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无性恋者:做爱比不上吃蛋糕

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群体:无性恋,他们和同性恋者一样普遍。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renorg ,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咱们微信里见!

1408522144386506

无性恋者:做爱比不上吃蛋糕

文/胡雅君 李雪晴(Vista看天下)

导语:

电影《非诚勿扰》里,葛优扮演的男主角与一位妙龄女子相亲,哪哪都合适,就是对“那事儿”,女人完全不感兴趣。“那事儿就那么有意思?”女人说出这句话时,全场哄笑——人们把她看做一个怪胎、病号,却不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群体:无性恋,他们和同性恋者一样普遍。

八零后女摄影师Annie,红裙、细眉、丹凤眼、长直发,身形小巧、蜜糖肤色。如果她独自出现在酒吧吧台,通常半小时内,就有男生过来搭讪。

这是一个容易让人动心的漂亮姑娘。但是想要真正走近她并不容易。

她的“秘密”藏在右手中指那枚细细的黑色指环上。

它像一道结界,隐隐地把她和这个星球上大多数人区别开;同时也像一个小小的发射塔,无声又顽强地为她发出寻找同类的信号。

小A的世界

那枚黑戒传达的信息是:“你好,我是无性恋”——在无性恋圈,尤其是欧美无性恋圈,右手中指戴黑戒是公认的亮明身份的标志。

在英文中,无性恋对应的单词是Asexual。中文世界,Annie以及她的无性恋同类们多称自己为小A;英文世界里,无性恋者则称自己为Ace。(关注佳人微信号 jiarenorg)他们办聚会时,桌上常会摆着一面画着黑桃A或红桃A扑克牌的小旗。

此外,蛋糕也是无性恋的标志之一,在无性恋论坛上,你时常会看到蛋糕图,意为“与其做爱,不如吃蛋糕”,算是他们对这个遍地是性的世界丢出的一句调侃式宣言。

目前在国内,无性恋的概念鲜为人知。在Annie戴黑戒的三年时间里,她一次也没有遇到过前来相认的小A。Annie的约会对象也一直是有性恋。

要向有性恋解释清楚什么是无性恋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像你很难让麻瓜承认巫师的存在一样。

Annie告诉那些追她的男孩自己是无性恋后,对方的第一反应常是惊呼出声:“既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难道你不爱任何人吗?”

“我会解释说,其实无性恋只是感受不到性吸引,不想和别人发生性行为。很多无性恋也会爱人,而且在精神方面也分喜欢异性、同性或者双性。”Annie如此说完后,对方往往会好奇,“既然没有性,那你们的爱情和友情有什么区别吗?”“有区别,比如一些无性恋会接受和恋人拥抱牵手,但他们不会和朋友这么做。”

如此几轮沟通之后,还是有人会对Annie循循善诱:“性是人类本能,你不可能是无性恋,你不过是没碰到对的人。”大胆点的会直接说“我会把你变成有性人的”,脸皮薄的则建议Annie去医院看看,接受专业治疗。

“一些有性恋似乎不愿意相信,无性恋是一种正常的存在,它不是性冷淡,也不是性无能,更不是因为遭遇过性侵犯,身心有创伤的结果。总之一句话:无性恋不是病,不需要被治疗。”Annie一度对此非常沮丧,“那时候会觉得,为什么我会是无性恋?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学着接受别人的不理解,接受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

和同性恋一样普遍

即使在学术界,对无性恋的研究也刚刚起步,属于小众、冷门的研究领域。研究的学者主要来自心理学、社会学、性学、性别研究等学科。

半个世纪前,“性学之父”阿尔弗雷德·金赛博士曾经意识到有人存在“无性恋”倾向,但并未进行深入研究。他在1948年和1953年的性取向研究报告里提出,人群中存在没有性关系和性反应的人,并为他们创建了一个全新独立的分类“X”。他认为成年人里有1.5%的人群性取向属于“X”。

之后,学界一直有人研究无性恋,真正让无性恋进入公众视野的是加拿大安大略省博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安东尼·博格特(Anthony Bogaert)。2004年,他发现英国1994年发布的一个性吸引力调查报告里,接受调查的18876名英国居民中有1%表示,他们无法从任何人身上感受到性吸引力。

博格特据此发表论文,提出无性恋的定义是“感受不到任何性吸引力”,并估测无性恋约占世界人口的1%,按这一比例,当前世界上有7000万人是无性恋者。两年后,他发表新论文,强调无性恋并不是一种生理或心理障碍。2012年,他出版著作《了解无性恋》(Understanding Asexuality),书中称,无性恋在统计上可能和同性恋一样是普遍的存在。

相比同性恋,大众对无性恋的认知程度无疑要低许多。同性恋至少符合“所有人都需要性”的主流观念,只是欲望对象是同性,而无性恋则偏离主流更远。国内著名性学家李银河说,“多数的爱情经常是带着性吸引的,但如果有人喜欢这种非性的状态,为什么不可以呢?既然喜欢,就照这种方式去生活。社会会越来越宽容和多元化,大家总有一天不会因此而感到大惊小怪。”

