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捉鬼匠,致敬盗墓笔记之作

二十八章:易容的陈爷子

我不知道过了过久才醒来,一睁开眼,竟然发现我在野外,身边有许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安静得只剩下风声,阴风很大,我感觉格外冷。

我抬起头来,竟然看到一个男人被捆绑着,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因为被两个背影遮挡住了,而这两个背影我感觉好熟悉,但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们好像在说着什么话,我听不清楚,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一个声音在颤抖着问:“子时到了吗?

“……”沉默,像死一样的沉默。

我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没有一点力气,我想跑上去看个清楚的,但是真是一点都动不了。

“子时到了吗?”

“……”

这个情景好像是一个诡异的电影,我的眼睛睁到最大,眼球好像要凸出来了。

“子时到了吗?”

……

“点火,点火。”一个声音突然吼道。一团大火轰地一声就窜起来了,好高好高的火焰,整个夜晚都被照亮了,那个被火烧的男人竟然没有一点声音,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声音,我的心快跳出来了,泪水哗哗地淌着。

“快去救救他,快去啊。”我撕心裂肺地哭喊着,但是没有一个人去就那个人,那些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像是死人一样,苍白可怖。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力,我突然挣起来,颤颤巍巍地跑向火焰,就快到了,就快了,那两个背影就在我前面了,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能看到那两个人的脸,但是我刚踏出最后一步时,我的后脑被人一个猛击,我就倒下了,在倒下前的一瞬间我终于看到了那两个人的脸,竟然是父亲和二叔,竟然是年轻时的父亲和二叔。

一切都进入了黑暗,我在黑暗里不知呆了多久,突然眼前闪烁着微弱的亮光,那个亮光慢慢向我靠近,越来越近了,我猛地睁开眼。

“啊——!”我大叫了一声。

“小越子,小越子。”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陈静,她举着手电,欣喜地安慰着我:“别怕,是我,是我。”

我呜一声就哭出来了,反身抱住陈静,我还来不及想陈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就忍不住了,那个梦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我会哭呢?陈静拍着我的背,轻声地安慰着我。我脑袋终于清醒了过来,后脑勺疼得要死,我擦干眼泪望着陈静,心里迷惑到了极点。

“你怎么来这里了?”我问道。这时我突然看到陈静背后竟然还有四个人,个个都带着家伙,一脸的冷峻,妈的,我刚才的窝囊样被他们全看到了,我看了看陈静,陈静不怀好意地笑着。我知道她那是在嘲笑我,我一下子翻身站起来,冷着声音道:“你真是……”我气到说不出话来。

“你先别生气,我边走边给你解释,不过现在我们得重新去坟山。”

“去坟山?”我这时才看了看四周,我们竟然在万叔他们死去的那个老房子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陈静说道。

我也只得忍住自己的疑问,和陈静他们去了坟山,有两个在前面带路,两个在后面押尾,我和陈静走在中间,那四个人看样子都是训练有素的家伙,步枪竟然是军队里的95式步枪,看来来头不小。我想到这里,别过头去看陈静,如果这四个人来头不小,那么陈静呢?这四个人一看就是陈静的手下。

陈静被我看得发麻,别过脸去不敢看我,我冷笑了一声,心里凄凉到了极点,我刚发现小赖子欺骗了我,想不到又发现陈静也在欺骗我。

对了小赖子去了哪儿?他和我是一起跳下去的,怎么不见了呢?

“小赖子去哪儿啦?”我问道。

“他好着呢,我们一到他就跑了。”陈静说道。

这把我完全说迷糊了,我就是问也不知道该从何处问了,这他娘的哪儿跟哪儿啊。

陈静看到呆头呆脑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缓缓说道:“你平时不是蛮聪明的嘛,现在怎么笨成这样?”

我心里早就窝火了,被陈静这么一笑,那团火差一点就喷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媳妇,是谭天的妈妈。”陈静煞有介事地说。

“你到底什么身份?”我冷冷道,我现在和陈静一点调笑的心思都没有。

“小越子,现在我的身份不重要,以后可以说,我现在给你说重要的事。”陈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给我说道。

我虽然不满意她再次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也无可奈何,她身份现在的确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你说吧。”

陈静边走边说道:“我爸上次离开谭家村后,就失踪了。”

“他不是回去了吗?他在火土坝被父亲保护了起来,但是后来也回去了,你也打电话给我说过的。”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口气将这些说了出来,但是心里被迷雾塞得满满的。

“那个人不是爸爸,是有人易容的,我开始也被骗了。”陈静说完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张人皮面具。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喃喃道:“如果你说的是正确的话,那么陈爷子去哪儿了?”

陈静皱了皱眉,对我说道:“你该叫他爸,别老陈爷子陈爷子的。”

我没接陈静的话,继续问道:“那你是怎么发现陈爷……”说道这里我顿了一下,改口道:“你怎么发现他是易容的?”

陈静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第一次见到爸爸时也没感觉到奇怪,直到后来我才开始怀疑。”

“怎么开始怀疑的?”

“一个电话,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有人告诉我说陈爷子是易容的,这时我才开始怀疑。”陈静说道。

“电话?”

“也不知道是谁打的,陌生号码。”陈静摊着手道。我见这里问不出什么,就换了另一个问题。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

“不见了。”

“那么重要的证人,怎么会不见了?”

