿着放心。我先去洗手间,把钱拿出来,发现边上有洗漱室,坐了一夜火车,奔波一天显得比较脏,想到一会可能见到老师同学,需要注意形象。便拿出洗漱用具洗了一番,因为比较着急,头发没擦干净,衣服也湿了。我去交钱的时候,一老师奇怪的说“外面下雨了么?”(关注佳人微信公众号jiarenorg)

05、

交过学费,有两个迎新的学姐过来,其中一个带着眼镜,挺漂亮,说:“你跟我走。”

我当时也是愣,问“你是谁?”

学姐说:“你紧张什么,我又不劫你色。”

路上她跟我说,学校的老师很好,特别是会话的老师,水平很高。我当时以为是绘画老师,心想难道因为日本动漫发达,学日语还有画画课么?

06、

我被分在日语20班,114寝室。找寝室的路上,心情复杂,我看见了114寝室的门牌号,上面一张告示写着:新生日语20班,耳佑尔亚系亚野挺爽奶咬昔

寝室门开着说明有人先到了。就像彩票将要被刮开那种感觉,我一点点的看向屋内,一眼瞬间,看见一个中年大脑袋,靠着窗边抽烟抖腿,看见我之后才止住。还有一位中年妇女在床上细心的整理被褥,地上一个哥们,一看就是他们儿子,像少爷一样坐在凳子上,边上放了一碗泡面。

中年大脑袋说:“介绍一下自己。”

我说“我叫亚系亚,你们好。”

中年大脑袋说:“你好,我姓野,叫我野大爷就行,这是我家孩儿,野挺爽,以后你们一起,这个啊,学习!”

野挺爽在吃泡面,没搭理我。他和他爸长得很像,头大,脸圆,浓眉大眼睛,脖子短,肩宽,总体上头重脚轻。

07、

我收拾好行李之后,一个胖子手里拿着两个大包,一头汗的走了进来,一般胖子给我的印象都是脏兮兮的,但是他是白胖那种,理个板寸头,带着眼镜,运动短裤加黑白条纹T恤,白色的网球鞋,他进门就体力不支的把东西往地上一扔,嘴里嘟嚷着“这倒霉天,热死了都。”

然后在地上转了一圈,看到我后,点头致意,之后也不理睬了,电话一个接一个的。

08、

在野大爷的介绍下,知道胖子叫奶咬昔,夕城本地人。

这时已经下午六点多,海边的凉爽气候开始体现,窗户外面以人来人往。

野挺爽母亲说“孩儿都饿了,一起吃饭去吧。”

我说“学校食堂在哪?你们去过么?”

奶咬昔说“我带你们去。”

我高中就有食堂,但是我家在学校边上,所以都是回家吃,更多的时候是在网吧吃,就是说我是个从来没吃过食堂饭菜,都不知道拿餐盘。打饭的时候也是完全被动,打饭的小妹妹问“你吃什么菜啊?你找什么呢?”

我说“不知道啊,你给我随便来吧。”

小妹妹说“不行,必需你们自己选。”

我怕耽误别人时间随便指了三个菜。

小妹妹又问“大份儿?小份儿?”

我问“大份儿多大?小份儿多小?”

小妹妹也没有具体实物让我参考,回答说“就是一个多,一个少。”

我说“那就大份儿的。”

突然我感觉我餐盘好沉,我说“怎么这么多啊?”

奶咬昔早已坐在那边招呼“快来,快来,帮我吃点,我菜打多了,操,你们也打的大份儿啊?”

09、

寝室四个人已经出现三,除了我之外,感觉没有一个正常的。按照名单,只剩耳佑尔一个人还没来了,不过听奶咬昔说,他其实早就来了,去海边玩耍去了。果然,在天黑的时候,寝室又进来一个少年,也不说话,径直奔着一张床走去,到床下之后,拿出一包烟,点上一根,那是最后一根烟,把烟盒随手仍在地上,疲惫的吐了一口烟雾。他是个小光头,虽然人长的还可以,不过像刚被劫狱救出来的。还没等我们说话,他一拍大腿说“操,我忘买烟了!”

奶咬昔拿出一包烟,说“我这儿有。”

他说“我自己去买吧。”

他走出寝室之后,野挺爽说“这人不像好人啊!”

10、

第二天早上,我们才问他“同学,你是耳佑尔么?”

耳佑尔点点头,骄傲的表情似乎在说“没错,正是本宫!”

之后耳佑尔点了今天第一根烟,说“妈的,为什么学校的床都是上铺,天天上上下下累不累啊?没有带下铺的那种么?”

我环视了一下寝室说“好像除了上铺,只有地铺了。”

耳佑尔穿衣服说“我要找学校说,我可不这么睡四年。”

耳佑尔是真神,真弄了一个上下铺回来组装,跟我商量说“咱们睡一侧,换这张床,你还睡上铺,我睡下铺,行么兄弟?”

本来就都是上铺,我说“行行。”

耳佑尔就成了我的下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