我爱你,只是不以那种方式

很多无性恋并不知道自己是无性恋。Annie算是其中自我觉醒比较早的一类人,但也经过了漫长时间,才确定了对无性恋身份的认同。

她最初意识到自己和周围人不大一样是在读高中时。彼时班上女生会对着帅哥发花痴、流口水、讨论想要扑倒谁,而她顶多觉得某男生长得好看,但从没想过要和谁亲密接触。有男生追她,说她性感,让人血脉贲张,她完全理解不了对方的思维。

上大学时,她谈了恋爱,男友远在欧洲,两人也聊过性话题,但因为异地,只是纸上谈兵,并无实际经验。

她真正探索自己的性取向是在和初恋分手之后。那时新约会的男生就在本地,情到深处滚床单在对方看来是很自然的事情,而她并无欲望。

“到底怎样才是从身体上想要一个人?”她从网上搜性心理知识看,发现了AVEN(The Asexual Visibility and Education Network),这是国际上最知名的无性恋宣传和科普论坛。

AVEN成立于2001年,创始人是时年19岁的美国大一新生大卫·杰(David Jay),他希望给无性恋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同时让大众知道并接纳无性恋。AVEN刚成立时注册人数只有50多人,十三年过去,这个数字已超过了8万。

Annie仔细看完论坛里关于无性恋的介绍后,惊呼“这说的就是我啊”,但内心还是有一丝不确定,“会不会是能让我有性趣的人还没出现?”

问题是,此后她遇到过长得帅、身材好、走在路上回头率比她还高的男伴,但除了希望更亲密,她还是没有扑倒对方的想法。“那么性感的人都无法让我有性趣,还有什么人可能呢?”她开始接受自己是无性恋的事实,“感觉尘埃落定”,也渐渐明白,在有性恋的世界里,爱和做爱是联系在一起的,“他们会觉得,如果你对他们没欲望,就是对他们不够喜欢,内心会很受挫”,而她则想说,“我爱你,只是不以那种方式。”

“找同类会不会好点?”

她注册了国际无性恋交友社区,在浏览了一遍交友帖后,她放弃了只在小A圈内找伴侣的想法。“我在性格、爱好、外貌、生活和饮食习惯上都有要求,如果非要找无性恋,可选范围太小、效率太低。”

那道无法跨越的鸿沟

和Annie一样,孤鸿也是通过浏览AVEN的无性恋科普文章和论坛讨论帖,确定了自己是无性恋。

那时她28岁,谈恋爱一年半。“我26岁才第一次谈恋爱。对于中国女生来说,在有恋爱经历之前对性不感兴趣好像很正常,大家都认为恋爱之后自然就会感兴趣了。但在我身上不是这样。”她觉得男友英俊迷人,并不吝赞美男友身材,但她就是没有欲望和男友做爱。起初她觉得或许是因为自己此前并无性经验,对性产生兴趣可能需要一个过程,问题是,她始终没有性趣。但她通常还是会同意男友提出的滚床单请求。

她解释说,无性恋中有部分可以为了满足对方而发生性行为,因为他们对性不反感。但也有部分无性恋对性行为非常厌恶,和任何人都不愿意发生性行为,甚至都不希望和别人有牵手、拥抱这类的亲密身体接触。她就属于前者,虽不会主动想要性爱,但能配合男友。“打个比方说,这就像有项活动,你自己不会主动想做,但如果朋友邀请你去,你也能得到乐趣。但如果朋友天天喊你去,你大概会厌烦。”

她自认已经比其他许多无性恋幸运。在知道她是无性恋之后,孤鸿的男友并不意外,“感觉长久以来的困惑得到了解答”。为了更好地了解孤鸿,他后来也注册了AVEN。

2013年初,两人结婚了。婚后,他们偶尔还是会因为性的问题而“双方都很难过”,孤鸿的老公看重性爱中的激情和亲密感,希望她有时能主动,能更享受性爱。孤鸿感慨说,“在无性恋和有性恋的恋爱关系里,永远有一道鸿沟,是无法跨越的——有性恋不仅想要性爱,还想要双方都充满激情的性爱,而无性恋在激情这方面基本是满足不了对方的,因为他们没有那种本能的渴望。”

但整体而言,孤鸿还是很满意现在的婚姻生活,“我们在学着接受双方在性方面的差异,这是无法改变的,也不是任何一方的错,这就像其他一些夫妻在性格或生活习惯上有不同而难免发生摩擦,但只要不严重影响感情,双方都互相理解,互相妥协,还是可以解决。”

也有少数无性恋者在同类中找到了伴侣。AVEN的创始人大卫如今就和一位无性恋姑娘在一起。他们亲吻、拥抱,同床共枕,但不做爱,“我们对此都没有意愿”。

“你连欲望都没有,还是男人吗?”