“我们也是严加看管的,但是他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不见了,我们也没有想通。”陈静一本认真地说道,看样子不是在撒谎。

“这个人又不是鬼,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就不见了。”我还是忍不住嘀咕道。

“你还别说,这人还真有点像鬼。”

我头皮一下子就发麻了,这真是大白天活见鬼啊。我见这点上问不出什么来,就转而问陈爷子的事情了。

“你知道陈爷子是假冒了之后就来谭家村了?”我问道。

陈静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知道爸爸是有人易容之后,就猜到爸爸出现危险了,就派人下来调查,果然查到了……”

“你是说陈爷子在坟山?”我惊讶地说道。

“是的,我们一直在破房子里潜伏,我还偷偷去看过你几次呢。”陈静说道。

“难怪我一直感觉有人在偷窥我,原来是你。”我随口说道。

“谁偷窥你了?我就是看看你怎么样了嘛。”陈静柔声柔气地说道,我看了看那四个彪形大汉,此时和陈静说那么肉麻的话真是无比奇怪,就一本正经地问:“我去过坟山几次,但是那里并没有异常。”说到这里,我猛然想起那条隧道来。

“难道陈爷子他们是被关在坟山下面的?”

陈静点了点头:“我们那晚就悄悄地跟着你们潜进了坟山,要不是小赖子,我们也不会那么快找到入口。”

“小赖子找到入口?”我摇了摇头说:“小赖子只是误打误撞的。”

“你真是榆木脑袋。”陈静敲了敲我的头。我猛然惊醒,我他妈真是蠢得无可救药,那么黑的夜里,小赖子竟然追只老鼠都能找到入口,这他妈太巧了吧。

“难道这一切都是小赖子事先布置好的?”我浑身一个冷噤。哭丧着脸说。

“你还好意思当别人叔呢?我第一次看到小赖子就觉得他不简单,只有你一直没有发觉。”

“你别废话,继续说下去。”我脸上挂不住,催她快点讲下去。

“我的人在坟山蹲几天,清清楚楚地看见小赖子设了这个局,我本来想提醒你的,但是害怕打草惊蛇,就静观其变了。”

“那意思是你们已经知道那个入口了?”我问道。

“当然,不过我们并没有进去,我们想看看小赖子到底要干什么。我们估计小赖子和爸爸的失踪有关系”

“你明明知道小赖子是个坏蛋,也不提醒我一下……”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陈静拉了拉我的手,笑道:“所以那晚我们才跟着你们嘛,不就是暗中保护你咯。”

“不过是我让小赖子去坟山的,又不是他主动叫我去的。”

“你真笨啊,你去坟山前一天发生了什么?”陈静说道。

我一下子想起来,那天小赖子突然说他跟踪那个他去了坟山,难道这是一个局,故意引我去坟山?

陈静点了点头道:“就算你不主动去坟山,小赖子也会把你骗过去的,不过你还挺聪明,什么都没有,竟然能知道坟山有问题。”

“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那要看你怎么理解了。”

我刚要开口说话,前面的那个大汉冲我们压了压手,叫我们别说话,蹲下来。我和陈静立马闭口,蹲了下来,我们已经到坟山的脚下,只看到坟山上有一片火光。

那个大汉过来对陈静说道:“陈姐,有人在路上放哨,我们要不要绕路?”

陈静摇头道:“现在没时间了,别绕了,将他放倒。”我还从来没有看到陈静如此干练的一面,还以为她一直都是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妈的,原来这一切都是她装出来的。

我低着声音对陈静阴阳怪气地说道:“陈姐,你好厉害啊。”

陈静别了我一眼,没搭理我,我讨了个没趣,看着那个人去放倒哨兵。只见那个大汉先是在地上匍匐前进,到了哨兵身后时,猛然一扑,手先盖住哨兵嘴巴,往后一拖,哨兵腿撑了几下,就倒下去了,没发出一点声音,这个哨兵我认识,是父亲的人,我对陈静说:“这是我爸的人,别害了他。”

“你就是妇人之仁。”陈静说道:“我自然没害他,只是把他打晕而已。”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陈静太她娘的厉害了,我估计不是她的对手。

我们走了几步,看见祭祀台那里火光冲天的,每个关键位置都站了人,谭春里站在祭祀台前,父亲和二叔都没在。

我心里迷惑不解,看了看陈静,陈静说道:“爸和二叔估计进去了。”

“他们从哪里进去的?”

“估计有个非常隐蔽的门。”陈静说完我们就往坟山中部走去,那里并没有人,我们要从那个小洞那里进入坟山里面。刚到那里,陈静低声吹了一声口哨,坟包后面就爬出来了两个人影。

“小曾小黄,没发生什么情况吧?”陈静问道。

“陈姐,没有。就是谭家村的人来了。”

“我们看到了。”陈静走到那个入口,入口被伪装得极好,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陈静看了看我,问道:“你要下去吗?”

我自然是要下去的,就走到入口边。

“小曾小黄,你们还守在这里接应,我们进去。”陈静对另四个人部署道:“待会下去时,你们两个保护谭越,别让他走丢了。”

我被陈静的部署弄得尴尬至极,好像我是给别人拖后腿似的,但是一想,也真是如此,就只得吞下那口窝囊气。

下去前,我突然想起我被人打晕的事情来,于是我低声问陈静道:“到底是谁打晕了我,妈的,看我不剥了他的皮。”

陈静白了我一眼,说道:“现在不说这个。”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哇,居然 有这个了。

    (0) (1)
  2. !稻米来了~看起来故事构架不错~有的部分和盗笔很像

    (1) (3)
  3. 还没交代完吧。

    (4)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