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微信】佳人网的老朋友新朋友,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悬疑小说:捉鬼匠,致敬盗墓笔记之作

第三十九章:父亲的回忆

1965年的夏天,谭氏家族最终在谭家村安顿了下来,他们辗转了大半个中国,终于流亡到了这个隐蔽的地方,许多人已经厌倦了流亡的生活,而且家族敌人的追杀也因为某些事慢了下来,所以谭氏家族的安顿成为了可能。

当时整个中国都处于文化大革命将来的动荡不安中,谭氏家族的迁入并没有引起政府多少注意,很顺利地安顿了下来。谭氏家族当时的族长是谭云,为了隐藏行踪,不致于被敌人发现,谭氏家族的所有人开始抛弃以前的风俗习惯,全面融入当地,这一招果然奏效了,谭氏家族终于在流亡了十几年后过了一段安定的生活。

然而在1980年的冬天,敌人终于找到了谭家村,派出大批人马来追杀,谭家村在此一役中虽然战胜了敌人,然而损失惨重,故开始训练兵士时刻准备着抵抗敌人的进攻,当初选择谭家村就是因为这里的地势易守难攻,后来敌人虽也是不断地侵扰,然而都不成大势,谭氏家族又在风雨飘摇中存活了几十年。

父亲叹了一口气,脸上显露出一丝笑意,喃喃地说起来:“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孩子,1965年时我才九岁,谭厚才七岁,我们随着父亲一路奔波,终于安定了下来,那时族人都异常高兴,一起去山上伐木建房子,一起垦荒辟田地,一派欣欣向荣,没一年,谭家村就建成了,谭家村初建成的几年是族人生活得最开心的几年,没有敌人的侵扰,由于处在大山深处,外界的文化大革命也没有冲击到。谭家村也很快和别的村子有了联系,于是便努力地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只有这样,谭氏家族的敌人才不会发现,于是谭氏家族的人便开始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我们的父亲谭卓,也就当了捉鬼匠……•

我一阵惊呼,祖父真当过捉鬼匠。父亲看了我一眼说道:“这点上我和你二叔并没有骗你。”

“父亲当捉鬼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捉鬼匠这种职业决定了要四处跑,而父亲要为谭家村打探消息和办理事情,正好可以用这个身份掩盖,而且他的工具箱也可以带一些特别的东西,有几年父亲都没在谭家村。”父亲喃喃地说:“这个我们也没骗你,我们只是有些东西没有告诉你而已。”

“我稍微长大一点后就隐约感觉到谭家村的不对劲,总感觉有一双手在暗地里操控着谭家村,而这双手在谭家村的替身就是谭云,他迫使谭家村的人在坟山下面挖隧道和密室,我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也在下面挖了几年,我的泥水功夫就在那段时间学会的,隧道和密室挖好之后。整个坟山就封闭了,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进入。然而此后谭家村周围的村子开始出现怪事,大量的人口开始失踪,那个年代,人人自危,这件事情虽然引起了政府的注意,但是不知为何最终又不了了之,后来这种情况逐渐蔓延到谭家村,谭家村的人口也开始失踪了,我们都以为是敌人潜入村子进行暗杀,弄得村子人心惶惶,父亲就带着我们和母亲离开谭家村躲入山中,而父亲却没有和我们在一起,只是隔段时间送来吃的喝的。”

父亲说到这里,眼睛突然润湿了,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在山里躲了几个月,父亲之前都是按时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何后面几天都没有来,我们担心他出事,就出来找他了,然而想不到刚进村子就遇到了谭云,他把我们母子骗进了坟山,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口失踪……•”

父亲眼睛放大,露出极其恐惧的神色,这件事过了几十年依旧使得父亲如此,使得我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你在坟山下面看到了什么?”我颤抖着声音问。

“原来坟山下面是一个巨大的试验场,不,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父亲急切地呼吸着,我帮他拍了拍背,他这才缓了一口气。

“那些人竟然拿活人做实验啊,活生生的人就那么给弄得不死不活,最后慢慢脱水,成为了干尸。”

我脑袋一阵晕眩,差一点背过气去,连忙深呼吸几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什么实验?”我声音都是颤抖的。

“不死人,不死人,他们在做不死人实验。”父亲的脸上滚下来两行老泪,剧烈咳嗽起来。

我担心父亲气血攻心,就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缓了缓,两爷子又抽了一支烟,父亲拿烟的手都颤抖着,他的颤抖和我不同,他真是老了,我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悲凉。

“我继续说完吧。”父亲看了看我说。

我突然不忍心让父亲说下去,这无疑在揭他的伤疤,而父亲此时已经接着说下去了。

“他们做的不死人实验我也不明白具体是什么,但是好像全部失败了,所以不得不到处找做实验的活体,他们真是胆大妄为,丧尽天良。”父亲的声音立马由悲愤转到戚哀。

“我们母子被他们抓住了,他们也要把我们拿来做实验,这时父亲突然出现了,他不知道和谭云说了什么,谭云竟然把我们母子放了,软禁在谭家村。与此同时,不死人的实验好像停止了。”

他去哪儿了?“我急忙问道。

“他……他……他被用来做实验了,后来我们才知道,父亲也是组织里面的一员,负责打探情报。

“不死人实验?到底什么是不死人”我再一次惊诧道。

“不死人有许多波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而且和谭家村的事无大多关系,以后再说吧。”

我点了点头,问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被软禁在谭家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父亲突然在我们面前出现,那时父亲已经有些异样了,眼睛变得血红……”