在和恋人磨合之外,困扰无性恋的另一难题就是如何让父母接受自己的无性恋身份。和同性恋一样,无性恋也把公开身份叫做出柜。

豆瓣无性恋小组的组长、成都女孩秋秋潘目前就很困扰怎么跟父母出柜,“就算说了,他们多半也理解不了,还是会催我找对象结婚”。

90后男生横横已经迈出了柜子——他在今年6月打电话告诉父母,自己是无性恋,并且是同性浪漫倾向,也就是说,他喜欢同性,虽然并不想和同性发生性关系。

说之前,他估计会和父母聊比较久,特意搬了一个椅子到宿舍楼下的电话亭,坐着给家里打电话。因为过于紧张,他说的时候整个胃都在抽搐,而电话那端父母的反应一直很平淡,直到他说出“以后不会有小孩”这句话,父母才紧张地打断他,“你胡说什么?”“感觉父母不是很在意我是不是无性恋,他们只在意我以后要不要小孩,会不会影响他们抱孙子。”

想到今后的路,横横内心有许多担忧。2011年,AVEN等无性恋社区联合调研,结果显示,无性恋中女性的人数远多于男性。而无性恋中喜欢同性的比例也大大低于喜欢异性的比例。这意味着,横横这种喜欢男性的男无性恋是小众中的小众,“没有欲望,可能成为我今后恋爱的一个大难题,尤其对于像我这样男性同性浪漫倾向的人来说”。

身为无性恋,男人的处境的确比女人更为艰难。1980年生人李维至今还记得前妻说过的话,“你连欲望都没有,你是男人吗?”

他和前妻是相亲认识,算是他的初恋。在此之前,他只在学生阶段暗恋过女生。他强调和前妻结婚是出于喜欢,但也承认交往几个月就领证有父母逼婚的因素。

他对性无感,但想要孩子。等到妻子终于怀孕之后,他和妻子的亲密接触就只停留在亲吻。时间久了,妻子怀疑他要不是同性恋要不就是有外遇。两人剧烈吵架,妻子整夜哭泣,他整夜沉默。婚后第二年,忍无可忍的妻子和他离婚了。

离婚后,他有天在网站上浏览新闻,看到“无性恋”这个词,又查了相关科普网站后,“活了32年,终于知道了自己是谁”。

在国外,有些无性恋会通过试管婴儿或领养的方式要一个孩子。“如果更早知道自己是无性恋,或许不会着急结婚,会找一个能接受无性恋的女生。”李维说。

无性恋的你,也可以幸福

在无性恋圈,像李维这样“结婚、性不和谐、离婚”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论坛上看过一些类似的倾诉帖后,Annie决定如果找不到对的人,就一个人好好生活。

不过就在几个月前,Annie恋爱了。她和男友在网上相识,对方是有性恋。线下初见时,他礼节性地夸赞Annie的黑色戒指简洁优雅,Annie顺势告诉了他这枚戒指背后的含义。“他开始会有些担心,但因为很喜欢我,还是和我正式交往了,后来我的坦诚和努力沟通完全打消了他的疑虑。”Annie和孤鸿的情况类似,她也不会主动想扑倒男友,但可以配合对方的性要求,“我们现在在一起很开心”。

Annie和孤鸿先后加入了豆瓣的无性恋小组。小组里不少人对无性恋的概念有误解,经常有人在组里问“我到底是不是无性恋”,还有同性恋来组里征人形婚,大概是觉得无性恋不需要性生活,这样就不用履行婚姻里的性生活义务,比找有性恋负罪感要小。

因为希望通过普及无性恋的知识帮助无性恋者认识自己,也让有性恋知道如何正确对待身边的无性恋,她们各自翻译了一些国外无性恋科普的帖子发在小组里,也由此注意到对方的存在,成了网友。

除了在豆瓣做无性恋科普之外,孤鸿还在现在就读的美国大学里,做过三次无性恋知识的讲座。

有听众听她说“无性恋也需要自慰”,觉得十分惊讶,“无性恋不是没有性欲吗?”孤鸿解释说:有些无性恋会有纯生理上的性欲,但只通过自慰解决,并不想与他人发生性行为。而对有性恋来说,自慰只是一种生理上的释放,不能满足他们心理上对性爱的需求。

“在无性恋群体内部,每个无性恋对性的态度、感受也是不一样的。就像有性恋中有人性欲高,有人性欲低,有人对性保守,有人开放一样。说到底,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任何两个人在一起,都需要相互磨合。即使是有性人的感情,也并不见得就能一帆风顺。长久关系需要考虑人生目标、生活方式、政治观点、个性搭配等多项因素的契合程度,性和谐只是其中一项。由这点看来,无性和有性的关系是差不多的。”

孤鸿和Annie都建议无性恋者,以平常心对待自己的性取向。“无性恋只是你这个人的一小部分,就像你是蓝眼睛一样。它决定不了你的人生,你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幸福。”(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me too 总算解开了我的烦恼

    (8)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