“眼睛?”我突然想到那个我的眼睛也是血红的。

“这是中尸毒的反应。”父亲突然极其哀伤地说:“你也是如此。”

这句话无疑是晴天霹雳,我差一点就站不住脚了,急忙问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慢慢说过来吧,反正是我们对不起你,现在也不得不说了。”父亲喃喃地说:“时机已经不得不提前。”父亲的话再一次让我摸不着头脑,我只好压住自己心中的迷惑,不再打岔让父亲说下去。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不死人实验害死了许多人,许多人终于承受不了,就想离开,而组织岂能轻易地让他们离开呢,所以就以家人来威胁他们,许多人不得不就范,而父亲却悄悄地将我们藏在了山中,准备风头一过就带我们离开谭家村,那时谭家村通往外界的路全部都被组织切断了。但是很不幸,父亲的计划被谭云知道了,就开始大肆搜捕我们母子,父亲也逃了,然而都怪我们太过于冲动,父亲当时千叮万嘱,让我们千万别出来,而我们还是没听他的话出来了,最后被谭云逮到,他就利用我们引诱父亲出来……”

“谭云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引诱他出来呢?”我忍不住插口问道。

“因为有一个人将研究出来了新的病毒交给了他,他也是当时逃出来的人之一,然而却死在了路上,临终前将新病毒交给了父亲,这种病毒虽然不是完美的,但是相比于之前的病毒,已经是天大的进步了。”父亲解释完后又继续说道:“父亲为了救我们,就和谭云达成了一个协议,这个协议我们当时不知道,是许多年以后我们才知道的,不过那时父亲已经……”父亲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

“协议是什么?”

“父亲那次逃出去后,知道组织不会放过他自己和我们,所以就留了一手,将新病毒藏在了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藏好之后就匆匆回来了,我们不知道那时他已经自己使用了新病毒,父亲和谭云达成的协议就是,把自己供给组织研究,放了我们。谭云的实验一次次的失败,组织的压力越来越大,不得不接受了父亲的条件。父亲就这样以他自己的命换了我们的。然而父亲的新病毒不过是将人变成干尸的时间延长了,最终结果还是会和之前做实验的人一样。”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已经完全沉浸在这里面了。

“父亲有一次悄悄地从坟山回来,那次他是带回来一个计划的,一个关于谭家村所有局的计划,他在设一个大局,一个长达几十年的大局。”

我一阵热血沸腾,连呼吸都忘记了。

“父亲知道他一死,谭云绝对不会放过我们母子,所以父亲要反击,他要让谭家村彻底脱离组织的掌控,因为组织继续掌控下去的话,整个谭家村的人都会被用来做实验的。这个大局就在那天晚上开始了。这个局开始的第一步,就是我们要活下来,活下来完成父亲的计划,父亲那时尸毒已经攻入心脏,他开始向干尸转变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加快步伐。我们活下来的唯一可能就是取得谭云的信任,然而怎么才能取得谭云的信任呢?就是演苦肉计。”

我突然联想到我的那个梦,我一直在做的那个梦。

“你们烧死了他?”我问道。

“算是,也不算是。”父亲红着眼睛说道。

“那个苦肉计是什么?”

“父亲将藏新病毒的地方告诉了我们,我和谭厚就将新病毒找到后交给了谭云,这是第一步,出卖父亲换取谭云的信任,这时父亲对于谭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这个老狐狸,为了考验我们是否忠心,竟然让我们烧死父亲,我们早料到谭云会如此,所以开始实施第二步,在这一步我们和父亲发生了分歧,父亲坚持让我们真的烧死他,我和谭厚坚决不同意,然而我们终究拗不过父亲,就表面同意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父亲的大计划下有了自己的小计划,我们的计划就是先答应父亲,在紧要的时候,将父亲关起来,用一个人来冒充他,为此谭厚去学了易容术,等到万事俱备时,我们的计划就开始了,谭家村长达几十年的局就拉开了大幕。谭云果然上了当,他太得意忘形了,没有察觉被烧死的那个人早已不是父亲,而是另一个人。”

父亲突然说道:“然后你梦到的事情就发生了,那时你才六岁。我想不到你会突然出现。”

我张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袋似乎被一记闷棍狠狠地打了一下,头痛欲裂。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都怪我,怪我啊。”父亲突然涕泪交加,痛哭起来。

“这是实验的后果,失忆症,你爷爷也是这样,越到后面忘记的东西越多,直到最后全部忘记。”

我脑袋感觉都要爆了,难怪我一点都不知道,原来是因为我得了失忆症,难怪我的记性这么差呢,以前的事情老是记不清楚。

父亲继续说道:“你会慢慢地把前面的事情忘掉的,有一天,你将会把全部都忘记,所以我和你二叔才决定不把这一切都告诉你,因为你终究会忘记的,我们没必要让你再承受一遍痛苦。”

父亲的话犹如一个重击,把我击打得七零八落,一时间头脑空空如也,直到好久好久才恢复过来。我低着嗓子对父亲说道:“说下去。”

父亲看了看我,又接着说了下去。

“谭云那个老东西,竟然还是不相信,他竟然让我们以你来做实验……”

“我……我……?”我已经猜到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我的失忆症估计就是因此种下的。

标签: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哇,居然 有这个了。

    (0) (1)
  2. !稻米来了~看起来故事构架不错~有的部分和盗笔很像

    (1) (3)
  3. 还没交代完吧。

    (4)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